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怒老婆的下场 第二十二章

作者 : 米乐

纪书媛刚坐回病床上,看到陆易晖走进病房,后面还跟着一位金发美女,她不由得好奇的多看了几眼。

昨天晚上陆易晖带着一个长相清秀、皮肤白皙的东方美女来看她,一介绍才知道对方是陆易晖新婚快一年的妻子王莎莉,王莎莉也是医师,他们郎才女貌,十分登对。

“书媛,她是珍妮,我哥事务所的同事,也是我哥的女朋友。”陆易晖替纪书媛介绍。

纪书媛知道陆易凡有女友,但没想到对方长得这么漂亮性感,她微笑打招呼,“珍妮,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她的英文能力还不错,只是没有像孙闳宇那么流利。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珍妮客套地说着,“易凡呢?他不是说来医院看你?”

“我请陆大哥回公寓帮我拿我的一只电子宠物狗。”身为律师的直觉,纪书媛觉得珍妮对她似乎有着敌意,但这是她们第一次见面,敌意从何而来?她希望只是自己的错觉。

珍妮震惊的反问:“你说易凡去公寓帮你拿电子宠物狗?”

“对。”纪书媛点点头。

“纪小姐,我想跟你说一件事,今天易凡原本应该和洛城一位知名的政治人物见面,那位大人物很有可能是加州的新州长,可是他却临时取消了,这对他和事务所来说都是很大的损失,我觉得他不该把时间浪费在私事上。”珍妮说道。

纪书媛只是静静的坐躺在病床上,一句话也没有说,这让珍妮有点错愕,纪书媛本身也是个律师,她不可能听不懂自己的意思。

她不说话,珍妮只好问了,“纪小姐,你没有话要说吗?”

“我该说什么呢?”纪书媛感到莫名其妙。

这下不只是珍妮,连陆易晖都感到讶然,她该说什么这还用问吗?当然应该要马上说她很抱歉,让他哥为了她而耽误正事,而且她还叫他哥帮她跑腿,只为了去帮她拿电子宠物狗,这像话吗?她果然跟小时候一样还是个怪咖。

纪书媛淡然一笑。“陆大哥是个做事很有分寸、行事很有原则的人,我想他会拒绝跟那位政治人物见面,应该有他自己的考虑,这个我就不便过问了,但我相信陆大哥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下换珍妮沉默不语了。

陆易晖则想起妻子以前在知道他哥哥和珍妮交往后说过的话,对大哥来说,珍妮或许是个很好的工作伙伴,却不适合当恋人,因为她觉得珍妮一点也不了解大哥。

此时陆易凡带着丸子走进病房,他很讶异见到珍妮在这儿。

“哥,珍妮是来看书媛的。”陆易晖赶紧轻描淡写的带过。

“是吗?”陆易凡很显然不信,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他走向病床,把宠物狗交给纪书媛。“丸子来了。”

纪书媛见到丸子很高兴,紧紧抱住了丸子。“陆大哥,谢谢你。”

“不需要跟我这么客气。”陆易凡笑了笑,然后他看向珍妮。“珍妮,谢谢你来看书媛,不过书媛等一下要开刀,让她好好休息,我送你出去。”

珍妮很想说,比起纪书媛,他对她这个女友是不是太过客气了?居然还替纪书媛向她道谢?但纪书媛要动手术是真的,她也知道这种时候确实不宜打扰病人的心情,于是没有当场发作,走出了病房。

陆易凡也跟着走了出去。

陆易晖则有点担心他们,对纪书媛说了要她不用紧张后,也离开了。

三个人走到走廊的转角处,珍妮马上开口,“我还有工作,我先回事务所了。”走了两步,她转过身又道:“易凡,我还是很希望你可以答应当怀特先生的法律顾问。”

陆易凡看着珍妮离去的身影,微皱了下眉头。

陆易晖不解的问道:“哥,你为什么要拒绝当怀特先生的法律顾问呢?”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陆易凡微变了脸色。“是珍妮刚刚跟你说的?书媛也知道了?”

他哥是何等聪明,应该也猜到了,陆易晖也不隐瞒,顺道把纪书媛刚刚说的话也告诉了哥哥。

陆易凡听完后,释然一笑。

看在陆易晖的眼里,只觉得不可思议,明明哥哥刚刚还很不高兴,现在怎么笑得这么温柔。

“其实怀特先生之前就有意邀请我加入共和党,但我一向不参与政治,所以婉拒了,如果我答应他的聘请,成为他的法律顾问,他再邀请我加入共和党,我想我应该很难拒绝,我不喜欢政治,也不想我的律师事务所被贴上政治党派色彩,倒不如一开始就明确拒绝。”陆易凡只喜欢当律师,不想从政。

陆易晖终于明白了,正如纪书媛说的,他哥果然有自己的考虑,而且也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到底是纪书媛太懂人心,还是珍妮一点也不了解他哥哥呢?

“哥,珍妮不知道你的想法吗?”

“她当然知道,不过她一直想要改变我的想法,她认为多和一些政治人物打交道,对我和事务所都是有利的,但我并不想也不需要那么做。”陆易凡的目光炯炯有神,他赢的每一场辟司都是自己努力赢来的。

陆易晖认同他哥哥说的话,他哥哪需要去依靠或攀附任何人,他哥厉害得很,而且搞不好是怀特先生看上他哥的能力,才极力拉拢,而他哥够聪明,不想被政治人物给利用了,他愈想愈觉得是这样。

比起纪书媛,珍妮真的不了解他哥哥,但纪书媛了解他哥,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纪书媛已经结婚了,虽然她和她的丈夫已经离婚了,不过听说好像有什么隐情,总之,她丈夫已经追来洛杉矶了。

至于他哥哥,跟珍妮还能好好继续交往吗?

纪书媛抱着丸子,心里一阵高兴,似乎也安心了不少,只是想起刚刚发生的事,让她不禁有点担心。

她刚刚是不是把话说得太过直接了?这样是不是会给陆大哥带来困扰?

只是刚刚听到珍妮那样误解陆大哥,她就想替陆大哥解释一下,却忘了人家可是陆大哥的女友,她应该让他们自己去处理才对,待会儿陆大哥来了,她得向他道歉才行。

然后她摸着丸子的右脚,听着熟悉的男人声音。

“老婆,我爱你,人家不是说听闻其声音犹如本人在身边的吗?因此不管任何时候,你都不需要感到紧张或害怕,我永远都在你身边。”

纪书媛听着,感到很欣慰也很感动,她不知道孙闳宇是何时更改录音内容的,她猜应该是她来美国的前一天,那天晚上他还跑到客房来跟她一起睡,之后她来到美国,才发现录音内容不一样。

为什么他的话听起来像是知道她来美国是要做什么,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可能,若是他在她来美国之前就知道她生病了,不可能让她一个人来,是她想多了。

接着她又摸了丸子的左脚。

“老婆,我要亲亲,等你回到我身边后,我会把你欠下的亲亲次数给讨回来,还记得吧,我跟你说过,这辈子你是我最后亲吻的女人,除了你,我再也不会和其他的女人玩亲亲,你要快点回到我身边,免得欠下太多亲亲次数。”

纪书媛瞬间红了眼眶,又听了一次。

“真是个傻瓜!”

虽然只是录音,但她知道那个男人向来说到做到。

当年她答应了孙闳宇的追求后,每次两人见面他总是要抱抱要亲亲,拥抱倒还好,但是亲吻就让她有点招架不住,那家伙吻起人来总是要纠缠许久,而且次数还不少。

有次他又缠着她吻了好久,等他好不容易放开她,她忍不住抱怨道:“以后当你女朋友的人应该都挺辛苦的。”

虽然当年她被他追求她的态度给感动,最后答应跟他交往,但她心里却是认为他们之间的交往应该不会太久,毕竟两人的个性完全不同,他活泼她文静,她觉得很快他就会发现他们不适合。

怎料他向她做出了承诺,说她是他这辈子最后亲吻的女人,还说只要她习惯了他的拥抱和亲吻,她就会发现其实他们很合得来,那时她还在想,她怎么可能有办法习惯他那太过热情的拥抱和亲吻。

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她记得好像没有多久,她便习惯了他的拥抱,他的亲吻,习惯了他在她身边。

现在回想起来,她应该不算是习惯了孙闳宇对她做的事,而是喜欢他,和习惯没有关系,她是因为喜欢他,喜欢和他这般亲密。

之后纪书媛又再次不断听着那两段新录音,彷佛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似的,听着听着,她的心已经不再感到那么紧张和不安了。

她一定会撑过去,并好好努力活下去,然后,回到他身边。

隔天下午,加护病房外站着四个男人,除了也是主治医师之一的陆易晖和他哥哥陆易凡外,还有从纽约赶回来洛杉矶的孙闳宇和凯文。

“陆医师,书媛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孙闳宇担心的问着。

昨天他跟凯文后来去纽约总部见他大哥达伦?沃克,对方已经接到老总裁的电话,对凯文的态度表面上是赞许他变得这么能干,但其实皮笑肉不笑,也是,他哪有办法笑得开心,洛杉矶分部的执行长换人,他也会担心凯文会不会有下一步动作。

见过面后,达伦表示要请他们吃晚餐,他们想着反正回洛杉矶也没有机位了,便答应了,但孙闳宇知道,达伦私下仍不放弃劝老总裁取消人事命令,他猜山姆得知消息后应该也打过电话给老总裁,只是老总裁铁了心,不改命令。

因此他和凯文反攻的第一步算是顺利前进了,所以今天一早得知有机位,他们便马上回到洛杉矶,直奔医院。

“手术很成功,接下来我们会评估她的身体状况,大概是四周后开始进行化疗。”陆易晖对于手术很成功也很高兴。

“谢谢你。”孙闳宇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昨天晚上他已经打电话询问过陆易凡,知道书媛的手术很成功,但他依旧担心,直到今天见到人,确认她真的没事了,他才能放下心来。

“书媛住院的这段期间我已经为她聘请了专业护理人员来照顾她。”陆易凡说着,他们可以陪伴她,但照顾方面还是交由护理人员负责会比较妥当。

“易凡,谢谢你替书媛做了这么妥善的安排。”孙闳宇衷心道谢。

“你不需要谢我,这些是我为书媛而做的。”陆易凡说得很直接。

加护病房外的气氛顿时变得有点尴尬,陆易晖没想到他哥哥居然当着人家丈夫的面这么说话,虽然孙闳宇和纪书媛离婚了,但孙闳宇摆明了不会放弃纪书媛,他哥这样不太好吧……

至于凯文,他也认识陆易凡,每次他回台湾,宋博淳都会作东请客,总是会把他跟孙闳宇也叫上,人多热闹,陆易凡给他的印象,就是很稳重很绅士,没想到遇到关键时刻,说起话来如此犀利有劲,不愧是王牌律师。

而孙闳宇先是愣了下,然后笑了,大方地回道:“我知道了,就让书媛以后亲自向你道谢。”

他很感谢书媛身边有个对她这么好的邻家哥哥,在他无法待在她身边时,替他照顾书媛。

“嗯。”陆易凡淡然一笑。

“接下来这一个月,我和凯文有场硬仗要打,恐怕没有太多时间来医院看书媛,还请两位多照顾她。”孙闳宇对陆家兄弟说着。

虽然他曾跟凯文开玩笑的说没有成功,顶多就是再回台湾当执行长,但是既然都开打了,就非赢不可。

“没问题,这个你不用担心。”陆易晖应得很快。

他有点讶异纪书媛的丈夫居然和凯文?沃克是好友,他以前不认识凯文,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在美国,谁没听过华克集团,全球最大的证券投资理财公司。

陆易晖承认,他就是庸俗之人,不像他哥连政治大人物都不想结交,甚至也不曾提过他认识沃克家族的人,但他觉得结识沃克家族成员总是好的,将来他投资赚多一点钱,可以买好一点的房子给妻子住。

孙闳宇倒不知道陆易晖爽快答应的原因,但多一个人帮忙照顾纪书媛,尤其陆易晖还是她的主治医师之一,他更能放心。

他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有些苍白,但面容还算平静的纪书媛,心里喊着,老婆,你很棒,继续加油,有空我会再来看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惹怒老婆的下场最新章节 | 惹怒老婆的下场全文阅读 | 惹怒老婆的下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