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仪之家 第三章

作者 : 艾莉

第二章

罗善信踏入家门,才打算将钥匙放好之际,看到盘里那一副跟自己手上几乎一模一样的,一时间有点不敢相信,但很快地微微一笑。

室内只维持玄关灯打开的状态,他一边放好物品、换穿室内鞋,同时顺手将她的鞋放正,等待眼睛适应光线后,放眼四周梭巡,发现了沙发上缩着身躯的她。

“……”他轻声叹口气。

看来他的新婚妻子比他想象中的还弱?

他先将食材放在料理台面,而后仔细地洗了手跟着擦干。思考了一阵,才步至客厅走到沙发旁,落坐她身边。

她看起来比前几次憔悴了些,妆容的完美程度也折损许多,就着阴暗的灯光,他彷佛可以看到她眼角的泪痕。

真的有点弱欸,她。

“……珈仪?”他轻轻地喊了她的名,有点不太熟练,看来需要多加练习。

她睁开眼。当下他觉得她原只是在装睡,弱弱的女人被动地等待他采取行动。

对上她的视线,他看着那双眼。

她的五官中,他应该是最喜欢她这双眼,因那眼神中聚集了那么多的犹豫与不确定;尽管一举一动完美得宜,但偶尔眼睛里又泄露出许多无措与不安。

而她就这么跟他对看着,目光锁定他脸上,似乎他脸上写了什么答案。

这令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她那失措又不甘的模样。

罗家习惯在自家饭店举办宴会,其实大部分时候,他们家的宴会都没有什么商业或政治利益牵涉其中,纯粹是他父亲想用个名目把所有孩子都叫来一起吃饭。

他父亲有八个孩子,有一半是在外面生的。对此,他们嫡系对于这样的聚餐一向有股排斥感。他想,外面那几个应该也是一样的想法。除了罗七。

为了减少那种类似尴尬的成分,罗家兄弟们可以携伴,他父亲偶尔也会邀请挚友出席,借由人数的增加、话题的变多来稀释他们七个应该兄友弟恭的必要性。虽然一般而言,他们七个全员出席的机率很低,反正也没有什么全勤奖可领。

李家人出席那场晚宴的当天刚好是罗二的生日,看着那位政界大老频频和罗二互动,他们自家四兄弟对这意涵当然十分了解。

“还真的很大家闺秀,而且不是假货。”

“不过看起来有点弱,娇娇柔柔的,有点公主。”

“反正是配罗二,与我们不相干。”

那时他安安静静地依自己的节奏吃饭,一边听着大哥和两个弟弟的评论,偶尔会好奇地打量这位李家千金小姐。

坐在罗二对面的她几乎没说什么话,但有时会用笑容应和,巧合的一个角度,她的视线对上他的,情绪来不及闪躲,就这么泄露了心情秘密。

那时他有点替她可怜,因为他勉强知道罗二的个性。罗二冷调不好社交又不爱作伪,恐怕不会喜欢娇滴滴、楚楚可怜的大小姐。

但让人意外的是,罗二对联姻这件事并没有反对,而罗二的不拒绝反而惹恼了母亲。

自从罗二诞生之后,母亲应该就变了吧。他这么想着。

罗二是父亲在外面生的第一个孩子,再来是罗三。

接连两个外面生的孩子,等于打了母亲两巴掌,重重地。

他想,他父母婚姻状况的演变,可以从他们这八个同父异母孩子的排行中看出端倪。

罗一自然是不用说,一段婚姻结合之后的第一个孩子。

而后婚姻亮起了红灯,父亲有了小三和小四,再来是母亲努力挽回,所以有了他,跟着又有了罗五罗六这对异卵双胞胎。

不过母亲还是失败了,因为父亲又有了别人,复数形,外面又多了两个罗家人。也幸好就终止于此,否则他想,他父亲起名依据的“上善若水”都不够排了那该怎么办。

因为罗二是母亲眼中的乱源起始,再加上近期开始,罗二非常受到父亲的赏识,所以母亲极度在意罗二的一举一动。只要罗二要的,母亲就想要,在她眼中,那是属于罗家的,不是外面那些人的……母亲这个部分的想法,大概永远无法改变了吧。

所以根据母亲的逻辑,这位李家小姐就应该是她的媳妇,是他们嫡系本家的,是她剩下三个儿子中的某个“应该”要娶的人选。

有时候他不禁想着,以罗二这种精明的个性,搞不好就是看准母亲的逻辑,所以来个欲拒还迎,心里不要的只要不拒绝,母亲自然会紧张兮兮地全部接收也说不定。

因为母亲要抢,自然就对这个准媳妇做了一番了解与调查。

李家这个么女,一直都规规矩矩乖乖巧巧,不特别出众也没有什么缺点,偶尔被媒体捕捉到,身为配角的她又总是应对得体。整体而言,就当罗家媳妇候选人来看,很符合低调罗家人的标准。

接下来就是轮番对她的三个儿子轰炸。

毫不让人意外的,老五老六这对双胞胎从来就不是乖宝宝,于是他就变成了母亲认定的最佳人选,一如往常。

“善信,你若不想,跟我说,我帮你去跟妈讲。”最先打算替他出头的是老六,那时正在国外逍遥玩乐,居然还关心他,可见被迫联姻这种事对他来说是多么不可置信。

“善信,我跟你说,虽然李小姐看起来还不错,但是不要这样勉强自己。”老五某天走到他房门口,倚着房门这样讲。

“别听妈的,别理她。我等会跟她讲道理。”大哥特地绕到他的办公室这样开口,还拍拍他的肩。

因为从小就是母亲最宠爱的孩子,所以他也就变成了罗家最弱的男人,甚至连弟弟们也把他当老么看,每当认为他被母亲压迫时,就觉得应该要替他反抗母亲、必须出面伸张正义。

这些兄弟们似乎都忘了,他自己跟这样的母亲交手了三十年,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方式、用什么方式会成功,他都自有想法,只是必要与否,只是愿意与否,他的答案跟兄弟们不一定一样而已。他有时候是不忍心,不忍心见母亲独自在罗家伤心。

不过,真正让他下定决心联姻的,是罗七。

说起来,手足与父母一样,都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如果他能选,他会希望罗七这个混血儿是他同父同母的手足之一;因为罗七这种人,绝对比他适合当母亲的孩子。

多年前,这位罗七罗善时曾写认亲信给每个手足,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看,就被母亲抢了过去,而后母亲在愤怒下就把信撕了烧了。

对于母亲这种严重侵犯隐私拆人信件的行为,当时他年纪尚轻没有反抗,而后看到罗五罗六随手乱扔的信件,才知道罗善时写了些什么。

不久后,这位罗善时甚至夸张地上门拜访。

他还记得那时母亲的表情,原本气质典雅的容颜与姿态几乎就要崩溃而下令逐客,但这些攻击意图却在对方招呼下霎时溃散。

“你就是大娘吗?你好美丽喔!好温柔喔!”混血儿亮亮的笑容加上热情的拥抱,让母亲几乎被吓坏,于是就石化在当场。

母亲的四个儿子从未像罗善时这样热切而真诚地拥抱她;而这个外面的女人生的小孩,却这么毫不犹豫地向她撒娇、投入她怀抱中。

不管原先母亲想要说什么或做什么,面对一个十二岁的可爱孩子,针对这样热情的招呼,无论有什么爱恨情仇纠葛其中,瞬间都只能变成母姨辈会有的无奈与纵容,而跟着换成亲昵的回应。

“你就是善时?让我好好看看你。”于是母亲又恢复成端庄贤淑、姿态雍容高雅的罗夫人。

多年来,随着罗善时踏入嫡系本家领地的次数渐增,母亲对混血儿的笑容里面那种僵硬与虚假已慢慢减少了,最后甚至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个罗七可能是罗家兄弟中最能让她噗哧而笑的罗家人。

在见过李家千金后不久,刚好遇到罗七放大假回台湾,不但高调地出现在罗家大宅一起吃中饭,还在饭后很自然地踏入他的房间闲话家常。

“善信,我不会输入李家新娘子的名字,你找她的照片给我看好不好?”罗七这样讲。

“……”这个罗七跟双胞胎一样,有他人在场时会叫他四哥,私底下则是一样没大没小地把他当老么。

他输入李珈仪的名字,于是在网海中,她的照片很快便出现,跟着她的两个民代夫人姊姊、或是她父母一道,虽然也就这么两三张清楚的,但也够了。

混血儿眯着眼看着照片,点点头。“果然跟二哥讲的一样耶。”

“……”罗善信其实不太想问,但好像又不得不问。“什么一样?”

“二哥讲说,这个李家新娘子很像你啊。果然很像。”

一开始,罗善信觉得罗七这混血儿的中文应该是有些问题的,但后来他仔细研究所谓的“很像”,原来并不是五官面容的相像,而是眉宇之间的气质。

身处众人之间所展现出来的气质。

在两个强大的家族中,在政治世家的李家人当中的她,和在新兴豪门的罗家人当中的他,气质令人惊讶地相似。

他们都是家族中最不做选择的、最任由命运摆布的、都是最弱的。

突然间心中有股什么想法,让他的心沉静下来,于是他缓缓地、慢慢地吸了一口气,再度看着照片中的她。

他看着她,那双眼也正对着他,想在他脸上找出答案。

关于眼神,他从小开始就有奇异的敏锐,一开始是来自于观察父亲。

严格来说,就婚姻的本质来看,父亲这种丈夫的性格糟糕至极;但就父亲这个身分来说,他父亲并未卸责,反而很细心且能因材施教。

每个月月底,父亲会让他们四个兄弟轮流上场,审查他们的学业状况、老师评语等等。他的三个兄弟总是有特长可以拿来说嘴炫耀让父亲赞赏,但父亲的眼神却是认真严厉的。

而他是个例外。他总是被特殊对待。

明明是老四——或者说是嫡系本家第二个孩子,但他的上场顺序总是被排在双胞胎之后。

轮到他时,父亲并不会急着问他的成就,而是用温和溺爱的眼神问他心情好不好、最近乖不乖。父亲看着他的眼神总是特别温和。

当然,等他长大之后就明白是为什么了,因他是探针、是风向球,父亲只要观察他就能知道母亲的状况;也正因为如此,他特别喜欢观察他人的眼神。

他的新婚妻子现在这样看着他,这样在找答案。

她的眼瞳温润富有情感,这不免让他觉得,她像是一只待售的昂贵宠物,希望有人将她带回家。

于是他轻轻抬起手,缓慢而柔和地抚去她眼角的残泪。

只是,才刚拭去,又见眼角噙泪——

他暗暗叹口气,将拇指移至她内眼角轻按拭去泪水。

幸好,某人眼睛的水龙头总算关了起来,眨了眨眼,再次盯着他。

他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脸,正开口打算说些什么,却倏然决定让念头在脑海周转一圈,确认思虑完全之后,才开口——

“珈仪,”仍是有点不自然哩,看来真的需要练习。“我知道我们刚认识,但幸好我们时间还满多的……”

她似乎有点迟疑,但并没有说什么,这至少代表她对下文感兴趣。

他做了个深呼吸,才又继续:“我们以不离婚为前提,这样开始交往。你觉得呢?”

她的眼神变了,眼睛眨了眨,似乎很喜欢他的提议。

“我们一步一步来。”他停顿了一下,“我想至少这个第一步,彼此都还不至于厌恶对方,应该是成立的,对吧?”

这几句,大概就是他的提案。

以往他所需要做的决策层次都太低,只管喜不喜欢、愿不愿意就好,现在似乎需要开始负责任、当个做决策的人、动脑想方案的时候了。他不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不过看起来似乎还可以?

“所以关于我们之间,我们慢慢来。”

之前这样匆匆忙忙,就是卡在李家说么女要赶在二十九岁之前出嫁,然后又是批流年八字什么的。他其实不是很了解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但如果由他来猜,他会觉得是母亲怕罗二改变主意又来争,所以配合李家这样赶着这门亲事吧。

但想归想,就算婚期拖到明年后年,以李珈仪这种爱逃避的个性,除非像现在生米煮成熟饭不得不面对,否则就算他婚前想培养感情,她应该也是就算赴约,也会呈现放空状态吧。

究竟,她这样呈现洋娃娃状态、没好好过生活到底有多久了?

“……好。”回应他的提案,她的声音轻轻传来。

他甚至可以感觉她嘴角的轻微上扬。

对此,他稍稍松了口气,虽然她比他想象中还弱,但幸好还不至于悲观负面到让他担心害怕。

同时,他也突然觉得有些激动,情绪有些莫名地波动着。

原来当个做决定的人,除了要担负很重的责任之外,还有一种被人信赖的反馈。

于是他对她微微一笑。

第一次真心觉得,或许他们这两个很弱很弱的人,真的可以共同建立一个家。

一个属于他们自己,很温暖、很多很多爱的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信仪之家最新章节 | 信仪之家全文阅读 | 信仪之家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