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专职逃妻 > 第十八章

专职逃妻 第十八章

作者 : 七季
    【第十章】

    吴亚洁跟着魏琛进了家门。明明是自己家,却要他来开门,这感觉也太怪了吧。“干嘛一直把我家的备用钥匙放身上啊?很变态耶。”吴亚洁对于魏琛流畅地把钥匙又放回自己口袋的行为很有些异议。

    “嗯?你要收回去吗?”魏琛很理所当然地说:“不行,我的钥匙你不也一直没还吗?”她只是酒后必失忆,但不代表她记性差。只是没想到,那么点小事他竟然也一直记得。那时他给她的备用钥匙她也一并带走了,和那个乌斯巨人一起。

    “还说自己不记仇……”吴亚洁小声地抱怨。

    “是啊,这么想来,潜意识里应该是很想找你报复的,所以即使调动了工作,和住的地方越来越远,也始终没有找新的住处。也不知道一直住在那里是要干什么,你又不可能有天用钥匙开门进去。”

    “魏琛,你这个陷阱有够卑鄙!”吴亚洁羞赧地狠拍他后背。这根本就是让她无言以对的陷阱,是想将她引诱进来,让她因为羞愧而当场死掉的恶毒计策。

    “主动提到钥匙的人不是你吗?”魏琛转身面向她,一笑,“不过你终于用卑鄙形容我了,真值得高兴,你终于不再把我当成送关怀的小天使了。”

    “你这人性格真的很差耶,还有完没完了?”非要把她逼哭才满意吗?她现在已经很无地自容了好吗,“我可是放弃了能够让我平步青云,职务跳三级,回家就当少奶奶的方余帆,选了你这个坏心眼的家伙耶,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疯了,你还要我怎样?”

    魏琛双手环胸,歪头看她,说:“如果那位上司对你只是跳板一般的对象,那么选我当然是合情合理的结果,你只是作了最正确的选择而已,不要想得太复杂。”

    吴亚洁吸了口气,“你这个人,原本就是这么不要脸的吗?”

    “不是不要脸,这叫恃宠而骄。”

    “你呀,真是……”有的时候,真的搞不透这人究竟在想什么。吴亚洁觉得好累,最近的一切都让她承受了超负荷的压力,从前连续工作一星期拼企划时也没有感觉这么累过。她不知道,原来想一个人是这么累人的一件事。

    她的身体主动靠向他,头抵在他的胸前,现在的她可一点和他斗嘴的欲望都没有,“我好想你。”他的胸膛硬硬的,但很舒服,“魏琛,我一直都很想你。”

    魏琛的手抚上她的肩头。

    他的手掌还是那么大,还着分莫名的踏实。她听到他叹了口气,还是用那种厚脸皮的语调说:“我虽然知道,但果然还是希望听你亲口说出来。”

    吴亚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是不是真的这么神,什么都知道啊?

    她仰头,印上他的唇。这么巧,他也在找寻着她的唇。炽热的吻,带着糖果的甜,是只属于他们的,特殊的吻。吴亚洁的双臂挂在他的脖子上,整个人压向他,用力地吸吮着他的唇、他的舌。为什么会想要放弃这个人呢,自己真的太不可理喻了。

    几分钟后,两个赤luo的人压叠在床上,这是自然而然的发展,但吴亚洁害羞地捂着脸,不敢相信大白天的他们班都不上,窝在家做这种事,“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她突然的别扭让魏琛很不适应。有没有搞错?刚才拼命撕他衣服的人可是她啊。他扳开她捂脸的那只手,正视她这张让他又爱又恨的脸,“是对什么抱有负罪感吗?”

    “各种各样啦。”一想到同事都在拼命工作,而她靠走后门请到假在家里跟男人谈情说爱,感觉就好到不行,但罪恶感也是会有,“总觉得,这样偷偷摸摸的感觉好刺激。”“我才没跟你偷偷摸摸,而且刺激的也还在后面。”他宣布,随之将她的双手压在了床上,很近地对她笑了下,“很快你就没有精力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这她倒是很信服的……

    很快,再一波的热吻袭来,转眼将吴亚洁吞噬。魏琛的大掌熟练地在她身上游移,在扫到她肋下时还很调皮地捏了一把,引得她怕痒地笑了出来。

    “嗯啊……”那笑还含在嘴里没有消失,随转为了一声性感的叹息。

    ……

    那一天等他们平静下来,发现外面的天都已经擦黑。

    真是太可怕了。吴亚洁趴在床上,心里反复在念刀的话就是太可怕了,难道说以后每次都会这样吗?她肯定会坏掉的,至少是少活十年,“下面、下面点啦。”她抱着枕头抱怨着。

    “这里吗?”魏琛坐在床沿,那两只让她看了都害羞不已的大手,这会正发挥其作用,在她的腰后力道适中地按摩着。

    吴亚洁惨叫了几声。为什么他就完全没事呢?只有她像刚从战场上九死一生的逃兵,真是太丢脸了。

    “我说,要不要一起去健身?”魏琛已经习惯了叼着棒棒糖讲话。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哎哟!”她又凄惨地倒回了枕头上。

    魏琛任劳任怨,可也总是有些小情绪地低声唠刀着,道:“一直说想要的不是你吗?那么羞耻的话都说了,最重要的却只字未提,还骂人。”

    “你敢不敢大点声让我听清楚?”吴亚洁有预感他一定是在说什么欠揍的事。

    “你就没有别的事跟我讲吗?除了想我、想要我之外。”

    吴亚洁在床上一滚,转过身来,他还以为她又要骂人了,只见她飞速拉过被子把自己蒙了个严严实实。

    “你走啦!”羞怒的话语从被子里传出。

    有什么可害羞的?魏琛挠挠头,再害羞的事她也做得很坦荡啊,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但就这样让她避重就轻地躲过了,总觉得太不划算了。

    按吴亚洁的预想,这后魏琛应该是背着他那个行李袋,厚脸皮地住回来。但时间过去很久,他没表现出这方面的意思,也没听他提到过相关的话题。

    想想也对,他一个人搬进来还可以,但如果搞成正式搬家,她家哪里放得下那么多东西,那他的房子如果不退掉,人又不住,又浪费又不方便,所以同居这种事根本不现实。也就是说,干脆她也退掉房子,选蚌大点的住处不就好了?

    等等。吴亚洁内心叫停自己,也同时把手机放到桌子上,她刚才竟然真的在看租屋信息了是不是?不敢相信,她还真的想换间大房子,然后问他要不要一起过来住吗?他们才刚正式交往没几天,就在这边考虑起同居的事,难道她其实是那种“上过一次床,就开始想孩子要起什么名”的麻烦女人吗?

    吴亚洁面色难看,被自己下意识的举动吓到。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正如魏琛以前说过的那样,如果不是住在一起,他们根本是连见面的时间都没有啊。

    确立关系到现在才见了几面?她都快以为自己有了男朋友这件事是幻觉了,相比他的淡定,几天连电话都没打过一通,她这边可是倍受煎熬,因此就产生些过分的妄想也可以谅解吧?不,根本是她自己在一头热,因为对方就完全没这方面的烦恼不是吗?

    越往那方面想,吴亚洁就越觉得双方的认知差太远。交往这件事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呢?她可不是为了跟他玩你浓我浓的情侣游戏,才跟他在一起的。所以她会焦虑,她不知道对魏琛而言,她意味着是什么程度的女友。

    从魏琛的态度上真的很难看出来,那个人虽然一脸大叔相,女朋友似乎也没少交过。也许他们对于交往的定义根本南辕北辙?真是的,一想到他,就怎么也无法冷静下来了……正这时,电话响起,竟然是魏琛打来的。吴亚洁有些慌张地接起,有种作贼心虚的感觉,希望对方不要察觉。

    她真的想多了,魏琛那边兴高采烈的,听上去教人莫名来气。他说今天能准时下班,所以约她一起吃饭。

    “你就不问问人家有没有时间吗?”吴亚洁另一个气的点就在这里。他的休息时间很不规律,所以她基本上只能配合他,像个妃子一样等着他宠幸,这种被动也让她很没安全感。

    “啊?”魏琛也是愣了下,“那你有时间吗?”

    “有啦!”吴亚洁吼了声,挂断了电话。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只是为了区区一个魏琛而已,想想真是不甘心。

    魏琛选的是间比较高档的餐厅,令人意外的是,他还特地穿了西装过来,在夜幕下看到西装革履的魏琛,这感觉有点新鲜。

    吴亚洁下意识地避开视线,不想被他发现自己一直盯着他,“干嘛弄这么正式?”她说。“你不是喜欢吗?上次我就这么觉得,果然你喜欢这型的啊。”

    上次?吴亚洁想起在饭店偶遇的那次,真的觉得脸很烫了。原来他都有注意到啊,该说这人心细,可又都细在这种她根本不想让他察觉的方面。

    被他带到餐厅里一个靠窗的座位,吴亚洁看他兴致勃勃地点餐,显然是提前做了功课的,这种自己被重视的感觉又让她的心情转好。这样不行啊,只是他的一个简单的行为,就能如此地影响她的心情。

    等东西上来,吴亚洁发现魏琛还要了酒,并且给她也倒了一杯。她的眉毛皱了皱,“你喝就好了啊,我不喝酒的。”

    “我知道你不喝,这不是难得的初次正式约会吗,总要搞点气氛,不然多无聊是吧?”

    魏琛应对之连贯,有种也提前串好词的可疑。但他说得又很好听,这种程度对他来说就已经算甜言蜜语了,气氛又确实很好。吴亚洁犹豫了下,“一杯的话……”

    “一杯就好,等等啊。”魏琛放回酒杯,又在吴亚洁诡异的视线中拿出了手机,调到了录影模式,立在桌上放好,镜头对着她。然后他多么友善地一笑,说:“可以了。”

    “可以什么了,这是什么意思?”她的话已经开始变得干涩。

    “就是纪念嘛,刚不是说了,初次约会的纪念。”

    “那为什么光拍我?”

    “因为主要是拍给我看的。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我们先干杯吧。”魏琛拿起杯子,笑容满面。

    吴亚洁则阴着目光,盯着自己面前那杯酒。总觉得,事情不单纯啊,“你要是不说明白,我们就分手。”她毫不犹豫,也不会后悔地告诉他,“我可不是你设计要审的犯人,这种感觉太差了。”

    “设计才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放出来呢,都是要偷拍的。我不会偷拍你,可是我想录下你喝醉后的样子。就这一次,别想得那么严重吧。”魏琛倒也没瞒她的意思,看这样子是想用色相教她心软。

    可她不会的,虽然他的笑容真的很让人心动,一不小心就会误会自己真的被他宠爱着了。但这些都是圈套、是陷阱,对方都明说了,她可能乖乖听话吗?

    “我酒醉后会失忆耶,你要拍那些干什么,日后嘲笑我吗?也太幼稚了吧。”吴亚洁把酒杯一推,“不喝!”

    “可谁教你平时都不说呢?我们现在可是情侣,可每次见你都被骂,我也想留点保障给自己信心。”

    “说什么?”什么保障?她酒后的影片吗?

    “说你喜欢我啊。”魏琛自己都是一个不好意思的停顿,“你好像只有在喝醉以后才会狂说喜欢我,但从那之后怎么教你喝酒都没用,那句话已经要变成昔日的幻觉了。就让我拍一次怎么样?对你又没损失。那可将成为支撑着我,在见不到你的日子里坚持下去的宝贵记忆啊。”

    没损失才有鬼呢,她哪知道自己还会说些什么。吴亚洁的舌头打结,盯着那手机镜头,含在嘴里的话在他焦急的目光中迟迟没有出口。

    “你的脸色也太难看了,不是真的要分手吧?”魏琛有点紧张。知道她八成会生气,但仗着她对自己的爱,他打算死皮赖脸地拼一下,却没想到比他预计得要严重的样子。

    “不如同居吧。”

    吴亚洁的嘴终于是动了动,但说的话让魏琛完全找不到方向,这个内容对他来说已经超出范围了,所以现在愣掉的人换成他。

    反倒是吴亚洁异常冷静,很认真地看他,“我租的房子也快到期了,合适的房子也已经有了大概方向。见本人总比见影片好吧?那些话……到时候也会说给你听的,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是说要和我住一起吗?”

    “反正交换备用钥匙的游戏也该玩腻了吧,但如果你觉得有什么顾虑,那算我没说。”

    魏琛看了眼她面前的杯子,真的一口未动。这菜还没吃上一口,直接就进入这样的高潮剧情,也太刺激了。

    见他傻在那里,吴亚洁硬撑的面具出现破裂,脸有越来越红的趋势。她也不想总是跟他生气,那还不是因为太想他了,见到他才总是忍不住抱怨。她也不想自己变成这样麻烦的女人啊,她也不想被他讨厌啊。

    “那不如干脆结婚好了。”魏琛在回过神来后,立即抛弃了那副傻样。眼角温和地下弯,嘴角微提,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这个人啊,就是给点甜头就得意起来了,“你不要太过分,我可是说真的!”吴亚洁有种被玩耍的挫败感。

    “我也是说真的啊……算了。”魏琛咽下了本来要说的话,“那就当是试婚好了。要不要养什么宠物呢?其实我还满喜欢宠物的,但是猫不行,猫完全不理我啊……”

    “你会不会入戏太快了?”真的让人怀疑他的真诚。而且她肯定是要养猫的,不理他有什么关系,理她就好了啊。

    “我怕一个迟疑,你又改变主意了。你总是让我处在一种必须先下手为强的紧张感里,你自己没发觉吗?”

    “我不会啦,因为……”改变主意什么的。她没可能让他紧张啊,毕竟心都绑他身上了,没发觉的人是他吧?

    “因为什么?”魏琛眼中一亮。

    “因为我饿了,我要吃饭。”吴亚洁把酒杯又推得远了些,“这种东西不要再用了,低级!”

    就是啊,谈个恋爱而已,何必把自己搞得可怜巴巴的?想说什么就说啊,想要什么就要啊,不然又怎么会知道,对方也许跟自己有着一样的想法呢?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职逃妻最新章节 | 专职逃妻全文阅读 | 专职逃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