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心灵的守望塔 > 第十八章

心灵的守望塔 第十八章

作者 : 朝夕
    幼发拉底河畔的草,绿了又黄,黄了又绿,不知不觉中又过了三年。

    赛米拉斯成功了,她刺杀了普萨美提克,埃及法老变成了阿普里斯。可心在那一刻也空了,连恨都失去的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看着埃及昏黄的天空,突然间她好怀念那片熟悉的天,那方有他的土。曾承诺永远在巴别通天塔守候着她的人,现在还在吗?

    不……不会在了,他早就离开了!可她还想去那里看看,再回味一下她的爱情,再体会一下有他的世界那种温暖的感觉,而后她会永远长睡在那片土地上,用她的灵魂永生永世去祈祷他会幸福快乐,期待着未来某一世当她睁开双眼时,那已空的塔顶上又多了个人在等她,而那时她绝不会再错过,错过他的爱……

    怀着这仅有的一点希望,她回来了,可他却恰恰在这时离开了。

    埃及国经多年恢复重新出兵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而在阿普里斯的劝说下,犹太等国再次叛变。

    甲尼撒一语未发,直接统率大军出击犹太。

    他真的恨死了这个国家,恨死了埃及,可他更恨的却是自己!是他逼走了妻子,他曾答应过为她做任何事,可他没能做到,是他让她失望,是他放走了自己的幸福!

    他活该承受折磨!

    只有每晚当他站在通天塔上,感受着那阵阵吹来的微风时,沉痛的心才会稍稍地放松,她曾说过会化为微风永远陪伴着他,她说的就一定会做到,不像他……

    妻子一直是对的,犹太人信不得,耶路撒冷该被夷为平地,以前没做到的事,这次他会完成,不惜一切代价!

    巴比伦的军队切断了耶路撒冷的一切供应,又毁灭了犹太余下的两座堡垒拉吉和亚西加。城中开始缺粮,疾病也开始蔓延。无法排出城外的秽物,污染蓄水池的食水,因而造成瘟疫。随着危难日趋严重,埃及法老终于派兵前来援助,但阿普里斯的军队却被甲尼撒击败,退回了埃及。

    十八个月后,耶路撒冷城被攻陷,西底家趁黑出城,但只逃到耶利哥附近的树林,便被捉拿,甲尼撒在他的面前杀死了他的几个儿子,然后令人割去了他的双眼。

    看着哀号不已的他甲尼撒只是淡淡说了声:“这就是你们背叛我的下场。\"心早已死了,没有任何感觉。

    “将他用铜锁锁着,带回巴比伦示众。”

    “是!”士兵将西底家拉了出去。

    甲尼撒沉默片刻,道:“把城里的人都给我抓起来带回巴比伦,洗劫耶路撒冷城,而后把这里给我烧了,一件东西都不许留下!”

    如此残忍的命令让将领们惊诧不已,但他们没人敢出声,现在的王已不比先前了,他变得暴躁易怒,容不得别人有任何反抗的举措!

    “一个月后,班师回朝,都下去吧。”

    “是。”众人低垂着头退了出去,只剩甲尼撒独自坐在空荡荡的大殿中。

    “赛米拉斯,你看到了吗?你说的话我做到了,犹太我已经灭了,再过不久我就会攻打埃及,可你究竟在哪里呢?你回来好不好?这次我绝对会做到你说的所有事!求你回来,回到我的身边……”

    眼角什么东西悄悄地滑下,落地无声。

    几乎两年的时间,赛米拉斯待在巴比伦城内一家荒废的庭院中,什么事都没有做,什么人都没有见。她在等,等她深爱的人归来,等再看他一眼,而后安心地死去。

    而这一天终于到了。

    巴比伦大军凯旋归来,得到这一消息的百姓们齐聚于城门口,等候迎接他们伟大的王,而赛米拉斯就悄悄立于人群之中。

    “知道吗,神庙内几天前就在摆设祭坛了。”

    “为迎接王的归来吗?还是有什么大的祭祀活动?”

    身侧人的低语传入赛米拉斯的耳中,不过她并没有在乎,幽深的目光静静凝望着前方。

    “你还不知道吧,王下令一把火烧了耶路撒冷,把那里住着的犹太人全都抓了回来。”

    “犹太一而再再而三地背叛我们,活该有此下场,可这和摆祭坛有什么关系啊?”

    “怎么没关系,王是要把那些犹太人在神庙中全部处斩!”那个人神秘兮兮地说,声音又压低了几分。

    依然将一切听得清晰的赛米拉斯,这次眼中明显多了些波动。

    他真的踏平了耶路撒冷,可一直期待着这一刻的她却没有任何欣喜,心底反倒多了些苍凉。

    茫然回首自己这几年来做的一切,忽然她觉得冷,好冷……

    什么时候开始她把复仇看得比他们的幸福还要重要,什么时候她的心已被仇恨蒙蔽而看不清身边的一切,什么时候她学会忽略他的爱忽略他的感受变得冷血残酷只知杀戮,什么时候她开始习惯命令他逼他做荒谬无道的事……

    究竟什么时候?!

    隐约间好像看到了一抹悲伤无奈的眼神,是谁曾如此沉痛地看着她,是谁的心在无声地流着血,是谁……

    被她深深伤害的到底是谁……

    她的心知道啊,可她不敢说,不敢说起那个名字。

    现在她懂了,懂了那抹眼神的含义,原来他一直在对自己说,放下吧,放下心中的恨,放下那不该有的偏执,好好地生活!

    为什么她以前就看不懂,为什么她会忽略他的感受,为什么她要让恨夺走自己的幸福,为什她要逼他对自己心寒失望,为什么……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可耳边的话却让她心底的痛和自责更深。

    “什么?王要杀了所有耶路撒冷人?这……犹太人虽然可恶,但如此做也太残忍了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听说王要用他们的血来祭奠先王后!”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

    “我不是有个儿子在宫中当差吗,听他说的。他还听人私下说,自从现任王后去外地养病后,王不管刮风下雨每晚都会一个人立在通天塔上,彻夜不眠,那沉闷惨淡的神情看着就让人心疼啊!”

    “哎,咱们的王也真是深情,现在也只能祈祷王后能早些归来了!”

    “可不是,也不知得了什么怪病,说是适应不了这里的气候非要去国外静养,害王一个人活得这么痛苦,要我说王另立个新后不就得了!”

    ……

    她们不知又说了些什么,不过赛米拉斯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泪水缓缓脸颊,带着她的自责,带着她的心疼,带着她的爱……

    耳边回荡是一句令她心酸的话语,一句她曾遗忘的话语。

    “在世人眼中这里是人间最接近神癨\的地方,是守护众神的大门,通往天界的阶梯,可他们不知道我修筑的只是一座普通的守望塔,我将生生世世站在这里等待,希望有朝一日它能引导我的妻子归来,帮她找到回家的路。”

    原来那个答应生生世世守望她的人一直都站在那里,等着她回头,可她却一直向前走,渐渐远离了他,留下他一个人孤独地等待!

    怎么能认为自己已经失去了他的爱呢?怎么能忘了他说过自己在他怀中就是他最大的幸福呢?怎么能忍心丢下他一个人呢?

    她答应过要永远陪着他的!

    既然承诺过的事就让她完成吧,只要他还要她,还希望有她的陪伴,那她哪里都不会去了……

    抹去脸上奔流的泪水,她露出了一份微笑。

    这次换她在这里等待,等他归来,做他一生的守望塔。

    庞大的军队,浩浩荡荡地来到城门前。

    无视于万千百姓激 情澎湃的欢呼呐喊,策马走在最前方的甲尼撒,表情依旧沉闷阴郁。

    木然向前走着,可当他忽然间感受到一束温和饱含着爱恋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时,倏地扭过头,惊喜却也恐惧地向人群中望去。

    他怕,怕一切只是自己的错觉,怕欢喜过后心底的凄凉……

    不过当那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时,所有的顾虑消失了。不顾形象地从马背上翻滚下,他疯狂地向前冲去,脚步有些踉跄,眼中含着欣喜激动的泪水。

    她回来了,知道他完成了她的话所以她原谅了他是不是?

    没有说话,他只是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紧紧地搂着。他的妻子啊,他终于可以再见到她了!

    赛米拉斯想笑着面对他的,可看到他的那一瞬泪水却不由自主地滑落脸颊。

    这副温暖的怀抱啊,当她再置身其中时,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地怀念它!手缓缓伸起环上他的腰,她知道这一生,她都不会再放手,再离开他!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他们只是静静拥抱着彼此,而士兵则驱散了周围议论纷纷的人群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宽敞安静的空间。

    “对不起。”许久后嘶哑的嗓音飘出,说这句话的人是甲尼撒。

    赛米拉斯震惊了。

    他在向自己道歉吗?一直以来错的人都是她啊?!可却是他在道歉,自己伤他到底有多深呢?!

    她不敢去想了,只能任泪水奔流着,心底的痛和深深的自责几乎要将她撕裂。

    “我不该不听你的话,不该不理你,更不该把你逼走,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会杀了犹太人,我去攻打埃及,我一定为你报仇,所以不要再离开了,千万不要!”

    如此痛苦的声音啊,她竟逼得他连心中的怜悯和善良都要放弃,这些年她到底做了些什么呢?!她这是在一步步扼杀摧残他的灵魂啊,自己怎么能如此残忍?!

    “是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让恨埋没了心性,不该逼你做这些错事,更不该残忍地离开你,你原谅我,原谅我……”

    “赛米拉斯……你……”甲尼撒将她推开震惊地看着她,眼中闪烁着惊喜的光亮。

    “我清醒了,我不想报仇了,我只想待在你的怀中和你快乐地生活下去,当然如果你还要我的话……”

    “我要!我要!”甲尼撒激动地将她拥入怀中,心在这一刻终于放下,脸上露出了欣慰满足的微笑。

    “你不恨我,不怨我吗?”做错了太多,也错过了太多,她让他们都活得如此痛苦,是不该如此轻易就被原谅的!

    “不。”他肯定地回答,“我说过,只要你在我的怀中,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甲尼撒……”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她只能紧紧抱着他,任那颗心被爱和不舍涨得满满的。

    “带你去个地方。”忽然间他将她抱起走到自己的坐骑前,将她安放在上边,而后自己也跟着跨上马,便扬鞭一路向王宫奔去。

    赛米拉斯没有说话,只是仰着头爱恋地看着他略显兴奋的表情,而当他们到达目的地时,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那是一座高大峥嵘的假山,它建造在两座城墙之上,层层收缩而上,每一层都种满了蓊郁珍奇的花草树木,人造的溪流喷泉和瀑布奇景遍布其间,视野开阔处还修建了许多典雅的亭台楼阁以供歇息之用。放眼望去,水光闪耀,满目葱绿。

    “这是……”赛米拉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送你的礼物。”甲尼撒微笑着搂住她的肩。

    “可……”巴比伦没有石头啊,要修建起一座如此庞大假山,并将低处的河水引上,需要耗费多大的功夫啊!就为了她的一句话,他竟然……

    “喜欢吗?”

    赛米拉斯含着泪水,点了点头,“这次我会陪你在其间散步,谈天,直到我们一天天老去。”

    “不反悔?”

    “再也不会!”他们会握着彼此的手,一起离开这个世界的,因为再也没有什么人什么事能将他们的心分开!

    甲尼撒笑了,那般的满足,那般的幸福。

    有她的陪伴,他相信这一生他不会再孤独,不会再寂寞,不会再痛苦,而是拥有不尽的快乐!

    假山顶部喷泉扬起的水珠在阳光的折射下,幻化出一道七彩的虹,而这一刻,连天空都是微笑的。

    【尾声】

    岁月交替,时代变迁。

    曾强盛一时的巴比伦王国渐渐衰败了,那昔日宏伟的城池也在不断的战乱中成为废墟,最终被风沙尘土所掩盖,变成一个个神秘的土丘。

    但历史记住了甲尼撒,也就是后人口中的尼布甲尼撒二世。他是古代奴隶主阶级有才干的军事家、政治家和公共工程组织者;他巩固了新巴比伦王国的统一局面,为这一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他将万千犹太人作为奴隶囚禁在双层城墙之中,造成了历史上有名的“巴比伦之囚”;他重建了巴比伦城和巴别通天塔,修筑起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空中花园”……

    而甲尼撒与赛米拉斯的故事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淡出了人们视线,由事实变成了历史,由历史变成了传奇,又由传奇变成了神话,可这片蓝天这方土地却永远记得,在这里曾诞生一位伟大的王者,而他永远深爱着他的妻子!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心灵的守望塔最新章节 | 心灵的守望塔全文阅读 | 心灵的守望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