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一念之间 > 06、早知道爱会这样伤人。

爱,一念之间 06、早知道爱会这样伤人。

作者 : 戏子璇
    当清晨再次来临,仍然没有留下联络方式的黎诗雨推开大门,准备离开。

    过于刺眼的晨曦映照在她白皙的脸庞上,让她忍不住眯起眼,却仍是看见了一个与林靖风年龄相当的女人蹲坐在门口睡着了,脸上还有清楚的泪痕。

    她回头,触及他森冷的目光。

    昨夜的铃声来自谁,以及眼前女人的身分,她心里大概有了谱,“阿风,她——”

    “阿黎,你能多留一天吗?”他握住她的手。

    “但是她——”

    “不用管她!”

    他骤起的音量将女人自睡梦中唤醒,她睁开了眼,与他四目相对。

    一抹欣慰神色涌上她眉间,眼泪也在同时放肆奔流。“阿风……”

    林靖风深吸一口气,拉着黎诗雨想走回屋内,女人立刻站起身,却因为蹲坐过久,踩着高跟鞋的双腿不听使唤,一个踉跄,便往前一倒。

    “小心!”黎诗雨想扶住她,却为时已晚。,

    “痛!”女人跌坐在地,痛苦得皱起眉头。

    林靖风无声走向她,蹲在她身前检视,并小心翼翼为她脱下高跟鞋。

    “她扭伤了,我去弄点冰块,先让她冰敷。”看着她肿胀的脚踝,黎诗雨连忙往屋内走去。

    女人倒抽了一口气,痛苦叹息了一声。

    “很痛吗?”他的神色依然凝重。

    “本来应该很痛……”女人扭曲的面容多了一抹笑,“但再看到你……就复有那么痛了。”

    “多余的话就不要说了,萧忆真。”

    “那不是多余的话,是——”

    语未毕,黎诗雨拿着一袋冰块,用毛巾包着,从屋里走了出来。她蹲下身,轻轻将毛巾覆在萧忆真肿胀的脚踝上。

    “你是……”萧忆真看着她,眼里有一丝落寞。

    黎诗雨还来不及回答,林靖风先开了口:“她是我女朋友。”

    “女朋——”萧忆真露出苦涩笑容。

    “现在不是介绍彼此的时候。”黎诗雨打断他们之间山雨欲来的情绪,“得先送她去医院。”

    听进黎诗雨的话,林靖风稍稍恢复理智,“阿黎,你会开车吗?”

    “喔,我会。”

    “帮我个忙。”他将车钥匙递给黎诗雨,“到地下二楼1025号车位,把车开到一楼,我送她去医院。”

    “好。”

    在医院照过X光,做了仔细的检查后,萧忆真踝关节的韧带扭伤,虽然没有大碍,但仍需要一段时间静养恢复。

    黎诗雨帮忙领完药,到候诊区与两人会合,向萧忆真交代所有的药该如何使用以后,她对两人挥挥手,说:“那么,我先离开了。阿风,你好好照顾她。”

    “阿黎……”林靖风站起身,不希望她离开。

    他依依不舍的神情,看在萧忆真眼里,很是刺眼。

    “你需要和她谈谈。”

    “那我们……”

    “我们会再见面的。”她淡淡一笑,回头对萧忆真点了个头,转身离开。

    林靖风目送她的背影,直到她成为模糊的线条,消失在人群之中,才回过头,冷漠地对萧忆真问了一句:“要叫她来接你吗?”

    “谁?”

    “我今年才三十三岁,没有老年痴呆。”他一脸嘲讽,“你别当我什么都不记得。”

    “她结婚了。”

    林靖风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她?结婚?”

    “是啊,她选了个男人。”萧忆真苦笑。

    “所以,你是想通知我,后补可以代替正取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萧忆真握住他的手,“那时候我并没有骗你。”

    “不要说没意义的话。”他甩开她,“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我是想——”

    “萧忆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送你回家。如果你不需要,我就到医院门口帮你叫出租车。”

    萧忆真叹了一口气,说出了住址。

    “在这里等我。”

    林靖风头也不回地往停车场走去,留下她独自坐在漫着刺鼻药水味的诊区,空气中静默的高压,一直持续到她上车以后。

    车窗外闪过的一景一物他们曾经一起走过,他望着前方,却无法阻止思绪回到更早之前……

    年轻人之间的友谊是很容易建立的吧?

    一罐啤酒、几句对梦想的呐喊,就能拉近彼此的距离。

    那一年,他们大四。

    期末考完,季咏若按照惯例办了简单的聚会,好让大家释放整学期累积的压力,也顺便联络感情。

    初遇萧忆真时,他们一起去了浅水湾,对着滚滚浪涛谈心、喝啤酒、吃点心。

    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只有箫忆真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若有所思地望着远方。

    他注意到了她的形单影只,于是拍了拍身边的季咏若,问:“咏若,坐在石头上的女孩是谁?”

    “喔,她叫萧忆真,外文系的。另一半常常不在身边,只好像望夫石一样望穿秋水……”季咏若说着的同时拿起一罐啤酒和几块点心,“我正想过去陪她聊聊天。”

    “没约她的伴一起来吗?”

    “对方不是学生,比我们大好几岁,要跑国外出差,我也只见过几次。”

    接着,几个女孩呼喊着季咏若,要她过去一起拍照。

    季咏若回头婉拒,“你们先拍吧,我拿东西给忆真吃。”

    “你去拍照吧。”他从季咏若手里拿走食物。

    “你干嘛?”

    “帮你陪她聊天啊,不然你每个人都要照顾,不累吗?”他拿着食物,以手肘轻轻将季咏若往前推,“你放松一下吧。”

    “好啦,那先交给你。”季咏若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欸,你不要欺负人家喔!”

    “知道啦!”当时他只是个平凡的大学生,有着用不完的精力与青春,“我乂不是那种人。”

    他默默朝她走去,将冰凉的啤酒罐往她面颊一贴。

    “噢!”她吓了一跳。

    “口渴吗?”他把啤酒、食物递到她面前,“他们买了好多东西,你不过去吃一点吗?”

    “不了,我没胃口。不过,我正想喝一点酒。”她接过啤酒,“咖掐”一声,拉开了拉环,他阻止了她。

    “你吃过晚饭了吗?空腹喝酒伤胃。”他拿起一块三明治,“多少吃点东西吧。”

    她被动地接过食物,咬了一口,“谢谢你,你是……咏若的朋友?”

    “是啊,叫我阿风吧。”他露出爽朗的笑容,“大传系四年级。”

    “我是忆真,外文系四年级。”

    “我听咏若说了,你心情不是很好?”

    “呵呵,习惯了。”虽然笑着,却掩饰不了眼中的失落,“我选择了那样的感情,就得习惯这样的等待。”

    说完,她将铝罐凑向唇边,轻啜了一口。

    她的侧脸线条激发他的灵感,当她再一次举起酒罐时,他抬起挂在胸前的相机,留下了那淡淡惆怅的身影。

    “呃……那个……”她有些错愕。

    “等待不是一个人的事。他在海的那一头,也同样在等着你吧。”他无尘的笑在眉宇之间展露无遗,“所以,替你拍几张照片,回去后你可以寄给他,让他知道你现在的心情。”

    “喔。”她脸上终于有了感到安慰的笑容,却又小心地问:“我看起来脸会很大吗?”

    “有点自信!”他将相机的屏幕朝向她。屏幕中的她,鼻子高挺、双唇圆润,垂下的眼睫里藏着若隐若现的心事。“你不觉得,收到这么美的照片,你男朋友看到以后,会更努力地把工作进度完成,回来和你见面吗?”

    提到“男朋友”这个字眼时,她的眼神掠过欲言又止的闪烁,他察觉到了,“怎么了?”

    “没有。”她摇摇头,仍是平静的笑容,如落水的叶,只荡起瞬间涟漪,“谢谢你,阿风。我想她如果收到照片,会很高兴的。”

    那一夜在海滩上,他帮她拍摄了许多照片,影中人的情绪与滔滔波浪融成一体,意外构成水平之作。

    他才开始学习人像摄影,需要模特儿陪着一起练习,于是,离开海边时,他问她愿不愿意担任他的练习模特儿。她对,他的作品相当满意,没有思考多久便同意了。

    此后,他们常有机会见面;为了摄影,也一起去过很多地方。她身上漫着神秘气质,只要沉静下来,眼神就充满故事,永远都有解不开的谜。他,很喜欢那双深黑如苍穹之星的眸子。

    那天呢?

    所谓天雷勾动地火那天,如何擦撞成一场误会?

    记忆底层,那一天他们回到市区时夜幕已低垂,华灯初上。为了感谢她大力相助,陪他上山下海拍了一整天,他请她到市中心知名的美式餐厅“Blaclcstar”吃晚餐。

    由于是周末,两人隔天也没有要打工,于是就点了几杯酒,边吃边聊,直到深夜。

    下意识的,他低头看了一下手机,才惊觉:“啊,时间已经这么晚了。”

    “和你聊天很愉快。”她露出淡淡的笑容,双颊染上了微醺的红晕,“所以完全忘记了时间。”

    “你喜欢和我聊天吗?”他心里很雀跃。

    “是啊。”她点点头,眼神渐渐变得朦胧,“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像她,即使见面机会已经那么少了,说话还是要小心翼翼的。”

    “他?”他皱着眉,问:“是说你男友?”

    “男友?”她笑出声,大口喝了一口酒,一副豁出去的样子,“阿风,我坦白告诉你吧,我从没有交过男朋友,我是Lesbian。”

    “你是说……”他惊愕地看着她,“所以,她,是个女人?”

    “是的,像我一样,百分之百的女人。”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问,毕竟他对那个圈子真的一无所知,“你们的年龄、身分似乎都有些落差。”

    “网络上。”她说,同时提出困难点:“现实生活中,同性恋没能像异性恋那样容易找到伴侣。”

    “我想也是。”如果她不说,他根本想不到她是那个世界的人。看在他眼里,她与一般女孩无异。

    “她在外商公司工作,常需要出差,但交往这么多年,她对我真的很好,是个体贴的家人,没让我烦恼过什么。”

    对于她的女朋友,他底心掠过一丝叹息与不得不服输的无奈,现在的他,还没有能力照顾任何一个女孩。

    他并不想让她察觉到他心的波动,“我一直以为『她』是个男人。”

    “没有太多人知道这件事。”她无奈地说:“这个世界向来难以接受异己。有很多朋友知道我的性向以后就变得怪怪的,特别是同性友人。有人说过,因为我是Lesbian,所以不该和她们住同间宿舍,甚或一起洗澡、换衣服,因为那是一种侵犯。”

    “你的家人呢?他们知道这些事情吗?”向来,这是同性恋圈子里必须面对的最大冲击。

    “先前交过很多女朋友,我都没有说。和沧沧在一起后,我想定下来,才决定向家人坦白。出柜需要很大的勇气,也的确发生不小的争执……他们一度认为我需要看精神科医生,甚至自责在我的成长路上,他们到底忽视了什么。是沧沧陪着我一起,再三地以行动证明、说明两个女人在一起并不是病态的关系。”言语之中,她口中的“沧沧”,对她的重要性显而易见。“时间久了,他们其实并不是真的接受,只是放弃争执。因为三天两头的冲突,更容易被人发现家里的不寻常。于是,我们达成共识,他们不再阻止我和沧沧在一起,但我不能太高调,以免他们受人指指点点。”

    “忆真……”为了争取陪在身边的伴侣,不惜踏过满是荆棘的路途,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这是成就伟大爱情的既定方程式,且早已屡见不鲜,但听闻萧忆真这样一路走来,他仍忍不住为她心疼了。“你很勇敢,真的。”

    “是吗?”她抬起头,望进他的眼眸,“你不会讨厌这样的我吗?认为我不是正常人?”

    他笑,试图缓解她的情绪,“你是我的朋友,只要你觉得幸福,就应该受到祝福。”

    “谢谢你,阿风。”又是一个深沉的笑容。

    她唇在线扬的一瞬间,他觉得心不受控制地震动了好一会儿。他不理解这骤然而生的慌乱所为何来,唯一清楚的是,他非常想让她的笑容留驻。

    “谢什么,三八。”他以笑掩饰,转回先前的话题:“刚刚你是不是说,即使你和她很少见面,说话还是要小心翼翼的?难怪你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她点头,“因为是女人,她也有一颗容易受伤的心。”

    “女生总有很多内心戏,却从来不说出口,要人猜,猜错了,又要不高兴。”

    “的确是这样没错,而她总是担心得太多。”

    “担心什么?”

    “担心我会受不了别人的异样眼光而离开她;担心我们之间的距离会拉远心的默契;担心我们之间十多岁的年龄差距会造成鸿沟;担心我会因为她没有男人厚实的胸膛而缺乏安全感……”她说了一连串的“担心”后,叹了一口气,“总之,她担心拥有了还是要失去。”

    “这表示……她很在意你。”他只能点点头,女人的心思果然深不可测。

    “她很在意我,可是,我总是很矛盾。”她顿了顿,喝了一口酒,才说:“见不到她的时候,我很想她;终于见到她的时候,我又希望她赶快离开。那种小心应对的说话方式很累人,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要仔细思索会不会勾起她心里的担忧。”

    她的无奈,让他也多了一阵酸楚。“你和她谈过吗,这个问题?”

    “谈过了,谈过N次,但人的习性哪有那么容易改变。”她又叹了一口气,“如果一个人已习惯负面思考、担心得太多,一旦没有事可以担心了,反而会更加焦虑……”

    “既然改变不了她,却还爱着她,也就只能接受这样的她了。”他安慰她,即使他对素未谋面的孟沧沧怀着说不上来的敌意。

    “是啊,我也是这样告诉自己。虽然她有这一面,但摒除不谈的话,她其实对我很好的。”她试着露出笑容,却难掩失落,“只是,我也会有我的担忧和情绪,却只能轻描淡写地带过。”

    “你还有朋友。”他立即响应,“比如我,我可以听你说你的担忧和情绪。”

    她看着他,笑容明亮许多,“这些事我很少向别人提起,连咏若都不知道这么多。为什么我会对你说呢?也许是信任你的缘故。”

    “老实说,我不是很懂女人,我不肯定我的话对你有什么帮助。”但是,他心里怀着小小的心愿:当她的笑容消失时,要想办法帮她找回来。“但我可以保证,我会是很好的倾听者和陪伴者。”

    “好!”她举起酒杯,“那我就把你当成我的好姐妹。”

    他也举起酒杯,刻意模仿女孩娇里娇气的嗓音:“好的,好姐妹。”

    终于,她发出了开怀的笑声,两人碰杯。

    喝完了最后一杯酒,夜已深,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家,“已经很晚了,我陪你坐出租车回去吧。”

    “没关系,家里没人等我,我晚一点回去也没关系。”她提议:“附近是不是有个小鲍园,我们去走走,醒醒酒,好吗?”

    “好啊。”

    走在深夜的街上,萧忆真踩着高跟鞋的脚步显得凌乱。

    “你还好吗?”

    “OK的。”话才一说完,她便不小心往前倒,“唉……”

    “小心!”他伸手扶住她,让她倒在怀里。

    萧忆真一声惊呼,紧勾住他的脖子。调酒的甜腻自她鼻息奔窜而出,原本还清醒的他竟开始感到迷蒙。他们靠得好近,他几乎可以看见她瞳孔中倒映的自己。

    “噢,对不起。”她急忙松开他,站稳步伐。

    “没关系。”他以笑话打破僵硬的气氛:“好姐妹,要不要我背你,这样就不会跌倒了。”

    “不要,我自己走。”她也笑,“免得我不是跌倒,而是摔死。”

    “别小看我,我在健身房练过的。”他拍拍肩膀,“要不要上来?”

    “别闹了。”她笑着推开他。

    他以为是错觉,当她碰上他肩头时,她手心里的颤抖却非常真实。那频率,和他的心跳,是一样的。

    到了公园,她仰头向天,眼神变得柔和。“想不到……”

    “想不到什么?”他走向她。

    “嗯……没有,我是说……”她指向深黑苍弯里的微微光源,“想不到……在城市里,还是能看到星星。”

    “真的有欸。”他点点头,露出了笑容,“有闪耀特质的人,不管环境多艰难,光芒终会被看见。”

    “阿风,你不愧是大传系的,很会说这种广告标语似的话。”

    “你是说,我以后不怕找不到工作就对了?”

    “是啊,你会摄影,又会说那些像诗的句子,女孩们会爱死你。”

    “是哦?”他白了她一眼,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句话。

    那么你呢?

    “阿风……”

    “嗯?”他以为她察觉了他的脱序,一丝心慌。

    “林靖风。”

    “什么?”

    “你现在应该没有女朋友吧?”

    “没有啊,你为什么……”

    “完了……”她突然抱着头在石阶上坐下。

    “忆真?”

    “我不应该这样,我不可能……”她深吸了一口气,“但是我……”

    “你到底……”

    “林靖风,我似乎……”她闭上眼,终于说出一句完整的句子:“我好像有点喜欢你欸。”

    慌乱、震惊、不可思议,夹杂着窃喜,五味杂陈的情绪霎时间冲入他胸口。

    他不确定地问:“忆真,你喝醉了?”

    “醉了?所以这就叫醉了?”她睁开眼,神色迷蒙地看着他,“是吧,不然,我怎么可能对男人有感觉?我从国中就知道自己喜欢女生,我谈过的每一段感情都是和女生,男人……我不懂,为什么?”

    “我对你也有相同的感觉……”顺着她的话,他向她坦白。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她摆摆手,往后退了几步,“我们一定是酒喝多了,胡涂了。”

    “我知道有一个方法,可以马上确认。”

    “什么方法?”

    “如果你不喜欢我,就会推开我……”他将她拥入怀中,让彼此的胸口紧紧贴着,双手捧起她细致的面颊,以双唇轻触她的唇瓣。

    一瞬,彷若找到一把对的钥匙,体温也好、心跳也好,都顺理成章地启动。

    她没有将他推开,反倒伸出手臂钩住他颈项,并且毫不含蓄地含住他的唇,热烈回应。

    那一年,他大四,他以为他拥有了全世界。

    林靖风扶着萧忆真缓缓走上公寓。

    “和家人住?”

    “租的,自己一个。在我爸妈眼里,我始终是个异类。”上了二楼,她站在门口,不抱任何期望地问:“进来坐吗?”

    “不需要。”

    “那个……”她小心翼翼地探问:“今天一起到医院的女孩,和你在一起很久了?”

    “与你无关。”他冷冷回应,“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你……对她是认真的吗?”

    “我不知道季咏如和你说过什么,不过那不重要。”他转身,将她抛在身后,“我的感情我清楚得很,不用向你解释,况且你已不再重要。”

    “我知道了。”她忍着眼里的泪,“阿风,能请你再帮我一个忙吗?”

    “怎样?”

    “我脚不方便,但肚子实在有点饿,能麻烦你帮我买『Blackstar』的美式早餐吗?”

    “『Blackstar』倒店很久了。”他依然面色冷淡地响应,“我下楼随便买。”

    他走下楼梯,重重关上铁门。

    一声巨响,就像他们之间,曾经轰轰烈烈,但寂静之后便什么都不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一念之间最新章节 | 爱,一念之间全文阅读 | 爱,一念之间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