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一九三 邪教原理

千金姬 第一卷 一九三 邪教原理

作者 : 杏雨黄裳
    混元灵应宫前汇集了这么多知名道观的旗帜,不知究竟是他们搞出来的噱头,还是真有许多开山道派受骗应邀来此。

    泠然想:按理说出家人一般不愿意掺和国事,这些个道派不太可能帮着石亨兄弟图谋什么南宫复辟,要是知道他们被利用来做兵变的棋子,只怕会气得不轻。

    此时楚玉已装扮成了一头银发、白眉白须的老道,仙风道骨,鹤发童颜,令得身后跟随的叶南乡和高南剑十足十像小弟子。

    泠然则抹黄了脸,描粗了眉毛,在眼角额头描上了些似有若无的皱纹,可就成了孙不二式的中年道姑。

    听说石家是混元灵应宫受屈一指的大香客,而且不出楚玉所料,此时观前横幅长拉,人山人海,确实是召集了天下道教同盟举办什么罗天大醮祈福大法会,为期三个月。

    叶南乡从摆摊的小贩那打听到早在腊月以前,全国各地的道人们就陆续来此聚集了。

    楚玉跟她解释这罗天大醮祈福大法会是道教里头祭祀规格最高、祭祀期间最长、规模也最大的重大法事,一般几十年才举办一次。京中首屈一指的道观应属皇家道观灵济宫,举办这样盛大的法会宗旨是敬天礼神,为天下苍生祈福,应该上报朝廷,而且一般会由灵济宫承办,混元灵应宫并没有这么做,内中显然大有问题。

    四人到达观门前,立刻有知客道士前来拦在他们面前,询问他们的来历。

    叶南乡上前投上名帖。

    那知客看了之后,有些惊讶与莫名,与边上的人稍做商量之后,稽首道:“仙长请稍待,待我去禀明师父。”

    四人被另一个知客招待在门前的茶寮里暂坐,倒也没人特别关注他们。

    楚玉和他两个师侄本就是道门中人,不用装,往那一坐,一副正统道家高士的模样,十分令人信服。

    泠然心想他们不可能报上天枢派的大名,瞧着这么不受重视,有些好奇名帖上到底写的什么,便偷偷扯了扯楚玉斜执的拂尘。

    楚玉淡淡一笑,坐在他旁边的叶南乡蘸了点茶水,在桌子上写了琼州金丹派几字。

    泠然真觉服了他们,琼州就是海南,对古代人来说,当真是远在天涯海角估计混元灵应宫的人想查证他们的身份也难。

    果不其然,知客进去回禀了之后,出来接待他们进去的也不过是另一个没有职位的道士,只问他们如何得知这里要举办大法会。

    叶南乡代答道:“我等追随师叔云游四海,年前到了京畿,便听说了贵派的盛会,故此前来一睹各派大师的风采,兼学各家所长,待得回转琼州,也好向门人传达别派的一些要意与精髓,以完善我派的修为。”

    他说得头头是道,那道士也不怀疑,因为举办这样的大法会,上头是为了掩饰外地进京来的人数众多,免得惊动了官府,可不明就里的人前来投奔和参加也在所难免,倒也正好籍此伪装。

    他们被安置在道观里侧一偏远的破旧屋子中,应该是柴房或者杂物间收拾出来的,屋顶上的瓦片好像刚翻新不久,看来早有准备。

    负责招待的道人说因为观中来的人太多,一时没好地方安顿,让他们将就着挤一下。为了显示修道人的公平,说是听到打梆子的号声之后,请所有的道人正了衣冠到斋堂外领饭食,至于何时举办什么法事活动,让他们自己寻别的道友了解,匆匆交代之后,那道人就走了。

    听那道人把吃饭叫做“让斋”,泠然初时不明白,经过叶南乡解释才明白是道教丛林宫观用膳仪式里的一种专称。道观分子孙庙和丛林庙两种,前者由师徒之间代代传承,庙产都是继承下来的,其他门派的道友最多以客人身份暂居,而丛林庙一般不分门派,也不允许收徒,庙产属于天下道士共同所有。

    据叶南乡分析,目下就算混元灵济宫是子孙庙,但来了这么多人,也只能借鉴丛林道观的方式管理了。

    泠然听后嘻嘻一笑,觉得丛林道观对待天下道友的模式实在人性化,他们来当一次探子,不仅有免费住宿,还能蹭到免费伙食,真是不错。

    这样松散的管理方式和清茶淡饭的待遇正中他们的下怀,方便他们四处走走看看,打探一下究竟有什么人物来此,于是四人分成两拨行动。

    楚玉和泠然装作在庭院里看景。

    混元灵应宫很大,里头有小山有湖水,风景优美。道教男女之妨没有佛教那么森严,里头有个别教派例如正一教还允许道士跟道姑结婚,所以她们也不算出格,一路走来,还发现几对“同类”,泠然不由失笑。

    混在混元灵应宫里的还有许多是火居道士,有在家修道的那种,荤腥不忌,他们三五成群地做着各种杂事。有人聚集了一大帮人在宣扬自己教派的教义;有人还取了钓竿凿冰取钓,旁边还侍候着小道童,好不惬意;可以看出里头有一小部分人确实是慕名前来参加盛会,也有京中被某些思想毒害了的百姓络绎不绝地前来参拜什么极道祖师。

    两人走了一会,迎面遇到一个留着两撇八字胡的中年道士,看衣着打扮是混元灵应宫中人,一手里拿着一叠薄薄的小书册,看到他们就上来一指内屈(状若兰花指,意即一气化三清)为礼道:“这两位道友面生,是不是今日刚来的?”

    楚玉拱手为礼,那道士便递上两本小黄册来,道:“我辈近日初闻极天道派大圣忏,各派道长们都说好,还请两位仔细一阅。”

    泠然接过那两本小册,但觉走了许久,却没听到哪里有做法事的声音,便问。

    那道士顿时拉下了脸,带着几分疑惑道:“今日正逢戌日,这位师姑难道竟不知戌日是我道教忌日么?不许上香,不许拜神,论理宫门还要关闭一日休息,请问你们从何而来?隶属哪个道派?”

    泠然没想到一句这么寻常的话也能问出祸端,哪里还敢乱说话,连忙讪笑起来。

    一旁的楚玉道:“我等来自琼州,隶属金丹派,与中原各派久不通往来,倒把一些故常的礼仪给疏略了,她更是半道出家,没读过几本经书,不知道也不足为怪。”

    泠然觉得楚玉回答得挺好,不料那道士却嘿嘿笑道:“两位既然来自琼州,怎么说得一口地道的京片子?”

    混元灵济宫中连一个寻常的道士都这么精明,真是让人始料未及

    看来是久经沙场,平日待人接物多了。

    楚玉也没有露出半点不寻常的表情,反而畅快地笑起来:“道友有所不知,我金丹派居于孤岛绝崖之上,哪里是蛮荒之地的岛民能来修炼的?祖师就是受了贬谪的京官,我们也不与当地人诸多来往,潜行修道,师徒口口相传,到了京中,才知道我们说的话与此地一样,真是意外之喜”

    那道士疑惑稍减,说了声:“无量观,倒是贫道孤陋寡闻了,道友请便。”匆匆离去时还曾两度回眸,看情形并没有就此解除对他们的怀疑,恐怕是要去问一问别人。

    泠然望了眼楚玉。

    他挑了挑洁白的眉毛,“放心吧,金丹派是真的。”

    看他成竹在胸的模样,那道士自然是问不出什么来的,泠然也就放了心。

    两人走了一圈,楚玉略略沉吟,便带她回房。

    叶南乡和高南剑不一会也回转来,手上跟他们拿着一样的黄色小册子。四人坐下来一合计,粗略估计混元灵应宫里住着的大概有三四千人,其中有四分之一左右应该是真正的道士,而这些道士中的绝大部分也已受了极道组织的影响,也不知他们靠什么蛊惑众人。

    泠然便开始翻看那小册子,发现其中宣扬一种新的普渡众生方式,说要为天下苍生去完成一些“大业”才可修成大功德“飞仙”等等。语句通畅,说的道理也挺难以辩驳,估计吸收了信徒之后,他们就用可以成仙这一点来yin*人们舍弃这一世的所有为极道献身。

    她正在分析极道迷惑人的手法,叶南乡忽然一拍桌子惊叹道:“写得不错这一段话就极有道理”

    泠然也不去看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掩卷沉思了片刻,综合后世一些邪教的做法,便也能想通其中的关窍,笑道:“叶南乡,瞧你这么容易受蛊惑,赶紧别看了。大凡要利用愚民百姓为他们效命的邪教,终归也会有些令人信服的教义和好处,否则怎么能令那么多人中了毒一般连命都不要?我们家乡有个义和团,还说喝了什么符水就能刀枪不入,结果打仗的时候人们就敢奋不顾身地往前冲,可那究竟是假的……”

    楚玉本来就很欣赏她比较独到的政治见解,叶南乡却是第一次听到,盖上小册子道:“咦?我怎么觉得师姑说的话比书上的还要有理?”

    泠然被他赞得只顾傻笑,高南剑却道:“什么师姑?亏你叫得出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