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要叫我拜金女 > 第一章

不要叫我拜金女 第一章

作者 : 庭妍
    【第一章】

    “我……我……”

    高新集团的副总裁办公室里,从十分钟前就断断续续传来微弱的单音。

    “我……”

    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女音是从一个女子嘴里吐出来的。

    而在她对面,坐着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男子,他从一开始好整以暇的等待到现在的振笔疾书,飞快让办公桌上该批阅的公文从一大迭渐渐减少。

    “我……呃我……”

    终于多了一个不同的音!避穆谦微一挑眉,但目光还是停留在公文上,快速的浏览,以速读的能力完成手边的工作。

    季筱嫣满脸通红,虽然来之前就不停的为自己加油打气,但是,要消除紧张并没有她想象中来得容易。

    在出门前,她明明就不紧张了,偏偏一看到他,她的紧张又加倍的出现了,让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管穆谦终于把手边的工作做完了,他转动一下已经酸疼的脖子,伸了伸懒腰,然后神情从容的看着她。

    “想好要说什么了吗?”

    季筱嫣抬起眼眸与他接触个正着,他目光炯炯的直视着她,害她的心脏差点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看来是还没!”他眼神戏谑,语气微微透着嘲弄。

    “你——”

    “又换一个音了!”管穆谦微扯唇角,“你平常不是非常大胆,有话直说吗?今天是怎么了?舌头忘了带出来?还是被猫咬掉了舌头了?你已经来我这里足足站了五十分钟,你一点也不累吗?”

    “我当然累!我是有急事要来找你打个商量的!”季筱嫣快人快语。

    “咦?你的舌头回来了!”他促狭一笑。

    她不理会他的嘲谵,“我从头到尾都有说话。”

    “就像一部坏掉的电话录音机,一直重复着单音。”他迅速接话。

    “你……”

    “别又来了!我的时间宝贵,再过十分钟,我有一个冗长的高级干部会议要开,我想你不会想要等我,因为就经验来说,至少要三个半钟头以上,这个会议才会结束!”

    她瞠目结舌。要她等那么久,她才不要!

    “我……我要说了!”

    “说吧……我洗耳恭听!”

    “我……我……我……”

    她好紧张哦!

    看着他澄澈的眼,彷佛能看进他的心,让她的心口坪坪地跳,全身紧张到快要无力,连脑子也快要打结了。

    结果,还不是又来了!避穆谦真想对她翻白眼。此时,桌边的办公电话内线响起,他按下扩音键。

    “副总裁,再过五分钟就要开会了!”是尽职的秘书来电。

    “我知道。”他冷硬而正经的回应。“我会准时到!”

    切断通话后,管穆谦再看一眼季筱嫣。

    “你再不说的话,我就不奉陪了。”

    管穆谦将几份会议需要的重要文件拿在手上,从座位上站起来,正准备向门口走去,季筱嫣的声音大大的响起。

    “我……我——我要跟你上床!”她闭上眼,索性把答案公布。

    管穆谦愣了愣,有一瞬间无法消化这几个字。

    秘书正好把门打开,要进来再度提醒开会事宜,好巧不巧听到季筱嫣的惊人之语。

    季筱嫣睁开眼要看管穆谦,正好与进来的秘书面对面,她马上满脸红晕!她的声音不会好死不死的传了出去吧?

    秘书看她的眼神十分奇怪,让她感到羞赧困窘。她旋即夺门而出。

    一路上,她都敏感地感觉到……有好多双眼睛在打量着她!

    妈妈咪呀!她的大嗓门不会让整个楼层的人都听到她刚才说的话了吧?

    她以后没脸见人了……

    不!她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

    季筱嫣说有要事找他,但想不到居然是这等要事!

    要不是开会的事不容拖延,他肯定先把季筱嫣抓回来好好的拷问一番!为什么她会想要跟他上床?

    她这次又想买什么,又需要多少钱?

    之前,她才提及要跟她上床,必须付一晚一百万的价码,现在她为什么突然开口?她需要这一笔钱是吗?

    管穆谦想不透。他包养季筱嫣,每月付给她十万元,还给她一张没有额度上限的信用卡任由她使用,她到目前为止竟然都没有动用过那张卡片,也不像花钱如流水的样子,反倒生活很节俭。

    那就怪了!

    她为什么又突然急需金钱了?

    她会想跟他上床,一定是需要一笔大钱才愿意这么做!

    因为,她虽然看起来豪放,说话也口无遮拦,但当她让他包养后,他真实的发现到,她其实是守身如玉的!

    也因此,包养不过才一个多月,他还没有真正的跟她上床过!

    第一,是他尊重她。第二,第三,是他不愿意勉强她。第四,第五,是他想帮助她,看她究竟为什么会这么的见钱眼开?第六,她要钱真的是因为拜金、因为虚荣吗?

    他觉得她像一个谜团,很神秘,很特别。

    虽然她给他的第一印象像拜金女,但随着他们之问的接触机会愈多,他就愈感到矛盾。

    拜金女不是应该对名牌十分敏感吗?她却是个一问三不知的异类!

    看来,晚上他还是得从她的口里得知真相才行!

    她这个谜样的女子,真的让他快要招架不住了。

    或者该说,他已经迷恋上她的语不惊人誓不休了,她的单纯与她的可爱,总会让他会心一笑。

    怎么办?怎么办?

    她的脸好烫……

    她的脸要烧起来了!

    季筱嫣突然出手掴自己一巴掌,然后又在一旁哀哀叫。

    “好痛吻!”“都是这张嘴害的啦,又不看场合,害我出模。”“一定都被他们听到了……我不敢再来找他了……”

    季筱嫣一个人自言自语,路人看到她都自动让开,因伪她的样子活像个疯子。

    “可是……普天之下只有他最好心,会帮助我了,不找他,我能够找谁?”她一脸懊恼颓败。

    季筱嫣想着两人的初识,还真是不打不相识呀……

    交流道下,车水马龙。

    许多男性驾驶员都会很有默契的自动减速,为什么呢?

    因为有好几摊卖槟榔的摊位,里头的西施一个比一个美,一个比一个辣,她们都坐在透明的玻璃屋里,打扮得花枝招展,低胸露肚,让男人看了销魂,忍不住停下来买个东西。

    就算是不吃槟榔,至少也买个饮料!

    而招牌上霓虹灯闪烁的“辣妹槟榔”这两天新来了一位相貌清纯、身材火辣的西施,她最大的让步是穿着小可爱跟热裤,为此,老板还考虑要不要用她,在她的千拜托万拜托下,勉强让她试做三天,想不到她一来,摊子的生意犹如潮水般源源不绝。

    她不是别人,就是季筱嫣。

    她或许穿得比其它卖肉的槟榔西施多,但她年轻貌美,身材比例又好,肌肤更是紧实迷人、吹弹可破,莫怪乎生意一把罩。

    当然,大家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她也会遇到比较色的顾客,她常常吓得花容失色,不过,她的脾性也很辣,会马上把对方的手给拍掉。

    “做什么?”

    “让我摸一下,我给你小费一百元!”

    “不要!”

    “怎么,嫌太少?那好,我给你一千。”

    “不要!”

    “你到底要不要让我摸?-别的摊位有提供这项服务,你不懂得随波逐流吗?”

    “我就是不要——”

    中那我不买了!”

    “不买拉倒!”

    顾客气呼呼的离去后,下一个客人又很快的上门来。

    “小姐,槟榔一百。”

    “好。等一下。”

    她忙不迭的把槟榔包好,交给这位看起来正直的男客户。

    只是,她捕捉到他的视线居然盯着她的胸前,马上就推翻自己对他的好印象。

    果然是天底下乌鸦一般黑!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季筱嫣因为有前面那个客人想要对她非礼的教训,对于眼前这男人,她的口气不佳,“今天涨价了,这一包要两百元。”

    “这么贵?”男人一愣。

    不过,他仍然从进口名牌皮夹里掏出一张千元大钞。

    季筱嫣凑近一瞧,看到他的皮夹里光是千元大钞就有一大迭。哇!他真富有!

    管穆谦不晓得她靠得这么近,钱一拿出来就往前递去,好巧不巧的,竟然直接触到她的胸口。

    “呀!色|狼!”

    季筱嫣气急败坏的拿过一千元,随即给他一阵乱打,然后退后两步。“你偷吃我豆腐,不找零了。”

    管穆谦感到灰头土脸。

    他并不是故意的……

    不过,那软嫩的触感虽然只有一瞬,却让他联想到了杏仁豆腐……

    看她一脸浓妆艳抹,却还是无法欺骗阅人无数的他。

    她的年纪应该很轻,不超过二十!

    她那一双眼眸十分清澈,现在,他还能轻易的感受到她眸子里的惊惶气愤。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绝对没有冒犯之意。”

    季筱嫣发现他深邃的眼眸十分好看,只是,她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不要再说了……再说的话你还要再付我精神赔偿费!”

    “若你需要,说个价吧!”管穆谦轻轻笑道。“当槟榔西施虽然有高利润,但毕竟龙蛇混杂,你在这里出卖色相不觉得可惜吗?”

    季筱嫣心房一悸。

    看他一脸可惜,更让她感到自惭形秽。

    不不不……不要被他影响!

    她是有苦衷的,而他……她想他皮包里那么多钱,他一定是个富家子!

    他只会说得道貌岸然,根本就不知民间疾苦!

    “我需要钱,说我拜金也好,说我虚荣也好,你如果嫌钱多就给我,我这里槟榔很多。”

    “对我而言,槟榔一包就够了,而且,我并不吃槟榔。”

    “那你为什么要买?”

    “买给我家司机吃的。”

    季筱嫣微愣。

    果然!真的是个富家子!

    他从皮包里掏出钱来,“这一万元,算是给你刚才那不小心碰到的精神赔偿金。”

    季筱嫣不知道该收还是不收,整个人犹豫不决。

    精神赔偿金只是胡乱说说而已!若收下这笔钱,她怕自己会良心不安。

    “你……你被我打了!我们之间算是扯平了。”

    管穆谦感到兴趣油然而生。

    斗你不是说你虚荣拜金吗?现在钱到你眼前、你真的要往外推?]

    “随你怎么想!你还要买槟榔就继续站着,不然,我还要做生意!”

    管穆谦第一次被女人赶,感到新鲜稀奇又不可思议。

    “你一定不知道我是谁。”

    “你不也一样?”她呛声。

    管穆谦挑挑眉,感到有趣极了。

    想不到这个女子这么特别!

    “需要我自我介绍吗?”

    “不用了。你走吧!”

    管穆谦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真的走了。

    季筱嫣看到他坐进一辆豪华座车里,而一位从便利商店走出来的中年男子则坐进驾驶座,她看到他把整包槟榔递给中年男子……

    “小姐……我已经喊了三声了!”老客人的大嗓门叫回了她的失神凝望。

    她再看一眼,发现车子已经离开了,而她,当然是得赶紧做生意去了!

    “老板,谢谢你。”

    “老刘,别客气了!我也只是想下车透个气,顺便看看你常说的这一带有美丽的槟榔西施。”

    “老板,有看到漂亮的吗?”

    “嗯。”

    “老板经常要南来北往,若你不想搭飞机或是坐高铁,老刘可以开车载你,只要经过这附近就可以再来看看。”

    “再说吧!”

    管穆谦整理自己的心绪,不想把刚才的插曲放在心上,他翻阅着手上的合约书,把心思放在公事上。

    老刘见自己的老板不再言语,他也专心的开车,不去叨扰。

    过没两天,同样的路线再走一趟。

    管穆谦这次并没有下车买槟榔,因为他发现,那个呛辣的槟榔西施已经不在了!她今天请假吗?不然怎么会换了一个新面孔?

    管穆谦发现自己竟然会想到她,可能是从没有人敢对他呛声吧!

    那个小丫头,让他感到新奇有趣!

    老刘奉了他的命令去“辣妹槟榔”摊问那一位穿得火辣,但身材普通的新来西施。

    一会儿,老刘带着一包槟榔跟一句话回来。

    “她昨天就没做了。”

    “为什么没做?”管穆谦诧异。

    “这……”老刘感到疑惑,想不到他家老板会对一个槟榔西施感到兴趣,呐呐的开口说道:“我没问。老板,要我再去问吗?”

    “不用了。”管穆谦摆摆手。

    管穆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内心竟然会有一股失落怅然。

    是因为再也见不到她了吗?

    照理说,以他的身分背景,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实在不需要对一个一面之缘的小女生感到在意。

    可是,他的心却在跟他自己的理念过意不去。

    管穆谦察觉到老刘试探的目光,沉着声威严的说道“开车!”

    “是。”

    老刘赶紧正襟危坐,做好份内的工作,不再说话。

    管穆谦不由自主地带着满怀的愁绪回家。

    季筱嫣辞去了槟榔西施的工作。

    其实,这也不是她愿意的,实在是一整天下来被性骚扰的次数多不胜数,让她害怕极了!

    薪水虽然高,但她不是出来卖肉的,更不愿意卖身。

    她的母亲曾经三令五申的告诫过她,要她一定要清清白白的做人,所以,她也不敢让自己的母亲知道她的工作性质。

    只是,要薪水高,真的要冒一点险!

    季筱嫣看到应征工作的广告单,上面写着日领高薪又不用下海,她的眼眸一亮!

    就是这种工作了!

    她所需要的就是一份可以日领的薪水,而且重点是,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处子之身。

    她的母亲思想很守旧,她可不想让她的母亲知道实情后气得吐血!

    季筱嫣一边囫围吞枣的吃着最近乘着物价上涨的风而悄涨了五元的吐司面包,然后喝一杯白开水,填饱肚子后,她决定为了赚钱大作战。

    只要能够赚很多白花花的钞票,她就要往前冲、冲、冲!

    说她虚荣也好,说她爱钱也行,反正,她是真的很需要很需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要叫我拜金女最新章节 | 不要叫我拜金女全文阅读 | 不要叫我拜金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