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一念之间 > 04、还能再爱吧?

爱,一念之间 04、还能再爱吧?

作者 : 戏子璇
    这天,等着他的是一整天的外景工作,动身前往三芝之前,他在柜台前迟疑了一会。

    “干嘛?”杜维伦白了他一眼。

    “没事。”

    “没事还不快滚。”

    “什么时候轮到你呛我?”他顿了顿,欲言又止好一会,终于忍不住说出口:“上礼拜来拍照的那个女孩子,叫什么黎诗雨的,她……来挑片了吗?”

    “你又想干什么?”

    “你少无聊,我只是想知道她有没有加洗、我能抽多少。”

    “抽个屁!你客人那么多,什么时候问过加洗的事?”杜维伦太了解他了,要是他没兴趣的女人,他根本连提都不会提,“我告诉你,你要yin乱一辈子那是你的事,你能不能别再拖那么多女人下水?而且那个黎诗雨看起来多单纯,你忍心伤害人家?你够了没有?!”

    够了没有?

    林靖风愣了愣,像是被什么重击了下,晕眩感从头顶以震动的方式流窜至脚底,难耐的刺麻让他连站都站不稳。

    难道他忘了吗?他太清楚自己是个怎样的男人,才选择不对黎诗雨出手,不是吗?

    他不应该迟疑的。

    “当我没问。”他对杜维伦摆摆手,故作无事地说。

    “林靖风,我把你当朋友才这样说。”杜维伦语重心长地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把爱情当游戏,但是,你要是以为换女人像翻书那样快就不会受伤害,你就大错特错了。”

    林靖风背起相机,无声走出门外。

    黎诗雨和以前的女人不一样,正因为她不一样,他才无法轻松谈论有关她的任何话题,他甚至连要她电话这样一件简单的事都无法说出口。

    很难得的,在他“宁滥勿缺”的感情经验中,他对她竟是如此力不从心。

    如果他这样解释,杜维伦会相信吗?

    他摇摇头,发出一声冷哼。

    算了吧,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事,他又怎能期待杜维伦会相信?

    他喜欢黎诗雨,但是他们无法在一起,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重逢。

    这种情节在任何故事里,向来都是很好的转折。角色与角色之间,就此有了无限延伸的可能。然而,在现实中却未必,伴随而来的可能是沉默、无奈,以及可预期的道别。

    于是,就算他和黎诗雨再见面了又能如何?

    这些念头自脑海涌生时,他正在北海岸,刚刚结束拍摄工作。

    “阿风?”清丽女声在他身后响起,他随即意识到它的主人,猛一回头,黎诗雨如精灵般的面容已出现在他面前。

    不是过度思念而生的幻影,而是确确实实的她。

    “好巧喔。”

    她素着一张脸,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短裤、帆布鞋,笑容依然温暖,突然让他想起那句“淡妆浓抹总相宜”;原来,女人的美丑,全然是本质问题。

    “是啊,好巧。”他点点头,却觉得喉咙似被卡住,让他连一句简单的问候都显得困难万分。

    他感到矛盾。

    他非常想念她,也幻想过无数次可能的重逢情景,但是,见到她的此时此刻,他却又觉得不见她或许会好一些……因为他不想对她说再见。

    “你在工作吧?”她问:“我打扰到你了吗?”

    “没、没有,工作已经结束了,等等把器材交给助理,不打算回公司了。”

    然后,他问她:“你呢?今天不用上课?”

    “不用啊。”她摇摇头,爽朗地笑着,“起床后突然想吹吹海风,就坐公交车来了。”

    “这样啊……”面对她,他变得非常笨拙,而且明显反应在言辞上:“你……最近好吗?”

    “很好啊。对了,我昨天去挑片了,成品很棒,我多挑了好几张,特别是Lolita的造型,我觉得你懂我的故事。”她对他提出邀约:“待会有事吗?到附近的店里坐着聊好吗?”

    “当然好啊。”明知不可,还是求之不得。

    他们在店里坐了许久,一杯调酒的水平线从杯口缓缓下降到杯底,两人聊了许多话题,包括她的Lolita故事、彼此的工作和生活……等等。他对介于女孩和女人之间的黎诗雨终于有了多一点的认识。

    她有许多工作,一星期里有两天在研究所里修课,主修现代文学;周末时,在北部几所国高中,利用课后辅导时间教学生练习作文;其它时间,大多待在她小小的屋子里,写她喜欢的故事,已出过几本书。

    “你的生活,很充实。”

    “充实吗?我不知道。但有很多考虑,是为了活着。”长岛冰茶已经喝完,她拿起吸管,下意识搅动杯底的冰块。“我很喜欢写作,而且是从很小的时候就认定将来要当作家,可是那不是会让人放心的工作呢。”

    “毕竟不是收入稳定的工作。在许多人眼里,不安稳的生活就是不好的。”

    “是啊,我很务实。”她笑,“当初决定去教书,就是为了有稳定的职业去养活那个不安稳的作家。”

    “于是,你去教书,好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他试着想象她站在讲台上讲课的模样,那么严肃的工作,和眼前的她确实难以连结。然后,他问:“你还得一边念书,不累吗?”

    “有个象样好听的学历,可以有效降低家长或是其它老师的啰嗦或怀疑。”

    她摊手,“我是个很讨厌麻烦的人。”

    “也是个很坦白的人。”他看着她,“你不怕我说出去吗?”

    “你会吗?”她反问他,那双灵活的眸彷佛能穿透他的心。

    “不会。”

    “那就好啦。”她笑出声。

    “你写什么样的小说?”

    “我什么都写,也懒得归类自己是哪一类型的作家。”她摆摆手,毫不在意的样子,“我只负责写,其它都不是我的事。”

    “出版社不会限制你吗?”

    “我很幸运,闯出了一点名气,这方面倒是挺自由的。”她解释着:“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就算辞掉教书工作,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

    “那么,你就可以在家里专心写书,不是吗?”

    “但是,在学校会遇上各种人,可以得到许多故事的灵感。”她笑,“一直关在屋里,很容易枯萎的。”

    “把你的笔名告诉我吧,我去买几本回来看看。”

    “以后再说吧。”

    “为什么?”

    “不要用我的文字来认识我。”

    所有的故事都出自她手,她像造物主般主宰每个角色的灵魂,虽然终归是聚散无常的人生片段,却不能百分之百代表她。毕竟,真正的好作品,不应该有作者的影子。

    “所以,我该用什么方式认识你?”话一说完,无地自容的懊恼再次涌现。

    如此低级的搭讪过程,如果是摄影机里的底片,他会毫不考虑地抽出,让一切成为曝光的苍白,无法回复。

    这时候,落地窗外的夕阳走到一日的尽头,正逐渐消失在海平在线。

    她没答腔,只默默站起身,朝窗前走去。经过他身边时,被她推动的气流传来绿夺香水的淡香,就像她给人的感觉——足以惹人注意,却不过分甜腻。

    “夕阳很美。”

    “是很美。”她背对着他,“不过我看的是沙滩。”

    “沙滩?”他以为值得欣赏的是夕阳稍纵即逝的美丽。

    “听说眼前所见的沙,不是细碎的泥土或石头,而是贝壳。”她的嗓音顿时变得沉重,“所以,在沙滩上的每一步,可以说是间接踩着贝类的尸体。那些人们自以为是的浪漫和美丽,其实是用它们的生命换来的。”

    望着她的背影,这种时而天真时而忧愁的多变,着实让他难以捉摸。“如果……人们在沙滩上漫步时,都想着那是数以亿计的『尸体』,不就一点都不浪漫了?”

    “那有什么。人们之所以能得到梦寐以求的幸福,也都是踏着别人的尸体来的。”

    她背对着他,他无法看见她的表情,心里却不可遏止地萌生一份难以磨灭的疼惜,“这想法太悲观了。”

    她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爱情艰深难测,且容易在转瞬间变质为恨,他见过太多,甚至,很多时候他就是那个让爱变质的催化剂;但是,他不希望她有这样的想法。

    “悲观吗?但人生可不是爱情小说啊。”她并没有打算正面一些,“要是有一天我可以和某个男人步入礼堂,我会提醒自己,这美丽的婚礼是用许多男孩和女孩的心碎换来的,我们在过去伤害人或被伤,于无数经验中翻滚后,才成为让对方爱上的样子。”

    如果有个男人能在一开始就疼惜你,你就不必用无数伤痕去换一次幸福的可能,那不是更好吗?

    可惜。

    可惜他没有资格成为那样的男人,因为他脚下已经有太多女人破碎的心……

    而他自己更因某个女人而致心死。

    黎诗雨很实际,实际得让人不得不去面对那一直藏在幽暗处的烂疮。

    “阿黎,你受过很重的伤吗?”他说不出口的承诺,只能转为一句探问。

    “我也是个让人受过重伤的人?”她巧妙地转移问题:“我太自我,喜欢独来独往,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我也不喜欢约束别人,许多人觉得和我在一起很没安全感。”

    “至少,我和你相处是没有压力的。”理智暂时居下风,止不住他发出赞美。

    “是吗?谢谢你的不嫌弃。”她笑着回敬:“我喜欢你的笑容,非常好看。”

    他很肯定自己今天并没有喝酒,眼前却忽然如摇篮般晃动。这反应……也太“屁孩”了吧?他以为自己还是情窦初开的高中生吗?冷静,林靖风,你是想笑掉谁的大牙!

    理智奋力挣扎。

    转回头,夕阳柔和的暖色调映照在她脸上,职业反应加上私心,他飞快抓起相机,对她按下快门,留住那回眸的一瞬。

    “啊!”她发出惊喜的笑声,“我今天没有带足够的钱付你费用欸。”

    “免费的。”他笑,调整了几次呼吸,才稍稍平复刚刚可笑的反应。不管能不能和她在一起,只要能再次让她展露笑颜,就够了。“甚至,我应该付你肖像权使用费,所以这顿我请。”

    “这么好?”

    “当然。”他点点头,“下次我再把洗好的照片送给你。”

    “想要找我的话,其实明说就可以了。”她收敛笑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看着她,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再一次与她有见面的机会,是他的意思,却也不是他的意思。如果他轻轻松松就让她进入自己的世界,那伴随心跳而来的,会是强烈的罪恶感。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他问,却觉得是在问自己。

    “我也不知道。这种机率问题实在太难说了。”对黎诗雨来说,把缘分视为际遇的筛子,过滤掉不必要的盼望以后,就不会生成遗憾的结晶体。她说:“可是,我很喜欢这样不期而遇的感觉,没有负担,可以高兴干嘛就干嘛!”

    他点点头,不自觉伸手按住胸口,像是那里面被黎诗雨硬塞进了什么似,突然膨胀了起来。然后,他们从店里走出之前,他又问自己,她留下的记忆会停留多久呢?如果有一天消失了,他会否感到惋惜?

    问题浮现后,他居然害怕起那天的到来,并试圚说服自己,是否应该用更高的温度把她烙印在心底?

    他对她伸出手,指尖在触及她飘长执秀发之前,心底竟发出了他最不想面对的声音:你确定她所要的幸福,是你能给的吗?

    他停下了动作。

    “怎么了?”她感觉到发际间的空气流动,回头问。

    “没事。”他手早已放下,摇摇头,以笑回应,“我们走吧。”

    她转身,背对着他,呼出一口悠长的气,不能理解他的迟疑,也不理解自己的失落。

    那夜,他并没有去“FISH”。

    送她上公交车之后,他驱车回到家里,洗了澡,连一口酒都没喝,就把自己抛上床。

    怀里抱的,是从不背叛他的床友——抱枕;耳里听的,是他最喜欢的林慧萍的歌声,丝调一般的嗓音温柔却落寞地唱着他也觉得无解的“情难枕”:如果一切靠缘分,何必痴心爱着一个人?最怕藕断丝连、难舍难分,多少黎明又黄昏……

    一字一句,似在哀悼他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他的人生,特别是感情那一块,早已残破不堪、一败涂地,他又凭什么认为,黎诗雨重启的就是他对爱最原始、最单纯的心跳和渴望?

    说不定,那只是他面对寂寞时所发出的求救讯号,仅仅是因接收到一点异于往常的反应,就以为有机会得到救赎;但,他知道,总有一天,他心的空洄会掩盖过一切,直到留在他身边的女人无论是谁都无所谓,然后像个木偶一般,过完他的人生。

    可是,如果他真的麻木,真的任谁都无所谓,为什么今天离开的时候不留住她,并且坦白告诉她,他正深切地渴望着她?然后,占有她的身体以后,任务便宣告终结,他可以无事地离开,再找下一个女人。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刺耳的门铃声穿透音乐旋律,终止他的思绪。

    门开后,站在门外的人让他皱起眉头。“季咏如,我说过我们已经结束了,你还来做什么?”

    “我知道你不会接我电话。”

    “因为没什么好说的了。”语毕,他想把门关上,她早一步伸手挡住。

    “我没有要和你谈我们的事。”她试图露出豁达的笑容,为他带来她认为的好消息:“萧忆真回来了。”

    他的脸瞬间凝上一层冰霜,虽是夏夜,她却可以感觉冷空气在狭小空间中弥漫。季咏如深吸了一口气,“萧姐姐她——”

    “闭嘴!”他厉声喝止的回音在长廊内回荡。

    “她打电话到我家里,想找我姊问你的消息。她不知道我姊已经——”

    他打断了她,“她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想知道。”

    “我也不想提……谁会想提?她回来,我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她苦笑,“可是我听她在电话里的哽咽,却又觉得,她要是回来,你就不必再过这样的日子——”

    “你滚!”

    他用力要把门关上,她将内心的失落化作力气,使劲挡在门前,继续说:“她问你还好吗?她想见你——”

    “但我不想!”他发出刺耳的吼声,用力将季咏如推出门外,重重关上门。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他像失去依靠的游魂,在屋里狂奔乱窜,直到抓起桌上的相机。唯一可仰赖的光源,是上头小小的屏幕。他不停按动画面,找到在海边为黎诗雨留下的身影。

    如同接上电源一般,那张熟悉的脸孔让他终于有了宽慰的笑容,他伸出手,隔着冰凉的登幕抚摸她染着霞红的面容。

    萧忆真影响不了他的,在这个世界上,他并不是非她不可,毕竟,他以为他已死的心,早因黎诗雨而重新跳动。

    他可以再爱。

    可以……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一念之间最新章节 | 爱,一念之间全文阅读 | 爱,一念之间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