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皇后不要跑 > 第七章

皇后不要跑 第七章

作者 : 艾希
    【第五章】

    苏婉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回到了小时候,坐在门坎上奶声奶气地念着娘亲新教的诗歌:“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椒女,君子好逑。”

    从私塾回来的爹爹一把将她抱起,用长了胡碴的脸轻轻蹭着她的,逗得她咯咯笑。

    “今天婉儿有没有乖呀?”

    “婉儿很乖。”小手攀住爹爹的颈子,她好奇地问道:“爹爹,婉儿不明白,什么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呀?”

    “这、这……”一向知识渊博的爹爹竟然答不上来,最后笑道:“爹对娘,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别教婉儿些不正经的。”脸皮儿薄的貌美娘亲从屋里走出来,娇羞道。

    “哪里是不正经了?待婉儿长大,这些事啊,迟早要懂得的。”爹爹凑近娘,呵呵笑着。

    “你这夫子,怎么一点也没有为人夫子的样儿!”娘被爹一闹,脸儿就红红的。“还不快带着婉儿洗洗手来用饭。”

    “是,夫人。”爹爹笑着,两人虽是斗嘴,却有无限情谊缱绻其中。

    那个时候她虽然小,虽然不懂幸福的定义,却也觉得那样一家人在一起就很好很好了,人世间再也没有比那更好的事情了。

    然而那样的日子却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娘得了一种病,好奇怪好奇怪的病,连大夫都治不好。渐渐地,娘不能起身了,只能躺在床上。

    爹爹担心娘,却又不能放下维持家计的教书工作,只能两头忙,忙得团团转。但爹爹不以为苦,仍旧和蔼地对她笑,要她开心,要她在家里好好照顾娘。

    娘也是,虽然生病了,却一直很温柔,也告诉她,爹爹忙,要她乖乖听话,也为自己不能照顾她频频落泪道歉。

    她慢慢变得懂事起来,为了不让爹娘担心,也为了让爹跟娘更轻松,她在娘的指导下学会了煎药、做饭,学会了整理家务。

    但娘还是走了,不管爹如何求大夫,不管她多么听话,不管爹跟她多么难过。

    娘走的前一天,天气很好,娘的精神也很好,都能坐起来给她梳小辫,还给她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告诉她什么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又是什么意思。娘的动作很温柔,没有弄疼她,爹却不知道为什么哭了。

    她长那么大,从来没见过向来爱笑的爹爹掉泪的样子,但那天大夫来看过娘,转身出去跟爹爹说完话,爹爹送走大夫后,他就哭了,眼泪一直掉一直掉,她擦都擦不干净。

    “爹爹……”爹爹的样子着实吓着她了,让她也忍不住哭出来。

    “婉儿不哭……”娘轻轻拍着她,爹爹过来抱住了她。

    “乖,婉儿,没事的。爹没事的……”

    确定爹真的不哭了,她才停下,在爹跟娘之间来回看着,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在她不在的时候吵了架,不知道是不是娘把爹爹气哭了。

    “毅。”娘唤着爹的名字,“咱们婉儿快长成大姑娘了是不是?”

    “是啊。再过几年,村里的小伙子就要踩破咱们的门坎儿了。”爹笑着,眼里却还是有晶莹的液体。“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到时候咱们一起看着咱们的宝贝女儿出嫁……”

    娘笑笑,“毅,我知道我自己的。我这病,怕是好不了的……”

    “胡说!”爹爹头一次那么激动地对娘说话,“大夫说了,你一定会好的,不久就会好了!你要相信我,你一定会没事的。”

    “毅,我当然相信你啊……”娘的手抚上爹的脸,擦干他脸上的湿润。

    “我这辈子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跟你走,你看,咱们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你以后可要好好照顾她。婉儿还这样小,还需要人照顾,我走了,你再找一个更好的来……』

    “我不要别人,我只要你!”

    “婉儿也只要娘……”她听出娘要走,赶忙用小手搂住娘的脖子。

    爹又说道:“玉儿,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永远远都只有你一个妻子!你不能抛下我们爷俩不管,知道吗?”

    “呵呵……我知道的。毅,我爱你啊……”娘也笑着落泪,转而对她说:“婉儿乖,以后娘不能陪你了。你要听爹的话,还要帮娘照顾好爹。”

    一滴、两滴……越来越多的泪水落在她脸上,“娘本来想看着婉儿出嫁,想要亲自给婉儿做嫁衣的,可是娘不能了、不能了……”

    小小的她不懂,可还是小大人一般说道:“娘不能做了,没关系,婉儿自己做就好。娘说过婉儿很聪明的,是不?娘累了就休息,多多休息就能好的。婉儿上次生病,娘不是就说过吗?身体好了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婉儿说得对,婉儿好懂事。娘累了,娘要……休息了,休息休息就能好了……娘还要看着婉儿穿着大红的嫁衣给人家当新娘子呢……”

    当天晚上娘睡得好沉好沉,第二天也没有醒来,直到一群人把娘放到棺木里……

    当棺盖合上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可能再也看不到娘了,于是她拼命扯着爹的衣服,“爹!那些人把娘放进去了,娘出不来了,怎么办?”

    爹不回答,只是笔直地站着,黑色的眼珠里什么都没有,整个人失了魂魄一样,听不进任何话去。

    她急得哭了,趴在娘的棺木上哭着求娘回来,却被隔壁大婶拉了开来。后来她就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娘下葬,哭得眼睛都肿了。

    而爹就一直那样发呆了一般,木木的,好几天都不说话,只是看着娘的棺、娘的灵堂、娘的坟墓、娘的牌位。……

    几天下来,爹的胡子长出好长,头发白了大半,整个人都瘦了好多。

    她一直陪着爹,饿了就做吃的,听娘的话,好好照顾爹,可是爹什么都不吃。

    直到隔壁大婶看不下去了,来劝道:“苏夫子啊,你可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啊!不振作怎么行哪?婉儿还这么小,你要是不管她,她可怎么办?要是教婉儿娘在天之灵看到了,岂不要心疼死?”

    爹听了这话,像是突然清醒过来,布满血丝的双眼紧紧盯着她,末了把她抱进怀里,惭愧地道:“婉儿,对不起……是爹不好……”

    第二天,爹收拾好了自己,便带着她离开了家,离开了她打小生长的村子。

    她跟着爹一直走了好几天,才风尘仆仆地在一家大宅子前停下。

    爹爹把一只玉镯子和一封信塞到她怀里,让她去敲门,而他自己等在外面。

    她不知道爹爹要做什么,只能顺从地走进去,把镯子和信给门房看了一眼,门房便大呼小叫地把她带到了厅堂上。

    不一会儿,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被人搀扶着走出来,只看了她一眼就牢牢将她抱在怀里,细细端详后,两行泪就流了下来。

    他说她是外公,这里是她的家。

    一旁有个穿着华贵的女子读完信后轻叹口气,问她从何而来,跟谁而来。

    她说是爹爹带她来的,爹爹还在外面。但是去而复返的门房说外面已没有人了。

    她不依,吵着闹着要去找爹,但终究没能见上爹爹一面。

    哭过闹过几回,没有别的法子也只能作罢。而且那里的人都待她很好,尤其是外公,和那个长得跟娘很像的姨娘。

    “傻婉儿,你的家就在这里,你还要去哪呢?”

    “婉儿……婉儿想找爹……”

    姨娘长叹一口气,“你爹是个痴情的种。当年你外公反对他和你娘的亲事,你爹拼了命也要带你娘私奔。如今你娘走了,他断然不能苟活于世,又碍于你尚小,只得将你送回这里来。他现如今找你娘去了。他不要你,咱们要你。你就在这好好待着,咱们好吃好喝,羡慕死你那个狠心的爹爹。”

    她小,不太懂,只知道爹爹去找娘了,是好事。爹爹极喜爱娘,自然是要去找她的。没关系,她还有姨娘,还有外公和舅舅,那就好了。

    随着时间推移,那些生死离别的事她也渐渐懂得了。与此同时,哀伤也被外祖一家给的关爱与亲情冲淡,因为每个人都对她很好,让她不知疾苦的生长着,比同龄的孩子得到的多,也幸运的多。

    后来姨娘当了皇后娘娘,住进了皇宫里,因为没有孩子,更把她当亲生女儿对待,宫里好玩的好吃的总也少不了她一份,还请了很厉害的师傅教她琴棋书画、准许她自由出入皇宫。

    有一年的有一天,她调皮贪玩,跑到一处地方将自己藏起来,不教随行的嬷嬷找到她。

    那里也是红墙黄瓦的宫殿,却比姨娘的宫殿冷寂好多。没有太多人,冷冷清清,院子里还长了几株杂草,一点也不像尊贵的人住的地方。

    也不知怎的,她就推开殿门走了进去。

    “咳咳……咳……”在最里面的房间里,有个少年趴在高桌上咳个不停。

    周围全是乱扔的书本和废纸团,看起来乱糟糟的没人收拾。

    已是深秋,殿里却没有一丝暖意,连口热水都没有。

    苏婉婉搓搓手臂,牡着胆子走上去。“你……还好吧?”

    “谁?!”

    趴在桌子上的人听到动静,敏锐地坐起身,狠狠地瞪着她。

    “我……”她有些害怕,但看到对方脸色潮红,一副虚弱的样子,就知道他生病了。她赶忙走上去,问也没问就把小手抚上他的额头,惊呼:“呀!好烫!你……你感染风寒了……”

    他用力把她的手打下,又无力地倒回桌上,却不忘恶狠狠地道:“不用你管!”可是她却听出他连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苏婉婉皱眉。“你明明就生病了,生病就该吃药。我娘说了,吃了药病才能好。病好了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然后不顾他的拒绝,她偷偷跑到太医院取了一个方子,哄骗小药僮替她抓药。

    她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小宝贝,宫里人都认识她,没人敢怠慢她。小药僮自然也不敢不听她的,赶忙抓了药,还煎好了端给她。

    她又悄悄回到那座宫殿,把药送到桌子上。

    “你要乖乖喝哦!喝完了马上就好了!”

    他犹豫地看着她,不动手也不开口。

    “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生病到没力气了?”她甜甜的笑着,“我来喂你好了。我娘生病的时候都是我喂的药。”

    见勺子递到嘴边,他彷佛才下了很大决心,张口吞了下去。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难喝,也没有掺杂他怀疑的毒药来折磨他,他很快便舒展开眉头乖乖喝起来。

    等到药都喝完,她又费力地将比她高大的他扶到床上去。

    “盖好被被,发发汗就好了。”小小的手谨慎的替他盖好棉被,照着娘哄她的样子,哄着那个比她大的哥哥,直到他沉沉睡去她才走出殿门。

    后来她才知道,那是刚登基的皇市哥哥,名叫杨恒硫。

    他经常一个人待在那个冷清的宫殿里,虽然是天底下最有权力的人,却不知为何没有人去伺候他。她觉得他好可怜,所以经常偷偷去看他,跟他说说话。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她在自言自语,他或是在看书,或是在写些什么,画些什么。她说的那些话、那些事,他许是听了,许是根本没在听,却也从来没有赶她的意思。

    但姨娘却不让她靠他太近,说是他不配跟她一起玩,还给她订好了婚事。

    两人能见面的时候,也就是他来给姨娘请安的时候,但渐渐地,她总感觉他跟原先那个病殃殃的大哥哥不一样了。

    再后来他重掌大权,以胜者姿态打翻了姨娘的如意算盘,将外祖一家弄得支离破碎,也把她跟姨娘囚禁在宫中。

    那是她恶梦的开端。

    她怎么也忘不了被他抱往行龙宫时,他那冷冷的口气,忘不了姨娘的呼喊和他的残酷,更忘不了初夜那撕裂的痛……

    然而命运如此弄人,竟让她在他不经意的温柔中迷失,让她渐渐爱上了他……

    她不知道为什么,却希望他永远也不要察觉她藏起来的心意,免得对他的感情成为她另一个弱点,给他又一个羞辱她的借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皇后不要跑最新章节 | 皇后不要跑全文阅读 | 皇后不要跑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