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桂花落(2017) > 第三章

桂花落(2017) 第三章

作者 : 阳光晴子
    【第二章】

    勤敬脸先发白又发青,有震惊、有恼怒、有不敢置信、有失望、有阴沉,千变万化的神情在那张漂亮的脸上迅速闪过。

    “那个……我、我是……来道歉的,可是……呃、那个……”

    朱小小一向胆大包天,甚至被杜婆婆拉来客栈道歉,她也没有惧意,反而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能怎么办?皇族跟庶民,一个贵一个贱,天生的不公平,她就是得道歉。

    可这讨厌的家伙竟让她产生惧意?长这么大,她第一次在一个人的脸上看到那么多种表情,而且,还没有一个好的!

    最后停在他脸上的就是……臭!

    “真的是太有缘分了,勤敬,没想到你命中注定的人竟然是小小泵娘啊。”

    “就是,这下子,我们城里有不少男人要哭了。”

    季治平跟黄子健很努力的憋住一肚子笑意,即便会得内伤他们也认了,因为太值得啦!

    不过,他们两人是不会哭的,朱小小美虽美,可太过野蛮,又目不识丁,他们都有一对要求门当户对的爹娘,所以她是绝对进不了他们家的门。

    勤敬缓缓的吐了一口长气,突然看向窗外蓝蓝的天空,“天是真的亮了?”

    他们立即明白,他恨不得身在梦中,只可惜——

    “何止亮了,好天气,阳光普照呢!”

    “君子一言,可别成了死马难追,何况有人大声说,全由老天爷来决定的。”

    两人一人一句,就是要把勤敬打回残酷的现实,充分展现他们的损友情谊。

    被这两把大槌子重重各击一下,勤敬还能不从恶梦中醒来吗?

    他抿抿薄唇,“少刺激我了,我一向是玩得起的人,所以,就妳了。”他瞟了一眼完全状况外的朱小小。

    但她哪听得懂他的话,“就我了?干么?”

    他突然把她拉到身前,由于这动作来得突然,她完全忘了反应,甚至那张漂亮的脸整个向她靠近时,她还吓呆了,只能怔怔的瞪着他看。

    唉,好吧!这张脸至少还算赏心悦目。勤敬无奈的在心中下评论,至于阿玛跟额娘的反应,也只能届时再说了。

    “妳住哪里?猪小妹,我找人说媒去。”

    闻言,朱小小的脸陡地涨红,也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了他,“谁是猪小妹我叫朱小小,你这个没礼貌的家伙,还有,谁答应嫁你了?”

    “我也不怎么想娶妳,可偏偏妳手上就戴了我的信物,老天爷选了妳,我也只好认了。”咬咬牙,火冒三丈的他也很无奈,还有更多的委屈。

    “信物?”她拧眉,顺着他恼怒的目光看向她手上的那枚戒指后,猛地倒抽了口凉气,急急的拔下戒指,“还你,这是我捡到的,本来就打算还给失主。”

    对她这意外的动作,勤敬一挑浓眉,看着递到他眼前的戒指,再看她那张气呼呼的俏脸,“妳可知我是个贝勒?”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他半瞇起黑眸,琢磨起这四个字,下颚微微绷紧,怎么感觉就好像“他也不过就是个人而已嘛”的不屑言词。

    季治平很好心的提醒,“小小泵娘,贝勒爷可不是普通人,嫁给他,妳一生的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吶。”

    杜婆婆看着朱小小的那只戒指,忍不住一把抢过来,“这我先替妳收着好了,小小,这是老天爷对妳的宠爱,妳要把握。”

    “对啊,为免夜长梦多,择日不如撞日,就马上办一办如何?”

    “也对,毕竟有人已有逃婚纪录,那时的新娘还是刑部大人杜纳亲王的爱女,而妳只是个小老百姓。”

    相对两名好友的“积极”,勤敬自然是不快,尤其朱小小这个小老百姓还表现出兴趣缺缺的样子,叫他怎么不呕!难不成真要是冤家才会结成夫妻?

    “今日仅能提亲,成亲之事定要禀明父母,好挑个黄道吉日。”

    “勤敬,先前黄道吉日也挑了,可你这个新郎不也在当日溜了?”

    季治平继续吐槽,让勤敬的薄唇抿成了一直线。虽然他逃婚有理,可偏偏解释不得,他得顾及新娘的名声!

    杜婆婆这样听来听去,愈觉得这件婚事要快,要快才能成!

    “这两位少爷,我这老太婆给个主意好不好?这会儿就带贝勒爷上门去见小小的爹娘,他们要没有问题,小小今天就嫁了。”

    “杜婆婆!”朱小小简直快疯了。

    “小小,婆婆吃过的盐比妳吃过的米还要多,这是妳的际遇,不必卖猪肉,不必嫁给粗人,这机会可能就这一次啊。”她是苦口婆心。

    “可是……”她知道杜婆婆一向热心,但要看情形嘛。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那还等什么。”季治平两人倒是很听话。

    于是,勤敬跟朱小小就被热心的三人给带往那间简直可以用“灾难现场”形容的破屋。

    只见朱小小的爹鼻青脸肿,还在嗯哼的呻吟,朱小小的娘则是一脸悍妇状,正对着他大吼大叫,但看到三名俊逸贵公子站在门口后,她马上收口。杜婆婆立即拉着朱小小,叽叽喳喳将整个情形大略向她说上一遍。

    勤敬趁这时间打量起“未婚妻”的父母,可怎么看都让人难以想象他们可以生得出像朱小小这样五官精致的孩子。

    这对夫妻一身粗布衣,女的相貌平凡,毫无突出之处,男的虽然被揍得一脸乌青,但獐头鼠目,也不见奇特,不过,在听到他要娶朱小小后,他们眼睛全都闪闪发亮起来。

    “好,好,嫁,当然嫁!”朱小小的娘眼眶都湿了。贝勒爷的妻子,这是天大的恩宠啊。

    “那聘金呢?可以先来一些吗?我手头……噢!”朱小小的爹话还没说完,胯下就被老婆猛踹了一下,痛得他脸色发白,双手摀着在床上翻滚哀叫。

    这一踹,让勤敬三人脸色都变了,同为男人,他们可以想象那有多痛。

    但朱小小的娘再看向他们时,又是热泪盈眶的,“请好好对我们家小小。”

    “妳、妳这臭娘们……一个捡……噢!”

    朱小小的爹话还没说完,妻子下手更狠了,直接挥拳打他的鼻子,两管鼻血立即流下,他又是唉唉叫个不停,勤敬三人简直是看傻了眼。

    “娘啊,别这样。”她虽然习惯了,但总是有外人在嘛。

    朱小小的娘突然一脸严肃的将她拉到勤敬的身边,“贝勒爷,你现在就可以将小小带……不对,至少要有个仪式,杜婆婆,请妳帮忙张罗,我想让小小今天就出嫁。”

    “好啊,好啊!”杜婆婆点头如捣蒜。

    “娘!”朱小小不禁傻眼。

    “小小,妳听好了,”皱着眉头,她又把女儿拉到一边的角落去,再小小声的说:“妳爹把妳给卖了,妳得去当邻城王老爷的第九个妾啊!若在今晚前不能把赌债偿还,他们明天一早就要来要人,所以为了妳自己好,今天就跟贝勒爷走,听到了吗?”

    她声音虽小,但勤敬等三人都有习武,听得一清二楚。

    “这一点都不令人意外,小小泵娘的爹好赌,好几回都是她娘不知到哪儿借了钱,才把她给留到现在的,而且小小泵娘猪肉摊的生意愈好,他赌得愈大。”季治平受不了的摇摇头,小小声的向勤敬解释。

    想了一下,勤敬从袖口里拿出一迭银票交给未来丈母娘,“这就当聘礼吧。”

    小小的爹眼睛一亮,猛吞口水的就要起身抢,可马上又给妻子以手肘用力往后一打,口吐白沫的再度倒回床上。

    朱小小的娘感激涕零的对勤敬道:“谢谢贝勒爷,小小就交给你了,她虽然不识几个字,但她是个好孩子。”

    她还是个文盲?勤敬脸都快绿了,他无奈的看着朱小小,眉头突地一蹙。

    此时她没有说话,静静的伫立,全身竟散发一股傲人的天生贵气,但这样的感觉只有瞬间,在她开口后,那种感觉立即不见。

    “看来是没有选择的余地,我也得认了。”这话她是对自己说的。

    有没有搞错,这话听来好勉强!勤敬挑起一道浓眉,对上那双也投射过来的明亮秋瞳,虽然她还没说话,但他就是能从那双圆亮眼眸里看出她仍有所求。

    “爷的家在哪里呢?”她问。

    “天津。”

    “那回来看娘一次可远了啊。”她头一低,肩一垮,静默一会儿,才再抬头看他,“爷很有钱吧?”

    “当然。”天津的勤王府富可敌国,天下人皆知。

    “那可以再多给我娘一些钱吗?”她一脸认真的问。

    “小小!”朱小小的娘诧异的瞪大了眼,一把将她拉到身边,小小声的训诫,“娘不是教过妳,做人不可以贪心?”

    “我知道,”她先跟娘点点头后,又一本正经的看向勤敬,“我不在家帮忙,娘肩上的担子会愈来愈重,我爹又是个废人——”

    “好啊,妳这臭丫头!”原本还对女儿懂得多敲些竹杠而开心,没想到话锋一转,竟批评起他来,朱小小的爹火大的冲过来就要挥拳揍她,但人还没打到,就被勤敬大手一捉,点了穴后又扔回床上去,发不出声音也动弹不得,吓得都快哭出来了。

    勤敬冷睨他一眼,这才看向两名友人,两人明白的从袖口掏出些银票给朱小小的娘。

    她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显得有些无措。

    “放心,小小泵娘的娘,这只是暂时借给妳女婿的,回客栈后,他就要还钱了。”黄子健看得出来她拿得并不安心。

    “那现在可以办喜事了。”季治平笑着看向好友,两人迅速交换一个奸计得逞的笑。

    一向灵光敏锐的勤敬却错失了这个奸笑,但怪不了他,实在是这一连串意外来得快又急,他来不及消化,头昏脑胀了。

    朱小小的娘微笑也哽咽,她不舍的看着女儿,再看看俊朗儒雅的贝勒爷。

    老天爷还是长眼的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桂花落(2017)最新章节 | 桂花落(2017)全文阅读 | 桂花落(2017)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