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怒老婆的下场 第九章

作者 : 米乐

“芷宜,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我哥跟我大嫂是天生一对,就算我大嫂没有出现,我哥也不可能会跟你在一起,对他来说,你跟我一样都是他的妹妹,有谁会跟自己的妹妹交往。”

“我又不是孙大哥的亲妹妹。”沈芷宜嘴硬回道。

“若是我哥听到你这么说,他应该会觉得很难过。”

她和沈芷宜从大学时期就是好朋友,大四那年,她在学校差点摔下楼梯,沈芷宜及时拉住了她,没想到却变成沈芷宜自己摔下楼,她身上有多处擦伤,还有脑震荡,住院了好几天,她感到很自责。

那时哥哥知道她自责,又听她说沈芷宜的父亲跟继母说南部果园要收成,没时间来看她,所以哥哥说了,要她以后就把沈正宜当成家人,哥哥也特地去医院探视过沈芷宜几次。

哥哥是真的把沈芷宜当成妹妹,大学毕业后,她跟沈芷宜,还有另一个在两年前回老家嫁人的女同学到台北工作时,哥哥帮了不少忙,后来沈芷宜被公司的男职员性骚扰,就算她离职了,对方还常来找沈芷宜,也是哥哥出面帮忙解决的,后来哥哥让沈芷宜去当他的助理,她知道哥哥是感念当年沈芷宜救了她,也是兄长对妹妹的疼爱。

她记得很多年以前她就跟沈芷宜说过哥哥是把她当妹妹,但那时沈芷宜说她愿意当家人,但是不想当她哥哥的妹妹,那时她才知道原来沈芷宜喜欢她哥哥,她劝过沈芷宜很多次,只是沈芷宜都听不进去。

“芷宜,大家好姊妹一场,我劝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知道你刚刚看我大嫂时的表情有多可怕吗?真想拿镜子给你。”像是因为一直得不到她哥哥的关系,沈芷宜看她大嫂的眼神夹带着怨恨。

“你说你把我当成一家人,但我觉得你只把纪书媛当成家人。”沈芷宜语气冷淡,今天在包厢里,她几乎就是个外人。

“芷宜……”

“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成家人,我那么喜欢孙大哥,你不是更应该要支持我吗?”

“我哥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你要我怎么支持你?再说了,我哥跟我大嫂感倩那么好,就算是几头牛来拉也不可能把他们夫妻分开的。”孙闳茹知道刚刚她的那番话又是对牛谈琴了。“我不知道还能跟你说什么,总之,你回去后好好想想,千万不要做出让自己以后会感到后悔的事。”

之后两人一路无语地回到包厢,发现大伙已经在外面等她们了。

“哥,等一下芷宜就搭我们的车回去,反正顺路,省得你又得特地绕一大圈送她回家。”孙闳茹主动说道。

她觉得除了工作之外,还是少让沈芷宜和哥哥接触的好,而且沈芷宜和她表妹一起住,就在自家附近,顺路送她回去这理由再自然不过。

“这样也好,芷宜,你就坐他们的车回去。”孙闳宇说完,拍拍妹夫的肩膀。“亚贤,虽然你没有喝酒,但我还是要叮咛你,小心开车,知道吗?”

蒋亚贤比他小两岁,他第一次以妹妹男友的身分跟他见面时,就说他上头没有哥哥,以后会把他当成亲大哥,真是个有趣的客家小子,他当下就认了他这个未来的妹夫。

“是的,大哥。”蒋亚贤笑着应道。

沈芷宜很不高兴,紧握皮包的手,指关节都泛白了,都没有人问过她就替她做决定了,既然是孙大哥载她来的,不是理所当然要送她回家吗?可是她能说什么?她暗自咬牙后,露出一抹笑容,走到张采芳身边,亲密地勾住张采芳的手,“能跟今晚最美丽高贵的寿星一起回去,我很高兴。”

“你这孩子就是嘴甜。”张采芳笑着,没有女人被赞美会不高兴。

之后孙闳茹牵着女儿,和母亲及沈芷宜在餐厅门口等丈夫开车过来。

蒋亚贤及孙闳宇夫妻三人则走向停车场,离开前,纪书媛向婆婆和小泵等人说再见,特别是小思晴,她弯身摸了摸她可爱的小脸蛋。

然后她看见一直亲密勾着婆婆的沈芷宜,对她露出像是胜利者的微笑,彷佛在跟她说,我跟孙妈妈的感情就是比你好。

纪书媛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当年丈夫让沈芷宜去当他的助理,便跟她说过关于沈芷宜的事,因为知晓丈夫只把对方当成妹妹,她也很信任丈夫,所以一直以来她对沈芷宜偶尔散发出来的敌意并不以为意,现在也一样。

总之,婆婆这顿寿宴,算是欢喜结束。

孙闳宇和纪书媛回到家后,他赶紧去洗了澡,洛杉矶那边终于有资料来了,他得尽快处理。

在书房忙了一段时间后,他回到房里,亲了下也洗香香的老婆。“老婆,抱歉,我又要开始忙了,可能得忙上好一段时间,你先睡,不用等我,等忙完了,我一定会叫饥文补偿我这阵子不能陪你的损失。”

“好。”纪书媛笑着点点头,丈夫说过想帮凯文重新回到美国华克集团,她能够理解的。

丈夫离开房间后,她低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跟心情一样沉重的神情,今天晚上她伪装得不错,应该没有被发现什么异样吧?不过也真够累人的,她决定早点上床休息。

她抱起椅子上的丸子,一起躺上床。

丸子就是孙闳宇送给她的电子宠物狗,当初要取名字时,她想起小时候邻居家养了一只叫小丸子的博美狗,雪白可爱,她很喜欢,只是她一靠近就不断打喷嚏,有次硬是抱了小丸子,她身上马上起红疹,去看医生后才知道她对狗毛严重过敏。

当她决定取名为丸子时,老公还开玩笑的问它是哪一种丸子,是贡丸、鱼丸还是花枝丸?甚至还觉得花枝丸这个名字感觉挺可爱的,她就不觉得有哪里可爱了,听起来根本就很搞笑,想象”下,如果她向其他人介绍宠物狗叫花枝丸时,那有多好笑。

纪书媛尽避感到疲累,却毫无睡意,脑海中不断想着自己生病的事。

现在的孙闳宇已经不是当年她初次见到那个绑着马尾,给人感觉花俏轻浮的酒吧店长,而是个非常出色的男人,他深受上司的重视和倚赖,才三十二岁就成为华克投顾的总经理,面子有了,车子、房子和银子也都有了,现在他只缺一个孩子,而不是一个生病的妻子。

再说,一旦凯文重新回美国工作,那么台湾这边的执行长若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孙闳宇了,那个男人在工作上的表现是那么样的出色优秀,彷佛天生就是个投资理财专家,谁也挡不了他所散发出来的光芒。

若是因为她生病,让男人就此收起光芒来,那么她宁愿不要让他知道她生病的事,要是她的治疗期拖得很长,甚至身体状况变得更不好呢?难道她要眼睁睁看着他陪着她伤心陪着她哭吗?

纪书媛一想到那样的情景,胸口又开始闷痛了。

她低头看着丸子,摸着丸子的右脚。

“老婆,我爱你。”

她又再摸了一次。

“老婆,我爱你。”

两天后的上午,张采芳气呼呼地来到律师事务所找媳妇,总机将张采芳带到纪书缓的办公室。

纪书媛见婆婆突然找来,很是讶异。“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一她要去泡茶,但婆婆说不用,婆婆看起来好像很生气,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听说你弟弟上个星期又跑去跟闳宇借三百万,说是借,到底有哪一次还钱了?我真的不懂,你弟弟到底凭什么动不动就去找闳宇要钱,你弟弟为什么不自己去赚钱,为什么每次都要去找闳宇要钱?”

昨晚沈芷宜用Line向她问候,她顺便问了儿子当了总经理之后是不是更忙了,两人聊了几句后,沈芷矗谨纪书洋去找学丽的事,议纪伯母和纪书洋来要钱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且从来没有还过,她本来想直接打电话给儿子问个清楚,但不用想也知道那小子肯定会说一堆话来带过,她只好按捺着怒气,今天直接找上了媳妇。

闻言,纪书媛很震惊,她本来就猜想母亲跟弟弟不会放弃,但她也不会妥协,还特别叮咛过丈夫震不能再给他们钱,他明明也答应她了,为什么要把钱给弟弟呢?想来应该是不希望她为难吧。

“妈,对不起。”纪书媛向婆婆道歉。

张采芳看到纪书媛一脸很惊讶的样子,想来她也不知情,应该不是她要她弟弟去跟儿子要钱的,尽避如此,张采芳还是很生气。

“不是你妈就是你弟弟跑去跟闳宇要钱,你自己说,到底他们跟闳宇拿了多少钱?”张采芳气到一整晚睡不着。

纪书媛面对婆婆的霸气质问,她感到胃部一阵阵的抽痛,她隐忍着。

有这样的母亲跟弟弟,她还能说什么?也难怪婆婆会这么生气,上次她自己也对母亲再次上门要钱感到生气。

张采芳见媳妇没有说话,想着她自己应该也觉得很丢脸,语气虽然放缓了一些,但还是挺严厉的,“书媛,不是我不通情理,三、五百万不是什么小钱,就算闳宇现在收入好一点,但也不该把他当成冤大头,闳宇又不欠你妈妈和弟弟什么。”

“妈,对不起,但请你相信我,这是最后一次,我不会再让我母亲跟弟弟这么做了。”纪书媛坚定的说道,这次她一定要好好解决这个问题。

“你说的是真的吗?确定这真的是最后一次?”张采芳尽避感到疑惑,但她多少也是知道纪书媛的个性,她不是那种会随便说话的人。

“对,你可以放心,这真的是最后一次。”纪书媛希望这个回答能让婆婆消气,但她不是只是随便敷衍,她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只是还在犹豫不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惹怒老婆的下场最新章节 | 惹怒老婆的下场全文阅读 | 惹怒老婆的下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