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一八九 六龙三凤冠

千金姬 第一卷 一八九 六龙三凤冠

作者 : 杏雨黄裳
    极道老祖目中精光闪烁,笑得更欢了,“哈哈哈,看你脚步虚浮,说话中气不足,没有一分修为,还敢在此胡吹大气说是天枢门人,笑死本尊了”

    孟家人听他们对骂之间才醒悟过来,那极道老祖不过是什么岐黄宫的叛徒,而眼前这个仪容丰伟的男子是天枢派门人,好像都是江湖人物,一方既不是妖,另一方也不是神,人家孤男寡女的,未必能全身而退,顿时吓得抱成了一团。

    原来他们以为有神仙助阵,人数就算少一些也不怕,现在见妖人一方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而那个女子竟还不懂武功,未免心惊。

    极道老祖轻轻一挥手,两波人同时发难,挤在左边的一波扑向泠然,右边的一波纷纷出手要制住孟家一干人。

    泠然欲待闪避,忽见眼前青影闪过,竟是楚玉鬼魅般倏来倏去,她像看现场版的仙侠片一般,待他身形站定,那两拨人已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半点动弹不得,一个个摆着各种围攻的姿势,扭曲着殊为好笑的角度,自然是在极短的瞬间全中了楚玉的独门点穴法。

    极道老祖心头巨震,看着好整以暇站在眼前的楚玉,不由地倒退几步,指着他颤声道:“你、你、你竟然学会了天枢派最高深的梦魅青冥身法你……你是何人?”

    “天枢留下祖训,不得伤害岐黄宫门人,不过你么,正如内子所说,算不得其中弟子受死吧”楚玉落在泠然身旁,负手而立,姿态极是轻蔑。

    此时除了极道老祖和单腿跪在他身周的四名女子,厅堂内外的妖人全部呈僵硬姿态,有几个被点中时约莫还是一脚离地的状态,重心不稳,“咕咚、咕咚”错落倒在地上,每倒下一个,极道老祖的面部就痉挛一下。

    听他们之间的对话,好像那个什么岐黄宫和天枢派之间渊源不浅,泠然见楚玉瞬息之间打消了妖人们的人数优势,心中一宽,开始后悔没有好好练习清衡子教给她的点穴手法了。

    孟家人看到楚玉展露这种闻所未闻的身法之后,惊异之状比听到他是神仙的时候更甚,孟小姐突然惊叫了一声:“恩公小心”

    泠然举目看去,只见极道老祖身子忽然缩水,眨眼间矮了一半,手里挥舞着一根头上浑圆的短木棒,拐着奇异的角度幽灵一般直冲过来。

    楚玉稳如泰山,信手一招,就想凌空扯下他。

    不料他中途一个急转弯,手上的棒子头部“啪”地一声炸开,一蓬颜色鲜艳的雾雨四散开来。

    楚玉唯恐泠然出意外,急忙举掌掩住了她的口鼻。

    极道老祖已趁着空隙飞身出了厅堂,而他那些被封了穴道的门徒在嗅到雾雨之后竟然奇迹般解封,呼哨一声,争前恐后地夺门而出。

    “我竟忘了岐黄宫最精此道”楚玉掠过去,手起掌落打昏两个倒在地上跑慢了的,其余人身手倒也敏捷,尤其是那四名女子,眨眼间跑了个精光。

    孟家人有几个惊疑不定地向外张望,孟老汉拉着女儿急趋两步又跪了下来,带着哭腔道:“侠士,侠士,今日这样一闹,若是你们离开之后,小老儿一家就没活路了还请侠士做主”

    孟小姐似乎并不同意父亲的话,低着的头缓缓抬起来,一双如泣如诉的明眸中盛满了感激之情,望着楚玉道:“多谢恩公仗义出手,这事本与恩公无关,我爹他都是为了小女子急坏了,不敢再劳烦恩公为我家做什么还请恩公和……和这位姑娘赐下名姓来,如果我们侥幸能得活命,必当为两位立下长生牌位,早晚焚香”

    这女子讲话很有条理,也中听,就算不想帮她的人听了之后大概也会出手。

    楚玉略一沉吟,掏出一面银牌递给孟老汉,“你们且去投奔锦衣卫衙署,去那住上一段时日,待我们查清一切,将极道老祖抓住后,你们再回来不迟。”

    孟老汉也不客气,当即双手接过了,这才千恩万谢。

    他们看到那老怪带了怎么多人尚且不敌楚玉一人,自然对他极为信服。

    泠然干脆跑出门,招呼陆子高和秦子陵进来,让他们把晕倒的两名妖人抬到车上去。

    楚玉也不与孟家人再多作纠缠,匆匆带了泠然回宫,大过年的,他也不想将她一人丢在深宫,遂将抓到的二人丢给东厂审讯,为免有朝廷大员插手,他又令陆子高和秦子陵二人执了自己的手诏前往监审。

    回到隆禧宫时,已经四更多天,大年初一宫中还有隆重的礼仪活动,楚玉本想缺席,念及这些事需要与皇帝和父亲沟通一下,送了泠然进房,待她宽衣倒在床上,才亲了亲她的额头道:“今日偷懒不得,累了一夜,你先睡一觉,待醒来我就已经回来了。”

    “王爷,那岐黄宫是怎么回事?”泠然脑子里还在想着在孟家发生的事。

    “睡醒告诉你。”楚玉用温暖的掌心抚了抚她的额头,微微一笑。

    泠然也就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倦意袭来,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宫中鼓乐声没有片刻停止,这一觉她睡得不深,隐隐还听见碧晴和沅儿来寻,醒过来一问,居然才到午时。

    召唤宫娥进内,果然回说两位选侍来过。

    见楚玉还没回转,她肚子已经饿得慌,匆匆梳洗一番领了苏小序和两名宫娥跑到乾西五所,一进门就大声嚷嚷道:“拜年了拜年了”

    屋子里坐着五个人,除了碧晴和沅儿外,隔壁三个朝鲜宗室女子也在座。

    碧晴见她来了,欢欢喜喜上前来拉她到桌前坐下,“早上去寻你,可倒好,说没起身,看来是守岁了襄王爷交代了人,远远就将我们拦下了,护得真密实,我还以为大年初一你没空见我们了呢。”

    她一副调侃埋怨的味道,泠然看见一桌子丰盛菜肴,反将她一军道:“这是什么道理?恐怕是你不舍得拿好酒好菜招待我才想出来的借口”

    两人开始闹,沅儿上来打圆场:“哎呀别叫几位远道来的姐妹们笑话了去。”

    几位朝鲜女子都十分有礼地点头说不敢,令得泠然也拘束了一些。

    饭毕,她让人将一早封好的礼物取来一一赠了,好在过年的时候寻常的金银锞子塞了许多锦囊备着,也给三个朝鲜女子分了,她们倒也有回赠。

    沅儿也将碧晴和自己要送泠然的礼物取来交与她,泠然四下里望了望,问道:“我的平安药呢?今日没煎好吗?”。

    她一直骗沅儿喝的是寻常的平安方子,不过是过年左右吃的东西有许多香是很香,但油炸的辣的不少,上火,所以这个方子不过是凉茶一般去热除湿的。

    沅儿老实,也不疑有他,天天给她煎好了等她来喝,这时听她动问,笑道:“那种药一日不吃有什么妨碍的?妹妹不知道大过年的不好吃药吗?等过了十五再吃罢”

    过了十五等于就要半个月,凭着楚玉的状态,哪里能行,泠然千求万告,非说自己喉咙疼得厉害,沅儿这才答应年初二再替她熬,说一年里头一天怎么也得忍一忍。

    泠然心想一天倒也没事,答应了她,心中惦念除夕夜抓到的人到底有没有供出什么,就带了苏小序和宫娥往回走。

    到了宫里,正逢乾清宫内侍送了成绶帝的赏赐过来,那内侍传了皇帝的口谕说:“今日君臣忙碌一天,定必疲劳,晚上的宴会就免了,只着了礼部的人招待外国使臣。”

    泠然拜谢了,问新年的大典何时完毕,太监回说要傍晚,她便留在房中将各人的礼物一一拆开来看。

    碧晴送的是一面七宝琉璃镶西域宝石的镜子,知道是在皇帝跟前服侍得的,她素日里如珠似宝地珍藏着,想不到愿意送给自己,心里甚是温暖,笑了一笑放回匣子打算过了元宵节就还她。

    沅儿送了一个大包袱,打开来看,除了她索要的香囊钱袋以及手编的穗子之类,竟有件用皓纱缝的内衣,款式是有一日她在配殿里工作时戏画的现代款式,当下抖开来比了又比,心想穿着肯定十分性感诱人,喜欢得不得了,笑得合不拢嘴。

    再看朝鲜女子送的礼物,不过是自己编的手绳、发带等小物件,手绳的款式她还嫌太土,便随手搁到梳妆台中。

    她早听说皇帝如果大年初一不举办国宴的话一般会赐百官金银代替,何况皇帝赐的是双份的,她本来不想打开,不过等待楚玉的时间也无聊,她不禁手痒。

    先看楚玉的,果然是钱,好像有黄金百缢,晃得人眼花,按照当下的物价水平,就算是皇帝的赏赐,出手也算大方。

    再打开自己的,见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凤冠,初时觉得没什么,心想这玩意不过是值钱,除了大婚那一日,平日应该不会有佩戴的可能。

    刚要撒手,她忽然被这凤冠后垂着的,左右各三条的三博宾吸引。这六条三博宾形状像凤凰之尾,以前好像曾在《国宝档案》里看到过,应该是明朝皇后所戴的形制,数了数,共六龙三凤,龙全金凤点翠,通身珍珠宝石不计其数,果然是帝国第一夫人才能穿戴的规格。

    她不由有些疑惑,在相府里头看见僭越的用具建筑都不奇怪,可底下人僭越也就罢了,怎么皇帝赏赐王妃大婚的凤冠,也僭越到皇后规格?

    +++++++++++++++++++++++++++++

    谢谢饼娃子、ebook01、elisa昕、星际菜鸟,谢谢你们的评价票和打赏出差回来看见,很温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