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一念之间 > 13、我需要你……?

爱,一念之间 13、我需要你……?

作者 : 戏子璇
    站在城市一角,林靖风默默看着手机屏幕。

    一张从阳台望出去的东京街景,以及黎诗雨一贯随意挥洒的文字,在他的萤幕中亮着。

    7/23 03:47

    在阳台抽烟的时候,我想起某一任男友。

    那年我二十二岁,刚从大学毕业,他已届不惑,有点成就,却依然单身。急欲挣脱束缚的女孩和独身寂寞的男人相遇了,他说我眼眸里的深沉吸引了他,虽然我至今仍无法确定,他到底是爱上我这个人,还是我的眼。总之,他毫无顾虑地让我住进他的窝。在他身边,我不用担心任何生活问题,只要专心写小说,那几乎是我创作量最丰的一年。

    我爱他吗?

    如果寂寞和爱可以划上等号,我便可以确定,我们是极度相爱的。

    我讨厌被束缚,却又不喜欢一个人,特别是在夜里;他有车有房有成就,心里却是空洞洞的,觉得握在手里的一切尽是虚无,万分惶恐。

    某次假日,我在阳台写稿,他坐在一旁喝咖啡、看夕阳,突然和我谈起莫名其妙的问题。

    “小女孩,明天我下班后,一起去八里看海。”

    “明天?”我持续手中的创作,没有拍头,“明天我和朋友有约。”

    “哪个朋友?”

    “大学同学。”

    “女生吗?”

    “女生。”

    “去哪里?”

    “喝下午茶,聊聊女孩的心里话。”

    “什么心里话不能和我聊?”

    “大男人,”我抬起头,笑:“关于经痛程度的话题,你可以理解吗?”

    他低下头,沉默。手上的烟燃起一支又一支。

    我穿梭在手中进行的故事里,无暇顾反周遭,等他再唤我时,天色已不知暗了多久。

    “小女孩,我在你心里是重要的吗?”他问。

    “不然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会永远留下来吗?”

    确认故事已到部分段落后,我合上笔电,反问他一句:“那么,大男人,『永远』是什么?”

    我讨厌“永远”这个词,虽然它在感情里总被视为至高无上的信物,却是人类无法跨越的时间象限;更让人不解的是,它不费分毫便能轻易许诺,让男女之间更显廉价。

    我们又陷入无声的静止中,直到夜色开始侵袭他的面容,“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会在我身边吗?”

    “你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吗?”

    “所以,你会离开我?”

    “看眼前,好吗?”

    “小女孩,我的意思是……”他呼出一口烟。实在不知道他抽多浓的烟,熏得我几乎都要流泪了,“虽然无法预测明天,但我不希望你离开,也想把意外的机率降到最低。”

    “你要我怎么样?”

    “外头的世界危险,你就好好在家里写稿。你要什么、喜欢什么,告诉我一声,我带回来给你。”

    “你要我像只洋娃娃,让你藏在家里?”

    “我只是想保护你。”

    “我是作家,关在屋里,哪会有灵感?”我露出毫无意义的笑容。

    “但是,我不会离开你,这不好吗?”

    “大男人……”我狠狠喘了一口气,“我不可能是你生命中的全部,你不会不懂这道理。”

    他起身,用很强的力道将我拉进怀中,和他在\起邓么久,那是第一次,窒息感油然而生,我一度误以为抱我的不是大男人而是捆绳子。

    隔天,趁着他上班,我逃离了那栋屋子。

    我可以陪在任何人身边,只要我愿意。但只要变成我不得不面对的责任或枷锁,我就想逃跑,而且是彻底消失。我不想和他谈,也不愿意妥协,唯一清晰且确定的念头,是离开。

    我再寂寞、再不想一个人,都无法像他那般,生活中只得有对方一人。

    我不缺少男人,对于身上吸引人的特质我再清楚不过,但也终究不是个好女人,从一而终那套剧情,完全不可能由我来演。我太善变,对喜欢的人从不持久,不愿负责也不愿付出;孤独寂寞,却又无力经营一份持久的关系。

    大男人让我明白,生活中若只以某一个人为重心,便无法得到爱情;从我身上,我也明白,不愿意为任何人负责,也无法得到爱情。

    流浪者从来都只能以旁观者的角度说别人的故事,当自己的心流泻太多情绪导致客观性失准的时候,他们的动作只有这么个——

    逃。

    已经算不出是今夜的第几支烟了。

    燃到尽头的灰烬在烟灰缸里暗去,黎诗雨丢下烟头,拿起一旁的手机。

    在粉丝页十数封的私人讯息中,她看见林靖风的名字。

    一一回复读者的心得分享和心情抒发后,她并没有点开林靖风的讯息,直接收起手机,深吸了一口气,离开阳台,进入屋内。

    窝在床上,她将手机接上喇叭,将音乐开到最大声。

    “你不觉得很吵吗?”坐在一旁玩手机游戏的七原秋也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不觉得。”她闭上眼。

    “这歌你每天听,她到底在唱什么?”

    沉默了一会,她以与音乐声相当的声量吼着响应:“去你妈的爱情!”

    “失恋了?”

    “爱情只是生命里微小的一部分。”

    “那么微不足道的话,”他发出尖锐的笑声,“我们为什么变成这样?”

    “够了。”她将喇叭移向自己,“我不想管你变成什么样子。”

    他走下床,从她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打开,“要是你不是在自欺欺人,你根本不会到日本来,大概。”

    “你错了。”音乐声再大,她还是听得到他说的话。她摆手,一脸不以为然,“我从来就是个游戏爱情的骗子。”

    “对我,或许是。”他喝了一口啤酒,毫不在意地揭穿她:“对那个三十三岁的朋友呢?”

    “够了。”

    “你只是个懦弱的人。”

    “够了。”

    音乐再怎么贯穿她的听觉,刺耳的言词还是跟着旋律一起穿透内心。

    “和我一样呢。”他的目光移向床边的穿衣镜,以怜悯的神情看着镜中的彼此。

    “说别人懦弱,自己不会更强。”她走下床,把烟盒递到他面前,“现在,请你离开。”

    七原秋也很识相,收起手机和烟盒,默默离开她的公寓。

    她关掉音乐。

    随即凝聚的死寂常伴着孤单而来。这是爱的循环之一,是起点,也是终点。

    人到底为什么害怕孤单?

    她将身体重新抛回床上,掩面自问。

    人该是习惯孤独的,降生之前的十个月,一个人待在母亲身体里“独自”的小天地,没有任何威胁,才能顺利地来到世界上。由此可见,孤独是有助于人体成长的。

    但何以随着年岁增加,社会化越来越深,“独自”成了背离社会的标签,为了顺利度日,必须融入群体,学会少数服从多数那一套谬论?久之,便忘了与生倶来的独活能力,无法自我保护,只能凭借外物弥补。甚至,用“另一半”的传说来美化残缺的本体。

    人类没什么本事,说谎的能力倒是挺行的。

    “So,what’slove?”对着苍白的天花板,她平静地问。

    所谓心动、不舍、迷惑……种种被归类于爱情的迷幻字词,一旦出现以上反应,在理论学上的印证便是:你爱上了那个人。

    纷乱的念头时时控制心跳,爱真的是无私的吗?纯然因为那个人的撩拨?又或者,只是那颗失去“独自”能力的心作祟?然而,大抵能分为两种截然不同却又殊途同归的运作方式:

    其一,即使我们无法在一起,但放你在心里,我的生活从此就有了可依赖的寄托,我不是孤独的。

    其二,我们有幸在一起,我有机会付出并接受关心,生活从此成为双向的,我也不再孤独。

    我们需要一个人让自己变得不孤单。

    我需要你。

    我们总是对别人说这句话,却很少对自己说,我需要自己。

    无论孤独与否,我们忘了,需要自己,才是人生必须。

    “我需要我自己,我需要我写、我活着、我存在。”她坐起身,打开一旁的笔电。

    她需要写作,要很多很多的故事,她必须走下去,为自己。不管有没有爱情,有没有林靖风。

    她不能再消沉下去。

    畅销作家宇施黎新书发表会人气爆表春节将推出改编电影

    斗大的标题在新闻频道上播放,坐在柜台前,萧忆真下意识地抿唇。

    “爱自己的生活、生命,不对任何际遇设限,自然写得出好故事。”对于记者的发问,画面中的黎诗雨有一张自信的笑脸。

    这女孩无疑是人生胜利组,在台湾没有多少作家能达到如此格局,但黎诗雨未到三十岁,就已经做到了,可谓前途无量。

    她看过黎诗雨的粉丝页,知道这个女孩拥有广阔的生活圈,以及比常人敏锐的感受力,无论有没有爱情,人生都够多姿多采;更可以说,整个世界,都是她的材料库。

    一如新闻中对她的介绍,没有人知道她下回会写出什么样的故事,等同于看不出内容物的藏宝盒,每一次打开,都能给人带来截然不同的惊喜。这样捉摸不定的女孩,值得任何人为她冒险。

    林靖风理所当然会选择她吧。

    眼看休息时间已过,萧忆真拿起遥控器将电视关上,开始处理下一批顾客预约订单。

    店内来客铃声在同时间响起。

    她起身,对进入店内的女孩鞠躬问候:“您好,欢迎光临魔法之翼。”

    “你好,我想询问你们的摄影方案,能麻烦你帮我说明一下吗?”

    “好的,这边请坐。”萧忆真抬起头,眼前女孩让她的笑容硬生生僵在脸上。

    “黎……诗雨?”

    “萧忆真?”黎诗雨诧异了一会,但比她更快回复平静,“你在这里工作呀?”

    “是的,我待在这好一段时间了。”她说:“生活,总是要过下去。”

    “的确。”黎诗雨在她面前的绒布座椅坐下,“你最近还好吗?”

    “不错。”她转身倒了一杯茶,递给黎诗雨,“你想拍照的话,为什么不去PR?你不是很喜欢阿风的作品吗?”

    “嘿,萧忆真,你在工作,称赞其它公司的摄影师,似乎不太好喔。”黎诗雨端起茶杯,慢条斯理地啜了一口,“不过,真要我回答的话,就只是想试看看不同的风格罢了,没有人希望只拥有一个摄影师的作品。”

    “阿风对你我来说是什么,我们都很清楚。”深吸了一口气后,萧忆真拿出一本资料册,摊在黎诗雨面前,“你是顾客,对你说明商品是我的责任。我们公司的价位比PR便宜、划算许多,一共分成四个套组。A套组共两个造型,可选十五张相片人本,相簿大小是六乘八,满版不做美编,一共七千元;B套组共三个造型,可挑二十张相片入本,相簿大小一样是六乘八,满版不做美编,一共八千五,如果你需要美编的话……”

    萧忆真仔细介绍完摄影方案后,也针对黎诗雨的需求与预算给予适合的意见,两人不再讨论任何私事,而黎诗雨也很快做了决定。

    黎诗雨从皮夹里取出现金,“这是五千元的订金,尾款就依照预约单上写的,到摄影当日再付清。”

    “好的,这是你的预约单和订金收据。”

    “谢谢。”黎诗雨起身,“那我先离开了。”

    “黎诗雨……”

    “还有事吗?”

    “你……待会有行程吗?”

    黎诗雨对她露出笑容,“怎么,想约我?”

    “发生这么多事,都还没和你谈过。”萧忆真提出邀请:“如果方便的话,待会我就下班了,我们可以一起吃个晚饭。”

    “我不觉得有谈的必要,毕竟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只是偶然间在岔路相逢罢了。但是,总有一天会擦身而过,现在多停留一会也是无所谓的。她笑着接受了,“不过,我是真的有点饿了。”

    一个小时后,她们在捷运中山站附近选了一间安静的意大利餐馆。

    点餐完毕没多久,萧忆真的手机响起,她接起电话,“喂,杜维伦,有什么事吗?”

    “我刚下班,你差不多也离开公司了吧,一起吃晚饭如何?”

    “我……约了朋友,今天不方便。”

    “不会是阿风吧,他今天很早下班。”

    “不是。”听到林靖风的名字,萧忆真稍显不自在,“我说了不会打扰他。”

    “我开玩笑的,Takeiteasy,OK?”杜维伦笑着说,“机会很多,我不怕约不到你,先这样喽。”

    “再说吧。”萧忆真放下电话。

    “杜维伦?”黎诗雨有些诧异,“不是f“那个践践的柜台客服人员吗?好像对你有意思?”

    “吃顿饭就有意思的话,那么我们两个算什么?”萧忆真调侃着,“况且,在错的时间,不会遇见对的人。”

    “嗯,反正这不是你约我的主因。”黎诗雨开门见山地问了:“说吧,想问什么?”

    “你很爱阿风……”

    “爱,但是,我没有打算和你争。”黎诗雨细致的面部表情并无一丝波动,“要是你有把握能和他再续前缘,那是你的故事。”

    “为什么?”

    “我不想失去他。”

    “你不想失去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萧忆真皱起眉,“我听不懂。”

    “我和他在一起后,分手是必然的结局之一。”黎诗雨看着她,分不清她眼里的自己到底是胆怯还是超然。

    “为什么?”

    “我太善变而他太脆弱。”

    “所以,为了可能发生的后果,你就都不要了?”萧忆真苦笑,觉得荒谬得不得了,“黎诗雨,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和阿风会走到这样,有一部分原因是你?他把我推出他的心,是因为里面已经有了你。”

    “不是每一对相爱的人都适合在一起。”

    “你真的很自私。”

    “已经不止你一个人这样说过我了,我的确自私。”黎诗雨轻哼一声,“但爱情,也是自私的啊。”

    “这句话由你来说,很没说服力。”

    “不,由我来说,才有说服力。”她说,“感情这种事,不只没有必要追究对错,变心什么的,也都是人之常情,两个人在一起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但是,说有多爱对方,多半还是为了自己吧?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原因只是不想孤独的过下去;分开后的牵牵扯扯,又有多少情绪是来自不甘心?”

    她们沉默了好一会,直到餐点送到。

    黎诗雨拿起刀叉,切开意大利面旁的牛肉。肉块的剖面,是五分熟的粉红色。她说:“我比你们都敢面对这一点,我虽自私,但很实际。”

    “既然怎么样都是自私的,你何必管适不适合,至少能拥有他啊。”

    “我的感情观和你不一样吧。”黎诗雨的吃相并不矜持,看样子是真饿了,爽外地咬下一大块牛肉,但仍不失她与生俱来的优雅,“我太善变,不懂控制自己的心,与其让消沉的原因迫使我和阿风分开,不如就把他留在心里,他永远都是最美好的样子。”

    “阿风也同意?”

    “无论他同不同意,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好方式。”

    萧忆真的语气急促许多:“为了阿风,我尊严都赔尽了,而那个夺走一切的女孩,竟然告诉我,她不需要我永远得不到的感情。”

    “你要是这样想的话,就会一直活在我的阴影里。”黎诗雨略带无奈,“你的人生是你的,主角不该是我,也不该是阿风。”

    萧忆真转动叉子,细长的面体在盘中如漩涡转动,“这些日子不是没有男人对我有兴趣,杜维伦是其中一个,公司里也有其它的。但是,和这些男人聊天,对我来说都只是失去后无聊的时间打发。”

    “感情的存在不只是你想的那种方式,你和阿风拥有过的并不会消失。”

    萧忆真不禁失笑。

    也难怪林靖风会被黎诗雨吸引。她像永远捉不住的流云,纯真的眼里藏着费解的谜,并不是不需要爱情,却也不是个没有爱情就活不下去的女孩。她留情却不守情,爱人却不求人爱。

    但越是难以捉摸的女人,就越容易惹来关切,就像当年的自己。

    “如果你还能笑,就表示问题没那么严重。”黎诗雨以笑回应,“从来都没有过不去的事情,只有过不去的心情。”

    “所以,你都过去了?”萧忆真看着她,“你不难过?”

    “太熟悉彼此而分离的结局,才更让人难过。”

    话说出口,黎诗雨无瑕的笑颜背后蒙上一层萧忆真未察觉的、如雾般的质疑。难道她真的不因为萧忆真的存在而波动吗?她可以闪避萧忆真的质疑,却躲不了自我的质疑。而她再清楚不过,当这个问题涌现时,无疑是另一种形式的不打自招。

    她深吸了一口气,拿那句才说过的话来自我搪塞:没有事情是过不去的。况且,爱情的无常会把人逼到什么地步,眼前的女人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证?

    该说老天故意开了他们一个天大的玩笑吗?萧忆真也只能苦笑了。“算了,很多事都无法尽如人意。你说得对,感情的存在不只有一种方式。我已经算幸运了,做不成他的情人,至少还能成为一辈子的家人。”

    “家人?”黎诗雨皱起眉,“他承诺你的?”

    “大学时他就说过,不管怎样,我都还有他这个朋友,现在他提升了承诺的时限。家人,是一辈子都切不断的关系,我们还是可以互相关心。”

    黎诗雨低下头,无声切着盘上剰余的牛肉。

    家人?

    这个字眼,对她来说,一直没有太大的正面意义,甚至,当萧忆真将那两个字说出口,她彷佛清晰感受到,母亲那双细瘦得过分且布满褶痕的手,狠狠掐向她颈项;同时也证明萧忆真的话:家人,是永远都逃不掉的存在。

    “萧忆真,你挺聪明的。”她抬起头,直直望进萧忆真的眼眸,“你用这个方法,让阿风直接承认你在他生命中的重要性。”

    “但不会是最重要的那个。”

    “最重要的往往最容易变成不重要的。”黎诗雨将肉和着面,同时放入口中,咀嚼吞咽后,才开口:“人是会变的,最先被拿来开刀的,总是那些留下深痕的。淡淡的、看似可有可无的存在,却可以意外的活得很久,甚至最久。你知道吗?你并没有失去,你用一段爱情换来了不变的感情。”

    “不变?”萧忆真垂下眼睫。

    “你一开始问我的问题,你也想看看吧!你还爱阿风吗?你真的爱他,还是只是习惯自己应该是陪在他身边的人?有没有可能,你也是不甘心有人取代了你曾经有过的位置?”

    “我才不是不甘心,我是真的——”话才说一半,萧忆真随即陷入沉默。

    是吗?

    是爱?还是习惯?

    可是,她曾经是最懂林靖风的人啊,而且是林靖风拍摄的风景里唯一的人物,尽避如今风景依旧,影中人已替换。

    回国后经历的一切,她早已明白,过往种种,在林靖风心中仅只是一张发黄的相片,曾经惊心动魄,却只能永远存在于记忆深处。现在,林靖风所见的任何风景,都只会有黎诗雨的身影。

    她之所以不顾一切,甚至以性命试图挽回林靖风,是否不是为了爱,而只是她不愿正视的嫉妒和不适应?

    是不甘心啊。

    不甘心和孟沧沧纠扯分离后,还是一无所有;不甘心曾经深爱的人,选了另外一个女孩,而自己轻易被取代了;她不甘心,她在感情里是最惨烈的失败者……

    然而,她和林靖风……

    “过去了。”倏地,一滴泪落在旋转的面中,她吸了吸鼻子,以缓慢的节奏吐出一句。

    然后,她放下刀叉,将双手交错在发线中,无声地啜泣。

    这些年来她一直不快乐,因为她追求的是虚幻的过去,如光影一般,曾经存在过,却什么也握不住。追求注定追求不到的连结,怎么可能快乐?

    泪水持续滑落,是对自己的惋惜,她受了太多不必要的苦,连带也折磨着林靖风。

    她应该放手了,让林靖风去追求他想追求的。缘分若是继续,也应如他们所达成的共识,是一段转变后的重新开始,而不是过去的未完待续。

    “过去了。”她抬起头,再说了一次。

    “过去已经过去,但也因为过去,抽离了爱情,你们的关系才有此后的和谐。”黎诗雨解释,“这就是我所谓的不变。”

    “但我很羡慕你,可以在毫无顾虑的情况下遇上阿风,如果我是你,我不会放他走。”

    看着萧忆真,黎诗雨心中多了一份莫名的相惜。她所做的和萧忆真其实无异,同样都是为了爱,用能力所及的方式让自己好过一些,或许,萧忆真所背负的,还比她更多一些。

    “我和他的关系也会用另一种方式转换。”黎诗雨递上一张面纸,“但我真的希望你能过得更好,为你自己,也为了阿风。如果你的生命有更好的开始,我想他也会很高兴的。”

    萧忆真接过她递上的善意,“黎诗雨,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吧。”

    “我看过你的粉丝页,咏如也跟我说了很多,我们都知道你的感情经验很丰富,你也说,你不缺少男人。这一回你和阿风相爱,你却选择不要他,你曾经这么做过吗,对其他男人?”

    “没有。”黎诗雨坦承,“我没有放过任何我喜欢他而他也需要我的男人。”

    “所以,阿风在你的心里,和那些男人是不一样的?”

    “是的,到目前为止,我可以肯定没人比他特别。”

    “为什么?你到底爱他什么?”

    “萧忆真,我想这件事,我们是有默契的。”黎诗雨眨眨眼,以轻松的口气回答:“我们爱上的,是同一个男人,不是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一念之间最新章节 | 爱,一念之间全文阅读 | 爱,一念之间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