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闺女闹皇宫 > 第三章

闺女闹皇宫 第三章

作者 : 玛奇朵
    【第二章】

    厉穆禛看了涂太妃一眼,似笑非笑的又往下头的秀女们看去,一排秀女全都按规矩低着头,不是脸红羞涩,就是紧张得浑身僵硬,只有陆厚朴虽然低着头,但是一会儿看看左边,一会儿又看看右边,如果不是规矩学得还算到位,只怕会干脆直接抬起头张望。

    他轻笑了一声,沉吟了下后说道:“朕也是头一回见诸位秀女们,不知道要考些什么,不如就让她们自个儿介绍一下,然后说说为何要来参加选秀,如何?”

    此话一出,连涂太妃这种已经预想过皇帝可能会提出什么不合理要求的人都吃了好大一惊,就更别提其他人了,一个个神色复杂,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一般来说,考察秀女不就是琴棋书画,顶多考校个女红之类的,从来没有听过还要问秀女为什么入宫来的,而且这个问题要这些个丫头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是因为想嫁人吧,这样羞人的话,哪个闺阁女儿敢轻易说出口?

    刚刚还欣喜着皇帝能够看中自家亲戚孩儿的几个先帝的妃嫔,此时都着急得揪紧了帕子,就怕下头的姑娘们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来。

    大殿的气氛倏地紧张了起来,一群秀女们也全都愣住了。

    她们各有入宫参加选秀的原因,可是真能老实说吗?

    要说自己是为了姻缘良人而来,那得有多羞人?

    要说自己是为了家族前程,皇上会不会又想深了,觉得自己有所图谋?

    一时之间,原本羞答答的姑娘们,一个个眼神纠结,有些本来就别有所图的,脸色更是刷白了一层,就怕一个回答不好,不只坏了自己的前程,连家里人都得带累。

    厉穆禛倒是没想到自个儿的一句话能够让一群女人想那么多,他就只是好奇那个小泵娘在知道他的身分后,还会不会睁着眼胡说八道罢了。

    不过为了避免让人看出来他对她的特别,他也没要她第一个回答,而是点了站在最右边一个穿着粉色衣裳的小泵娘,让她先说。

    白婉楒第一个被点名上前回话,手脚微微颤抖着,咬着唇,半晌说不出话来。

    厉穆禛勾了勾唇,也不为难她了,挥了挥手就让她退回去,“既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回去好好想想再来,下一个。”

    下一个正是李芳晨,她抿了抿唇,挺了挺胸,无视于上头李太嫔的眼色,大声说道:“臣女入宫选秀的目的是想报效朝廷,毕竟皇上后宫空虚,前朝不安,臣女无能,只想着、只想着……”

    她刚刚也是脑子一热才说出了前头的话,可后来该怎么圆场就不知道了,她结巴了半天,咬着唇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自然也没看见上头的李太嫔已经被她这一番没脑子的话给气得脸色发白,连帕子都要被扯破了。

    厉穆禛眼里闪过一丝嘲讽,淡淡地反问:“想报效朝廷却选择入宫?等朕有空再问问李翰林,他家闺女不知道学的是哪本书,挺有见解啊!”

    这明晃晃的讽刺,就是李芳晨再傻也都听出来了,她立即红了眼眶,咬着唇退了回去,可偶尔抖动的肩膀却说明了她现在的情绪起伏颇大。

    连续两个出师不利,刚刚还羡慕这一排秀女可以提前面见皇上的人,这时候全都庆幸自个儿不是站在那儿,否则只怕还得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回答才好。

    轮到第三个,殿上其他女人都已经可以预料到,如若再没有一个让人满意的答案,说不得这一届秀女得全部折在这一轮问话里了。

    刚刚已经丢了脸面的李太嫔也忍不住插话道:“皇上这话可让秀女们难回话了,瞧瞧!这一个个得都羞得不知道自个儿在说些什么了。”

    厉穆禛斜看了李太嫔一眼,觉得好笑,这是打算把刚刚那秀女定为太过羞涩而胡言乱语了?

    他对于这些先帝的女人向来抱持着供着就好的态度,如若不是这回选秀,后宫的这些女人们一个个手都插得太深,他刚刚也不会弄得这么让人下不了台。

    不过……正到最精彩的时候,怎么可以就这么停了呢?他微微一笑,看向那个没有半点紧张感的小泵娘。

    “也是,是朕想差了,不过既然都已经问了,不妨再问一个,如若还是又紧张得胡言乱语,那朕就不问了。”

    “皇上说的是。”李太嫔尴尬的点点头,退回自个儿的位置上。

    一边伺候的姑姑看上头的主子们使了个眼色,就让下一位秀女站出来回话。

    陆厚朴不是不紧张,尤其这么多人盯着她瞧,可是她会觉得紧张不是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打从刚刚发现皇上就是上回被她糊弄有血光之灾的男人后,她就觉得自己可能很快也要有“血光之灾”了。

    秀女们学到的规矩是贵人没让抬头,回话的时候不能抬头,所以这时她仍心怀侥幸,想着自己等等把声音压低一些,说不得那人就认不得她了。

    只可惜对于一个早就盯上猎物的老狐狸来说,别说她只是想要把声音压低这种拙劣的小技巧,就算她把自己画成了一张大花脸,他也能够认得出来。

    陆厚朴正要回话之际,就听见厉穆禛的声音悠然响起—

    “抬起头来回话。”

    她的心顿时一紧,大感不妙,可是皇上都已经开口,难道她还能不遵从吗?

    她战战兢兢的抬起头,眼睛却不敢望向上方的人,自然不知道除了厉穆禛以外,那些先帝的妃嫔都在她抬起头的瞬间,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她是皇帝第一个表现出特别态度的秀女,可偏偏她们对她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不免怀疑她是不是有着天香国色,“偶然”让皇帝撞见了,这才多了几分注意。

    可是她一抬起头,看到她的容貌,除了涂太妃以外,其他人对于她的警惕心瞬间降低了不少。

    一个看起来还带着点孩子气的圆脸姑娘,顶多就那双眼睛还算灵活动人,其余就没有什么特色了,更别提在她们心里,几个大族出身的秀女或者是特别需要注意的秀女名单早就都在她们心里倒背如流了,而这一个名字取得怪模怪样,也没有什么出色的家世,应该只是运气好罢了。

    其他女人的心思陆厚朴自然是管不着的,她只想着自己可千万不要被认出来,至于选秀结果会如何,她觉得那不是她现在该担心的,她该担心的是自己是否能够顺利走出皇宫。

    “民女陆厚朴……”

    “不用介绍了,直接回答朕的问题就行了。”厉穆禛挥了挥手打断她的话,接着朝她眨了眨眼,像是在暗示着他早就认出她了。

    陆厚朴的脸色僵了下,知道这回自己肯定是逃不过了,反正她横竖都已经得罪了贵人,还不如爽快地把话给答了。

    就像她爹说的,人活一辈子,要是活得不爽快,那跟养在圈子里的猪有什么两样。

    这么一想,她觉得紧张一下子消散了不少,她梗着了脖子,看向那个含笑等着她出丑的男人,一股汹涌的勇气从心底流窜了全身。

    做人就是不能怂!包何况她可是文武全才天下第一伟人爹爹的女儿,更是不能轻易认怂了。

    她眼底闪闪发光,抿了抿唇后,她一字一句,带着无上气势的说道:“民女是为了寻求一桩姻缘来的。”

    此话一出,大殿陡然骚动了起来,涂太妃等人被她这直白的回答给吓了一大跳,其他秀女们一个个也都倒抽了一口气,顿时许多眼神投射在她身上,鄙视她不知羞耻,或是觉得她根本就是没有脑子,但她依旧巍然不动。

    反倒是厉穆禛笑开来,饶有兴致的追问道:“喔?那妳觉得怎么样才算是好姻缘?”

    就这么一句,涂太妃几个马上就明白了,就算刚刚还不能确定皇帝对这个什么都不显的秀女有什么心思,可是这要捧人或者是给恩典的意思却是不容置疑。

    涂太妃等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几个家世敏感的秀女自然也都能够看出来,一时之间,刚刚那些鄙视嘲笑的眼神就成了嫉妒和愤愤不平,尤其是刚刚让人看了笑话的李芳晨和白婉楒,更是恨得连牙根都要咬碎了。

    凭什么她就能够拿到这个恩典?她们刚刚如果不是太过紧张,说不得也能够让皇上高看一眼,哪里会让这个不知羞的拿到这样的好处。

    陆厚朴刚刚硬着头皮回答了那一句话,心里早就设想了许多下场,可如今听到皇上含着笑意追问,她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大约是讨巧的回答到点上了,所以皇上的第二个问题要怎么回答,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她平常老是被称赞个性耿直,但是她也知道在宫里说话都得三思,起码她占卜出来“贵不可言”的结果就不能随便说。

    毕竟在这宫里,能够担上一句贵不可言的,除了皇上以外,还能有谁?就算真能找出其他人,就算她心里真这么想,也不能直接说出来,要不在场这一堆人,只要有一个说这是大不敬之罪,那她可就百口莫辩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闺女闹皇宫最新章节 | 闺女闹皇宫全文阅读 | 闺女闹皇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