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一六零 误会

千金姬 第一卷 一六零 误会

作者 : 杏雨黄裳
    当然感动的人当中要排除泠然,她只觉得皇帝扮相实在唯美,其余情绪一概欠奉。

    因为昆曲她不太懂,又觉得音拖太长,心思集中不住,老走神。可是成绶帝的目光却似有意又似无意一直往她站的方向转。

    唱到“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之后,他以一个极漂亮的姿势自刎倒地。

    泠然不算有武功,眼光也不够好,但是她看他倒地那腰板,老觉得这小皇帝不简单,好像身负不低的技艺……她心中隐隐觉得朱见济那日非要说服她进宫来是别有所图。

    正猜疑着,台下人都鼓掌站了起来,纷纷向台上行礼,口称“万岁”,门口也走进一堆宫女太监来,泠然一眼就看到碧晴站在其中,不由大是兴奋,掐了李唐妹一把。

    碧晴的目光却只落在台上,见成绶帝转入后面了,还是目不转睛地追逐着。

    小丫头片子,一个一个春心萌动,有了男人就不要姐妹了唉,泠然微笑着看碧晴,心想皇帝死活不同意楚天娇做皇后,莫非是为了她?

    等到成绶帝换装出来,寿宴才算正式开始。

    他向汪太妃行过礼,又向周太妃问安,虽未行大礼,也是非常难得的了。

    汪太妃就笑着道:“皇上彩衣娱亲,真是千古佳话。我们这些老婆子得遇皇上的照拂,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碧晴这时候已经站到皇帝身后,泠然伸手轻轻向她摇动,她才见了,眼中满是惊讶。她在宫里的待遇看来比李唐妹是好多了,不仅身上服饰光鲜,脸色也红润动人,身量也见高,让人挺放心的。

    不过今天没有见到沅儿出现。

    戏台上热闹戏重新开演,汪太妃忽然向成绶帝道:“皇儿啊你的戏虽然演得极好,比这些戏子们都好,可你毕竟要君临天下,还是不要放太多的心思在里头了,闲暇时该多看看古圣先贤之书啊”

    成绶帝听了这话面上沉静如水,看不出一点情绪来,只淡淡应道:“多谢太妃关心,朕知道了。”

    这时司膳监送上许多瓜果来,冬季里,各地进贡的柑橘特别多,金灿灿一片,司膳太监亲手奉了一盘老大的佛手过来进献给成绶帝,道:“皇上,这是浙江承宣布政史司进贡上来的金华府佛手瓜,雅称‘金佛手’,芳香健胃,又可醒酒,请皇上和各位太妃赏玩。”

    佛手本就是香气馥郁的东西,室内端上来多了,顿时弥漫了一股清香。

    成绶帝伸手取饼一个,在手上把玩了一下,突然回头看了泠然一眼,对一旁的宪王说道:“宪王兄上次不是说你身边这个宫女也是浙江人么,来,赏你了”说着就把手上的佛手凌空抛了过来。

    好在泠然眼明手快,才一把接住,没让掉到地上。正太小皇帝突如其来这么一招,惊得她还摸不着他的脉络,捧着佛手呐呐地说了声:“谢皇上赏赐。”

    宪王却好像对皇帝的意思非常明了,赔笑道:“皇上既然还记得臣身边的宫女,看来是她差事当得不错,不如就将她调任乾清宫吧,也免得在南宫中埋没了。”

    这分明就是他兄弟俩唱的一出好戏嘛,说什么,宪王难道不知道是皇帝将自己放到南宫去的?现在一折腾,又变成南宫里的宫女调到乾清宫当差了。宫里宫女这么多,古代除了似是而非的画像,想是外面的人也分不清谁是谁……

    成绶帝一双乌目溜到她身上,兴致盎然地看着。

    泠然想起南宫的困苦憋闷来,就算小皇帝心里有什么算计,也顾不上了,正想谢恩,回头见李唐妹的目光带着依依不舍,忙跪下道:“多谢皇上。”

    成绶帝失笑:“朕说了要让你到乾清宫么?适才不过是宪王的提议。”

    泠然才不信宪王睁着眼睛说瞎话是糊涂了,看情形肯定是皇帝的交代,遂笑道:“就算皇上不调奴婢过去,也感谢皇上记得奴婢。”

    成绶帝本来就想把她弄到身边,看这丫头口风不对,忙道:“嗯,说话果然机灵,就调入乾清宫宫女班服侍朕吧。”

    这时几位太妃见皇帝对一个宫女感兴趣,也颇有兴致地注目于她,周太妃有心讨好皇帝,笑道:“皇上既然喜欢她,莫如直接做个选侍,想皇上最多过了年,也就要册封皇后了,到时候应该广置后|宫,为皇家开枝散叶。”

    这周太妃挺没眼力的,泠然心里发毛,连忙斜眼打量碧晴。

    果然见碧晴略含幽怨地盯着自己,小嘴一扁一扁的。

    跟好姐妹共侍一夫这种事,还不如把她的头砍下来更实惠,她赶紧向碧晴丢了个眼色,磕头道:“皇上,奴婢还有一个恳求。”

    成绶帝见她不是盏省油的灯,也没露出不耐烦来,“说。”

    四周的人看了误会可就更深了,一个个笑得煞有介事。

    泠然硬着头皮顶住压力,指了指李唐妹道:“奴婢与她结拜为姐妹,曾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任何事都共进退。在宫里头,乾清宫是谁都想去的好地方,望皇上能将奴婢的姐妹一起召往当差。”

    她这话说出口时成绶帝并没有说话,其他人也沉默了,可能觉得这宫女不知好歹,有命出了南内还要跟皇帝讲条件。

    李唐妹也有些慌乱,朝着她摇头又摇头,目光却落在宪王身上。

    泠然无谓地看了看少年天子,又看了看宪王。

    成绶帝若有所思,嫣红的唇边还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似乎并不意外和恼怒。

    宪王则眼帘半垂,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

    本来泠然是因为知道历史上的万贵妃太厉害,担心李唐妹孤身在南内,迟早会被发现她与宪王有了关系,才提出这样的请求。若是宪王反对,就证明他对李唐妹还是有些真感情的,她也不会继续再坚持。可照现在的情况看起来,他们之间的情分,在他心里是极淡的,发生了什么事,他不太可能为李唐妹做主。

    “望皇上允准。”泠然坚定了眼神,伏地磕头。

    李唐妹自然不敢出声,但是泠然猜到她希望宪王开口留住她,就算在南内吃苦受罪,那个傻妞必定也没有半点怨言。

    不过朱见深却叫人很失望,直到成绶帝点头道:“好吧,看在你姐妹情深的份上。宪王兄那里,怀恩你赶紧另外安排两个人过去。”

    怀恩称着领旨出去办差。

    宪王淡淡一笑,“谢皇上,也用不了许多人。”

    泠然谢恩站起,看李唐妹脸色更加苍白,心想我这是为你好,可千万别怪我,碧晴倒是换上了欢喜的神色。

    又坐了一回,成绶帝首先准备离席(大概身份最高贵的人必须得这么做似地,来得最晚,走得要最早),李唐妹依依不舍地望着宪王,朱见深却别过了眼并不看她,泠然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了她的手跟在宫女班中就走。

    走到位于紫禁城中轴线上的乾清宫,见多了后世高楼大厦的泠然倒也觉得没太大的气势,成绶帝并不避讳,直接回头指了泠然道:“你,跟朕进来。”

    看成绶帝的样子,当然是有话说。泠然先回头看了眼碧晴,见她一副疑惑的神情,带着安慰之意冲她笑了一笑。

    怀恩自觉留在大殿外守护。

    进了乾清宫偏殿,成绶帝坐下。

    泠然打量四周,被一片明黄之色包围,皇家风范十足,不过论起陈列来,倒是还及不上襄王府和相府中匠心独具。

    成绶帝看她笃定娴静地站着,神态间与别个女子完全不同,心中也有些好奇,问道:“你见了谁都是这幅模样么?”

    泠然见问,一笑答道:“自然不是。”

    见了楚留香她紧张害怕,见了楚玉她发花痴晕头晕脑,就是见了红绡公子她也曾被他迷惑,不过这小皇帝么,虽然长得也十分美,对她来说却没有什么杀伤力。他的模样在泠然看来有点萌,还没露出足够的男子气,充其量一小dd罢了。

    “那你是因为朕还未亲政,大权旁落,不将朕放在眼里咯?”成绶帝吹弹可破的脸上漾起一个略带讥讽的笑意。

    泠然看他问得出格,倒觉得皇帝毕竟是皇帝,别看他人畜无害的,说不定火气一上来就把你给灭了,在心中组织了一下措辞才回答道:“奴婢怎么敢不将皇上放在眼里实在是乡野粗陋之人,没什么见识,见了皇上几次,只觉皇上慈善可亲,所以就不像见到楚相那么害怕。一个人若叫人害怕了,总是让人不愿意亲近,皇上您认为呢?”

    她话里面已经很明显地表示自己与楚留香不亲近,自古傀儡天子和权臣之间总是水深火热的,相信这么说不会引起皇帝的不满。

    总算她料得还不错,成绶帝收了那抹讥笑,忽然很严肃地问:“你知道朕为何要将你调到身边么?”

    人家皇帝这么问,你即使有几分知道也是要装不知道的,何况泠然确实有点不明白,“皇上,您救下奴婢之时,曾说为了不引人注目,故此才将奴婢放去南宫。如今才这么几日,就调到乾清宫,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

    感谢候鸟北飞,还有每天来默默投票的亲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