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要叫我拜金女 > 第六章

不要叫我拜金女 第六章

作者 : 庭妍
    【第五章】

    想做饭给他吃,偏偏她的厨艺不精!

    想唱歌给他听,偏偏她的歌喉不佳!

    想跳舞给他看,偏偏她的舞姿滑稽!

    当管穆谦下班进门时,就看到季筱嫣一个人在客厅里托着双腮发着呆。

    她发怔的模样似乎很苦恼,却又呆拙得十分讨喜,让他一整天紧绷的心情转瞬间变得轻松、轻盈。

    真的很奇妙!她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却能让他感到全身放松。

    她能够影响他,为什么呢?

    他不是很确定,但他已然惊觉到,心中的某处有她的存在。

    对他而言,她是一个谜,也是一个意外。

    有关她的一切他都混沌不清,基于尊重,他还不打算派人跟监她或是请侦信社对她的身分资料做细部调查。

    每每看到她,他的情绪就会莫名的放松,让在商场上打滚的他感到可以松一口气,对她的出现也就莫名的有了期待。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脱口而出要包养她,而她居然也会答应,现下,两人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这不叫意外,要叫什么?

    “咦,你回来了?我……我还没去煮饭!”季筱嫣慌慌张张的起身,看起来手足无措。

    “我们去外面吃。”

    “真的?我……我没煮饭没关系?”

    “我让你住进来并不是要找一个煮饭婆,我只是想要这个房子里多点人气。”

    “你可以找很多朋友来陪你!”季筱嫣良心建议道。

    “那些人都不是你。”他发自内心的说道。

    这句话好暧昧!季筱嫣双颊炽烈,心脏狂跳……

    “我……我的肚子好饿,现在就可以出门了吗?”她抚着平坦的小肮,故意转移话题。

    管穆谦只是用一双眼眸看着她,眼底盛满了明亮兴味、炫惑人心的笑意。

    季筱嫣的脸蛋立即涨红一片。

    他的眼神彷佛在说他知道她在顾左右而言他,说的是谎话似地!

    “再等我一下就可以出门了。”

    他提着公文包往卧房走去,季筱嫣并没有跟上去。

    她在客厅里等待,管穆谦只花一分钟的时间就走出来,“走吧,我的肚子也饿了。”

    “嗯。”她欣悦的扬开笑靥。

    被包养的生活,并没有她想象中来得恐怖。

    管穆谦什么事都不会勉强她做,她唯一的任务就是他在家时,她要待在他可以随传随到的地方就行了。

    居家环境问题,有钟点佣人会做!三餐果腹问题,有专职的厨师会准备,除非管穆谦指一丁说不用了,厨师才不会过来。

    第一天跟第二天,管穆谦都会带季筱嫣去吃外食,因此她傻傻的并不知道,直到第三天一早,她是闻到欧式厨房传来的香气而醒过来,亲自问了厨师才知道。

    管穆谦慢条斯理的吃着厨师准备的西式早点,看她听完后愁眉苦脸,感到纳闷,不过,沉得住气的他并没有先开口。

    季筱嫣走到餐桌前,看着他,“我好像一点用处也没有,好像可有可无……好像只会领干薪的米虫!”

    他笑得莫测高深,“你有你的用处,最大的用处就是床上!”

    她立即防备得像刺蜻,“不许打我的主意,我还不同意。”

    “你同意了,就行了?”他试探道。

    “还要把钱准备好。”她讨价还价。“一次一百万,没得议价余地。”

    “没问题!”他弯起一抹微笑。“嘎?你好大方!”

    “因为你让我就是想要对你好。”他真心的说、眼神一片赤诚无伪。

    “你不怕我是骗子?骗光你的钱然后一走了之?”

    “你是吗?”他深邃的眼神令她全身战栗。

    凝视着她粉颊上似火的红潮,他肯定的说道:“我相信,你不会。”

    “我可是个拜金女!”她自贬身价,因为他释出的善意与柔情让她快要盛载不住。

    “拜金女……”他点点头,“你是满称职的,只是让我好奇的一点,之前给你的那些钱都被你败到哪里去了?”

    “都被我败完了!我的存折里没有定期,活期只剩三位数字。”

    “或许,你可以让我知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我愿意帮你。”

    “我哪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只是会乱花钱,又无法节制罢了!倒是你,为什么愿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帮我?”

    “因为你像一团神秘的面纱,总是无声无息的暗示着我你的无助与烦忧,让我想要帮你。”

    “我哪有什么无助?哪有什么烦忧?”她避重就轻,“你想太多了。”

    他犀利的盯视着她,“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我喜欢看你快乐含笑的样子。”

    季筱嫣又羞又喜,又感到不自在与自卑,转身急急回房。

    为什么他说话的表情是这么的真?

    他对她的不坦白一直这么包容,对她的要求从来没有拒绝,让她的心忍不住沦陷,连挣扎的思考都不曾想过。

    可是,贫富差距是她跨越不了的鸿沟,她不能确定,这种不正常的包养生活能够持续多久,而她,能付出的有限,会从他身上拿取的金钱却是连她都无法知道的数目,她这样子做,会不会对他太不公平?而他,为何能够一再的支付?好像要把她宠坏一样!

    被他包养,她什么也不必做,这是多么简单的工作,却让她愈做愈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她觉得自己亏欠他好多、好多……多得数不清!

    在他眼底,她真的觉得自己是败金败得过分的拜金女!

    欠他的人情与金钱她还得起吗?还得完吗?

    若是赔上她的心……他会愿意接收吗?

    若不是在这样求助无门的情况之下,她真心希望,她能做最原先的自己!

    她一点也不想要当个不由自主的拜金女……

    车子载着他跟她驶往她不知道终点的地方。

    今天是假日,一早他突然问她一句话,“你喜欢花吗?”

    “嗯。”吃早餐时,她在餐桌前因为满嘴食物,轻应一声。

    半小时之后,他们就困陷在车阵中了。

    季筱嫣一双美眸疑惑的啾视着他,发现他已经闭眸休憩了。

    他的眼下好像有较深的黑眼圈,他的睡眠不够充足吧?她凑近一瞧,为的是想确定自己没有看花了眼。

    管穆谦猛然睁开眼,跟她四目相视,她一怔,也忘了有所反应,两人都看进对方澄澈的眼底。

    他伸出手,抬高她光滑的下巴,轻轻摩拿着她细嫩的肌理。

    她浑身轻轻战栗,一颗心脏没有规律的坪坪乱跳,她的水眸里有着慌乱、有着羞赧,却不敢轻易的推开他。

    凝着她似是盈盈含情的秋眸,管穆谦的心里一阵热流澎湃又汹涌。

    她发窘的俏颜在他看来,别有一番引人动心的韵味!

    他的脸庞凑近、再凑近、再凑近……

    她整个人忘了挣扎,只觉得浑身一阵酥软,他的唇已经准确无误的压上她的小嘴,他有力的手臂也将她的纤腰拥住,让两个人之间,贴近,零距离。

    她沉醉了……

    他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气味,不是香水,不是烟草,她无法形容,却只能在他身上嗅到,那股让她安心的好味道,专属于他的体味!

    两人的心跳、脉动对方都能深切的感受到,他的唇就像火焰一般,焚烧着她的身子,焚烧着她的性灵……

    她觉得整个人晕陶陶的,只剩下一股热气由她的腹部下方蔓延开来。

    是管穆谦先踩了煞车,放开让他意犹未尽、诱他犯罪的季筱嫣。

    季筱嫣的脑子昏沉沉的,红唇微肿,上头的晶莹光泽无比诱人,让他真想再来一次。

    她迷蒙的眼眸眨呀眨地,似乎还以为自己漫步在云端,那种轻飘飘的感觉还在她的体内回荡。

    他痴痴地娣视着她,将她的每一种表情都纳入眼底,心底有着感动。

    她纯洁得让他有一种错觉,似乎连吻她都会觉得罪恶!

    虽说名义上她是他包养的女人,但他想要尊重她的意愿,刚才是情不自禁的举动,他不确定她是否真的心甘情愿。

    “刚才那个吻……”他斟酌着用词,微一停顿,就被她给插了话。

    “那就是吻吗?好美……好甜!”她脱口而出,眼神梦幻而痴迷。

    他一诧,“你喜欢?”

    季筱嫣看着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捂住嘴巴,酣红的娇腮无比娇艳。

    他心情大好,扬起唇角笑意盈眸。“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季筱嫣抡起粉拳轻捶了他一下,“别故意占我便宜!”她瞪了他一眼。

    “不是你占我便宜吗?我明明抓到你在偷看我。”

    “我……那是……那是……”她窘得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下去。

    管穆谦轻笑着,“没关系,我可以让你看,你可以再近一点,更近一点,就算要贴上我的脸我都不会介意。”

    季筱嫣圆睁着眼,鼓起腮帮子,故意说着反话:“我、介、意!”

    他勾唇一笑。

    她喜欢他的吻,没有丝毫厌恶,从她那清澈的眼底他就能够看得仔仔细细。

    两人的亲密关系,终于向前踏进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要叫我拜金女最新章节 | 不要叫我拜金女全文阅读 | 不要叫我拜金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