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一九四 夜探白云观

千金姬 第一卷 一九四 夜探白云观

作者 : 杏雨黄裳
    楚玉诧异地扫了一眼高南剑,他忙低头不再说话。

    泠然见他被震慑住,也就不跟他一般见识,恰巧此时外头响起了敲梆子的声音,叶南乡忙压低声音道:“楚师叔,用斋之时最容易看出此间到底有多少人,咱们赶紧去瞧瞧?”

    道教是极重礼仪的,于是四人略略整理了衣冠,叶南乡和高南剑还寻出了包袱里头的钵盂来分给他们,出了小屋,各自托着钵盂循着人多的地方一路走到斋堂外排队。

    领了饭菜,因着是不供神的一天,少了许多道手续,他们便进入斋堂吃饭,还有行堂在巡视着,随时给人添菜添饭,虽然吃的都是素食,待遇也算得上颇好了。

    泠然本以为楚玉锦衣玉食惯了,这样的粗茶淡饭会吃不下去,谁知他竟然吃得津津有味。只是他们慢腾腾地吃了许久,却没有见到当日在孟家遇到的极道老祖以及他的弟子门人。

    饭后回到房中,四人合计,若香客都离开之后,混元灵应宫中大概有五千余人,明显练过强身健体功夫的也在三千之上,当与他们在石府偷听到了二万余信徒进京数字上不符。

    叶南乡问:“会不会是他们夸大其辞?”

    “在不知道有人窃听的情况下,你跟我商讨会夸大其辞么?”楚玉道,“二万多人,混元灵应宫也容纳不下,必是借了附近的宫观或者佛寺暂住。”

    泠然想他们借来参加法会的名义真是未尝不可,在心里夸石家的军师头脑好用,“我们也没看到极道老祖的手下,肯定他们也不住在这里。”

    楚玉便吩咐叶南乡和高南剑夜里再探,待他们去后,他忽然冲着泠然一笑道:“来,教你个龟息大法。”

    泠然听说要教她绝技,忙凑过去,却被他偷了一个香吻,气鼓鼓地正要逃开,他又当真念起了口诀。

    原来不过是教她一个调整呼吸,使之变得很细微的法门。

    泠然演练了几遍,正不知到底有何用处,楚玉道:“还记得白云观吗?极道老祖一干人形容古怪,排场不小,依我看不在京中,否则早就被朝廷的探子侦查到了。而白云观所在的位置离京城既近,又在山上,若是闭门谢客,藏身倒是最好的。”

    泠然想起那一次是方毅和方颦兄妹在那里打醮,替兰泽太妃祈福,知道那道观也不是个寻常的所在,“白云观是不是京中达官显贵罩着的?一般人不敢在那撒野?”

    楚玉点头道:“嗯近朱者赤,我家泠儿怎地越来越聪明了,一点就透”

    他看似在夸赞她,其实倒是夸自己,泠然被他取笑,恼得扑上去要扯下他的胡子来,又被他抱了个满怀,笑道:“石家也是白云观的常客。”

    泠然这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肯定极道老祖他们藏身在白云观。

    闹了片刻,楚玉带着她悄悄出了混元灵应宫,掠过瓦棱交错的民房,飞越安定门城楼的时候,他“啪”地一声不知弹了什么出去,城头上好像有一杆旗帜应声而折,他却带着她掠出了好一段距离。

    立刻有人高喊道:“有人偷袭快来人”

    城上顿时火把通明,远远望去,人影绰绰。

    泠然正不知他此举是什么意思,只听他轻轻道:“还不错,反应不是很慢”这才明白他原来是考校守城官兵的反应速度,真是哭笑不得。

    白云观所在的小山在深夜里显得静谧安详,楚玉带着她一刻不停赶上去,她不由想:他可比千里马可耐用多了,至少马儿不会飞估计也没有什么马可以达到他这种速度。

    两人到达道观的围墙之外,已听见里头隐隐传来丝竹调笑之声,互视一眼,证明楚玉猜对了。

    白云观占地不小,观里头也栽种着许多高大的树木,正好掩饰身形,他们循着乐声找去,倒还省了不少功夫,不多时已经栖身在一株老槐树上,音乐就是从树前一所观堂内传出来的。

    从这个方向看过去,有两扇镂花窗户,可惜上头贴着棉纸,能听到男男女女的笑声,却看不到其中情况。

    “坐稳了”楚玉交代一声,忽然纵身过去,像壁虎一般贴在那堵墙上,伸指慢慢将棉纸点开了一个孔眼,他便贴在眼上看。

    他的壁虎游墙功泠然早就见识过,现在人已随他来到现场,却看不到里头情景,不免叫人着急。

    可楚玉回头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带她过去的意思。泠然竖起耳朵细听,屋子里除了音乐声,又传出一些异乎寻常的响动,夹杂在年轻女子放浪的笑声中,吭哧吭哧的,她想了一会,才明白里头的人竟是在集体**,就算是一个人蹲在老槐树上,也羞红了脸。

    过了好一阵,这事儿才罢休,丝竹之声也渐渐停歇,只听里头有人说了句:“下去”

    前头门打开,一群女子嘻嘻哈哈地出来,打着灯彼此推搡着,一个个云鬓斜坠,衣裳单薄,看样子是些ji女,她们身后默默跟着的乐工就是当日跟随极道老祖出现在孟家的人那些打扮。

    “没想到道士们出手还挺大方的……”有人娇声说。

    “以后多接到这些生意就好了。”

    “桃娘好没羞,适才就数你那姿势最为……哈哈哈……”

    “最怎样啊?”

    院子里闹腾了一阵,忽然听到惨叫声四起,跟在ji女身后的“乐工”们骤然出手,手上的乐器都变作了凶器,有人拿弦勒死ji女,有人举起琵琶之类的东西砸在ji女们的头上……不消片刻,那七八名ji女都没了一点声息。

    “乐工”们好像干熟练了杀人的活计,灯火下一个个表情呆滞,很快手脚麻利地将尸体都扛在肩上背走了。

    目睹惨案发生,泠然不禁额头冒出冷汗。

    待“乐工”们离开之后,楚玉掠回槐树将她抱起来。

    重进他的怀抱,泠然顿觉暖了不少,他示意她屏息,随即也不知怎么就又飞过去勾住了墙上砖石间的嵌缝,一腿横抬,让她稳稳当当坐在上头就可以贴到窗纸上。

    泠然即使看了许多的小说电影电视,倒也没见过哪个男人带着一个完全没用的女人来敌人的老巢探听消息的,对他的异常疼爱心有所感,侧目冲他一笑,以口水润湿了指头,在棉纸上无声地沾出另外一个孔来。

    一眼望去,屋子里头陈设简单,一排大炕和地上丢着许多蒲团,看来平常应是道士们参禅打坐的静室,此时杯盘狼藉,只剩下两个衣裳不整的老男人。

    这两个老男人泠然都认得,一个是极道老祖,虽然已经不是除夕夜所见的打扮,但他脸上还是涂着金粉,面部僵硬,十分好认;另一个就是号称与石亨闹翻离开了忠国公府的神算仝寅。

    仝寅斜靠在一堆锦绣之上向极道老祖举了举手中的杯子,一口饮尽,他目中精光闪烁,完全不像一个瞎子,整个人看上去也年轻了许多,不过四十许人。想当日初见他时就觉得他一个瞎子行路稳健,精神矍铄,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个假残废。

    极道老祖饮了一口手上的酒,随即哐啷一声抛到地上。

    仝寅斜眼看着他,道:“怎么?”

    “听你一说,本尊才知道除夕夜撞上的天枢弟子定是襄王楚玉。”

    “那又如何?”

    极道老祖咬牙道:“他年纪轻轻,竟已练就了梦魅青冥身法,当年我曾听祖师说,只有天枢最高深的楼观正一内功修为到第八重以后,才能习得此身法,人之身姿步伐可媲美神仙……你也知道,岐黄宫最擅长的并不是武功,所以本尊没有与他动手。万一我们举事那一日,他出现护卫皇帝小儿,那该如何是好?”

    仝寅微微狞笑,道:“我却听说岐黄宫先祖花落痕偷了天枢的楼观正一心法,武功应该不会输了去。天枢现在也不过是口口相传,难道你怕了?”

    “本尊在岐黄宫时却未见过这心法,何况祖师终身只收一徒……”极道老祖虽没有正面回答仝寅的话,但对楚玉的畏惧之情溢于言表,看来他对复辟不是太热衷。

    “忠国公已允诺事成之后就拜你为天师,并且可以发举国之兵替你拿下岐黄宫,一雪少年之耻”仝寅见他退缩,利诱之后,又微微眯起眼劝道:“不用担心,今次的事安排得十分周密,楚玉最近迷恋上一个妖女,与楚留香都不能一条心,不仅许久没有上朝,将手头的大事都丢还给小皇帝处置。大过年的,他必是沉醉在温柔乡里,南宫那一位是皇室正朔,我们当场斩杀了朱见济,一举将宪王推上皇位之后,楚家再起事就是谋逆大罪,到时候咱们也不会先对付楚家,时事所迫,他们必然是要俯首称臣的。”

    见他们背后如此诋毁楚玉,泠然心里好不窝火,偷偷打量他一眼,忽然计上心来。

    之后他们又议论了一番元宵那日到底如何部署,原来极道老祖还是最受重用的,那一日拟定由他带领众弟子混在京城百姓歌舞庆祝的队列中设法行刺成绶帝,而仝寅则准备同时带兵攻击德胜门,将从威远赶到的大军放进城来以便控制城防。

    楚玉听清他们的部署之后,便带泠然悄悄离开白云观,打算回府与父亲商议。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