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暖暖 > 第十四章

暖暖 第十四章

作者 : 千寻
    【第五章】

    会议室里,几个年轻人紧盯着电脑看。

    夏亚宸的手指头不断在桌面上敲击,眉心皱出深深的川字形。

    自从宋琳桦召开记者会之后,事情并未如她想象的风平浪静,反而激起更多的舆论。网路上分成三派,有人挞伐宋家、有人指责思葭虚假,也有人把矛头指向经纪公司,说他们对思葭过度包装,思葭形象崩坏,还有不少无聊人跳出来,说自己是她的入幕之宾。

    这年头,批评的人比鼓励的人少,大家都喜欢唱衰别人。

    总体而言,宋琳桦这招使得很成功,过去没没无闻的她声名大噪,听说已经有制作人找上她

    亚宸不但把那本日记从头到尾读过,又因为阿眉说思葭有写日记的习惯,到她的宿舍里找出其他日记以及夹在日记本里的里照,他越读,怒火越是高涨。

    思葭在日记里记录了自己的心情、宋家上下如何苛待她,要不是有这些日记,他完全无法想象可爱青春的她,竟然是个受虐儿。

    难怪她那么乖,难怪面对再困难的事,她都不反抗,难怪她的脾气好到没有人理解,那是因为从小被压抑,除了顺从,她没有第二个选择。

    思葭的遭遇让他心疼极了,他发誓,绝对不让宋家人好过!

    “找到了!宾果!”阿耀跳起来,把电脑搬到亚宸面前,指着萤幕道:“老板,你看,这只手是宋明桦的。”一只男人的手横过她的日记里的叙述,让亚宸更印证了他的猜测。

    他记忆深刻,那时母亲的死讯让她支撑不住,每次上台之前,她都在后台大吐特吐,吐到他顾不得正在唱片宣传期,硬要让她放假。

    谁知道,他这个外人看不下去,亲人倒是狠得下心,逼她就范、乖乖上台。

    “很好。”他淡淡说出两个字,但眼底的凌厉怎么也掩饰不住。

    照片太假了,那时思葭无法接通告,素颜的她与上妆的她判若两人,宋家为了让人能够一眼认出她,还特意帮她上妆。

    有趣的是,照片里的男主角不是被枕头遮住脸,就是用被子遮住半边身体,让外人无法辩识出身分。

    是允希的功劳,他太聪明了,几句话就猜出这个男人是谁。

    允希说:“宋思葭的生活简单,平常会接触的,除公司里的,就是宋家人,公司里会有人帮着别人欺负她吗?”

    亚宸拍胸脯打包票,他的员工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低级的事。

    允希笑道:“那么答案很明显了,既然在演唱会后台,录音笔清楚录下她们的对话,确定杨美华想高价把思葭的初夜卖掉,表示照片里的男人没有对思葭做什么,但哪个男人会憋得住?除非是自己人。”

    允希这些话,让阿耀分秒分镜,细细观察记者会上宋明桦的手臂,果然,被他找到证据了!

    照中的男子,手腕间有一个小小的星星刺青,电视上的宋明桦也有,很微小的证据,却是铁证如山。

    “阿朝,你去安排,我要召开记者会,掲穿宋家控制思葭的秘辛。”亚宸冷着嗓音吩咐道。

    “是。”阿朝满脸兴奋,这些日子眼看宋琳桦这么嚣张,大家都快闷死了,好不容易能够一吐怨气,爽啊!

    “等等。”徐镜临走了进来,阻止道:“亚宸,你确定要这么做?要是宋家不甘心,要和公司对簿公堂……再考虑一下,好吗?”他是亚宸的同窗好友、镜棻的哥哥,也是公司的总经理。

    “有什么好考虑的,思葭是我们公司的一分子。”

    “第一,她的合约已经到期;第二,目前公司里没有像思葭那种可以撑大局的艺人,接下来,我们还有许多辛苦仗要打,如果在这个时候惹上官司,不是更辛苦?第三,就算舆论对我们不友善,认为我们过度包装思葭,但相对的,也有不少艺人觉得我们可以把思葭的形象营造得这么好,也可以帮助她们。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询问合约问题,有意思跳槽到我们这里吗?宋家闹这一场,不全然是坏处。”

    徐镜临忧心忡忡地望住亚宸,在这件事情上,他觉得亚宸太冲动了,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当初亚宸有需要,他二话不说辞掉工作来帮他,如今他不可能看亚宸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公司。

    亚痕冷笑道:“宋家不就是算准了整件事对我们无害,对他们却是大益,算准没有人会替思葭出头,才敢信口雎黄,若是连我们都不出面主持公道,还有谁可以?”

    “主持公道又怎样?思葭已经死了,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知道了,如果当初她选择向公司求助,我们当然要为她出气,但现在根本没必要。”

    “不必说了,我已经决定这么做。”

    徐镜临一把握住他的肩膀,因为焦急而不自觉提高音量,“亚宸,你清醒一点,她是宋思葭,不是徐镜棻,你不要认错人了!”

    没有人晓得,当初亚宸先看上的不是思葭的歌声,而是她和镜棻相似的容貌,多年来,亚宸、允希两兄弟始终都认为自己要为镜棻的死负责任,现在亚宸又认定他该为思葭负责?夏家男人的责任感到底有多重啊。

    亚宸的心被狠狠撞了一下,沉下眉目,凝声道:“无论如何,我都要这么做。”

    吐一口大气,徐镜临无奈的转身离开会议室。

    众人见状,纷纷跟着离开,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亚宸一个人,他像是在对谁解释似的,低喃道:“我很清楚她是谁。”

    只不过……是他的问题吗,要不然为什么他喜欢的女人都会离他而去?

    他揉揉发疼的太阳穴,浓浓的罪恶感敲击他的心,听到传来两声敲门声,他才转过身,就见弟弟斜靠在门边。

    “允希,怎么来了?”

    “哥,很累?”允希走到哥哥身边,靠坐在办公桌上,与哥哥面对面。

    “有点。”

    外界传言,宸希少了宋思葭,很快就会倒闭,这话是说得夸张了,但不能否认,少了思葭,公司的营收至少会下降五成,许多新人的培育计划可能要被迫暂停,而一个经纪公司没有办法不断推出新人,便无法创造更高的营收,就算他再怎么有能耐,也不可能不烦恼。

    “怎么回台北了?阿姨让你回来的?”亚宸问。

    允希挑挑眉,苦笑道:“哥,你要不要考虑签我妈,她的演技可以报名金马奖。”

    “阿姨是为你好。”亚宸拍拍他的肩。

    “我情愿她不要为我好。”允希突然把身体往前倾,手搭在哥哥的肩上,两人的额头几乎碰在一起,动作极度暧昧。

    “你干什么,不怕被误会?”亚宸拍开弟弟的手,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这家伙从小就痞,偏偏只对自己痞,对外人却总是一张臭脸,搞到他身边的朋友老是问“你弟弟是不是有恋兄情结?”、“他是不是同性恋?”

    允希干脆直接把头靠到大哥肩膀上,两手还把玩着他的领带。“哥,如果我承认出柜,妈会不会放弃帮我安排相亲?”

    亚宸受不了的把他推开。“不会,阿姨绝对会在你出柜的谣言闹到人尽皆知之前,先留下孙子。”

    允希翻了个大白眼,没错,母亲的思考模式就是这样,他烦躁的叹了口气后,神色一敛,正经的道:“哥,我刚刚在外面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

    “看见你和镜临哥争执。镜临哥说的没错,公司不要插手这件事会比较好。”

    “镜临让你进来当说客?”

    允希不答反问:“哥,你真的那么喜欢宋思葭?”否则一个艺人之死,经纪公司想到的,大概只有如何利用她的剩余价值。

    亚宸叹道:“镜临刚刚提醒我,她不是镜棻。”

    允希拧眉,有时候他真痛恨自己,当年如果不是他……如果镜棻姊还活着,哥现在一定很幸福吧。

    “哥,你把宋思葭当成镜棻姊吗?”

    “我知道她不是镜棻,只是……”亚宸无法不在她身上做投射,他摇摇头,改变话题,“你怎么改变立场了?”

    允希莞尔,没有回答,又问道:“哥,宋思葭的支付签收表,影印了吗?”

    “印好了。”亚宸回道。

    透过签收表,可以确定从思葭进公司到现在,每一笔收入都是由杨美华亲自签收,换言之,事件的前五年,思葭赚的全进了杨美华的口袋,根本没有钱可以贴补男人。“那几页重点日记影印了没?”

    “也印了。”还编印成册,到时记者会上,会发给每位记者一份,以供参考。

    里面的内容有思葭母女屋内外泪眼相对、被迫分离的一幕,可以破除宋妈妈为男人抛弃女儿的说法?,也有思葭收到母亲死讯,心痛得无法上节目的过程,不久之后,事件发生,可以让人推论出,必定是阴谋。

    当然也包括杨美华打算把思葭卖给晶伟,对于这点,还有个非常重要的证据——录音笔,他突然很庆幸思葭有在后台用录音笔反复练习表演曲子的习惯,才能录下这么重要的对话内容,既然杨美华想用高价卖掉思葭的初夜,便代表她很确定她还是处女,这段录音可以充分证明,宋琳桦讲的每句话,都是谎言。

    “那个确定是宋明桦?”允希问。

    “确定了。”亚宸扬眉,迸射出锐利眸光。这种事都做得出来,可见宋家人有多卑鄙。

    “十六岁的宋思葭被关在门外,无处可去,没有手机可以求救的旧新闻……”允希提醒,这个宋家,有太多东西可以挖。

    “翻出来了,那时候公司帮思葭办的手机被宋琳桦拿走了。”

    “看起来,大哥万事倶备,只欠东风?”

    “没错,我决定召开记者会,把所有的证据公诸于世。”

    “虽然万事倶备,但是哥,能不能先等等?”

    “给我一个足以说服我的理由。”

    “宋琳桦在谈话节目中提到宋思葭的男朋友,若大哥确定宋思葭不曾交过男友,那么那些男人绝对是冒牌货,宋琳桦尝到出卖宋思葭,让自己走红的甜头,接下来恐怕还会再演个几场,你何不先按兵不动,看看她要嚣张到什么时候,你也知道,人嘛,爬得够高,摔得才够痛。”允希的笑带着几分邪气,他不是正义使者,但他是哥的粉丝,哥想走的路,他很乐意跑在前面开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暖暖最新章节 | 暖暖全文阅读 | 暖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