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怒老婆的下场 第十一章

作者 : 米乐

【第四章】

“书媛。”

当纪书媛回到律师事务所,正要打开办公室的门时,宋博淳刚好从他自己的办公室走出来,叫住了她。

“学长,有什么事吗?”纪书媛问道。

此时从宋博淳身后无预警跳出来一个人,她先是一愣,在看清楚对方是谁后,她笑了,这是她心情沉重多日后,第一次真正有了笑容。

“陆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台湾的?”

陆易凡是她小时候对门邻居家的大哥哥,也就是家里养了小丸子的主人家,不过在她小四那年,他们全家移民去美国,小丸子也送给亲戚了,那时她虽然很想收养,但她对狗毛过敏,而且父亲也不喜欢家里养宠物。

之后过了几年,她父亲意外过世后,没多久他们也搬走了。

三年前宋博淳的父亲退休,学长成为国华律师事务所新任总经理,当时还举办了一场小型庆祝酒会,陆大哥也从美国回来参加酒会,在宋博淳替他们介绍时,他马上就认出她来,除了名字外,她和小时候的模样其实没有太多改变,那时她才知道原来陆大哥竟是宋博淳的表哥,是他舅舅的大儿子。

以前刚进入国华律师事务所工作时,她知道事务所和美国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有密切合作关系,甚至因此得以与多国联系结合成一个完整的国际法律服务网,没想到原来那家律师事务所是陆家经营的,陆大哥也是个律师。

陆易凡走向纪书媛,他的笑容斯文温暖。“前天晚上到的,今天早上过来看看你们,书媛,许久不见,最近过得好吗?”

她最近好吗?其实很不好,不过她生病的事,目前只有好友梁君宁知道,她也不打算让其他人知晓,所以她笑着回道:“我很好。”

陆易凡没有漏看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苦涩及失落,他感到很疑惑,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虽然她隐藏得很好,可是只要仔细一看,就会知道有异样。

就拿眼睛来说,在他的记忆里,她从小瞳仁就特别的黑,看起来特别有神,就像黑宝石般潆亮,多年后再见到她,他最先认出来的就是她的那双眼睛,感觉很熟悉,因此请表弟为他介绍,没想到当真是她。

可她此刻的眼神显得黯淡无光,而且眼睛有点红红的,似乎刚刚哭过,这不免让他感到有点担心,她到底出了什么事9?但又不好直接问出口。

纪书媛一家人是在他们家移民美国的前两年才成为他们的新邻居,她父亲一看就是那种财大气粗的暴发户,还很爱喝酒,好几次喝醉酒按到他们家的门铃,而她的母亲则爱炫富,连下楼到附近超市买个东西都要背着名牌包包,彷佛怕人家不知道她有个昂贵的皮包,她弟弟一看就是个被宠坏的小男孩,小小年纪就有大少爷脾性。

比起高调的家人,纪书媛可说是他们家的奇葩,明明年纪还很小,但个性谨慎,有天上午他从外面买饮料回来,正好他们一家人要外出,他听到纪书媛跟她母亲说不要背名牌皮包出门,因为气象局说会有午后雷阵雨,若皮包淋湿了,她一定会很心疼,但她母亲要她别乱说话,天气这么好,哪会下雨。

听到她们母女的对话,他觉得有点好笑,身为母亲的有点幼稚,身为女儿的又显得老成,且那天中午过后还真的下起大雨,那时他看着窗外的雨,不禁想着她们那对母女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而纪书媛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一点,就是她对狗狗或者狗毛过敏,她看起来很喜欢他们家的小丸子,但一靠近小丸子就一直打喷嚏,通常一般人应该就会跟小丸子离得远远,但她不是,就算打喷嚏也要看小丸子,年纪小却很执着,有次居然还抱了小丸子,结果身上长了红疹,听说被她母亲骂得很惨。

他们移民美国的几年后,有一次他回台湾,特地去以前住的地方想看看她,她小时候就长得很漂亮,长大后应该更美了,哪里晓得邻居说他们搬走了。

直到三年前在酒会上再次遇见她,他真的很惊喜,可是知道她已经结婚了,他内心顿时漫上一股失落又遗憾的感觉,以前他就特别爱看她,长大后才知道原来那就是喜欢,难怪他会惦记她那么多年,不过既然她已经结婚了,他只能祝她幸福。

那时酒会还没有结束,她老公孙闳宇就来接她回家了,宋博淳和孙闳宇很熟的样子,好像请对方帮他做投资理财,宋博淳还跟孙闳宇开玩笑说黏老婆黏得这么紧,会被人取笑是妻奴。

孙闳宇却不以为意的笑着,说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老婆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他说得霸道又充满爱意,看得出来他很爱纪书媛。

这几年他回来过台湾几次,每次都会到事务所来找纪书媛,那双黑宝石般的眼睛依旧那么的熠熠生辉,明亮而美丽,但这一次她真的很不对劲。

纪书媛突然想到陆易凡说过他的弟弟在美国当外科医师,如果她真的要跟孙闳宇分开,不如就离得远远的,她也可以在美国做治疗。

不过宋博淳也在场,这种问题她还是私下找时间再问陆易凡好了。

宋博淳的大手搭在表哥的肩上。“书媛,我跟你说,你别看我表哥一副斯文样,他前阵子在美国打赢了一场非常艰辛的官司,让他们事务所在美国的名声更响亮了。”

“学长,陆大哥一点也不弱好吗,我觉得他超强的。”华人律师要在美国扬名有那么容易吗?陆易凡肯定实力坚强。

“哇塞,能让我们家书媛夸奖成这样,表哥你大概是第一人了,她可是从来没有称赞过我。”宋博淳调侃道。纪书媛可不是那种随便吹捧人的个性,可见得她真的认为他表哥很厉害。

“学长,你也不错。”纪书媛说的是实话,别看学长平常总是一副很和蔼可亲的模样,打起官司来那就是个狠的。

“听起来就很敷衍。”宋博淳不是很满意。

不夸,有人吃醋抱怨;夸了,还是在抱怨,纪书媛没辙了,她决定不要再理会学长,而是看向陆易凡问道:“陆大哥,你这次回来台湾打算要待多久?”

“我这次回来除了参加老朋友的婚礼外,还要参加两场律师座谈会,大概会待两个星期。”这是他预定的行程。

“我看我们别在走廊聊天了,快中午了,干脆一起去吃午餐,顺便叫上梁君宁那个女人。”宋博淳说完,便去叫人了。

他都喊纪书媛学妹,可是对梁君宁却是连名带姓的叫,态度看似随意,却有着一股亲昵感。

比起纪书媛,宋博淳的确和梁君宁要来得更熟稔,那是因为两人在大学时期曾短暂交往过几个月,梁君宁要求男友要绝对的忠诚,但宋博淳的个性幽默风趣,有时和女同学相处不懂得避嫌,和谁都能很欢乐的聊天,是博爱型的男人,最后梁君宁受不了,提出分手。

分手后的两人倒是不再吵架了,相处起来也比当情侣还要更融洽,最后还当起好友,又各自有男女朋友,互称对方是自己的好闺蜜跟好兄弟。

毕业后纪书媛决定到国华律师事务所工作就是梁君宁建议的,她的说法很简单,既然宋博淳要她们去他家的律师事务所工作,那就去啊,而且有宋博淳这个小老板当靠山,也不用担心被欺负。

既然梁君宁都不在意,态度还这么坦荡荡,纪书媛也没什么好不答应的。

陆易凡难得回来台湾,当然不能随便吃吃,于是宋博淳选了一间知名的法式餐厅。

他和表哥及梁君宁都直接点今日主厨推荐午餐,但纪书媛觉得自己早餐吃太饱,就点了一份色拉一个汤,以及一块奶酪蛋糕和一杯果汁。

以前她都没有特别去注意自己胃口变得不太好,食量也变小了,现在知道原因,她不想增加胃部负担,也不想浪费食物,便选择单点。

看到她点的东西,宋博淳忍不住问道:“书媛,你该不会是在减肥吧?你都这么痩了。”

“书媛都说了她早餐吃很饱,你就别罗唆了。”梁君宁替纪书媛缓颊。

宋博淳忍不住吐槽梁君宁,“我觉得该减肥的人不是书媛而是你,看看你,手臂都快比我的粗了。”

梁君宁没好气地道:“就算吃成胖子也是我的事,就不劳宋总您费心了。”

“我也是为了你好,怕你吃得太胖会嫁不出去,我还真没有见过有哪个豪门少奶奶是个胖女人,小心你的男人不娶你了。”宋博淳知道梁君宁的男友是谁,家世挺不错的,也晓得他们考虑要结婚。

梁君宁突然沉下脸来,不再说话。

宋博淳先是觉得奇怪,随即惊愕的想着该不会真的被他说中了,正想要解释一下安抚她,但此时服务生刚好送餐点来了,他只好先把话打住。

至于陆易凡没去细听宋博淳跟梁君宁斗嘴,他们两人只要聚在一起一向都是这样,他比较在意的是纪书媛。

刚刚在事务所,他就觉得她看起来不像以前那般神采奕奕,现在他更发现她的气色不太好,再加上她只点了少许的餐点,他莫名有种直觉,她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虽然他现在有女朋友了,两人也交往一年了,他不讨厌对方,不然也不会交往,不过纪书媛对他来说是特别的存在,就算知道她已经结婚了,但短时间内还是很难将她的身影从他心中完全抹去,他还是会忍不住想要关心她。

就在服务生上菜后不久,餐厅里进来三个客人,梁君宁坐的位子刚好可以看到餐厅门口,她的表情倏地一僵。

纪书媛则是察觉到好友的异常,跟着看过去,她认识其中两人,是王宗翰和他的母亲王夫人,王夫人曾到事务所找过梁君宁,她也见过,可是在王夫人旁边那个年轻亮丽的女人她就没看过了,对方约莫二十五、六岁,穿着打扮时尚优雅,那个女人该不会就是王夫人中意的媳妇人选吧?

同桌的两个女人都看向走进来的三个客人,宋博淳跟陆易凡很自然的也跟着望过去,陆易凡当然一个也不认识,倒是其他三人好像都认识刚进来的客人,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他们是谁?”

“那个男人是君宁交往多年的男友,老太婆算是未来的婆婆,至于旁边那个女人则是华兴金控的独生女程晓涵。”宋博淳回道。

梁君宁和纪书媛讶异不已,没想到宋博淳居然认识那个女人,听到对方的身分后,她们都可以确定对方就是王夫人中意的媳妇人选了。

宋博淳的父亲在律师界打滚了超过三十年,结交不少商业界的大老板,宋博淳当了律师后,常跟父亲一起参加宴会,自然也认识不少豪门的少爷小姐,在朋友的生日派对上,他见过程晓涵,只是不太熟。

宋博淳看着梁君宁,神色有些严谨地道:“君宁,你不是已经跟王宗翰论及婚嫁了,怎么又会冒出个程晓涵来?还有,不久前我爸说王家和程家要结成亲家,我当时还跟我爸说不可能,但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梁君宁不知道该怎么说,王宗翰之前要她好好想想再跟他联络,她一直没有打电话给他,他也没有打给她,现在想来他们已经有好一阵子完全没有联系,虽然没有谈及分手的事,但也许在他看来,他们算是分手了吧。

难怪在他父母亲提出那样的要求后他会要她配合,那个时候他可能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了,也许是担心若是由他提出分手,她会把事情闹大,便用辞去律师工作当作条件,想让她知难而退。

或许王宗翰一开始是真的想要跟她结婚,但程晓涵年轻漂亮,在王夫人有心安排下,他们相处次数多了,难保男人不会动心,刚刚他们一进门,她看到王宗翰神情温柔的看着程晓涵,那是一种爱恋的眼神。

没想到自己也挺傻的,竟然没有看出王宗翰早就变心了,这阵子居然还在烦恼两人的事,真的有点可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惹怒老婆的下场最新章节 | 惹怒老婆的下场全文阅读 | 惹怒老婆的下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