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渣王作妃 > 第249章  欺男霸男

渣王作妃 第249章  欺男霸男

作者 : 浅浅的心
    云陌!

    是了!

    也只有他敢在湛王凶残找人时还插一手!

    也只有他凭着那份医术,还有那身武艺敢闯到哪里去。

    也只有他凭着那份特殊敢再次劫人。

    不过,被陌皇爷带走,总是比其他任何人都强。最起码可确定性命无忧了。只要人活着,那是比什么都强。所以,这是好事儿,好事儿!

    凛五心里如此想,可……一想到老皇妃,为什么总是有种一口气提不上来的感觉呢?

    武艺,医术,胆子,凭着这些,陌皇爷这不嫌事儿大的插手也就插手了,把人带走也就带走了。可是……

    陌皇爷除了有以上那些,他还有一个最要人命的——就是他的娘。

    一个时刻怂恿着自己的儿子,霸占了自己的侄媳妇儿的娘。

    想着,凛五面皮发紧,抖索。比起那些阴谋,阳谋的。老皇妃那仗着主子不敢弄死她的作,才是最让人吐血的。

    想到老皇妃,心里不再是憋闷,而是直接要憋疯。

    凛五都有如此感觉,何况是湛王了!

    “你说,是陌皇爷带走了小九儿?”听到云陌两个字从湛王口中吐出,钟离隐遂问。

    小九儿,这三个字,从钟离隐口中吐出,极致的刺耳。

    “不想死就给我闭上嘴!”

    听着湛王那杀气腾腾又酸意满屋的声音,钟离隐看看自己稍微一动就疼的咬牙的身体,沉默了一下,默念一声,识时务为俊杰。而后,没再叫,可是也没说要改,只道,“若她是被陌皇爷带走的,那也算是一件幸事。”

    凛五听了,垂眸,幸事?相比较来说,若是在凶狠恶徒跟陌皇爷之间选一个的话。那自然的,被陌皇爷带走是幸事儿。

    但,只要一想到老皇妃,这心里是怎么也庆幸不起来呀!只能说,钟离隐不了解陌皇爷有一个什么样的娘。

    湛王什么都没说,转身往外走去。

    “云珟!”

    湛王脚步顿住。

    钟离隐看着他,开口,“小九儿说,等到见到你,她要把女儿压箱底的那本书,都对你使一遍。所以,你要不要先炖点虎鞭什么的喝了再去见她?”

    钟离隐话出,凛五嘴角抽了一下。

    湛王听了,脸上表情不明。

    钟离隐叹了口气,悠悠道,“我跟她说,我很愿意做的她的解药。可是她不愿意,嫌弃我眉形不好,甚至还说,我连胳膊上的汗毛都没你的好看。所以,为了不成为彼此的解药,容倾现在对如何敲晕一个男人的技巧,已是拿捏的非常好。”

    湛王听了,心口微紧,却是没说话。

    钟离隐扯了扯嘴角,看着湛王道,“我说这些,不是想跟你解释什么,只是想告诉你,她很好,别负了她!”

    湛王听言,收回视线,大步离开。

    凛五快步跟上,心里长叹一口气:以后不但要防着恶人靠近王妃,还要防着这些对她太过有心的人靠她太近。

    还有,钟离隐刚才那是什么表情。嘴上说着:她很好,别负她。可脸上……却是赶紧负了她吧!

    心口不一的要不要太明显。

    让主子负了王妃,好成全他吗?

    钟离隐这厮,真是堪比容逸柏了,对王妃用了心,却又让主子闹了心的人。

    皇宫

    “皇上,湛王出京了。”

    皇上听言,抬头,“去哪里了?”

    御林军回禀道,“往京城之北去了,去何处暂不清楚。”

    皇上听了,静默,云珟这个时候的任何动向,都只会和容倾有关。在容倾未找到之前,他暂时顾不上别的事儿。如此,他出京倒不失为一件好事。

    “钟离隐怎么样?可醒了?”

    “回皇上,好像是醒了!”

    闻言,皇上神色微动。看来是确定容倾的踪迹了。

    “钟离隐既醒了,现人在何处?”

    “回皇上,还在湛王府!”

    皇上听了,不觉扬了扬嘴角。

    已知道了容倾的踪迹,还留着钟离隐,没弄死他,并还留他在湛王府的理由是什么呢?

    皇上抚下巴,笑的意味深长。不想在这敏感的时候弄死钟离隐,是因不想坐实了,他跟容倾那不清不楚的暧昧不明吗?是单纯的想维护容倾的名声吗?

    若是这样。那,不得不说,云珟对容倾可真是够用心的,连这都忍的了。不过……

    湛王不动钟离隐的原因,真的只是这样单纯吗?

    嘴角笑意消散,若有所思。

    皇上——习惯性过的阴谋论者。

    湛王的一举一动都想探究一下,连湛王迈进御书房时,先迈的左脚还是右脚都会盯着看一下的人。

    不得不说,皇上对湛王这关注。应是后宫每个宫妃都盼望着想得到的吧!

    皇后寝殿

    “娘娘,皓月太子妃刚派人过来请罪,说:身体不适,今日怕是不能过来向皇后娘娘请安,还请娘娘恕罪。”钱嬷嬷给皇后仔细梳着头,轻声道。

    “身体不适吗?”。

    “是这样说的!”

    呵……怕是心里不适吧!不过,不来请安也正好,每日看着南宫紫那苦哈哈的表情,皇后也感甚影响心情。

    “你一会儿去太医院一趟,让太医过去看看。另传本宫意:既身体不适就好好歇息,无需过来请安了。”

    “是!”

    “另外再派一些宫女过去伺候。伺候好了,别生出什么好歹来。这是皇上的交代。”

    钱嬷嬷听言,眼帘微动。好好照看她们?是皇上之意吗?

    皇上一般对人好,那都是有所图的。

    “钟离滟现在人在何处?”

    听皇后开口问,钱嬷嬷收敛心神,恭敬道,“回娘娘,皓月公主现人还在二皇子府。”

    皇后听言,挑眉,“还在二皇子府吗?”。

    “是!本是跟二皇子妃特别投缘去的。其后,因别院被毁,继而就又在那里多留了两日。为此,二皇子妃特别派人过来禀报了一声。”

    “既然如此,让二皇子妃好好招待,别怠慢了客人。”

    “是!”

    别院被毁了,可住处却又不是没有。如此,别院被毁不过是借口。真实缘由,怕是不敢露头,怕被湛王的怒火给迁怒吧!所以,才躲在了二皇子府吧!

    对此,皇后认定是这样,继而也并未多想其他。

    然……

    皇后却是不知,钟离滟现在情愿面对湛王的怒火,也不愿意再待在二皇子府。

    被湛王杀死,也比待在这人间地狱的好。

    二皇子府

    “这饭菜味道很是不错,公主不再吃一口了吗?”。一个满脸褶皱的老嬷嬷,看着钟离滟面无表情道。

    看着眼前那血红的饭菜,钟离滟嘴角哆嗦,脸色惨白,颤抖着,重复一句话,“求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对于这利诱,老嬷嬷充耳不闻,只道,“公主若是没胃口,那老奴就先告退了。”说完,起身离开。

    一步迈出,钟离滟那熟悉的尖叫声在身后响起!

    “回来,我话还没说完,你给我回来……”

    回应她的是,老嬷嬷离开的背影,还有一片沉寂。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你们这帮毒妇,你们敢这样对我,一定会不得好死……”

    “啊……来人,救命……”

    叫器,叫骂,落入耳中,老嬷嬷没一点儿反应。而守在外面的人,更是眼帘都未动一下。心里暗道:还有力气叫嚷,精神头如此好,看来她确实泡在里面不想出来了。

    泡在里面?哪里面?

    木桶之中,钟离滟全身泡在其中,手脚被绑,穴道被封,花瓣水上漂,水蛭体内游……

    感受着那小虫在身体内游走,看着它身体逐渐胀大,看着自己血液被吸食,那感觉……

    “呜呜呜……太子哥哥救我……”

    呜咽,求救,狼狈不堪,此时的钟离滟哪里还有一丝初见时,那明艳动人,傲然不畏的模样。

    “老奴叩见二皇子。”

    “咳……咳咳……”云峯手掩唇,轻咳,少时,待咳嗽停下,开口,“公主今天怎么样?食欲可好?”

    “比昨天差了很多,身体亦是。”

    补血的东西一直灌。可再灌,也抵不过水蛭吸食的速度。

    云峯听了,靠在软榻上,缓缓闭上眼睛,低语,轻言,“钟离隐劫持湛王妃,钟离谨失踪。发生这么大的事,皓月那边也该派人过来了。如此……”微微一顿,眼眸睁开,“那小虫子再给她放点进去。”

    嬷嬷听言,恭敬应,而后起身离开。

    皓月人将来,不仅不停止,对钟离滟的惩罚反而加倍。这……二皇子他是怎么想的呢?

    想不明,闹不懂。但,不探究,只执行!

    云海山庄

    “公子,湛王爷来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

    云陌看着脚下那潺潺的流水,看着水中欢快游动的小鱼,长叹一口气,“这鱼儿游的这么欢心,肯定是因为没侄儿!”

    龙武听言,即刻低头,掩住颤动的嘴角和几欲外泄的笑声。

    鱼儿能游的这么开心,也许不止是因没侄儿,关键是它们还没一个特别与众不同,专坑自己儿子的娘亲。不然……这满塘的很池水,就是它们的眼泪。

    “龙武!”

    “属下在!”

    “你说我是直接躲起来好呢?还是,直接跟云珟断绝关系好呢?”

    龙武听了,抬头,看着云陌,肃穆道,“公子,老夫人她会怎么说呢?”

    云陌听言,默默移开视线,眺望远方。

    要么挨揍,要么还手,自己看着办!他娘一定会这么说。

    如此,他肯定是选择还手。可是,差别在哪里呢?最后结果都是一样,都是挨揍。谁让他武艺偏就比云珟低那么一点儿呢!想反抗,发威都做不到。世上没有比这更悲催的事儿了。

    我心比天高,奈何就是身手不高。

    唉!

    本就武功不济,再加上云珟这会儿,心情肯定那暴躁的狮子一样,暴躁凶狠。等下动起手来,肯定是照着生吞活剥的来,一点儿是不会留情,不会手软的。如此……

    云陌身手从袖袋里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药放入口中,“打不赢,我还不信我跑不赢。”

    云陌那有志气的话出,龙武绷着脸,心里噗噗。看公子刚才的吞药的动作,他还以为……身为大夫,谁还怕受伤。他以为公子是这样想的。没想到……直接蹦到第三十六计!

    若非这云海山庄住边了,不想眼睁睁看着它被湛王给烧了。云陌恐怕这会儿不是在这里看鱼感慨,而是已经在天涯海角,面朝大海背朝天的享受着被湛王满世界通缉的滋味了。

    龙武腹诽间,脚步声传来,威压随至,心头凛然,瞬感:若是断绝关系能风轻云淡,动口不动手的把事情给解决了。那,从此陌路吧!这样总是比被湛王打的不知今夕何夕的好。

    看着眨眼之间既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湛王,云陌一个感觉:吞药吞晚了,这药劲儿还没上来呢,他人就到眼前了。

    心里如此想,面上也不遮掩。

    而云陌脸上那一副‘你来的真不是时候’的表情,落在湛王眼中,意思直接被扭曲,各种臆想在脑中划过,太阳穴突突直跳。盯着云陌,心中一个指令:扒光他,阉了他。

    “容九在哪里?”

    “珟儿,我是救了容倾的人,又不是劫持她的。你这质问的口气,狰狞的表情,可是不合适!”

    凛五听言,心里松了口气,确定是陌皇爷把人带走的,确定王妃性命无忧。这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湛王或许也是同样感觉,继而火气更炙了。一切情绪全部转化为怒气,足以燎原呀!

    “容九人在哪儿?”

    问题重复,宣告耐性正在逐步消散。

    云陌想想跑不赢,再打不赢的结果。果断选择坦白,不再刺激眼前这头凶恶的狮子。

    “她现在跟你皇祖母在一起!”

    跟老皇妃在一起?这答案,让人刚放下的心,又提了上去。老皇妃插手,就意味着各种不确定。

    “我是问你她人在哪里?”

    “反正不在云海山庄,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看看,第一个不确定已经来了。

    湛王听言,眼睛微眯。

    云陌不待湛王一一问,从头说起,“你皇祖母一直认为,我比起你那是一点儿都不差。也一直想证明一下给容倾看看,让她知道她选错人了。所以,在知道她出事儿时,你皇祖母告诉我:英雄救美的时候来了,证明自己的机会到了。你皇祖母发了话,我就去了!”

    凛五听言,嘴角抽搐。该说陌皇爷孝敬呢,还是该说老皇妃够折腾呢!

    “其实,我也不赞成过,对这种掏力不得好的事,没必要去做。可是,在你皇祖母学你,开始往我屋里送男人的时候。我觉得,比起睡男人,还是英雄救美更好些。”云陌说的那个坦诚,那个纯粹。

    凛五听着,已是无言以对。

    “继续说!”

    “事实证明,英雄救美我做到了。我跟容倾挺有缘。比你先一步找到她,就是证明。”

    凛五:……

    看着哑然的凛五,龙武也很是无力。长叹一口气,公子呀,哪个让你说这个了呀!你没看到湛王眼睛都冒出火来了吗?你能不能说点儿对自己有利的。

    而云陌这一句话,也是戳的湛王心肝肺都是疼的。直直盯着云陌,若是视线能够杀人。那,云陌这会儿大概已经是饺子馅了。只差一个皮,包裹包裹就能下锅了。

    “人嘛,缘嘛,都有阴差阳错的时候。你也别太闹心了。”这算是安慰吗?心肝肺更疼了。

    “云陌,少给扯那些没用的。”湛王开口,牙根犯疼。

    这几天说话都是咬牙切齿的,牙根疼也是正常。也是出现的人,一个比一个人气人。

    “有用的?”云陌听了,按照自己的理解,开口道,“我带容倾离开时候,容倾有对我流口水。不过,我没依她。我守住了我们各自的身份。”

    说完,脸上自然洋溢出‘我做的不错吧’。这表情,凛五已无法直视。

    龙武看着,都不由心疼湛王了!

    公子呀!你就告诉湛王,你跟湛王妃守住了各自的身份不就好了吗?有必要把容倾对你口水的这句话给讲出来吗?

    湛王听了,看着云陌,眼里怒火忽而消散,“继续说!”

    “我带容倾回来之后,你皇祖母给我两个选择:一,让我做容倾的解药,帮她解毒,而后离开,山川河流,天下任畅游。”

    什么畅游,诚实点不行吗?明明就潜逃!

    “其二,就是在这里等着你,看你满脸狰狞,火气腾腾。她带着容倾天下畅游!”

    直白的说就是:女人送到眼前,都没那个胆子去动。老皇妃唾弃过儿子,果断的带着容倾离开了。

    凛五听完,望天,老皇妃带王妃私奔了!

    老皇妃出手,果然处处都是预料不到。

    湛王沉默好一会才开口,“去了哪里?”

    云陌摇头,干脆道,“不知道!你皇祖母说,我既对容倾下不了那个手,那么也别张那个口。让我少问。只说:有本事找呗!”

    湛王听完,完全沉默了。极好!从开始心急火燎的赶着救人,到现在改成捉迷藏了。

    看湛王脸色实在难看,云陌安慰道,“她带了龙卫出去,安全无忧,这一点儿你不用担心。”

    凛五听了,若有所思。带了龙卫出去呀!这可是一把双刃剑。能保护她们的安全,可同时也会阻碍他们寻人。

    老皇妃这是打定了主意要作呀!所以,龙卫一旦发现他们,老皇妃极有可能马上就会带人转移。

    心受控,人就受牵制。

    湛王心里这憋闷,已经无法用言语言说。不过,紧绷的心口却舒缓了些许。他被作,总是比她出事儿强。

    湛王府

    春风徐徐,阳光正好,钟离隐坐在院中,晒着太阳,闭目养神,修养身体。

    周正缓步最近,看着钟离隐道。“仁王爷,南宫小姐来了,在外求见。”

    钟离隐听言,眼眸睁开,眸色淡淡,“让她进来吧!”

    周正颔首,抬脚走出。

    少时,面色不佳的南宫玥犹婢女轻扶着,缓缓走来,一副虚弱无比的样子。

    钟离隐看着,眉头微挑,是来探望的吗?只是来表现娇弱的吧!

    “臣女叩见王爷。”南宫玥俯身,见礼。

    “起来吧!”

    “是!”南宫玥起身,抬头,看着仁王,眸色盈盈,满是关切,“王爷身体怎么样?可还好吗?”。

    “嗯!还好。”说完,看着南宫玥道,“倒是你气色看起来不是太好。”

    南宫玥摸了摸脸颊,柔和道,“前两日有些受凉了。不过,今日已经好多了。”

    这是解释,解释在钟离隐已入京时,为何没即刻过来探望。不是不关心,不是不担心,只是身体不适无法前来。

    不过,在钟离隐看来,南宫玥不是身体不适没来。而是,惧怕湛王。现在,知晓湛王不在京了就巴巴的过来了。

    看着眼前这端庄,温柔的女子,钟离隐眸色越发浅淡,“既身体不适,就回去歇息吧!”

    “臣女已经好多了,多谢王爷关心。”南宫玥轻柔道。

    钟离隐点头,不再开口,放松身体躺在软榻上,闭目眼神。

    钟离隐如此,南宫玥瞬时就尴尬了。

    转身走,是不敬!

    留下,站着干瞪眼。

    比起直接把人赶离,钟离隐温和含蓄的做法,更让人无措。

    看钟离隐如此,南宫玥垂首,握着帕子的手微紧。他这是不高兴了吗?因为她来的晚了?

    生气?不!

    没有生气,只是决定不娶你了而已。

    在这瞬息万变,算计重重的世界,在外每日面对诡计算计已是够了。回到家里,身边,枕边真的不再需要一个满腹思量的妻子。

    皇家别馆

    “娘娘,南宫小姐她见到仁王爷,会不会把前两日娘娘说过的话,都告诉仁王爷呀?”梅兰看着南宫紫,担心道。

    南宫紫听了,淡淡一笑,“她不会说!纵然再想,她也不会说。”

    见南宫紫说的肯定,梅兰有些疑惑不明。

    “编排太子妃,这是犯了口忌。特别,我还是她的堂姐,说道自己的手足,那是不德。南宫玥这个自持端庄贤淑,温柔贤德的人开不了那个口。特别是在仁王爷跟前,端着南宫小姐的身份,极力表现自己完美的一面的她,更是不容自己身上染上一丝瑕疵。所以,她什么都不会说。”

    女人有的时候,过分的端着,不会让你看起来更加端庄,反而让人感觉是在拿乔,更让人腻歪。

    所以,南宫玥今天这一去的结果……这亲事儿怕是要彻底没戏了。

    南宫紫轻哼,不想退亲,不想冒险,不想为任何人所用,她想的可真是太美了。

    世上的事儿,若是能尽如人意,她这会儿也不会被困大元了。

    京城内,人心莫测,算计层出不穷。而京城外……

    湛王,云陌过的一点儿也不舒心。

    云陌每日对着湛王那一张乌云密布的脸,那是吃嘛嘛不香。

    更重要的是,作为儿子,他逆不过自己娘。作为叔叔,他打不过自己侄儿。作为晚辈,身为长辈,都这么不得力。云陌无声叹息:他其实也是个可怜人呐。什么时候他也能摆摆谱呢!

    看着云陌那明媚而忧伤的脸,湛王心里是满满的沉郁。想到去寻找容倾的一路上,肯定会出现的,各种层出不穷的幺蛾子,湛王脸阴的能滴出水来。

    ***

    会出什么幺蛾子,暂还不确定。不过,口号已经很响亮了。

    “容九,祖奶奶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手段。”

    “呃……”

    “云陌那小子太没慧根,跟祖奶奶我混了这么些年,连强抢女人都不会。我对他已经是彻底失望。现在,祖奶奶就把这满腔的希望托在你身上了。”

    “呃……那我是要学着强占男人吗?”。

    “没错!云陌下不了手,你来。给我强占了他!”

    容倾:……

    “你那是什么表情?被雷劈了吗?抬头,挺胸,给我拿出欺男霸男的气势来。”

    容倾听言,头发一甩,站的笔挺。只要不是让她强占云陌,这欺男霸男的气势,她还是有的。

    看容倾这小模样,老皇妃分外满意,“不错,不错!你很有慧根。”

    赵嬷嬷听言,低头。慧根还能这样用呀!阿弥陀佛,希望佛主没听到才好。

    容倾听了,嘿嘿笑。这慧根,指着的是流氓气吧!苞着老皇妃,怎么流氓怎么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渣王作妃最新章节 | 渣王作妃全文阅读 | 渣王作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