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蜜医 > 第二十章 改朝换代当丞相

蜜医 第二十章 改朝换代当丞相

作者 : 宁馨
    圣旨传出,皇宫各处都得了消息,皇后差点摔了手里的粥碗,怀孕晚了半月也就罢了,偏偏她刚想到宣召牟家夫人进宫以便收拢牟家势力,不想又被贵妃捷足先登。好在牟家夫人早产,否则后悔药都没地方买去。

    这般想着,她也发了狠,直接让女官带了懿旨去太医院,宣召最好的几个太医直接进宫候着,贵妃即便生产,也得先求到她这里。

    如今已进了内务府做采买管事的牟安,听说宣召的圣旨进了牟家大门,欢喜的直接在家里摆了酒席。

    旁氏不懂这其中利害,还有些质疑道:“三爷,那贱人进宫伺候贵妃娘娘,万一得了宠,以后我们岂不是更没有立足之地了。这即便不是坏事,也算不得好事,至于摆酒庆贺吗?”

    “蠢妇,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牟安两壶酒下肚,脸色都已经红透,大着舌头得意说道:“你妇道人家知道什么,我下的这个圈套就是个解不开的陷阱。那贱人得了圣旨,若是不进宫,整个牟家都得遭殃。若是进宫伺候了贵妃娘娘,在外人眼里牟家就绑在贵妃一方了。老二不是一直不想站队吗,这可轮不到他挣扎了。再说,娘娘是那么好伺候的吗?最好累得她流了孩子,即便她硬撑下来,娘娘平安生产,是那贱人应当应分之事,若是生产不顺利,那贱人就是怠慢的大罪。哈哈,这叫做里外不是人,足够他们头疼的了!”

    旁氏仔细琢磨了半晌,总算明白了几分,赶紧给自家男人倒酒,夸赞道:“三爷,你真是太聪明了,这样的好计都能想出来,真是太解气了。”

    牟安得意的一口喝干杯中酒,还要再吹嘘几句的时候,贴身长随却突然敲门进来禀告道:“三爷,大事不好!”

    “什么事?”牟安皱了眉头,很是懊恼被打断了酒兴。

    随从犹豫了一瞬,还是说道:“外边都传开了,说牟家二奶奶方才一胎生了三子,虽是八月早产,但二奶奶预先琢磨出了一个箱子,孩子放进去同在娘胎里一样,所以……母子均安!如今整个京都都在传,说这位二奶奶是慈悲娘娘派下人间的使者……”

    “闭嘴,滚出去!”牟安接受不了再一次失败,狠狠抓起桌上的酒壶和杯盘砸得粉碎。

    心疼的旁氏赶紧拦阻,“别砸了,三爷,这都是银子买回来的啊!家里本来就没有多少银钱了……”

    “啪!”牟安红了眼睛,一巴掌就拍了过去,“臭娘们,你也开始嫌弃我了是不是?嫌弃爷没银子是不是?”

    可惜他忘了,旁氏如今有娘家撑腰,哪里是他随便能撒气的。

    旁氏立刻跳了起来,一头撞向前,嘴里呜咽骂着,“你打死我吧,打死我吧,看谁给你托关系寻差事,看谁给你生儿育女!我不活了,你打死我吧!”

    她本就生得膀大腰圆,牟安哪里顶得住她反抗,不过两个回合,夫妻俩就滚成一团,旁氏占了上风,左一巴掌右一拳头把多少年攒下的闷气撒了个干净……

    世界哪怕闹得天翻地覆,对于苏圆来说却半点不值得一提,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足以让她看破很多东西。

    即便有吴婆婆和张嫂子等人保驾护航,但八月生产还是凶险至极,这一次没有了生瓜瓜果果时那般顺利,她足足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才把三个孩儿生出来,有时候痛到极致,她都觉得自己灵魂出了窍,但是想想儿女和夫君,再看看花白头发都湿透的吴婆婆,佛堂里不停磕头念佛的牟老夫人,她又拚命挣扎落了下来。

    好不容易孩子出了肚子,放进暖融融的保温箱里,她依旧不敢闭眼,直到婆婆说三个孩子都在呼吸,看上去没有大碍,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陷入黑沉。

    待睁开眼睛,屋里昏黄一片,她的身前趴了一个身影,熟悉的气息透进口鼻,带来了难言的心安,惹得她叹气出声。

    牟奕惊觉身侧有异,立即醒了过来,抬头时对上娇妻黑亮的大眼,一时间只觉得愧意铺天盖地袭来。

    “相信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待过些时日,我遍访天下名医,一定保三个孩儿平安长大。”

    苏圆扯出一个疲惫的笑意,努力挪了挪身子,抱紧了夫君的胳膊,低声安慰道:“二爷放心,先前事出紧急不能详细分说,其实在我家乡,八个月出生的孩子很多,咱们的孩儿一定会顺利长大的。”

    “真的?”牟奕眼里终于涌起几丝喜意,末了却是感慨,“待以后闲暇,我一定陪你回家乡走走。”

    苏圆听得心里痛极,怕是穷究一生她也没有机会回去了,但开口时却笑得依旧温柔,“家乡那里没有什么牵挂了,这里有你跟孩儿,我不回去了。”

    牟奕听得心头暖极,愧意也更重。“你再睡一会儿,我还要进宫当值,许是要三五日才能回来……”

    “放心,家里有我呢。”

    夫妻同心,哪怕夫君不说,苏圆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淡淡杀意。将军出征,即便不能用力擂响战鼓助威,总要了却他的后顾之忧。

    盛夏的夜闷热至极,皇城四门却是灯火通明,全身顶盔贯甲的侍卫们手握枪戟轮班值守。见统领远远骑马赶到,几个不当值的侍卫都是笑嘻嘻跑出来行礼道喜。

    “恭喜统领连得三子!”

    “同喜,同喜。明日早晨下差之后,若是家里无事都随我去会宾楼喝杯喜酒。”牟奕笑得喜气,完全就是一个乍得狗头金的穷人一般,看得众人更是起哄不已。

    好不容易进了宫门,一路又遇到几队巡逻的侍卫,待到皇上就寝的太极殿外,早有当值的老太监出来应对。

    两人寒暄几句,牟奕侧耳听了听殿里的动静,就低声问道:“公公,皇上今晚服丹了?”

    老太监最是精明,扯了牟奕到一旁的廊柱后,笑得猥琐又古怪,“牟统领猜得不错,皇上晚饭后进了两粒黄金丹,这会儿已是招了第三个贵人进去了,说不定过些时日,宫里又有好消息传出来了。”

    牟奕笑着附和,眼里却是冷冽闪如刀光。当年他在外游学曾碰巧救起一个瘦骨嶙峋的老道,那老道弥留之际说了几句话让他记忆犹新,直到看到皇上服丹,甚至先前那次吐血,他的惊惧也是与日倶增。

    “丹药,非也,丹毒也,食久必吐血而亡。”

    当日老道就是这般说,一字不差,如今……

    “来人,来人啊!皇上,呜呜……”

    不容牟奕多想,大殿内突然惊叫连连,老太监已像兔子一样窜了进去,牟奕脚下迟疑了一瞬,也跟着闯了进去。

    金黄色锦缎罩得严严实实的龙床上,衣衫不整的美人吓得花容失色,怀里则躺着嘴角淌着鲜红的皇帝。

    老太监惊得腿一软,扑通跪倒在地,“皇上,您这是怎么了?”

    牟奕却是一把扯了他起来,低声呵斥道:“快去请太医,封锁消息!”

    “哦,是、是!”老太监连滚带爬出了大殿,寻人往太医院传信儿。

    留下牟奕皱眉扫了一眼吓得瑟瑟发抖的美人和一众太监宫女,“伺候娘娘去偏殿暂住,任何人不得离开太极殿。”

    “是。”

    众人有了主心骨,拉扯美人的拉扯美人,扶皇帝的扶皇帝,忙乱却也没有大错。

    牟奕走出大殿,深吸一口气,抬头望向暗沉的夜空,双拳慢慢紧握。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若是此时之事能提前一日,他的妻儿就不会在生死门前走一遭。

    但这一日终究是来临了,他的妻儿遭受的苦楚,必要那些人千倍万倍还回来!

    “来人!”

    大殿外当值的一队侍卫应声赶了过来,有些耳尖之人探头往大殿里张望。

    牟奕心里冷笑,开口道:“传我命令,封锁皇城所有门户,没有圣旨不许进出。”

    “是,统领!”

    能进宫做侍卫的多半是世家子弟,谁也不是傻子,这会儿多少猜出了几分,面上郑重领命,心里却急速盘算着如何往自家送消息,自然也没人发现他们的统领手下又比了几个简单手势……

    宫门被封,这等大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后宫。

    听得消息,贵妃几乎从床上一跃而起,惊得贴身女官连声惊呼,但事出紧急,她还是尽职尽责地禀告道:“娘娘,消息千真万确,太医院的太医都已经赶到了,再详细的消息就打探不出了。另外……”

    “还有什么,快说!”贵妃急得一巴掌搨到女官脸上,长长的指甲划出了两道血痕,疼得女官趴伏在地上,心里一时气恨也就顾不得消息是不是准确了,“娘娘息怒,奴婢得到消息,皇后提前要生了,嫡皇子就要出生了!”

    嫡皇子三个字彻底让贵妃慌了手脚,如今皇帝吐血昏迷不醒,若是再让皇后生了皇子,那还有她和郭家的活路吗?

    “钱同那老东西呢,让他赶紧动手,绝对不能让皇后先生下孩子!”

    女官赶紧爬起身想要出去寻钱公公,贵妃忽然又一茶碗砸了过来。

    “安排稳婆人手,本宫……本宫要催产,抢先生下皇子!”

    女官惊得赶紧拦阻,“娘娘,您肚里的小皇子才刚刚九月,还不到时候……”

    “多事!”贵妃瞪了眼睛,恼道:“牟家那贱人八个月就生了,也没见她怎么样,难道本宫的福气还不如她?本宫的皇子不如牟家的小畜生?”

    “不敢,奴婢不敢。”女官赶紧磕头请罪。

    “那就赶紧去安排,消息一定要传回家里去。一旦皇上有事,本宫的皇子一定要坐上那个位置!”

    这一刻的贵妃哪里还有半点温柔妩媚的样子,狰狞的嘴脸吓得女官几乎要昏倒,哪里还敢反驳,赶紧下去安排了。

    几乎同一时刻,不远处的凤翔宫里也接到了同样的消息,只不过那一句改成了“贵妃要生了,已是开始烧水唤稳婆了,马上就有小皇子降生了”。

    一向雍容端庄的皇后也瞬间变了脸。

    暗夜一直是阴谋和血腥的最好保护色,这一晚京都里众多权贵几乎是彻夜无眠,无数暗影在小巷里穿行,出入各家后门,甚至还有无数信鸽飞出京都,一切都在蠢蠢欲动。

    好不容易盼得天明,皇宫里终于传来消息,皇帝苏醒了,但皇后和贵妃却不知为何都是提前生产,最后两尸四命。

    内阁几位重臣一直守在宫门外,终于被宣进了太极殿。

    “说,到底是因为什么!”

    即便被救治清醒过来,沉迷酒色多年,又攒了一肚子重金属的皇帝依旧面白如纸,丧妻丧子的惨烈消息激得他大发雷霆,可惜身体终究支撑不了这样磅礴的怒气,剧烈咳嗽起来。

    旁边不知谁递来一块棉布巾,湿润温热,让喘息困难的皇帝勉强感到一丝舒坦,他下意识扭头去看,见得一个略有些眼熟的少年站在身侧,宝蓝色的长袍,金冠束发,五官清俊,神色温和又谦恭。

    “你是谁?”

    少年眼里闪过一抹沉痛和委屈,但依旧跪倒行礼,恭敬应道:“回父皇,儿臣是您的第一子,玄厚。”

    “玄厚?”皇上疑惑的皱了眉头,转而终于想起,免不得愧疚起来,“皇儿起来吧,父皇许久未见你,倒是一时忘记了。”

    大皇子又磕了一个头,这才起身弯腰端过一碗参汤,试过冷热后又放在皇帝手里,“父皇,太医说您这时候切忌动怒,还是先喝碗参汤养养神。”

    皇帝喝了半碗参汤,神色更柔和了几分,想起多年对儿子的疏忽,忍不住问道:“听说你大好了,如今读书可还吃力?”

    不等大皇子回答,一旁挂职内阁,但平日却在皇家书院常驻的杨阁老抢先开口赞道:“皇上,您有所不知,大皇子如今课业精进,行事有礼大方,老臣看在眼里,时时替帝国庆幸……”

    许是听得他这些话有些诱导之意,一旁的另一位阁老赶紧出言打断,“皇上,皇后和贵妃同时身亡,事关重大,还是赶紧查清楚才好。”

    果然,皇帝又沉了脸,开口吩咐一直守在大殿门口的牟奕,“牟统领,速速查清来报。”

    不想牟奕却是直接跪倒,低声禀告,“回皇上,两宫噩耗传出来的时候,臣自觉有些蹊跷就已经让人调查了,如今事实清楚,罪证确凿,只是真相太过……不忍打搅皇上养病……”

    “说,到底出了什么事?”皇帝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摆手催促道:“快说!”

    牟奕抬眼见几位阁老都望过来,这才说道:“昨夜皇上突然病倒,臣立刻命人封锁宫门,禁止出入,但却拦不住后宫众人走动,之后皇后同贵妃都喝了催产药。另外,又在两宫都发现了一些民间落胎所用的虎狼之药……还有,京郊大营出现异动,有将领已召集兵马,随时打算进京“护驾”。”

    同时催产,宫中同时出现虎狼之药?京郊大营异动?

    几位阁老互相对视一眼,神色都是古怪至极,即便牟奕没有明说,但他们这些人精岂会猜不出其中的蹊跷,定然是两宫都怕皇帝突然殡天,想要抢先生下皇子,顺手再除掉对方,待兵马进京,直接抱了刚出生的皇子坐上皇位。

    谁知道事有凑巧,两方都想到了一处,结果两败倶伤,都送了性命……

    “好,他们真是打得好算盘,护驾是假,逼宫是真!”皇帝也想到了这些,脸色青白变换好半晌,咬牙切齿说完话,终究是一口血又喷了出来。

    “父皇!”一直守在一旁的大皇子立刻扶住了皇帝,顾不得血腥肮脏,一边焦急给皇帝抚着胸口一边大喊,“太医,快召太医!”

    乍然失去两子的皇帝眼见大儿如此模样,不知为何身上又生出一股力气,极力支撑着身子坐起,“传……传朕旨意,若朕有不测,传位……传位大皇子玄厚!”

    说罢,一口气卸掉,他再也坚持不住地阖上了眼睛,留下几个阁老同一众宫女太监呆愣了好半晌才醒过神来。

    “皇上!”

    “太医,太医怎么还没到?”

    众人即便慌乱至极,依旧记得扶了大皇子到一旁安坐,就是身上的血迹也有宫女小心翼翼投湿了帕子一点点擦拭掉。

    很快,一群太医涌进了大殿,牟奕照旧守在门口,偶尔扭头同神色焦急悲痛的大皇子对视一眼,两人眼底都有一抹亮色转瞬即逝。

    门外,天空,一轮旭日正冉冉升起,新的一日来临了……

    赤龙历二百一十七年盛夏,文帝病重,弥留之际下旨传位于大皇子玄厚,翟郭两姓闻讯意图叛乱,后被迅速镇压,牵连者无数。随即,大皇子玄厚登基,史称武帝。武帝登基即刻下旨升侍卫统领牟奕为左丞相,举国震惊。

    盛夏之末,京都北门外,获罪发配的罪囚队伍几乎霸占了整个官路,孩子的哭喊、妇人的哀叫、男子的痛呼充斥路人耳朵,免不得都要摇头叹气,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当日不犯错,必定不会有这般凄惨下场啊。

    众人正是指指点点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管事模样的年轻男子带了五、六个侍卫骑马赶到,几人在队伍里搜寻了半晌,许是终于找到了目标,这才翻身下马。

    牟青抹了一把汗珠子,走向手里拎着皮鞭的小校尉,待看过官文,又塞上一张银票,事情就算办妥了。

    牟安同旁氏哪里还有先前的富贵模样,衣衫褴褛,头发蓬乱,腰上拴着铁链,手里牵着三个孩子,行尸走肉一般跟着队伍行进。

    乍然见到牟青到来,两人喜得都要疯了,开口就嚷道:“是不是二哥让你来救我们的?老天有眼啊,有救了,终于有救了!”

    牟青却是撇撇嘴,伸手抢过三个孩子扔给身后的侍卫抱了,这才说道:“二爷说了,你们如今的下场是罪有应得,但牟家血脉不能受你们拖累,以后三个小少爷自有我们二爷教养,你们放心去北地服苦役吧。”

    “什么?!”牟安大失所望,直接躺倒在地哭骂起来,“牟老二,你不得好死,亲兄弟遭难都不救,我咒你天打雷劈!”

    一直沉默的旁氏却突然跳到牟安身上,狠命打得他几乎吐血,末了抬起鼻涕眼泪糊在一处的脸孔,望向三个懵懂不知的孩儿,“你们要听二伯的话,长大成人之后再来寻爹娘。”

    显见,这个愚蠢的妇人终于聪明了一把。若是任凭牟安闹得厉害,兴许三个孩儿的活命机会都没有了……

    牟青心里叹气,回身带了侍卫和孩子走掉了。自作孽不可活,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改朝换代一事尘埃落定,封闭了多日的皇宫大门终于徐徐打开了,翘首盼了多日的诸多随从侍卫们几乎是一拥而上,搀的搀,扶的扶,照料着自家主子上了马车,很快就消失在皇宫前。

    待人散得干净,牟奕才从门里慢慢踱步而出,几个相熟的侍卫原本还要上前说话,不知想到了什么,却是远远躬身见礼。

    牟奕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之色,微微点头,待再转身时,见对面已停了一辆马车,车帘微微掀起露出一张圆润白皙的脸庞。

    “二爷,我来接你回家了。”

    短短一句话,轻易融化了牟奕心里的阴暗和坚冰,瞬间汹涌而至的热流烫得他几乎想要长啸。

    “你怎么来了?还没出月子……”

    “嘻嘻,儿子闺女都想爹爹了,若是我不把他们爹爹找回去,他们就连我这个娘也不要了。”

    许是听不得老娘冤枉他们,两个小脑袋挤出了车帘,各个都是胖嘟嘟粉嫩嫩的模样,见爹爹站在远处,两个孩子极力伸着小手,嘴里焦急嚷着,“爹,爹,抱抱!”

    牟奕大步走过去,一把握了孩儿的手,转头又在娇妻额头亲了亲,转身跳上马车,马车随即动了起来,踩着青石路面远去了。

    调皮的暖风不时掀动车帘,送出里面的欢声笑语。

    男子的嗓音略显嘶哑,但依旧醇厚,“先前你说要开家专门给妇人和孩童看诊的医馆,我已找好铺子了,你觉得“苏氏保婴堂”这名字可好?”

    “好啊,二爷取的都好。”女子的声音有些弱,却满满都是欢喜。

    “爹娘亲亲,羞羞!”孩童的声音清脆又稚嫩……

    几个躲在不远处的护卫,直到马车走远,再听不见半点声音才终于缓过神来,“方才那人是牟统领?”

    “当然,只不过从没见过他这个模样,怪不得传言他极疼宠妻儿。”

    “以后要叫丞相大人了……”

    众人一时无言,内宫早有私下传言说皇帝即便登基,见了丞相大人依旧会称呼先生,可见对丞相大人的信重。

    富贵险中求,没人知道牟家付出了什么代价,但牟家保下三代富贵,可是人尽皆知,羡慕至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蜜医最新章节 | 蜜医全文阅读 | 蜜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