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渣王作妃 > 第311章  碾压(上)

渣王作妃 第311章  碾压(上)

作者 : 浅浅的心
    皇宫

    “叩见湛王妃,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叩见王妃……”

    一路走来,跪倒一片,请安声不断,此起披伏。

    恭敬,规矩,敬畏,隆重的阵仗做的是一个完全。

    容倾看着淡淡一笑,神色寡淡。太子和皇后还真是有闲心。

    鸿门宴设了。在此之前,还特别让她再享受一次高高在上的滋味儿。之后,看她将加倍的体验着,从高处跌落的痛处。

    让她知道,嚣张,不识相的后果到底是什么?

    痛不欲生!生不如死!追悔莫及!这些,都是他们想看到的。

    “湛王妃!”

    闻声,容倾脚步顿住,看着出现在眼前,恰好挡住去路的人,视线在她肚子上掠过,眸色越发浅淡,嘴角扬起一抹浅笑。

    宫殿

    “钱嬷嬷!”

    “嗯!”

    听到门口处传来的声音,庄诗画,庄诗雨两人同时抬头。看钱嬷嬷疾步走进来,神色……很是有些微妙。

    那一丝异样落入眼中,两人均表示没看到,保持沉默。她们今天是只是看客。

    “皇后娘娘!”钱嬷嬷走进。

    “说吧!”皇后淡淡开口。

    “是!”钱嬷嬷应,眼帘垂下,轻声回禀,“湛王妃已入宫,在途中巧遇沈贵妃。然后……”

    钱嬷嬷说着,不由顿住,表情几经变换。

    庄诗雨,庄诗画垂眸静静听着,眼里划过各种颜色,几个重点敏感抓住。

    这种形势下,容倾竟然选择入宫,这份胆量实在可佳。还有……

    入宫‘巧遇’沈贵妃?呵呵……

    沈贵妃自怀了龙嗣之后,护肚子护的最是厉害。平日里就待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儿,一步都不往外迈。如此,又怎会那么巧的跟湛王妃巧遇。

    若是跟湛王妃关系亲近也就罢了。但,事实却是相反。

    沈茹设局算计湛王。沈家因此被发配!致此,湛王府和沈家的关系自然不是太美妙。

    过往在这里摆着,沈贵妃那护肚心切的人,又怎么会主动出现在容倾的面前?反常清晰可见。

    “然后如何?”

    “然后……湛王妃令护卫把沈贵妃带走了!”

    钱嬷嬷话出,皇后眉心一跳。庄诗雨不由抬头。庄诗画嘴角猛抽。

    带走了?这……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清楚!”皇后沉声开口。

    钱嬷嬷面皮紧绷,“沈贵妃刚俯身请安,一句话还未说。湛王妃忽然就对身边护卫下令,突然之间就把人掳走了。”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令人措手不及。以至于连个为什么都不清楚。

    一言不合掳人,甚至杀人的见过。可是这……连话还没说,就直接把人带走的还是第一次见。更重要的是,还是在宫中,在太子,皇后的眼皮底下!

    皇后听了,面色发沉,“宫中护卫呢?都是死的吗?”。就那么看着湛王府的人把沈贵妃带走?

    钱嬷嬷垂首,“待他们反应过来,湛王府护卫已没影儿了。”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当时宫中护卫,也是目瞪口呆了。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再去追为时已晚。

    跟在容倾身边的人,身手那都是万一里挑一的。宫中的护卫根本无法与之相比。如此……

    只能说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

    计划容倾入宫,就先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知道厉害。可结果……

    又是徒惹笑话。

    钱嬷嬷低头,心里无声长叹。真不怪她们段数太低,主要是湛王妃那人……

    她们太不了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可对容倾,她们一直自以为了解。但,真正对上才发现,那所谓的了解都只是表面罢了。

    平日不显山不露水,遇事才真正看清,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做不出的。在皇宫她竟然也敢动手。嚣张到了无法无天的程度。

    庄诗雨垂眸,又一个意想不到。在皇宫这地界,皇后稳稳的栽了一个跟头。

    庄诗画神色不定,湛王妃——一个把烧杀掳掠,土匪流氓之事,完全做尽的人。

    皇后嘴巴抿成一条直线,脸色不可抑止的变的很是难看。

    视线在皇后脸上快速掠过,庄诗画垂首。不知道是谁向皇后献的计,结果妥妥的变成了献丑。

    朝堂之上

    太子坐在殿下最上首,听完护卫的禀报,表情木然,什么都没说。因为,完全无话可说。

    不过,容倾为何入了湛王的心。太子却是完全了解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世上,怕是再难找到一个比容倾更作的人了。

    朝堂百官不知道护卫向太子禀报了什么。只清楚看到,刚还悠然闲适的太子,此时风轻云淡不再,脸上表情眼可见的变得僵硬。

    发生了什么事儿吗?百官好奇,太子却一点儿开口说的意思都没有。

    思索不定,探究间……

    “湛王妃到!”

    尖细的声音入儿,百官心头凛然,不约而同转头向大殿门口看去。

    一身淡紫色长裙,简单飘逸,贵气优雅。

    一头青丝,轻轻挽起,步摇碧定。走动间,流苏摆动,几分婉约动人。

    一张小脸儿,眉目精致,肌肤如玉,唇若涂砂不点而朱,娇嫩红润。

    这样一张脸,该娇俏诱人才是。但,却因容倾那过于的清淡的表情,还有那份过分的从容……

    再加上她最近做的那些事……湛王妃就算长得再美,大殿之内也无一人能对她生出一丝臆想。

    容倾走进殿内。大殿上……

    一片沉寂。

    请安?无!见礼,无!

    在殿外的备受恭敬,在殿内被视而不见。两个极端,做的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明显。

    如此两级的态度,是想让她感受其中的落差吗?若是……

    凛一拿过一张椅子,放在太子对面。容倾缓步走上前,稳稳的坐下。

    一举出,百官垂首。太子勾了勾嘴角,“正是早朝,百官正在朝议,皇婶怎么到这里来了?”

    这话……

    是说她不请自来?不懂规矩?或者意指她野心勃勃,欲干预朝政?

    容倾抬眸,回一笑,风轻云淡道,“昨日忽闻皇后娘娘快不行了。本妃心惊不已,关心则乱,竟忘了这是早朝时间,就匆忙过来了。若有不得体之处,还望太子理解,包涵。”

    容倾话出……

    大殿之内,瞬时一片死寂。有人直直盯着容倾,满眼惊骇,倒吸凉气,满心不可思议。

    有人埋首至胸口,掩饰那不停抽搐的嘴角,满眼复杂的情绪。

    大殿后……

    皇后脸色已完全沉了下来。死死盯着容倾,眼里一片寒气,这该死的女人,竟然咒她死。

    钱嬷嬷嘴巴动了几动,最终默默有闭上了。纵使八面玲珑,此时也安抚不了皇后那暴躁的心。

    庄诗画握着帕子的手收紧,力持脸上表情平稳。

    庄诗雨端起手边水,不断品着,借此掩饰脸上表情。

    面对满殿的沉寂,容倾看着太子,颇为关心道,“不知皇后娘娘现在如何了?”说完,看一眼殿内一众官员,“众位大人神色如此复杂,凝重。难道皇后娘娘已经……”

    难道皇后已经死了?而他们正心中悲痛,神色凝重的商量皇后的身后世,商讨皇后下葬的吉日?

    以上这一句,容倾没说出。不过,她一点儿不含蓄的,完全用表情表达了。如此……

    容倾表情丰富了。他们却不知该做何种表情了。凝重不合适,欢心更不恰当。

    太子看着容倾,沉沉道,“皇后好的很。倒是湛王妃刚才那话,似有诅咒皇后之意?”

    “不是诅咒,是缅怀。只是,现在看来我好像缅怀太早了点儿。不过,我浪费点儿泪水,总是比皇后真的逝去的好。此刻皇后安好,甚好!”容倾不急不缓道。

    “不知那无忌之言,湛王妃是在何处听到的?”

    “从庄家!”

    百官:……

    这话,湛王妃敢说,他们还真是不敢听。

    太子扬眉,“从庄家?”

    容倾点头,不咸不淡道,“一直以来,庄大人对湛王爷特别的关心。为了感谢庄大人这份用心。昨日我特派人去庄家表谢。没曾想,还未踏入庄家就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也因为是从庄家听来的。所以,一点儿不曾怀疑,尽早匆忙的就赶来了。不过……”

    微微一顿,看着太子,眸色浅淡,“从现在的结果看。为何从庄家传出如此大不敬的话,还需仔细查探一下。太子殿下以为呢?”

    “本殿以为,也许是湛王妃的人听错了!”

    容倾听了,忽而一笑,瞬时又收起,恢复一脸的寡淡,“太子殿下怎么说,自然就怎么是!”

    这回答,简直诛心。

    连庄家诅咒皇后死的话,太子都能包容。如此,她还能说什么呢?自然是太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一点儿不抬杠。随你如何偏帮!

    湛王妃用她的好说话,噎的他人无话。

    纵然知道,说皇后死的话,绝对不会是从庄家传出的。也许根本就是湛王妃无中生有。可是……

    太子刚才的态度,总是有那么些许令人不太舒服。

    刘正站在一众官员中,垂首不语,静默不言。无论是刀剑实战,还是唇枪舌战,湛王妃都有本事把他人碾压。那老辣……每次看到,每每想到,都不由抖激灵。

    这年纪,这腕力,令人有些慎得慌。

    太子直直看了容倾一会儿,随着开口,“听说,湛王妃刚才把让护卫把沈贵妃掳走了?”

    太子一言出,众人心头又是一跳,眼睛发直。

    掳了沈贵妃?这又是什么情况?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渣王作妃最新章节 | 渣王作妃全文阅读 | 渣王作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