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蜜医 > 第五章 三房居心叵测

蜜医 第五章 三房居心叵测

作者 : 宁馨
    眼见牟奕带着两个仆役走出院子,马车也离开了。吴婆婆脸色才好了一些,坐在炕上,一边捶着酸疼的双腿,一边瞪着站在窗边的苏圆,恼道:“人都走了,你还看什么呢?”

    苏圆傻笑,赶紧上前讨好的帮着吴婆婆换了家常的粗布衫裙,“婆婆,我看牟家的谢礼里有肉呢,不如一会儿我下厨,好不好?”

    “你这丫头真是……怎么就长了个贪吃的心眼儿呢!”吴婆婆听得哭笑不得,心里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气恼。若是别的年轻姑娘,被人当面提出买去做妾,早羞得恨不能跳河寻死,结果这姑娘倒好,天大的事都不如一块肉来得重要。

    “成,炖肉!”吴婆婆也无力埋怨了,只能叹气道:“都说傻人有傻福,你将来最好嫁个屠夫,一辈子不会缺嘴才好。”

    “好啊,我就嫁屠夫了,到时候回来看婆婆就给您带大大的一块肉。”

    一老一少笑嘻嘻相携去了堂屋打理谢礼,牟家富贵,牟奕也是真心相谢,谢礼比先前猜测的还要丰厚,上好的绸缎就有四匹,两匹花色雅致、颜色鲜亮的,两匹贵气又庄重的,显见是把吴家一老一少的需求都照顾到了。

    另外还有四盒上好的点心、两盒茶叶、一蒌子鲤鱼,及足足半扇猪肉。

    苏圆喜得围在一旁团团转,口水差点流了出来,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吃不上肉,更让吃货悲伤的?

    吴家贫寒,婆婆靠诊治些小病症,勉强糊口就不错了,饮食自然是“清淡”为主,苏圆这些时日差点馋得眼睛冒绿光,如今大鱼大肉当前,她恨不能仰天大笑三声,心里自然对慷慨的牟二爷更添了几分好感。

    吴婆婆看不得她的怪模样,赶紧挥手撵人,“鱼和肉,你随便处置吧,我去把绸缎放起来,正好天气热了,该给你裁剪两套新衣裙了。”

    苏圆一向认为自己不是美女,对穿戴也不上心,闻言立刻喜孜孜拎了鱼篓子、扛着猪肉跑去灶间了,惹得吴婆婆瞧着她沾上油的衣裙直瞪眼睛,最后忍不住也是笑开了。

    同这古怪丫头一起过日子,真是想不欢喜都不成。

    因为有了牟家的谢礼,这一日吴家的饭桌空前丰盛,一条大大的红烧鱼躺在黑色陶盆里,浇着酱色汤汁,表面散落着几粒碧绿的葱花,旁边是一大砂锅的红烧肉,肉块炖得烂熟,闪着油润的光亮,低头一嗅,喷香扑鼻。而山上最鲜嫩的野菜也是洗得干干净净,配上炸香的肉酱,就算是桌上唯一的素色了。

    苏圆终于开了荤,一边吃一边喜得摇头晃脑,间或还不忘给婆婆挑鱼刺,忙得不亦乐乎。

    吴婆婆也是欣喜,不时往苏圆碗里夹肉,一老一少的饭桌虽然不热闹,但却是温馨至极。

    饭后,苏圆挺着圆滚滚的肚皮拾掇了碗筷,然后就躺在婆婆腿上不肯动了。

    吴婆婆正抖落开一匹锦缎,琢磨裁剪了做针线,见此赶紧把她推到一旁,嗔怪道:“懒丫头,一边去,你也不怕被针扎到!”

    “嘿嘿,”苏圆笑嘻嘻又凑到跟前,问道:“婆婆,剩下的猪肉倒是可以腌进盐坛子。可那些鲤鱼,白放着肯定要憋死,做成咸鱼又可惜了,不如送村里邻居几条吧。”

    吴婆婆听得点头,难得夸赞道:“你这丫头倒也是个懂事的,隔壁刘大娘那里送一条,前院狗剩儿家也送一条,里正家里送两条。你来的这些时日,人家也算多有照料,分些吃食是应该的,正好你走一趟,认认门儿吧。”

    苏圆想想这几家邻居,平日见面确实还算热情和气,于是就应了下来,“好啊,婆婆,我这就去。若是晚了,鲤鱼憋死了,就不好送人了。”

    说着话,苏圆就出了门。果然,三家邻居接了鲤鱼都很欢喜,拉了她喝茶闲话。

    苏圆学了几年的幼保和母婴保健,来到这时空也围着孩子病症打转,免不得染了些职业病,闲话时说起三家孩子,就随口指点几句。

    在她看来都是很简单之事,但她却忘了,这个时空的医者,特别是儿科,简直是凤毛麟角一样的存在,若不然牟家那般门第,也不会待她同吴婆婆百般礼待。

    三家很是感激,拉着她谢了又谢,里正家里的婆娘甚至还探问起她是否定了亲,大有把她变成自家人的架式。

    苏圆几乎是落荒而逃,回到家里同吴婆婆说起,吴婆婆倒也没责怪,不过是撵了她早早睡下。

    岂不知,吴婆婆一边做着针线,一边犯了愁。

    她也曾问过苏圆的年纪,几乎可以算是老姑娘了,亲事实在是迫在眉睫,否则就要被人指点诟病。

    但选什么样的婆家,实在让她为难,村里人家虽离她近便,但怎么都觉得有些委屈这好姑娘。若是城里人家,又怕人家不把她们这小门小户放眼里,苏圆嫁过去更受苦。

    左右为难之下,吴婆婆免不得又想起牟家二爷,于是叹气就更重了。一旁的苏圆不知吴婆婆的心事,睡得香甜至极,甚至微微打着小呼噜,惹得吴婆婆给她盖了盖被子,又是哭笑不得。

    牟奕一路回了县城,也是心情大好,可惜这好心情只持续了片刻功夫。

    牟老夫人起居的小花亭里,正坐了三房牟安夫妻,这夫妻俩依旧是贵气逼人,牟安也照旧装了孝子的模样,贴着嫡母噱寒问暖。

    倒是三奶奶旁氏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瞧着屋子里没什么外人就探问道:“婆母,听说今日家里请了大夫给坤哥儿看诊,不知开了什么方子,坤哥儿喝了可是有效?”

    牟老夫人想起顶撞她的医婆,脸色就有些不好,淡淡应道:“暂时还看不出什么,要过个三五日。”

    旁氏却误以为牟老夫人脸色不好是因为坤哥儿病症不好医治,立刻假模假样的抹起了眼泪。

    “可怜的坤哥儿啊,从出生就药不离口。再看我家明哥儿三个,壮得跟牛犊子似的,您说,他们三个的活泛劲儿怎么就不分坤哥儿点呢,这样坤哥儿也能多活两年。即便我大哥大嫂在九泉想念儿子,也定然是盼着坤哥儿晚些去团聚……”

    “闭嘴!”

    牟奕在门外听得恼怒,这话即便打着心疼坤哥儿的名号,但一口一个死活,明显是咒坤哥儿早死,简直是恶毒至极。

    旁氏听得呵斥,还有些恼怒,但扭头一见是自家二伯,立刻就缩了脖子。无论他们夫妻私下有再多谋算,如今伯爵的位置可是牟奕的,而且他丁忧之前又在宫里当侍卫统领,别看平日言语和行事随和,发起火来可着实怕人。

    三年前一个伺候坤哥儿的小丫鬟私下传坤哥儿克死父母,最后被他下令活活杖毙,那惨叫之声吓得她作了好几晚恶梦。

    牟安狠狠瞪了一眼嘴上没分寸的媳妇儿,赶紧起身行礼,“二哥,你这是打哪里回来?旁氏历来愚笨,别同她一般见识,她也是关心坤哥儿,盼着他好呢。”

    牟奕皱眉摆摆手,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

    旁氏偷偷撇撇嘴,但也不敢再说话。

    倒是牟安厚着脸皮又道:“母亲这院子有些太冷清了,坤哥儿平日也没个玩伴,不如我明日把明哥儿他们送过来,热闹几日?”

    旁氏舍不得离开孩子,但又想儿子在婆母跟前露露脸,万一得了婆母的喜爱,过继到死去的老大夫妻或者至今未娶的老二名下,等小药罐子坤哥儿一死,伯爵府就名正言顺成了他们一家的天下。

    这般想着,她赶紧附和,“明哥儿几个乖巧着呢,平日常念叨着他们大哥可怜,闹着要来陪他玩呢。”

    牟老夫人实在不待见庶子夫妻,可人家面上礼数周全,她也不好太过苛刻,但让三个淘气小子过来搅和嫡孙养病,她还是满心不愿,于是就道:“不必了,明哥儿几个太淘气,坤哥儿怕是禁不住他们闹腾。”

    旁氏听得自家儿子被嫌弃,冲口就反驳道:“坤哥儿满身病气,我们都没嫌弃……”

    说到一半,眼见婆母瞬间脸色黑透,她总算聪明的停了口,尴尬道:“呃,婆母说不用,那就不用了吧。”

    牟安暗恨自家婆娘不争气,生怕再坐下去更惹嫡母生气,赶紧扯了几句闲话就告辞出去了。

    牟老夫人气得喝了半碗温茶,恼道:“若不是要给你父亲守孝,明日就把他们撵回京都去!”

    牟奕也是皱眉,自小他就不喜欢这个庶弟,但是父亲过世前嘱咐他多加照料,特别是如今大哥早逝,牟家只剩他们兄弟两个,流着同样的血脉,即便再多不喜,他也只能忍耐。这也是他明知道家里铺子收益账目不对,依旧不曾找庶弟对质的原因。

    当然,这些琐事他也不准备同母亲说起,毕竟病弱的侄儿已经让母亲费神至极了。

    一直伺候在牟老夫人身旁的老嬷嬷自觉等到了好机会,插口道:“三爷和三奶奶平日也没见他们如何照料小少爷,这会儿跑来探望倒是有些奇怪。我前日走过前院账房,还听了几句闲话呢,好似三爷打理的铺子进帐少了一半多,听说那铺子的掌柜还把闺女给三爷做妾了……”

    “什么,还有这事?”果然,牟老夫人一听就瞪了眼睛。她的脾气是有些和软,但如今老爵爷过世,儿子丁忧,嫡孙病弱,全家都指望那些祖产呢,这会儿听说庶子监守自盗,她如何能不恼怒?

    “老二,可有这事?”

    牟奕扫向老嬷嬷的眼神带了一丝寒意,老嬷嬷却好似过于兴奋,低着头盘算什么,半点没察觉已犯了大错,趁热打铁又道:“老夫人,这事不只二爷,怕是府里很多人都知道了。您看这几月,三奶奶头上的金簪子重得连走路都往下掉呢。按理说,他们一个偏房怎么就这般张狂,还不是生了明哥儿三个小子?要老奴说啊,二爷即便不想娶二奶奶,先纳个妾室也好,待生几个小少爷出来,三爷一家没了念想,也就老实了。”

    牟奕听得冷笑,不等母亲应声就道:“那按照嬷嬷的意思,我要纳谁为妾呢?嬷嬷必然有好人选吧?”

    老嬷嬷听得一惊,再看主子的神色冷得似结了冰,终于发现事情不妙。但如今箭在弦上,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嗯,二爷,老奴也是为您和老夫人考虑,只要二爷有了子嗣,府里自然就安稳了。不瞒老夫人和二爷,老奴的孙女翠屏今年已是十八,平日在针线房当差,手艺是极好的,老夫人也夸赞过她心灵手巧,若是……”

    “哦,原来嬷嬷还有这么好的孙女未曾嫁人?正好京都伯爵府外书房的文墨也到了娶妻的年龄,不如母亲赐下嫁妆,让他们两个结个姻缘吧。听说嬷嬷最近身体也是不好,母亲不如让嬷嬷歇息几月,顺便回伯爵府去给孙女张罗亲事,如何?”

    牟奕淡淡说着,好似在征询母亲的意见,但谁都知道老嬷嬷离开这事已是成了定局。

    两个伺候在门口的大丫鬟喜得对视一眼,恨不得拍手称快。老嬷嬷仗着在老夫人身边伺候的时日久,平日她们可没少被老嫂嬷呵斥欺负,如今二爷出手,她们终于熬出头了。

    老嬷嬷听得脸黑似锅底,她想过这事不见得能成,但以为二爷总会看在老夫人的颜面对她网开一面,顶多呵斥几句罢了,没想到居然是这般果决无情,不但把翠屏配了个守书房的小厮,连她都撵回了京都。

    要知道,京都虽然比万石城繁华,但她一个奴才不能伺候在主子身旁,就算三年后主子回去了,定然也不会像如今这么信赖她,说不定她再也没机会近身伺候了,那她以往的体面,岂不是都成泡影了?!

    “二爷,老奴错了!二爷,老奴知罪!”老嬷嬷越想越后悔害怕,扑通跪倒就开始磕头,“都是老奴一时嘴贱,居然管起了二爷的房里事,老奴有罪!但是老奴也是忠心一片,您打老奴骂老奴都好,就是别把老奴撵走啊。老奴走了,谁伺候老夫人起居……”

    牟奕不为所动,挥手道:“不必多言,你拾掇行李回京都去吧。偌大的牟府,还不缺几个伺候主子的奴婢。”

    老嬷嬷恨得咬牙,自知此路不通又改了主意,转而跪在牟老夫人的脚下,哭求道:“老夫人,您替老奴讲几句情吧,老奴舍不得您啊!”

    不想她却是打错了算盘,对于丧夫丧长子的牟老夫人来说,还有什么比唯一的儿子更重要,即便她再舍不得也不会轻易落了儿子的颜面,更何况还是一个私心重重的老嬷嬷。

    “你也不必如此,回去京都好好养养身体吧,记得去账房领一百两银子,算我给翠屏添妆。”

    老嬷嬷再也忍不住失望,放声大哭起来。

    两个大丫鬟极有眼色,赶紧上前半劝半拖的把她折腾出去了。

    牟奕生怕母亲恼他发落身边人,上前陪着母亲坐了会,改了话头询问坤哥儿服药后如何,转而又说起苏圆嘱咐的那些细节。

    果然,涉及到宝贝嫡孙,牟老夫人心里即便有一点不满也扔到了脑后,认真听过之后,忍不住赞道:“这苏姑娘倒是个好的。”

    牟奕想起临别时的那个鬼脸,忍不住笑道:“苏姑娘最难得的是大度,为人又好,让人见了就忍不住亲近。坤哥儿平日话也不多,但同苏姑娘也玩得很欢喜。”

    牟老夫人嘴唇动了动,好似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母子俩又说了几句闲话,末了结伴去探看坤哥儿,不知是不是药汤起了作用,还是房间里换了新鲜空气的关系,祖孙三代说了半晌话,坤哥儿都没咳几声,甚至同祖母玩了翻红绳,喜得牟老夫人差点又掉眼泪。

    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一晚,存了满腹心事的牟老夫人在大丫鬟的服侍下睡过去,就作了一个梦。

    梦里,整个牟家都妆点的红通通,好似她在过寿辰,嫡孙已是长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少年,不但身体康健还习了武。而二儿子也成亲了,生了足足五、六个小子,孩子的娘亲在给孩子整理衣衫,待抬头却是惊了她一跳,居然正是白日见过的苏姑娘!

    她还是那般白胖富态的模样,但笑起来更喜气,好似整个人都在发光,最后居然慢慢飘起来变成了慈悲娘娘的模样,悬在半空中冲着她笑个不停。

    她惊得失手打翻了手里的茶盏,清脆的声音让她从梦里回了神,猛然坐了起来。

    本来睡在脚踏上守夜的大丫鬟流云,闻声赶紧起身,迷迷糊糊凑到跟前问道:“老夫人,您可是口渴了?”

    牟老夫人摆摆手,好半晌还在琢磨方才的梦,最后低声吩咐道:“明日一早,去请城东的吕道婆来一趟。”

    流云听得疑惑,那吕道婆是个老道姑,平日不常在尼姑庵里念佛,反倒常出入各个高门大户的院子,有时候解说佛法化些香火银子,有时候也替各家主母打听消息,例如哪家姑娘或者公子性情如何,倒也是个左右逢源的油滑之人。

    先前老夫人还说过这样的人要少搭理,没想到今日居然主动吩咐找寻,可见有多奇怪,但做奴婢的,守好本分听吩咐是第一。

    流云低声应了下来,又伺候老夫人喝了半盏温水,这才重新躺下。

    第二日晨末,一向笑脸迎人的吕道婆从后门进了牟家,没过多久就满脸疑惑的告辞离开了。

    她来去很快,主院里又因为撵了老嬷嬷,人人自危,所以一句风声都没有露出去,就连牟奕都没有听到半句闲话,自然也不知道他的母亲又在为他的亲事张罗了。

    一年四季,时节最是不等人。几乎是春风刚刚变暖,小雨下过一场,农人们就忙碌着播种开田,不过七、八日,原本还有些荒凉的田野就被翻得黑黝黝,打格成了一块块规整的农田。

    远远望去极其显眼,又分外惹人欢喜。毕竟,这里播种的是所有农人一年的希望。

    这一日,苏圆终于说动吴婆婆,求得吴婆婆带她进山采药,早起就欢欢喜喜烙了几个苞谷饼子,又用油纸包了一些用猪油炒的咸菜条,正准备出发的时候却有人上门求医。

    依旧是一个年轻男子带着两个仆役驾着马车而来,同当日牟家的模样一般,可惜,这年轻男子却行事极倨傲,望着吴婆婆的眼神甚至带了三分轻蔑。

    苏圆看得火起,就想拦着婆婆不让出诊。

    不想,吴婆婆听得患病的孩童好似很严重,就答应了出诊,许是怕苏圆同人置气,又执意把她留下守院子,惹得苏圆担心至极。

    好在晌午一过,马车就把吴婆婆送回来,苏圆仔细打量吴婆婆除了神色有些疲惫,也不像受过怠慢的模样,于是就去给吴婆婆煮面垫肚子,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一晃眼三日过去,又到了去牟家复诊的时候。

    吴婆婆前晚做针线熬了夜,精神有些不济,苏圆琢磨着自己可以应付,就扶了吴婆婆上炕补眠,又把家里为数不多的粳米都熬了粥,配上一碟凉拌山野菜扣在灶间,等吴婆婆睡醒就能垫垫肚子。

    很快,牟奕就坐了马车来接,苏圆甫上车就催着赶路,琢磨着复诊完了赶紧回来照顾吴婆婆。

    牟奕知她心急,路上也没多说什么闲话,待进府就直接去了坤哥儿的厢房。

    坤哥儿正捏了一只纸青蛙在屋里慢慢走动,见苏圆到来喜得就要跑上前,惹得奶娘心惊胆战的跟在后边护着。

    苏圆很是欢喜,弯腰接了坤哥儿,牵着他坐到桌边,一边拿出这几日用薄木板做的七巧板拼图给他玩,一边仔细询问奶娘,又看了坤哥儿的舌苔,听了他的呼吸声,这才笑道:“先前那药方很对症,坤哥儿已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一会儿再把药量调整一下,继续喝上三日就能痊愈了,不过以后还是要注意保暖,这病症落了根,染了风寒就容易复发,千万仔细了。”

    “好。”听得侄儿即将痊愈,牟奕也是欢喜,郑重起身行礼。

    苏圆慌得摆手,“牟大哥太客套了,先前还送了那么多谢礼,若是治不好坤哥儿,我岂不是白吃猪肉了。”

    她这话说得逗趣,别说牟奕,就是奶娘和站在屋角的两个小丫鬟也笑了起来。坤哥儿还小,但眼见众人这般欢喜,也跟着笑得眉眼弯弯。

    闻听丫鬟回报,赶来探看的牟老夫人在门外见了这般景况,原本心里的几分犹豫突然散去了,难得果决了一次。

    “佛祖保佑,这一次老身可一定不能错啊,否则将来下了黄泉,没有办法同列祖列宗交代啊。”

    流云听得老夫人低声呢喃,侧耳想要细听,突然想起先前听吕道婆说起的只言词组,又赶紧低了头。

    苏圆写好药方,陪着坤哥儿又玩了一会儿,心里实在惦记婆婆一人在家,于是打算告辞。

    不想却有一个丫鬟守在厢房门外,见她出来就上前行礼,低声说道:“苏姑娘,我们老夫人吩咐,若是您不忙着赶回家里,还请您过去小坐片刻。”

    苏圆听得一愣,不明白牟老夫人为何又找她去说话,毕竟前一次闹得有些不愉快。

    但主家长辈相请,她也不好拒绝,于是迟疑了一瞬,就道:“好,请姑娘带路。”

    牟奕也是想到上次母亲失礼之事,抬步就想随着前去,不想那丫鬟却硬着头皮伸手拦了他,战战兢兢地又道:“二爷,老夫人说库房里有一套装在紫檀木盒里的首饰,她老人家想要送给苏姑娘做谢礼,别人去寻不见得能寻到,只能请二爷走一趟了。”

    这话听着没什么错处,毕竟家家的库房都是重地,不是主子轻易不能进去,母亲支使儿子去取东西也是常事,但在这样的时刻说出来,就是极明显的借口了。

    牟奕心里益发疑惑,两道墨眉紧紧皱了起来,但他自小至孝,怎么也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违背母亲之意,只能扭头往库房去了。

    苏圆倒是没想太多,先前来过牟家一次,她自然也是识得路的,慢慢顺着游廊到了正房门前,根本没注意那丫鬟是不是跟了上来。

    早有另一个绿衣丫鬟远远见她近前,赶紧挑了门帘请她进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蜜医最新章节 | 蜜医全文阅读 | 蜜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