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要叫我拜金女 > 第八章

不要叫我拜金女 第八章

作者 : 庭妍
    【第六章】

    一通神秘电话,让季筱嫣在管穆谦不知情的情况下紧急的赶到医院。

    她妈又被送进急诊室了,最近,这样的情况似乎频频……见急诊室的医护人员都一脸凝重、愁眉深锁,让她好害怕。

    这一次的病情似乎更急迫、更来势汹汹……

    她妈之前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度过难关,从鬼门关前回来,她希望这次也能一样。

    然而,她真的好怕……这一次……母亲能不能活得过来,她不确定。

    医院方面表一丁发现时病人已经呈现昏迷状态,不知已昏迷多久……

    她真的好惊恐,好无助。

    都是她的错!她应该多陪在母亲身边。

    都是她的错!

    虽然她有请看护照顾母亲,但是在看护抵达的第二天她去探望母亲时,母亲曾私底下跟她提及这个看护总在她前脚离开,后脚也跟着踏出病房去跟其它看护串门子,当时,她虽然向院方提出想换一个看护,但院方表示目前看护极缺,若坚持要换,需要等几天,她因此而作罢。后来母亲没提,她也忘了。

    这个看护在她面前都十分称职,也常常告诉她母亲的病情状况,她认为还可以信任,以为是母亲怕她花钱而小题大作,现下她明白,她真的错了!

    看护真的不见人影,而母亲的病况,她是经由医院护士找出当初住院时的紧急联络人数据打给她才知道的。

    “妈……求求你,一定要为嫣嫣活着,嫣嫣只有你了……妈……”

    “老天爷,求求你,救救我妈,救救我唯一的母亲!”她一个人在手术室外泪流满面。

    一会儿,手术室的门大开,季筱嫣赶紧起身,往前冲上去。

    “医生!我妈……”

    “你别担心,你母亲正在休息。”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季筱嫣抹去脸上的泪渍,“医生,谢谢你。”

    母亲的命又救回来了!季筱嫣感到心里的压力消失了一大半,整个人也松了一口气。

    “你母亲最近发病的次数增加,间隔日也缩短了,你要尽快做准备。”医生一脸严肃的对她说。

    “医生,你是指移植手术吗?有适合我妈的心脏了吗?”

    “你希望你母亲的病跋快好吧?”

    “嗯,我当然希望!”她希望有一个健健康康的母亲,然后又能跟以前一样两母女可以一起煮饭、一起出游,相处融洽,家庭和乐,这种最简单的幸福是她渴求的。

    “不过,这是一笔极为庞大的费用!”

    “没关系,不论多少钱,只要能医好我妈,我都愿意支付。”她急急的说。

    “季小姐,问题是……”医生把她叫进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才大胆的一针见血,“换心手术不比一般,光一次的换心手术可能要花费一百多万,而且手术并不能够保证一次就会成功,你母亲也可能会有排斥现象。”

    “只要有机会,我就愿意尝试。”她的眼眸散发出坚定的光芒。

    “最近有一颗心脏进来……你这几天有办法筹出那么多钱吗?”

    “我……”

    庞大的压力让季筱嫣感到喉头一紧,像被无形的双手描按住脆弱的颈侧,整个人快要无法呼吸。

    “季小姐……”

    “医生,请再给我一点时间,这笔钱我会筹到的。”

    “季小姐,不是我不给你时间,而是要看老天爷愿不愿意给你母亲多一点时间……”

    “求求您!我给您跪下,求求您一定要帮我!”季筱嫣突然双膝一跪,诚恳的请求医生帮忙。

    医生拉起她,“季小姐,你别这样,快起来。”

    她虚弱的任他扶起,听着他语重心长的表示道:“你母亲的病情恶化速度已经比之前缓和了,不过能愈早筹到钱换心愈好,拖愈久,手术的风险也会愈大。”

    “医生,谢谢您,我一定会尽快带这笔钱过来的!”

    她愿意放下身段、放下一切,只求母亲能够平安的走出医院,继续跟她生活在一起……

    她的心里已经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她要卖身!而能够让她卖出处子之身的不二人选,当然就是……管、穆、谦!

    “医生,我想问一下,我请的看护不见人影,是去了哪里?”

    “这一点我不清楚,你可以询问柜台护士。当然,若你觉得这名看护不适任,你可以不再雇用她,向柜台护士洽询其它看护名单。”

    “嗯,谢谢。”

    她当然不会再用那名不负责任的看护,就连预先支出的金钱,她也打算要求退还!

    季筱嫣怒气冲冲的想道。

    这件事情攸关母亲的生死,她绝对不会轻易就善罢罢休!她努力的深呼吸,再深呼吸,然后,踏进病房里。

    她要让母亲看到她最好的一面,不要母亲为她操心。

    因为是看护理亏在先,因此,她终止聘雇看护并且要求退回预先支出的余款并没有错。

    幸好,院方有一个新的看护进来,正好补这个缺。

    她对新看护十分满意,因为这个看护话不多,却很勤劳做事,个性也朴实,专业能力充足,动作又十分利落细心,连母亲也赞不绝口。

    “这个好,这个好。”季母频频夸道。

    “妈,我要回去工作了,明天我会再过来。”

    “嫣嫣,新工作做得还顺手吗?妈发觉你最近脸色变红润了,这个新老板对你还不错吧?”

    “是啊!不只供我吃住,连薪水都可以预领,表现得好还会给我加薪。妈,我很喜欢这份新工作。”

    “新老板好相处吗?富家女不是都比较骄纵?”

    “妈,你放心,新老板很少摆架子,我适应得还不错。”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想起管穆谦,眼里隐隐浮现情意,唇角也笑得极为甜蜜。

    季母刚好从新看护手中接过水杯啜饮了一口,因此没看到季掖嫣脸上大刺刺写着“正在恋爱中”的表情。

    “遇到好老板是你的福气,你就不要外出太久,赶快回去。”

    “好。”

    她把新看护唤到一旁,跟新看护交换彼此手机号码,然后耳提面命一番,最后才慢慢离开。

    走出医院,她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管穆谦,她要跟他说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就是……她愿意跟他上床!

    季筱嫣洗了一个香喷喷的澡,然后换上专程绕道去买的性感睡衣,在穿衣镜前顾影自怜。

    季筱嫣一个人在镜前照来照去,摆了许多性感姿势。

    他会不会嫌她不够性感?嫌她的姿势太过僵硬、太过难看?

    她不禁庸人自扰,频频蹙眉头。

    她看着时钟,愈接近他下班的时间,她的心情就愈是七上八下。

    再过一小时……再过半小时……再过十分钟……

    再过一分钟……他就要回来了!

    然而,当她倒数计时的时间到了,她的手机也响了。

    “我今晚有紧急公务,不会太早回去,你可以不用等我。”

    “我……”她才出一个音,就听到彼端传来急切的催促声,似乎在催管穆谦。

    “我要忙了,好好休息。”她看着自己的手机,通话已经结束了。他……不打算跟她那个了……是吗?

    那她精心打扮的一切不就全部付诸东流了?

    亏她还心理建设了好久,还烦恼他究竟会不会喜欢烦恼了好久。

    他为什么就不能更早一点打电话回来告诉她呢?

    她真的很紧张、很惶恐耶!她那些情绪不就都是多余的了?

    季筱嫣气得鼓起腮帮子,两手擦腰,七窍快要生烟了。

    她特地跑去他的公司告诉他,冒着被全楼层的人取笑的风险专程去跟他说这个重大的决定,而且还在心里为自己打气良久,才进去她以前连多看一眼都会感到羞赧,去买女店员们一致夸口卖相最佳的性感睡衣,回来后又认真准备了那么久……

    他太过分了!

    季筱嫣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大笑话,被他放鸽子的羞辱感久久不散。

    她好气、好气,气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不哭,她不哭!她一点也不想哭!

    可是,她真的是被他给气哭了。

    他……是嫌弃她吗?她不由得自贬身价。

    虽然她真的很需要钱,但……并不是随便一个男人她都愿意跟对方上床,她只能够接受他,其它男人,恕她不受理!

    是不是她拜金拜得太离谱,已经让他讨厌起她,才会拿个软钉子给她碰?

    她该不该离开他呢?

    虽然金钱的诱惑力极大,然而,她真的希望自己在他面前是有基本尊严的,她不想被他看不起,更不想被他耍得团团转,她感到好难过、好伤心……真的好难过,真的好伤心!

    季筱嫣发现自己变得好软弱。

    以往,她坚强,不怕受伤,为了母亲的病情她愿意接受任何挑战。

    自从遇到他,她渐渐变了,尤其是两人同居后,他提供给她的安全港湾让她展现小女人的一面,也慢慢的容易脆弱了。

    这样的改变,究竟算好还是算不好?她迷惑了。

    她对他的爱,似乎愈来愈深,深不可测,无法自拔……

    他呢?他爱她吗?他究竟是把她当情人还是当床伴呢?

    他从来没有亲口告诉她过,她的心忍不住彷徨失措。

    管穆谦进门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

    她应该睡着了。今晚本来令人期待的,要不是推不开公事,他肯定会准时回来。

    不知道她会不会怪他?

    他会找时间弥补她的。

    管穆谦走到她的房门外,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回到自己房间。他打开灯,发现床上有个凸起物,欺近一看,竟是季筱嫣把自己包成一团睡在他的床上!

    她在等他!

    这项讯息传进他的脑底,让他不知该喜或是该忧。

    她是为了一百万而来?或是因为她想来找他而来?

    管穆谦的身子也感到疲惫了,看着她甜美的睡相,他脱下西装外套,躺上床,然后伸手抱住她。

    这是他们第一次同床共枕,他的心里感到兴奋而且幸-福。合上眼,他也想要休息一下。

    一会儿,季筱嫣因为想换姿势而开始扭动,但是管穆谦抱得很紧,她慢慢的从睡梦中感受到有人抱住她,她惊得睁开惺忪双眸,看到是他,惊魂甫定。

    “你回来了?”

    “嗯。你一直在这里等我?”

    她羞涩的微微一笑,“可以吗?”

    “你已经进来了。”他勾唇,双眸深邃热烈,“你今天来我办公室说的话还算数吗?”

    季筱嫣感觉到血液全数往脑门窜升,很缓慢、很缓慢的点了一下头。

    “可以帮我放一下洗澡水吗?我想洗澡。”

    “好。”她把盖在身上的被单拿掉,然后下床。

    ……

    【第七章】

    ……

    【第八章】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要叫我拜金女最新章节 | 不要叫我拜金女全文阅读 | 不要叫我拜金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