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最强诈妻术 > 第三章

最强诈妻术 第三章

作者 : 蕾丝糖
    【第二章】

    在办公大楼林立的闹区,一间外观宛若木屋的咖啡店开在这,木制小招牌上写着雨恋咖啡店,门口前放着几株植物,以及一个告示小黑板,写着今日特价的菜单。

    走进去,可以发现这是一间装潢走清新温暖路线的咖啡店,店内木制的地板和乌木色桌椅搭配出时尚感,橙黄色漆墙明亮活泼,绘有讨喜的插画,天花板高挂着一盏盏艺术吊灯,轻音乐不间断的播放着,让人感到舒适放松。

    很明显的,这间店并非连锁咖啡店,然而,它却能在这个精华地段,从其他知名连锁咖啡店手中得到固定的客源,说明了它不容小觑的实力。

    刚开店没多久,就有好几名熟客推门而入,要求来一杯咖啡。

    吧台后的余小雨,白色衬衫配亮橘色围裙、头巾,她袖口半卷,以熟练的手法冲煮咖啡豆。

    她沉定的态度有着慎重,那专注的眼神散发着专业的氛围,热水顺着手冲壶的壶口流出细细水流,冲入锥形滤杯里的咖啡粉,她掌握着节奏和水量,萃取咖啡液体,店内充斥着醒神的咖啡香,浓郁而迷人。她的背面,还挂有裱框的咖啡师证照。

    雨恋咖啡店的熟客都知道,这里的咖啡师自己挑豆、烘豆,她的综合配方,以分烘再混合的方式表现出咖啡的层次感,冲煮时重视比例、水温、时间,呈现出有个人风味的咖啡。

    她的咖啡有着柑橘酸香,让人闻得到日晒的味道,其中蕴含的苦巧克力风味,让舌尖品尝得到厚实的质地,此外,口感间隐约有着柠檬般的明亮酸质,柔和绝妙,韵味十足。

    香气、甜感、苦味、厚度、酸质,达到一个漂亮的平衡。

    享用一杯具有高水准的美味咖啡,不只是味觉的享受,更有如阅读一本书一样沉淀心灵。

    即便价格昂贵,一杯义式浓缩咖啡高达一百元,却也让人心甘情愿掏出钱来,去买她的咖啡。

    她的实力,收服了许多客人的味蕾,她的咖啡的魅力,在这附近颇有名气,慕名而来的人总是络绎不绝。

    服务完早上第一批客人后,余小雨才有稍微歇息,喘口气的功夫。

    她替自己来杯拿铁,拿拉花杯倒完奶泡后,以巧克力酱和拉花针做咖啡雕花,因为想起唐恩豪有着可爱虎牙的笑脸,无意识中,雕出一只老虎。

    这只老虎,让她想起一件往事。

    你一定不能忘记我,要常常想起我,我把东东送给你,你就把这个当成我,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

    他们在机场离别那天,她将自己床边很宝贝的老虎布偶塞给了他,也告诉了他这只布偶的名字。

    这只布偶,是她母亲某一年送她的生日礼物,以前他来她家玩时,她还很吝啬,不让他碰这只布偶。

    那时的他,低头看了眼那只塞到他手中的布偶,再抬眼看向她时,原本毫无生气的眼底多了点精神,用柔软稚嫩的嗓音,向她承诺他会珍惜它。

    如今,那只布偶应该被他遗忘,不晓得被收到哪里去了吧……

    “哇,好可爱的老虎。”

    旁边冒出棉花糖般的甜暖嗓音,余小雨回神,凝眸看向声音的主人。

    她的事业伙伴欧婷婷冲着她笑,略显丰腴的脸和身躯让她看起来温暖亲切,有如吉祥物般受人喜爱,她穿着和她一样的围裙及头巾,糕点的浓郁甜味隐约从她身上传来。

    “烤完贝果了?”余小雨看向橱窗原本卖到空了的位置,不知何时已经被摆上一批刚出炉的贝果。

    她不得不替欧婷婷感到骄傲,身为甜点师傅的她有着一手厉害的烘焙手艺,不管是蛋糕、饼干还是面包,总是热卖,大受欢迎。

    欧婷婷是她大学时结交的朋友,她们所住的地方天南地远,她住台北,欧婷婷则住嘉义,两人毕业后靠Skype保持联系。

    而她们又为何会一起开这间咖啡店呢?这得要从她还在前公司任职财务经理的时候说起。

    那一日,她因为在公司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对工作感到疲惫,想离开公司但却对未来感到茫然,踌躇不已,和欧婷婷聊天时,无意间说了一句想要开咖啡店。

    没想到,得过不少国外烘焙相关奖顶,在公司月薪十万的欧婷婷辞掉了稳定的工作,拖着行李箱,带着存有毕生积蓄的存折,千里迢迢来到她面前,笑着拉着她的手说,我们来开一间咖啡店吧。

    那时欧婷婷的笑脸对未来没有畏惧,满怀着梦想以及浪漫,感动了她,让她想起,她会进入外贸公司工作,是因为崇拜母亲,想成为像母亲那样能干的人,但其实她心里深处是想当咖啡师的。

    她会向欧婷婷说出想开咖啡店,不是随口说的,只是她一直没去正视这份被遗忘的梦想。

    虽然离开熟悉的领域,走向未知是令人畏惧的,但只有鼓起勇气冲一次,才能看见新的人生风景,不再被局限在原地。

    于是,她毅然决然地辞职,抛弃了努力许久才坐上的财务经理职位。

    虽然因为兴趣使然,她本身就对咖啡的选材以及冲泡方式有研究,但她自觉这还不够,去参加专业训练,考上咖啡师的执照,也去学了茶类的制作,好能在开店后也能服务偏好喝茶的民众。

    为了让自己的咖啡留住客人,她挑选镑种生豆,花时间研究属于自己的配方,配合烘豆机的火力,寻找适合的烘焙方式,也讲究着不同冲泡方式和水温的差别,有如高规格的实验,掌控各种变因,记录各种结果,从失败中求成功,直到找到让自己无可挑剔的味道为止。

    她的自我要求,让她泡出令顾客赞不绝口的咖啡,打败了连锁咖啡店的咖啡。

    这份成就,连自己都感到自豪。

    这一切都是托欧婷婷的福,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她,她很开心自己能拥有这个朋友。

    欧婷婷憨笑着回答她的话,“烤完了,出来正好看到你在雕花,这是新出的图案吗?”她颇感兴趣地看着奶泡上的老虎。

    “不是,只是随便雕的。”余小雨拿起咖啡杯,喝掉大半杯,没有多做解释。

    对她而言,唐恩豪是她心底最柔软、最美好的回忆,却也是一个连提起都会有点伤感的话题。

    所以她从未对家人以外的人提及他的事情,即便是她最好的朋友欧婷婷。

    粗神经的欧婷婷并未察觉到她闪避的眼神,口吻忧虑地提及一件事情,“小雨,自从冬晴去大安区展店后,我们人手就不够了,但是,近来应征的外场服务生都做不久,昨天又辞了一个……怎么办?”

    这个问题,让余小雨头痛地叹了口气。

    季冬晴是她们的员工,一起工作后没多久成了她们的朋友,她表现良好,而她们又有足够的资金,所以她和欧婷婷各自教授了自己的专业给她,让她出去展店,因此,她们少了个得力帮手。

    她不晓得究竟是她征人时机不太对,还是她运气不好,上门应征的人看起来都不太合适,没有服务生该有的精神和态度,即使她降低了标准任用新人,也都做不到三个月就拍拍**走人。

    合适的工作伙伴不好找啊!

    “再给我一点时间,我问看看以前在训练班时认识的同学,他们都是咖啡师,应该会认识不错的服务生可以介绍给我。”老实说,她实在没有精力再面试、训练新的服务生,这几个月来,她被那些天兵、态度散漫的新人搞得火冒三丈,身心倶疲。

    但她心里也有底,即使问昔日训练班的同学,也不见得能解决她的困境,毕竟好的服务生怎么可能拱手让人。

    这样持续面试、换人的日子,究竟还要折磨她多久?工作已经够忙了,还要烦这些……唉!

    此时,门上挂着的铃铛因为门被推开,响起清脆的铃声。

    余小雨直觉抬头,摆出职业笑容招呼客人,“欢迎光临――”映入眼帘的人影,让她的笑脸在下一秒消失。

    刚踏入咖啡店的是一对情侣,郎才女貌,男的长相不错,气质却略嫌轻佻,女的面容姣好,举手投足颇有大家千金的味道。

    男的一进门,看见余小雨,那张脸顿时变得很难看。

    女人看见男友不对劲的表情,困惑一问:“你怎么了?”

    她的疑问没有得到男友回应,男友咬牙切齿,怒目直瞪向某个方向,没听见她的声音。

    她随着男友的视线看向吧台,当她看见余小雨时,也青了一张脸。

    先回过神来的是余小雨,她的表情须臾之间淡漠了几分,口气却像是从未认识过他们一样,“两位客人,请问要点什么吗?”

    欧婷婷察觉到气氛不太对,困惑地看向门口的情侣。他们跟小雨认识吗?

    男人面对余小雨平心静气的招呼语气很不能接受,她怎能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眯眸望了一圈店内,见有几名内用的客人,于是他嘴角扯笑,大步迎上前,以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宏亮声量说:“哎呀,这不是余小雨吗?好久不见,记得我吗?”

    余小雨没回话,她没忽略对方找碴的眼神,不想随之起舞,垂眸拿布擦拭杯子。

    男人将手搭在吧台上,对兀自做事的她继续高声说:“怎么?不认得我了吗?真无情,我是王冠成啊!”他的眼角瞄到其他客人如他的意关注起他们这边,嘴角更是挑高几分。

    他的女友上前拉住他的手臂,不悦地道:“为什么要跟她搭话!”她心情极糟,男友调来这成为分公司的总经理,他听同事说这里有间值得品尝的咖啡店,所以带她来,却碰上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余小雨!

    王冠成耸肩说:“宝贝,事情都过去了,我们都是成熟的大人,见面留一分情,释出点善意,日后好见面。”

    他装模作样地露出宽恕的脸孔,对余小雨再度开口,“小雨,没想到你现在在咖啡店工作啊,真可怜,曾经当过财务部经理的人,居然在这里当个小员工,据说服务业工时长,薪水却不是很高,真是辛苦你了。唉,想当年,要不是你得罪了太子,又因为做人失败没有部属挺你,怎会沦落至此?要是当时你放下自尊和自傲,跟太子道个歉不就没事了吗?毕竟我听说总裁是愿意挺你的。

    “有句话虽然迟了,但我一直都想当面对你说,在那个节骨眼跟你分手,虽然是我的错,但哪个男人在听见自己女朋友其实和总裁有一腿的消息时能够接受?你也瞒得够久,是我太笨,没发现你的秘密,也不知道你是靠特殊性关系爬上经理位置的,不过我还是选择原谅你那时闯进企划部泼我咖啡,骂我是个烂男人,让我在部下面前颜面荡然无存,毕竟说分手的人是我。”

    “冠成,你干么原谅她!她那么过分,根本不值得原谅!”王冠成的女友不满地尖声说。

    “宝贝,我们该感谢她,没有她,我们不会在一起,以前的事情就算了。”他安抚地拍了拍身为总裁女儿的女友的手,表现出不计前嫌,宽宏大量的胸襟。

    他女友的表情余怒未消,但因为多少认同男友的话,而选择不继续抱怨。

    没人注意到,在王冠成高谈阔论过往的事情时,店内走进一位新的客人,将整段话听得差不多。

    王冠成注意到店内客人窃窃私语,投向余小雨的眼神都是厌恶、鄙视的,他不禁内心痛快,假好心地对余小雨说:“我现在已经是信义分公司的总经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还是愿意帮你的,欢迎来找我。”他炫耀般地拿出自己的新名片,放在吧台上。

    一旁的欧婷婷不懂余小雨为何如此安静,余小雨向来为朋友仗义执言,不是个畏缩的人,她不相信好友会做那种事情,但好友的默不作声,会令别人感觉她承认对方说的话!

    关于前公司,余小雨只对她说自己累了不想待了,关于男友,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感情淡了所以分了,没想到背后居然是有这样的原因……

    先不说这很可能是对方在造谣,即使这些话是真的,对方却故意大声嚷嚷,摆明给余小雨难堪,温和如欧婷婷,也无法吞下这口气。

    当她想行动时,有道人影闪电般冲过来,先她一步抽起桌上的名片,使劲丢到王冠成脸上,那强劲的力道仿佛跟王冠成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啪的一声,象牙卡印制的名片打在王冠成脸上,虽然只是轻微疼痛,但这瞬间王冠成觉得自己的面子随着下一秒落地的名片一起掉落,顿时脸色难看。

    一旁,王冠成的女友错愕,欧婷婷在心里叫好,余小雨则怔怔地看着那个强势介入中间的高挑身影。

    第一次,她知道男人的背是如此宽厚高大,可以挡去风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最强诈妻术最新章节 | 最强诈妻术全文阅读 | 最强诈妻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