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最强诈妻术 > 第五章

最强诈妻术 第五章

作者 : 蕾丝糖
    【第三章】

    店内一处靠窗的位置,阳光撒在唐恩豪的俊脸上,他的五官在光影的衬托下更加深邃迷人,嘴角带着浅笑,桌下的长腿惬意地交迭,一双修长好看的手在乌木色的桌上交握,他侧眸凝望窗外,眼眸流转着湛亮的流光,这幕画面有如电影剧照般唯美。

    不少客人三不五时看向他,赞叹美男子就是美男子,所处的地方就是一片美好的风景。

    可惜下一分钟,有道身影走过去,重重地放下碟子与咖啡杯,破坏这个画面。

    “真是的,都几岁了,还分不清楚哪些事情可以开玩笑,哪些不行。”余小雨余怒未消,两手叉腰抱怨。

    都是他啦,害她刚才在吧台,再三向欧婷婷澄清那句一起睡的事实是什么――

    “小时候他丧亲,在我家住了几天,但他晚上都睡不太着,所以才陪他睡。”

    “嗯嗯。”欧婷婷点头表示有听进去,但脸上还是挂着少女式的梦幻笑容。

    她见状,一脸无奈的抚额,“婷婷,我知道你喜欢看少女漫画和偶像剧,但是请不要把粉红泡泡扩散到我身上来好吗?”

    “唉呦!他一看就很优质啊。”欧婷婷两眼放光,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之间的关系像姊弟,而且他差我六岁。”她无情地戳破她的浪漫幻想。

    欧婷婷不服气地问:“可是,你把在前公司难以启齿的事情都告诉他了!”

    “这件事情,真的是意外。”她叹气解释,“得罪太子导致自己在公司处境糟,还被前男友劈腿、泼脏水,这些事情实在太狼狈了,不管是谁我都不会说,你知道我的个性的。”

    欧婷婷陷入缄默。的确,余小雨个性不只倔强,骨子里也有傲气,这种事情对她来说,说出口像是自己再被他们羞辱一次,她向来宁可抬头挺胸走路,也不愿表露一丝懦弱的情绪,那只会让她觉得白己输给这次的打击。

    “但那天睡前我开酒喝,正好他传电子邮件来,可能是我喝多了,回信时不小心就说了。”余小雨想起当时,还是有些后悔,“他还生气到打电话过来,吓了我一跳,遇到他反应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那很好啊,他把你的事情看得很重要呢。”欧婷婷不懂她怎么提起这件事情时一点都不开心。

    “才不好,我和他只剩电子邮件来往的原因,是我出社会工作后只剩晚上可以联系他,但台湾的晚上大约是英国的下午,我需要休息,他也有学业,因此我们保持了数年只有邮件的互动方式,而我和前公司不愉快的时候,正逢他刚毕业进公司没多久,他不是学生了,工作时打给我,难道不会被上司前辈钉吗,所以我叫他以后不准这样做了。”她一副自己当时训斥得很正确的脸。

    欧婷婷无言了,忍不住同情起唐恩豪,“下次别这样对他啦,被别人关心就要坦率说谢谢啊。”

    “我不需要他的担心,他担心自己就够了。”她理所当然地回,神色和气都没将唐恩豪当成熟的男人。

    欧婷婷面对余小雨那坚固如水泥浇灌的脑子,没有选择耗费力气去凿开。

    唉,铜板没有两个是敲不响的,虽然她觉得就算差六岁,只要是好男人就没关系,优质的窝边草自己不吃掉难道要造福别人?社会大众的眼光算什么,男人都能娶小十岁的女人,难道女人就不能嫁小自己六岁的男人吗?

    虽然她不知道唐恩豪和余小雨是否有发展的可能,或许他站出来替余小雨解危只是出于正义感或旧交情,但她仍祈祷,他能够看穿余小雨和别的女人一样,也是个需要被疼爱的女人……

    余小雨见欧靖靖一脸惋惜,心里感到无可奈何。欧婷婷把世界想得太美好,觉得每个人都该幸福,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适合的生活方式,她对单身的状态一直很满意,也不介意继续单身到老。

    追根究底都是唐恩豪的错,要是他没开那种玩笑,就没事了!

    想到此,她不解气地多瞪了眼前的始作俑者一眼。

    唐恩豪面对一脸要秋后算帐的余小雨,一点也不怕,拿起咖啡杯享受地轻啜一口,发出赞叹声,“这杯卡布奇诺很好喝。”

    提到自己的咖啡,她下巴立刻上扬十五度,得意洋洋地说:“那当然,这可是我泡的咖啡!”

    “我一直都很想喝你亲手泡的咖啡,今天终于喝到了。”

    “等等,你不要想打混过去,以后不能随便开那种玩笑,知道吗?!”她拿出强势的一面,用大姊的姿态对他说教。

    只有她自己知道,刚才他可靠的背影和辩才无碍的模样,让她以为他成熟了许多,心里不知为何有些抗拒,但事实证明没有,他讲话还不知轻重,这一点不知道为何,让她安心了许多。或许,她心底还是怕他不需要她吧……

    “对不起,我一阵子没说中文了,没拿揑好……”唐恩豪露出认错的表情,看起来好不无辜。

    她的怒气瞬间被他的无辜样浇息,觉得自己好像太过苛责他,轻咳一声后说:“既然不是故意的,那……下次就不能再犯。”

    “好。”他乖顺回应,还对她露出闪亮的笑容。

    他别弯的笑眸,有着几分可爱的虎牙,笑得她心跳快了一拍。

    等等,她心跳加快什么?!

    她暗骂自己一时神经搭错线,连忙端正心神,“征人讯息那张纸还在你那吧,还给我吧。”

    他很真诚地问:“为什么?”

    “我还没征到人,当然要继续贴啊!”她一脸莫名,不懂他的态度。

    “这不就征到我了吗?”他笑着指了指自己。

    她诧异的表情停顿了几秒,“我以为你……”

    “以为我只是在你前男友面前随便说说的?”他接话,眼眸在提及前男友三个字时,阴沉了几分,但随即就恢复,余小雨完全没察觉他的不对劲。

    “你回台湾不是为了休息?”

    “也是思考着以后的路,看见你的征人公告,突然觉得留在台湾和你一起工作也好,姊,你教我一技之长吧。”

    余小雨看着他兴致盎然的表情,不忍拒绝他,而且只要想起他提及自己失业时的灰暗表情,她就觉得不舍。

    既然他想藉由在她底下工作,重新找回自信心,也不是不可以,她会想尽办法助他再次站起来。

    不过,他应该不会待很久吧,他的养父母、朋友,都在英国,而这里,就只有她和她父母而已……

    即使如此,至少她曾留下过他一阵子,她不会觉得遗憾。

    余小雨隐瞒着心底真实的想法,答应得很爽快,“那好,我也省得再找人了,不过你有工作证吗?”

    “姊,我是双重国籍,不需要工作证。”他笑瞅着她。她这是将住柄外久了的他当外籍人士了?

    “对喔!”她拍自己的额头,暗恼自己问了个笨问题,“那这阵子你要住哪里,我可以替你处理。”虽然她家有客房,不过一想到自己父母经常在放闪……就不好意思让他长住。

    “姊在说什么呢,我有我的家啊。”他答得很轻快自然,好似提起的事情很平常,“不过我需要人手帮忙整理,实在是太久没住了,肯定会有壁癌,家具和电器也不晓得还能不能用,需要大肆整理一番,姊,你愿意来帮我吗?”

    面对他的询问,余小雨没有立刻回答。

    她以为他这辈子不会再踏进唐家,没想到他现在说要搬进去住?他终于释怀,愿意面对有他和他亲生父母回忆的屋子了?

    那扇她每天早上会凝望的白色窗子,会再次打开?

    她觉得不可思议,简直像是突然降临的奇迹。

    “姊?”他轻声唤她,小心得像是怕惊扰她一样。

    她用力眨了眨眼,忍住泪意。真奇怪,自己明明不是个感性的人……面对他,实在有太多过往的情感影响她了。

    她随后露出大大的笑容,“当然愿意啊,没办法,谁叫你是我唯一认的弟弟!”

    唐恩豪将她细微的表情收进眼底,不禁自责,他丢下她的确太久太久了。

    要是他早一点回来就好了……明知她是个即使寂寞也不会说出口的人……

    都怪他,困在父母死亡的阴霾里太久了。即便后来对她动心,想完成学业后回台湾工作,以成熟男人的身分追求她,却不凑巧的,在学业完成前两年半,因为得知她有交往对象,他自暴自弃地答应教授为他工作。

    他真懊悔,他应该要先检视王冠成的德性再灰心丧志,要是他当时能发现王冠成是烂男人,就不会让她受到这种充满屈辱的伤害。

    在知道她分手后,他告诉自己,只有他是懂得珍惜她的男人,有资格拥有她!

    回想起和她之间的过去,都是能够温暖他心扉的片段。

    父母去世时,因为唐家亲戚都不在台北,丧礼的事宜还在乔谁处理,他暂住在她家,那时,为了安慰他,她一有空就陪他聊天,敲他的心门,不想让他封闭自己,还会哄着有心里阴影睡不着的他睡觉,陪他度过一个个难熬的夜晚。

    他虽然很想回应她的用心,但他始终无法打起精神。

    当他要坐飞机和养父母去英国时,她塞给他她宝贝的老虎布偶,叫他将布偶当成她,让他感觉到,自己前往陌生的国家和家庭,是不孤单的。

    然而,他的人生在经过父母双亡的打击后,在英国又发生了另一件事情。

    母亲的姊姊会收养他是因为生不出小孩,意外的,几年后,在他已经习惯了英国的生活,对养父母也有感情了,养母却怀孕了,生下了女儿。

    那时他正逢纤细复杂的青少年时期,对于一些事情很敏感,养父母对他的热情淡了,满心只有女儿,甚至总是忘记跟他约定过的事情,即便他前天已经提醒过。

    本来他以为这是因为妹妹刚出生需要照顾,只是暂时的状况,但这情形持续到了妹妹上幼稚园,仍然没改变。

    他心里懂了,亲不亲生,是有差别的。

    他以为他失去了一个家,重新获得的新家,或许无法替代原本的,可至少有了家人,然而,事实证明只是他自己以为而已。

    养父母各种遗忘他的言行,让他深深感觉到自己在这个家的多余。

    在一次养父母忘记出席亲师会后,他心里累和的不满到了临界点,他失控了,下了课不回家,在黄昏的堤防边,捡着石子打水漂。

    或许是和他心有灵犀,也可能是因为这几天他和她视讯时说了许多负面用词,在他打出第五个石子时,她竟然来电告知他,她现在刚下飞机,人已经在英国的机场,问他在哪里。

    他很惊讶她的突然到来。她大学课业繁重,怎么可能有空来找他?

    得知他在外游荡没回家,她没多说什么,只说会叫计程车过去他那,叫他等着。

    报上地点后,他不担心她找不到他,他知道她英文不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最强诈妻术最新章节 | 最强诈妻术全文阅读 | 最强诈妻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