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妹夫 > 第六章

妹夫 第六章

作者 : 乐颜
    【第四章】

    安王的问题直指核心。

    两个女孩子暂时假成亲是没什么,问题是萧筠现在怀有身孕,如果她嫁入安王府,不久之后生下一个男孩,虽然知道内情的人明白,这个孩子与楚家没关系,可是在别人眼里,却会把这个孩子当成安王府的嫡长孙,是位列楚天一之后的第二顺位继承人。

    事关到安王府的切身利益,就不得不提前说明白,楚玉姿态摆明:我当年不愿意为皇帝老儿养现成儿子,现在自然也不想养一个现成孙子。

    开玩笑,如果楚天一这辈子生不出儿子,那他老楚家到此香烟断绝啦。

    萧韶显然在路上已经考虑过这种情况,他看了看楚天一,才回头对楚玉说:“还请王爷放心,我妹妹生的一定是女儿。”

    楚玉的眼皮动了动,却没有再言语。

    楚天一本来想问萧韶怎么能如此肯定,古代又没有超音波能检查胎儿性别,直到见到楚玉与萧韶的表情,才恍然大悟。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萧韶,高声问:“你的意思,难道万一是个男孩,你们也要把他当做女孩子养?怎么可以这样?难道你们还想再制造一个像我这样的悲剧吗?女儿当儿子,儿子做女儿,剥夺孩子的权利,就只为了那些身外之物?!”

    楚天一虽然不赞同原本这个身躯的主人选择男人的眼光,但是她确实对这么多年的痛苦生活有所感触,没有人愿意违背自己的天性生活,强迫让自己变得像男人那样,行走坐卧、言谈举止无时无刻都得注意,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在后世的影视作品中,也经常会出现男扮女装或者女扮男装的情节,但是观众其实很容易看出来扮演者本身是男是女,能做到以假乱真的,很少,极少。

    萧韶却摇摇头,说:“不必如此。只要孩子出生的时候,对外声称是女孩就好。如果真是个女孩子,那自然再好也不过,万一是个男孩,我会把他带走,不管怎样,总是能把他抚养长大,而安王府可以对外声称孩子早夭了。”

    楚天一久久沉默不语。

    不知为何,她的心情突然变得很糟糕,为什么她的生活里处处是谎言?

    她的身分是假的,她的婚姻是假的,她的孩子也注定是假的,一个谎言套着另一个谎言,感觉像陷入一个深深的泥沼,她在里面越挣扎越沉陷,好像无论如何也挣不出这几乎要令她窒息的谎言圈。

    可是说到底,连她这个灵魂都是假的,她自己都不是真正的楚天一,她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指责什么。

    她不由掩面,痛苦得无以复加。

    穿越以来,她一直力图表现镇定,就算受伤的时候都没哭,现在却忍不住想好好大哭一场,好像肩膀上的剧痛蔓延到全身,她再也无法承受。

    负面情绪像滔天巨浪一样,一浪高过一浪,不断击溃她的心灵,让她很想就此闭上双眼,再也不看不听不想。

    萧韶没想到自己这个主意让楚天一如此抗拒,不由有些后悔。

    妹妹的肚子开始隆起,眼看就要遮掩不住了,他是真的着急,所以遇到楚天一后,他才灵光一闪,想出了这个主意,却忽略了楚天一本人是否愿意,他实在太莽撞了。

    说起来,其实萧韶这个主意,与常乐大长公主将女儿嫁给永定侯府公子的主意,本质上并无不同,都是要替萧筠找个名义上的夫君,好让她能够婚后产子,遮掩住她之前做下的那些荒唐事。

    萧韶与公主都是想利用对方,只不过永定侯府公子是个男人,要他娶已经大了肚子的萧箱,感觉像未婚就被戴了绿帽子,屈辱感更强烈些。而楚天一本身是个女人,她原本就需要假成亲来掩饰自己的世子身分,与萧筠成亲算是各取所需,对这件婚事的抗拒应该不会那么强烈。

    话虽如此,但是在情感上却未必能够接受,萧韶歉疚地看看楚玉,又看看楚天一,低声道:“我很抱歉,情急之下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如果世妹不乐意,就当我没说过这话吧。”

    楚玉看着楚天一,轻轻叹了口气,说:“你要是不肯,就不用答应,爹也不是非要你成亲不可,大不了咱父女俩相依为命过下去。”

    楚天一深吸一口气,放下双手,缓和情绪。

    然后她对楚玉和萧韶笑了笑,说:“没事,刚才是我一时情绪激动。我明白我还是王府的『世子』,就应该承担起这个责任,我答应与萧筠成亲。”她双目直视萧韶,嘴角微微挑起,说:“不过,我有个条件,如果你答应了,我就答应马上成亲。”

    萧韶看到她目光中闪烁的狡黠之色,直觉大事不好,但箭在弦上,他还是只有硬着头皮问:“什么条件?”

    “大婚之日,我要你假扮你妹妹,与我举行婚礼仪式。”她凑近萧韶,一脸不怀好意。“包括入洞房。”

    萧韶愣住。

    看见这只狐狸也有不知所措的时候,楚天一大乐。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能只有她一个人玩变装游戏,总要有个人陪她一起玩吧,否则她不是太可怜了?

    而且两辈子加起来的第一次婚礼,她可不想真的和一个女人举行仪式,虽然她不介意帮萧筠一把,但是……她可不是蕾丝边啊。

    楚玉暗赞自家闺女:闺女,做得好!

    楚天一微微抬起下巴,也想得意自己这主意。

    萧韶总算回过神来。

    他深深地看了楚天一一眼,慢慢点头,“好,我答应你。”

    萧韶不能在南疆久待,萧筠的身子也不能久等,所以这件婚事仓卒定下,在三日之后就立即举行了大婚典礼。

    安王府做事非常有效率,三日之内,不仅在王府后宅打点出一栋新婚住房,还神速地准备好了婚礼所需要的一切用品,包括新郎礼服和新娘嫁衣。

    看着那描龙绣凤的嫁衣,就算萧韶涵养再好,此时都忍不住嘴角微微抽搐,这嫁衣准备得也太迅速了吧?而且还神奇地万分贴合他的身材,要说是以前“楚无双”私下准备好的也说不过去,毕竟楚天一没有萧韶那么高。

    一旁萧筠本来为自己的事一直麻烦哥哥而感到愧疚,此时却也忍不住低头偷笑。

    “有什么好笑的?”萧韶白她一眼。

    因为不宜从客店内迎亲,所以此时兄妹两人在安平城的一处独栋民居里,假萧筠真萧韶将从这里嫁入安王府。

    身为真正高富帅的萧韶已经将这民居买了下来,作为妹妹的陪嫁,日后妹妹如果在安王府内闷得发慌,也方便出门有个落脚之处。

    因为萧筠已经被公主府除名,所以她现在是以萧韶义妹的名义嫁人。

    看到哥哥有些恼羞成怒,萧筠掩饰住眼底的伤感,笑道:“其实哥哥很喜欢楚姊姊吧?”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她了?”萧韶正扯嫁衣的手停顿了一下,口气凶恶地反问。

    “两只眼睛都看见了。”萧筠知道最疼爱她的就是这个哥哥,虽然母亲也宠她,可是一旦涉及到母亲的尊严与颜面,她就成了牺牲品,唯一不离不弃、始终真心呵护她的人,只剩下这个傻哥哥了。所以,她衷心希望哥哥能够早日寻到真正心爱之人。

    萧韶的笑容有点不自在,说:“我本来是有点欣赏她的,现在她居然敢让我穿女装扮女人,呵呵,给我等着!”

    萧筠哈哈大笑,她伸手轻扯萧韶还未梳起的头发,笑道:“楚姊姊穿男装扮男人,你却穿女装扮女人,不正好是天生一对吗?”

    萧韶冷哼一声,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当时为何会莫名其妙就答应下来,虽然他容貌俊美,却没有假扮女人的癖好啊!

    堂堂大男人假扮成一个女人,还要穿上嫁衣嫁人,成何体统?

    哪怕心里为自己辩解,这都是为了妹妹才委曲求全,但他却深知,以自己的心高气傲,如果“新郎”换成了另外一个人,哪怕也是个女的,他都绝不会答应。

    只是因为他觉得楚天一很有趣吧?

    自从十六岁懂得男女之事起,为了逃避亲事,萧韶一天到晚与京城中的纨裤子弟流连风月之地,因为他生得俊美,格外得到那些姐儿的喜爱,所以还赢得了“美姿仪,性风流”的评语。

    但是在那种朝秦暮楚、迎来送往的地方待得越久,见到的人间悲欢离合就越多,萧韶反而越发觉得没趣起来。看着那些卖笑女强颜欢笑,不管是对着油头肥脑的猪头,还是对着他这种俊美非凡的贵客,都露出一模一样的卑微讨好笑容,他一方面为这些可怜的女子叹息,一方面觉得自己和那些猪头沦落到同一等级。

    如果他没了这个皮囊和身分,又和那些买欢客人有什么区别?

    之后萧韶越来越少光顾烟花之地,就算为了应酬陪着狐朋狗友们去喝花酒,他也只单纯地喝酒,不再招妓陪伴。次数一多,那些酒肉朋友也渐渐不找他玩乐了,取笑他是不是看尽红尘,要出家当和尚去了。

    他一方面觉得欢场女子卑微可怜,一方面觉得闺阁千金娇柔做作,寻常百姓家的普通女子又因为缺乏教育而没什么气质,萧韶真是阅尽百花却始终看不上一人,就是在这种百无聊赖的无奈之下,他千里奔波到南疆,原本是为妹妹撑腰出气,却没想到遇到了妹妹的“情敌”,更没想到这个情敌非常有趣,竟然让他也有了几分兴致。

    打量着镜子中身穿大红嫁衣的身影,萧韶真想掩面:他绝对是鬼迷心窍了!

    不知道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有人敲门,萧筠亲自开门,门外是紫柳和连翘,作为唯二知道这场婚事内幕的贴身大丫鬟,两个婢女被派来为萧韶梳头化妆。

    对于这场荒唐的联姻,以及萧韶更荒唐的代妹拜堂成亲,两婢从小服侍自家“少爷”,其实已经见怪不怪。既然她们家大小姐能做“少爷”,自然公主府的大少爷也可以变成“新娘子”,简直是天生一对呢。

    紫柳和连翘进来后,迅速为萧韶盘起头发,戴上凤冠,脸上也只上了淡妆,因为萧韶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两婢胆战心惊地迅速结束了化妆打扮。

    萧筠目送哥哥被紫柳和连翘搀扶着走出房门,弯腰坐进八抬大轿里,为了减少意外,她现在不能轻易出门跟过去,只能明天一早再偷偷进安王府,以王府新媳妇的身分敬茶给公公,并为已仙逝的婆婆上香,以及接受府内家将、侍从与奴婢们的叩拜。

    萧筠躲在房内,从窗里看不到院门外大街上骑着雪白骏马的楚天一,她只看到轿子被抬出了院门。

    锣鼓喧天的闹腾声,以及安平城老百姓围观安王世子娶亲的欢声笑语,都随着轿子出发而渐渐远去,萧筠却在窗前站了良久,直到双腿酸疼了,才坐回床上,她摸了摸两颊,不知何时已经湿漉漉的。

    萧筠慢慢躺下,拉起被子遮住脸,她的丫鬟婉秀担忧地在一边看着她,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

    主仆俩心底都明白,萧韶如此为难他自己,假扮“新娘”嫁给楚天一,归根结柢还是为了自家妹妹,他担心萧筠的身体受不了大婚这天的诸多折腾,所以才愿意替妹妹穿上嫁衣、上了花轿,做了其他男人根本不可能会做的事。

    婉秀见自家小姐一直蒙着被子,担心她闷坏了,上前轻轻把被子向下拉了一点,却见自家小姐并没有在哭泣,眼睛虽然有些红红的,脸上却是在微笑着。

    “小姐心情好些了?”婉秀见萧筠不难过了,心情也轻松了一些。

    “还是有些难过的,我都有些嫉妒楚姊姊的好运气了,她能遇到我哥哥,一定是上辈子积了很多福气。”萧筠从小就喜欢哥哥,但是在自己经历了人生重大挫折之后,她这才知道,自家哥哥岂止是外表俊美惹人喜爱,他的人品才是最难得的。

    萧筠自认倒霉,因为只注重外表而选择了虚有其表的邵荣,但是如果因为她,而让哥哥遇到一个不错的女子,她会觉得自己吃过的这些苦,多少还是有些值得的。

    楚天一身在南疆,萧家远在京城,如果没有萧筠,萧韶不会千里奔波到南疆,也不会遇到楚天一。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如果能因自己而促成楚姊姊和哥哥的美好姻缘,萧筠觉得自己心甘情愿当那根“姻缘红线”。

    婉秀失笑,说:“是啊,少爷是这世上最好的夫君人选了。”

    萧筠看着越来越消瘦的婉秀,本来想问什么,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以前的萧筠还有些天真,但现在她多少学会一点看人识人的本事,她已经发现了每次哥哥出现时,婉秀的眼睛都会明亮几分,表情也会羞涩几分,那种春心萌动的样子,绝不会是假的。

    或许,因为哥哥很爱她,婉秀才会如此尽心尽力地对她好,就算她选择私奔逃家,婉秀也义无反顾地跟着她一起离家。

    只可惜,萧韶只单纯将婉秀当做妹妹的丫鬟,对她从未另眼相看过。

    而且萧韶一向不吃窝边草,从来不碰公主府里的丫鬟侍女,这是公主府里所有奴婢都知晓的。

    明知自己的满腔爱慕不会得到任何回报,婉秀却还是止不住自己看向萧韶的爱恋目光。

    萧筠为了邵荣走上这条路,而婉秀却是为了萧韶,选择无条件地爱护他的妹妹,说起来,她们都是将痴情错托付的傻女子。

    “好婉秀,这一路你也跟着我吃了很多苦,以后我一定会好好为你安排的。”

    萧筠拉住婉秀的手,柔声说。

    就算她的能力不够,她也一定会请哥哥替婉秀找一个好人家嫁出去。

    婉秀低下头,眼睛一红,她明白小姐的规劝之意。

    “好,一切都听小姐的。”她默默点了点头。

    今日的安平城格外热闹,安平王府里更加热闹,安平城内只要能登门拜访的都来凑热闹,送份喜礼喝杯喜酒,都想沾点安王府的喜气。

    自从安王世子的抓周之礼后,安王府已经十几年没这样热闹过了,今日摆下了丰盛无比的流水宴,客人随来随吃,来者不拒。下人们虽然忙里忙外,却每个人都喜气盈盈,吉祥话都比平日说起来响亮。

    虽然也有些人暗自怀疑:以前没听说过安王世子订亲的消息啊。

    但是既然安王说了是很早以前定下的亲事,那就当做是指腹为婚好了,反正是人家娶媳妇,自家操那么多心做啥?摆个笑脸,说句“新婚大喜、早生贵子”,能讨得安王爷欢心,这就足够啦!

    安王爷今日难得盛装打扮,梳起了头发,戴上了王冠,穿上了王服,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年轻了许多,脸上的笑容更是爽朗灿烂无比,如此一个华贵俊美、笑容动人的鳏夫,让不少来贺喜的女客都忍不住心飘飘的,心想:安王世子大婚了,不知道安王爷准不准备续弦哪?

    安王世子楚天一用红绸带牵引着新娘子走进王府正殿大堂,司仪张嘴亮起嗓门喊拜天地时,这时围观众人才发现,新娘子好像比新郎官还要高啊,而且肩膀也挺宽,腰是还算纤细,但仍然比一般女子要粗一些……

    众人越看越乐,安王世子楚天一生得俊美异常,大家是都知道的,这些年他洁身自爱、不染女色,大家还暗自猜测他是不是断袖之癖,还是非绝色美女不要?

    却没想到,最后是娶了一个人高马大的粗婆娘?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妹夫最新章节 | 妹夫全文阅读 | 妹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