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一九九 那是怎样的疼

千金姬 第一卷 一九九 那是怎样的疼

作者 : 杏雨黄裳
    石亨被押在地上,肥胖的脸成了死灰色,耷拉着脑袋不语,石彪却还不死心,大叫道:“尔等休要高兴得太早,我们的大军已经包围了京师,今夜就要血洗京城,你们若识相的,就听从我们兄弟的命令杀了楚留香与朱见济,拥立宪王殿下复位明日个个都是中兴名臣若不然,就等着受死吧”

    楚留香仰天哈哈大笑,随即猛然刹车,指着京都四处夜空美丽的“回”字型烟火道:“看见了吗?那就是襄王部下施放的信号,大致上在什么方位相信你们也能分辨得出。至于你们威远卫培植的那十几万军队,在战神手下,简直不堪一击,似乎……在初八那一日,投降的投降,受死的受死,一个也不剩了”

    众臣本来不知道究竟怎么会突然发生变故,这时听石彪和楚留香的言语,也知道了个大概,万安首先躬身凑趣道:“相爷英明,运筹帷幄,将一场惊天阴谋扼杀于萌芽之中真乃我大明第一忠臣第一功臣啊”

    众臣见他出面拍马引得楚留香更加开怀,自然个个讨好,赞颂之声满溢了五凤楼头。

    “仝寅何在仝寅何在”石彪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

    彭伦上前扬手就是一个巴掌,扇得他嘴角顿时开裂,随即猛地一拉他的下巴,“咔嚓”一声,硬生生将他的下巴拉得脱臼,再也叫不出声。

    内宫女眷们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一众太妃公主纷纷尖叫,周太妃又惊又恐,往后一仰,似乎晕厥了过去,还幸得李唐妹在底下给她推抱住了,才没有倒在地上。

    成绶帝吩咐道:“先将周太妃送回仁寿宫,宪王与诸公主驸马暂住南宫不得外出,待事情查明,再行发落。”

    楼下那女郎对红绡公子道:“谁成谁败都不关你的事了如今你再回头看这两年的苦心经营,是不是有些可笑?即使你帮那个宪王成功夺位,就算替你母亲报仇了么?依我看那个结巴坐江山,还不如这个朱见济。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少年气势内敛,不是寻常之人也许有一天,连楚留香都要吃他的闷亏。”

    诸公主嘤嘤哭泣着,跟随在晕厥的周太妃和抖成筛糠一般的宪王身后,被内庭侍卫押解着退下了楼头。

    临行前,李唐妹回转头来深深望了泠然一眼。

    这一眼蕴含了太多的祈求意味,瞧着她泫然欲泣,莫名受牵连的模样,泠然就心疼。不过她也不傻,从成绶帝说送周太妃回仁寿宫开始,她就知道皇帝最终是不打算追究到这一家子头上的,否则也不用将这么多出嫁的公主的都关到南宫去,无辜的人多了,必然有朝臣出面求情,他只不过是想保全宪王罢了。

    于是她回给李唐妹一个鼓励的微笑,示意碧晴和沅儿跟随下去,她相信她们会好言安慰。

    走了一大拨人,楼上顿时显得宽敞多了,环顾四周,泠然正在奇怪有一个该站在这儿的人为什么今晚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只见楼中间的大门忽地打开,固安公主头戴八宝璎珞凤冠,身着大红广袖朝服,外披五彩云霞彩凤帔,玉裙曳地,身后随着一举托盘的宫娥,突兀地出现在众人眼前。

    “恭祝皇上有忠臣良将襄助,得意窥得天机,平定了一场大祸皇姐想给本次剿灭乱军的第一功臣襄王——的妃子……敬酒一杯”固安公主不仅出现得突兀,连神情和说的话也非常不通情理。

    首先她一个公主,没有人告诉她前因后果,怎么好像事前就知道这场兵变一般,再则她就是要在这里敬酒,敬皇帝和楚留香的话还说得过去,怎么会敬襄王一个未过门的妃子呢?

    众臣也相当疑惑,却没有人表示疑义。

    泠然瞧着固安公主面上那个有些扭曲的笑容,心下一凉,想着:她莫非疯了?大庭广众想弄什么毒酒之类的让我喝?

    成绶帝自然看不得姐姐这个样子,呵斥道:“休要胡闹速速侍奉太妃回宫去”

    固安公主冷笑一声,自宫娥托盘上端过一只镶金嵌玉的高脚杯深杯,道:“皇上莫急,回宫之后,皇姐自然会敬你的。”

    望着她一步步走来,泠然想到初见她时在大街上对臣子们发飙,之后又敢冲入王府殴打人家新纳的侧夫人……这女人本性就有些疯狂,为了争风吃醋,估计什么事都敢做不由想:我就是不接,看你怎地……

    孰知固安公主走到她面前几步之遥就停了下来,端起酒杯缓缓地齐眉一举,似乎要向她行一个大礼。

    泠然自然不能生受公主的大礼,正待上前扶住她,固安公主无比迅捷地抬起头来,手上那杯“酒”迎头就泼了过来。

    众人眼见这一幕,第一感觉就是这公主太任性幼稚了,即使这位未来的王妃让你泼了一脸的酒又能解多少恨呢?

    泠然在那一瞬间条件反射地将手在眼前一挡。

    恐怖的景象发生了,只见那“酒”所到之处,她袖口光亮明润的云缎眨眼间被烧出了无数点洞孔,有那么两三秒,她觉得面上一凉,随即一股烈火烧灼皮肤的剧烈痛感令她尖声长叫。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渐驱宁静的夜空,红绡公子本已走出几步,听到这声音心头剧震,猛然回身。

    五凤楼头陷入了一片混乱,成绶帝和众人眼睁睁看着泠然的面部和一只手上离奇地被腐蚀灼烧,眨眼已经模糊一片,她仰天大叫,半身已经倾倒在了栏杆外面,看起来随时都有跌下楼头的危险。

    但这瞬间除了疯婆子一般拍手大笑的固安公主,谁都目瞪口呆,成绶帝试图上去将泠然拉进来一些,却也被她过于癫狂的状态和脸上恐怖的变化惊得脚下像生了根似的,一步也踏不出去。

    楚留香噙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甚至又退远了几步,看着撕心裂肺大叫的泠然,像在欣赏一个很好玩的把戏。

    彭伦想上前制服公主,苦于君臣有别,皇帝没有下令他不好将公主怎样,咬牙压下心底的愤怒,准备先探看一蟣uo鋈坏纳耸啤

    恰在这时,但见明月楼头前忽然升起一个绝色少年,衣袂当风,眨眼就落到了即将滚落楼头的泠然身边。不顾她的挣扎,一把箍住了她的身子。

    他一眼瞥到她面上情况,二话不说,急切自怀中掏出一只玉瓶,将里头的液体全都倾倒在她面上手上,随即点了她的穴道将她横身抱起。

    他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从始至终目光都落在泠然身上,瞧见她吹弹可破的肌肤化为焦炭一片,目中顿时水汪汪一片,那该是怎样的痛啊?他似乎感同身受,顾不得心中又恨又恼,转身就想离开这是非之地。

    众人回过神,尤其是楚留香,在看到红绡公子之后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疾步上前,大声道:“你要带她往何处去?”

    听到泠然凄厉的呼叫之时,红绡公子神智便已凌乱,此时将她抱在手上,还是禁不住两手震颤,回头看见略显慌张的楚留香和狂笑方止的固安公主,一字一顿地道:“我要带她走,至于你们,不论是谁害她若此,都会后悔的”

    红绡公子面孔煞白,乌黑的眉斜斜扬起,终至一个妖魅的弧度,他的眼底除了愤怒、鄙夷,剩下的唯有心疼。

    楚留香强撑着架子道:“你不是答应要留在相府?如今才过几日,就要食言?”

    “你也曾答应我不伤她……”

    顾忌着楚玉,楚留香自然抵赖:“这不关本相的事”

    怀中的人即使被点了晕睡穴,但还是难以遏制地全身抽搐,红绡公子低头看了泠然一眼,再也没有任何心思与人多费口舌,冷笑一声,腾身就走。

    “你站住站住”楚留香扑到栏杆上怒吼。

    红绡公子充耳不闻,越去越远。

    “再不站住本相命人开枪了”楚留香歇斯底里地大喊,随即向四周的亲兵和城下的御林军锦衣卫们大喊道:“拦下他的去路,活捉的赏千金”

    彭伦等稍一迟疑,急忙也掠出五凤楼追上去。

    素月当空,那个姣好的少年凌空回眸,虽然已经隔着很远的距离,但是楚留香明明白白地感受到他的决绝之意,顿觉遍体生寒,浑身止不住筛糠一般抖起来,擎了半天的手终于缓缓放下。

    “啪啪”枪声和白色的轻烟缭绕在楼前的夜空中,却因红绡公子去得远了,早已对他构不成威胁。

    成绶帝吁了口气,转头盯着固安公主道:“你好大的胆子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别说她是襄王兄的心上人,即使只是一个宫女,朕也容你不得”

    朱见济对待亲人从来都很温和,何况固安公主是他唯一的姐姐,自然与众不同一些,见弟弟惨白着脸说下狠话,她稍一瑟缩,马上就以为他是怕楚玉追究,趁早为她开脱,稳定了一下心绪,便道:“此女坏襄王的名声,我这是在为朝廷除害相爷若不怪罪,皇上何必要追究?”

    +++++++++++++++++++++++++++++

    谢谢susan1688的评价票还有候鸟、蹀躞和独行侠士的打赏。手上有评价票的童鞋别藏了哈免费的那种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