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单纯小姐 > 第四章

不单纯小姐 第四章

作者 : 简单艾
    【第二章】

    “大学时,我有男朋友,现在我们都单身,”女人清晰的声音里隐藏柔情,“我们试试好吗?”

    “你单身好几年了,为甚么现在想跟我试试?”男子低沉的嗓音里平静无波,彷佛现在被告白的人不是他。

    蹲在公园灌木丛旁捡东西的单纯一听,心里声声唉叹着。

    老天爷,可怜可怜她吧!

    她知道的秘密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增加一件吧。

    更何况还是她那位俊美却难亲近的邻居的秘密,她不要啊——

    左右观察了下,看起来好像只有狗爬式可以逃离现场;只是,双手双脚并用爬了两步之后,她被迫停了下来。

    靠!版白就告白,干嘛挡住她的出路……

    “以前,我不敢开口。”再强势的女人,面对爱情时也会变成一只羔羊。“为什么?”

    “怕连朋友都当不成。”

    “为什么现在敢开口了?”男人平稳的声调简直像在询问委托人案情一般。

    女人脸蛋透出了些微红晕。“不想让自己将来后悔。”

    一时间,两人都没再开口。

    “根据调查,情侣和平分手后,有八成五的民众认为彼此可以继续当朋友,但是情谊已不如以往。”男人沉默半晌后说出了这些话,“彼此心中有了芥蒂,有了尴尬,也许还有一些遗憾和不甘,更或许还有一些怨恨,相处起来当然就不如以往了。”他看着她,“这是你想要的?”

    “既然要在一起,就绝不分开。”女人立誓般地开口。

    像他这样的男人,她想了好久,只能光看着他却不能拥有他这点就让她感到心痛。

    “感情是世界上最难厘清、最无道理可循,也最容易让人失去理智的事。”男人半敛的眸因公园的路灯照射在脸上而拉出了睫毛阴影。“许多事情一旦牵扯到感情,我们便失去了主导权。”

    蹲累的单纯干脆席地而坐。

    虽然知道邻居是位冷漠的男人,但是没想到他面对认识多年同学的告白,仍是当作处理案件一样,条理清晰,句句在理。

    这样的男人未免太理智、太强大了。

    其实从他那一句“为什么现在敢开口”时,她就已经明白邻居的意思了。

    一遇爱情便失理。

    若真爱上了,还管甚么情谊、理智、伦理道德的,先爱了再说;可以这么思路清晰地说教,原因再清楚不过了。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脖子好酸。

    头一抬,单纯随即迅速低头,心跳也不受控地加快许多。

    看见不该看的了!

    她一直以为接吻这种事要男人主动,画面才美。

    男人用指轻轻抬起女人的下巴,将她仰起一个唯美的角度,再侧首缓慢俯近,在双唇贴合的瞬间,相互错开的五官让画面形成完美构图。

    没想到由女人发动的接吻,竟然也有另一种掠夺的美感。

    尤其是女人踮起脚尖、双手拉下男人颈项,几乎仰成一直线的脖子线条,上半身紧密贴合的动作……说实话,还满让人脸红的。

    “言瑾,别拒绝我,好吗?”

    逸出女人唇畔的嗓音融着浓情与挑逗,听得单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突然间,她把耳机戴上,将音乐的声音开大,让耳膜因音频而震动,不让自己听见木言瑾的回答。

    她不想听见他的回答。

    即使心中已有九成把握他会怎么回答,仍是害怕那一成的意外。

    为什么?

    她自问。

    还未及自答,却已经悲从中来。

    心一酸、胸一揪,她注视着地面的双眼已经滚出了泪来。

    为此,她也吓了一跳,从没想过自己竟有十秒掉泪的本事。

    胡乱地抹去泪水,她用手当扇,在自己脸上掮呀搨的。

    一旦动情便失去。

    她清楚自己的能耐,也明白一旦动情的自己会招致甚么样的后果。

    其实,她很羡慕刚刚告白的女人,那是她这辈子都不敢、也不能做的事;她很害怕听见木言瑾的接受,那是一件会让她嫉妒跟伤心的事。

    如果今天她没有来这座公园就好了,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就好了。

    郁闷地,她将下巴搁在膝盖上,纷乱的思绪让她失了神……

    那,是一双手工订制鞋,在路灯的照射下散着迷人光泽。

    单纯看着那双停在自己面前的鞋,一阵茫然。

    眨眨眼,再眨眨眼,那双鞋还在。

    眼睫稍抬,她看见了对方的裤脚、小腿、大腿、合身的西装外套下摆、领带、衬衫,再到那双有着漂亮眼瞳的眼。

    这人的脸,好熟悉。

    眼前一暗,对方朝她弯下了腰,塞在左耳的耳机被拿了出来,放到对方耳内。

    听没多久,对方又将耳机还她,只是没有塞回她耳朵,而是让它垂挂在她脖子上。

    “听见了多少?”

    被发现了?单纯微微一笑,没有闪躲的打算。“几乎全听见了……我本来想走开的。”

    “我看到了。”所以才会在送官允知回家后又绕回公园,只因离开时,她那缩成一团的背影竟让他觉得……于心不忍。

    “你女朋友很漂亮。”虽然她只看到了侧脸。那是与她完全不同类型的女人,成熟干练又美艳。

    “她不是。”想也没想,木言瑾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他自己也怔了下。

    是啊,官允知确实不是。

    在官允知的央求之下,他没有当场说出拒绝的话,岂知被单纯一说,他便否认了。

    这代表甚么?

    木言瑾唇线淡扬。这代表着他心里早已拒绝了彼此交往的可能。

    “怎么?”木言瑾微眯起眼,“男人就不会被吃豆腐?”

    “噗。”单纯忍不住,“同意。毕竟我是目击证人。”

    “为什么流泪?”他在她笑开时问了这句。

    她的笑容僵在脸上,目光闪躲。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甚么?”木言瑾挑了下眉。怎么突然念起诗词了?

    “因为音乐太感伤了。”她重新扬起了笑容,“我这个人哭点很低。”

    音乐太感伤?

    木言瑾回想着刚才听到的音乐,不就是优雅抒情的爵士乐吗?这样的音乐也可以感动到哭?

    “那你能看“萤火虫之墓”、“我和狗狗的十个约定”、“美丽人生”等等这些片子吗?”他知道她没说实话,却也不会再追问。

    “可以。不过要先准备好毛巾。”单纯附加但书:“还有,只能我自己一个人看。”

    他疑惑地扬眉。

    “大哭起来很丑。”

    看着她那因泪水洗涤过而显得特别清亮的眼,他忽然觉得和她相处似乎可以很轻松。

    “回家吧,一起走。”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靠近她,以前他可是连跟她搭同一部电梯都会离她远远的。

    “喔……喔。”怔愣过后,她连忙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尘土与草屑,拿起背包甩上肩,与他并肩而行。

    “单小姐有男朋友吗?”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问她这个问题,也许是他被告白一事被她撞见了,所以也要清楚她的状况以示公平。

    “没有。”她的表情有点遗憾、有点无奈,还有着更多的哀伤。“我不能爱上任何人。”

    木言瑾与秦宇商的事务所是一栋三楼半的透天外加一个小庭院。

    在这寸土寸金的繁华城市,能有这样独栋独院的办公室不是件容易的事。

    整个事务所经设计师巧手改造后变得宽敞明亮且具时尚感。绕着透天的庭院里三面种竹,不仅能绿化环境,还能阻挡夏日的烈阳并形成天然的屏障,一举数得。

    木言瑾的办公室里有一面书墙一面大窗,虽然性格冷漠却喜欢干净明亮、阳光充足的环境。

    为此,秦宇商还曾笑说:“喜欢阳光的万年冰块,怎么不见融化过?”

    窗外的绿竹是木言瑾最常看的风景,无关乎甚么“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这种风雅之举,他只是单纯觉得竹子便宜又长得快,整体看来笔直、干净、清爽,还有就是竹子的那种绿,让人觉得舒服。

    工作累了时,他会看看绿竹让眼睛接触绿色稍作休息,却不曾像今天这样站在窗前盯着竹子失神,连邓助理敲门进来都没察觉。

    邓助理看着双手环胸,斜倚在窗框望着窗外一动不动的木言瑾,心中颇为讶异。

    她不曾见过这样的木言瑾。

    木律师自律甚严,公私分明,上班时总是善用着每分每秒,工作效率极佳,像现在这样跟其他人一样做着浪费时间的发呆模样,让她有一种原来他也是平凡人的想法,这点让她心里觉得平衡多了。

    “木律师,打扰了。”

    心一震,木言瑾迅速回神,随即为自己的异样自嘲一笑。

    “甚么事?”

    “有位委托人直接到事务所来了,指名要找您,您有空跟他谈谈吗?”

    他看了下表,离下一个行程刚好有三十分钟的空档,这也是邓助理会来敲门的原因吧。

    “可以。”他离开窗边,就见邓助理已替他取来西装外套。

    接过西装,他道了声谢,在整理袖扣时动作顿了一下。

    “邓助理。”

    “是。”她拿着木言瑾的笔电静候一旁。

    “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他的语气中难得藏着一丝不确定。

    邓助理讶异睁眸,这可是破天荒的事。“当然。”

    她的义不容辞让木言瑾犹豫了。

    “木律师,我想我除了是你的员工之外,应该也算得上是朋友。”

    “当然。”木言瑾明白她的意思。“我想知道,一般女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说出“我不能爱上任何人”这样的话?”

    邓助理听得眉头一皱。

    “不急。”木言瑾穿好西装外套,“我需要你仔细研究清楚之后再告诉我

    答案。”

    “好。”都助理实在有些好奇,“木律师遇到了会让你心烦的人了?”不然她根本看不到他失常的一面。

    闻言,木言瑾仔细思索了一下她的话。“我不知道那种感觉能不能称之为心烦,我只是想弄清楚她说的话。”

    看着往会议室走去的木言瑾,邓助理摇头失笑。

    爱情果真是个奇妙的东西,该来时总是无孔不入,竟然连万年冰块都能渗人了。

    需要她的答案呀……意思是聪明果决的木律师这次竟然对自己的答案没把握吗?

    当局者迷!

    如果这样不是喜欢上了,还会是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单纯小姐最新章节 | 不单纯小姐全文阅读 | 不单纯小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