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最强诈妻术 > 第十章

最强诈妻术 第十章

作者 : 蕾丝糖
    【第五章】

    漆黑的夜,一男一女走在街头,偶有几名路人和他们错身而过。

    女的走在前头,沉着脸生着闷气,男的噙着笑跟着她,姿态轻松惬意。

    他们一路上都没说话,直到进了家门。

    唐恩豪关上双玄关门,对余小雨喊,“姊,别气了。”

    “我才没有生气!”她头也没回地反驳,直直地往楼梯的方向走。

    他轻笑,靠着长腿优势,跨没几步就追上她,擒住她的左手腕,“闹上法院反而费事。”

    “我知道。”她闷声回答。

    “他也保证不会再来骚扰我们了。”他温声道。

    她垂着头。“……我在意的不是这个。”

    他将她扳过身,两掌捧起她的脸,看见她那心疼又不甘的表情,他心里充满甜蜜。

    挨那一拳真不错。

    “你觉得他应该受更严重的惩罚?”他轻声问。

    “那当然!他竟然敢打你!”再次提起,她还是气愤难耐,“他应该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身败名裂,家产充公,最好还要被一堆人痛殴一遍,让他知道被打是什么滋味!”

    他忍笑,“就算告上法院也无法有你想要的惩罚的,你太贪心了。”

    她睨他一眼,“你为什么不生气?”从头到尾,他处理这件事情的态度都很平静,搞得很像被打的人其实是她。

    “因为你把我的分也一起气完了啊。”他眸光温柔,倾身吻了她的额头,“你这么疼惜我,我很高兴。”

    余小雨一时反应不过来,额上的温度,让她的脑袋有点当机。

    下一分钟,他得寸进尺地将她抱在怀中,下巴亲昵地搁在她的发顶上,“姊,以后也继续这样心疼我,好吗?”

    她被他的体温笼罩,鼻尖闻得到他的男性气味,靠在他胸怀的感觉如此有安全感,仿佛,他的怀抱就是她寻觅许久的港湾……

    她几乎要沉迷在他的魅力之下,幸好,她的理智即时冒出头来,替她踩了煞车。

    她忙不迭地推开他。天啊!她真是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他……是弟弟啊。

    “姊?”

    “我……今天工作很累,先休息了。”她慌忙地扔下这句,拔腿想逃跑,却被洞悉她意图的他先一步抓住,不让她逃避他。

    “姊,休息前,你可以回复我早上的要求吗?”

    “什么?”她一时茫然。

    “将我放在心上,把我看得比任何人都重要。”他不介意再复述一次,深情地凝望着她,“你能够承诺我这件事吗?”

    她呼吸急促,心跳声震耳欲聋。

    好一会儿,她才嗓子干哑地说:“我……我们情同姊弟,这件事情……当然没问题啊。”她不断压下那份悸动,告诉自己,不要误会他的意思。

    一旦误会了,就会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他好不容易才回国的,她不想要造成任何一点尴尬和裂痕……

    唐恩豪如子夜的黑眸锁住余小雨明明害怕却强装微笑的脸。

    她很重视他,他知道,但是,他要的不是只有这样。

    不过他知道这时机不适合摊牌,她现在的样子像是他一轻举妄动就会逃到地球的另一边。

    他微笑松开对她的箝制,“那就好,在这里我最相信,也最依赖的人只有姊。”

    瞬间,她觉得他刚才的深情好像只是幻觉,他仍是平常那个温良乖巧的弟弟,她松了一口气,“嗯!你放心好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过不了多久,等你比较熟悉咖啡店的基本事务后,我会教你煮咖啡。”她没忘记自己承诺过要教他一技之长,到时候,他会比较有自信吧。

    “谢谢姊。”他露出感谢的笑容。

    “没什么,只要你开心,姊就开心。”她真心地对他说这句话,不忘叮嘱,“下次,不管是谁来闹事,直接让我来对付就好了。”对他流血的事情,她还是心有余悸。

    虽然王冠成发誓不会来找他们麻烦,但是,没有了王冠成,还有奥客。

    她至今遇到的奥客,都是能够用言语驱赶的,但万一哪天来个酒醉的呢?她怎么想都无法放心。

    “不。”唐恩豪一秒拒绝。

    她愕然地看着他。

    “姊,你记不记得,以前你跟我说过,优秀的男人该具备哪几点?”他双手环胸将问题丢回给她。

    他这一提,她才记得以前聊天时的确有告诉他如何当一个好男人,因为他和高中女友分手后就没再交新的,这点让她很担心。

    她绞尽脑汁的回想,只挤得出一句,“呃……要温柔体贴?”

    他直接替她解答,“平常要温柔体贴,遇到喜欢的人要用情专一,比谁都还要疼她、包容她的一切,还要处处照顾她,遇到事情要有肩膀,能够挺身承担,保护女孩子不受伤害。这些,就是好男人的准则。”

    她错愕地张大嘴巴。他记得真清楚啊……

    “既然是你教的,你怎么能要我违背这个原则呢?”他一脸她很不应该的样子。

    余小雨目瞪口呆,无法反驳。

    而且,她发现这些条件,很符合她从书中找到的理想类型。

    原来她早就将自己的理想型告诉他,却没有自觉。

    真糟糕,难怪她会神经搭错线对他有感觉……她没有要搞逆光源氏计画啊!

    “时间晚了,我们都赶快休息吧。”她匆匆扔下这句,上楼回房去,不敢再多看他一眼。

    而唐恩豪的眼神,在目送她消失在楼梯上后,变得更深幽。

    几天后的休假日午后,余小雨基于唐恩豪在咖啡店表现良好,在他家厨房挽起袖子教他如何手冲咖啡。

    “你仔细石一遍,记下步骤,待会我会指导你再做一次。”她对他这样说后,就开始动手,在电子秤上面量好咖啡豆的分量和重量,将之研磨成粉,甚至示范滤纸的折放法,手冲壶的水量要多少,浅焙深焰的水温差别,全程皆以浅显易懂的方式讲解。

    她将手冲壶的水流由中心向外画圆,注入滤纸里的咖啡粉,以数次中断再加水的断水式冲法,萃取咖啡液体。

    示范完后,她便让他操作。

    他依然好教,操作两三次后就抓到了诀窍。

    在满溢着咖啡香的厨房,余小雨品尝着他冲的浓缩咖啡,喝一口便口齿留香,她感叹地笑道:“照你的能力,搞不好不用一个礼拜就学完我的功夫了。”

    一旁的他也正喝着咖啡,微笑回道:“怎么会呢,姊,我是比不上你的,你的咖啡烘焙出独特的层次感,不会是我一朝一夕能学得到的。”

    她嘴角上扬。“你嘴巴真甜。”不管是谁总会有几分虚荣心的,她的心情愉悦了几分。

    “待会还要教下一种咖啡吗?”他问。

    “嗯?你有特别想学哪个吗?拿铁?卡布其诺?还是焦糖玛奇朵?”她原本今天只打算教他浓缩咖啡,意外他还想学别的,一双眸不禁瞥向她。

    “爱尔兰咖啡。”他说出口时,笑眸微弯,眼中狡诈的光芒一闪而逝。

    “你喜欢爱尔兰咖啡?”她失笑,“该不会因为有酒?”

    “爱尔兰咖啡有个浪漫故事,姊,你听过吧?”

    她想了一下,才回答,“一个机场酒保因为暗恋一个当空姐的女孩为她调制专属咖啡?”

    “对,爱尔兰咖啡是思念的味道,他从未将自己的感情说出口,我想尝尝那是怎样的滋味。”

    “滋味啊……它是香甜醇厚,带着微醺酒气的咖啡,需要用心调制。”她笑说,“你还满浪漫的,会向往有故事的咖啡,想喝,行!但你得陪我去买爱尔兰威士忌、发泡鲜奶油和爱尔兰咖啡专用杯及专属灯架,你家可没这些东西。”

    “没问题。”他微笑道,立刻牵起她的手离开厨房。

    一个小时过后,他们将东西买回家,开始了爱尔兰咖啡的制作。

    余小雨先是将咖啡煮好放着,再另外用手冲壶的热水温热爱尔兰专用杯,温完杯后先加入方糖,再倒入威士忌,放到灯架上点火烧煮,转动烧煮到方糠融化,当香味开始四溢,便将火媳灭。

    她从灯架上拿下杯子,将搁在旁犹热的咖啡倒入,最后在咖啡顶层琳上发泡鲜奶油,一杯爱尔兰咖啡大功告成。

    余小雨将爱尔兰咖啡递给他,在他喝下一口后,问:“如何,符合你对爱尔兰咖啡的期待吗?”

    他抿了一口。威士忌的麦芽香混合着咖啡的醇,如此特别又兼容,带出明亮的咖啡酸甜味,却不掩威士忌的香甜和微醺。

    他温笑开口,“很让人迷醉,酒精像暖阳温暖全身的血液,舌头上尝得到甜味和咖啡的香、威士忌的醇,这杯咖啡温暖而有层次感,滋味难以忘怀,但……没有眼泪的味道。”

    她微愕,“眼泪的味道……那只是故事,不是真实。”故事中,酒保因为压抑的思念之情而落下眼泪,将擦掉的眼泪用手指在杯口划了一圈。

    他没有反驳,只是微笑着说:“姊,让我煮一次爱尔兰咖啡吧。”

    她退到旁边看着他操作,从侧面看,他煮爱尔兰咖啡的眼神专注温柔,调制的过程像在呵护一个女人一样用心而小心。

    余小雨不禁想起,她学爱尔兰咖啡时,老师说过一段话――

    “比起其他咖啡,调制爱尔兰咖啡相对的需要更用心,这个专用杯子的第一条金线下是威士忌,要注意烤杯、转杯的火和速度,否则一不小心杯子就破了,第二条金线下是咖啡,酒与咖啡的融合程度必须恰到好处,否则味道分离会坏了这杯咖啡,整个调制的过程,要像对待爱人一样温柔的对待它,因为它是如此的独特,是代表思念的咖啡,烤杯就是它浪漫的表现。而煮一杯爱尔兰咖啡至少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虽然费力,但光是这杯咖啡的层次变化感,充分表现出酒跟咖啡融合的味道,就不枉费你花这么多时间去照料它。”

    像对待爱人一样温柔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最强诈妻术最新章节 | 最强诈妻术全文阅读 | 最强诈妻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