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一抱换金主 > 第七章

一抱换金主 第七章

作者 : 蕾丝糖
    “嘿嘿。”她笑得很开心,“你住院会住多久?”

    “你问这个干么?”他眯眸。

    洪仁峰插话,“大致六个礼拜,总裁打完石膏后本想出院,但我坚持他要住院,避免有什么闪失。”

    陈钰琦闻言,对许承瀚说:“那好,之后我会常常来看你的,直到你康复出院为止。”

    “什么?”他不敢相信地瞪着她。“不好吗?”她无辜地眨眨眼。

    他原本想脱口说出不好两个字,但是一想到他已经把她的提案退回去第二次了,若连探视都拒绝,可能今后就见不到她了,不禁把话止住,改口说:“只是觉得你很无聊而已。”

    “不会啊,来探望朋友,应该的。”

    “朋友?我什么时候跟你变成朋友了?”他皱眉。

    “就在刚刚啊。”她笑笑的说。

    “我可没有同意。”她真是让人摸不透,又很莫名其妙。“朋友这种事情怎么需要同意呢?总裁,喔不,应该叫承瀚;承瀚,朋友可不是谈生意,需要双方同意,就算你不同意,只要我把你当朋友,对你好、重视你,这样就够啦。”

    “这样叫做你一厢情愿,这才不叫做朋友。”他看起来有这么好骗吗?

    “我说算就算。”她做个鬼脸给他看。

    “喂,你这女人——”

    她把食指放在他唇上,止住他接下来的话,“我叫钰琦,你头脑这么好,应该没忘记我的名字吧,尊重点,叫名字,不然我也有小名的,叫我小琦也可以。”小琦……他有些失神,但随即镇定下来。

    小琦这个小名太常见了,这么多年来,他遇过好几个,但经过查证后都不是她,他已经习惯了失望,也后悔当年没有问她的名字,关于她的线索太少,即使拜托征信社也难以找到人。

    他不会叫她小琦的,小琦这两个字是特别的,属于他的救命恩人,一旦喊了别人小琦,他怕心底那个小女孩的身影会渐渐消失,被别人给取代。

    他不想忘记她曾在他最脆弱的时候给他拥抱,也给了他不要继续害怕的勇气。

    “我不会叫你名字的。”他哼声。

    “总有一天会的。”她笑得灿烂,有如温暖的阳光,明亮的照进许承瀚的心里。

    在他被她的笑容短暂迷惑时,她将水果礼盒放在柜子上,看了一眼手表,表示因为假日加班,今天早上休假,所以才会过来探视,晚一点要回协会工作,至于手帕她先带回去洗,下次再还他。

    在她离开后,洪仁峰打开水果礼盒,“真巧呢,是你喜欢的水梨。”

    许承瀚睨了他一眼,“是你告诉她我出车祸吧?”

    “有什么关系。”

    “你在打什么主意?”刚才还擅自把住院时间告诉她,当他不会生气吗?

    洪仁峰不怕他的黑脸,耸耸肩,“也没什么,陈小姐是好人,多一个人关心是好事啊。”

    “下次别再随意把我的事情告诉不相干的人。”他语气带着警告。

    “知道了。”洪仁峰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心里当然不打算遵从。

    光看承瀚抵挡不住陈钰琦的眼泪,他就知道自己押对人了,她肯定能够改变承满的。

    陈钰琦确实实践了她曾说过的话。

    她三天两头来看望许承瀚,次数多到那层楼的护士都认识她,因为几乎都是下班才过来,有时候也会顺便带一些食物给大家吃。

    虽然他不爱回话,不想和她太亲昵,但她还是能够自顾自讲很多话,心情也不被他的冷淡所影响。看着不屈不挠的她,他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微妙,甚至会习惯性看着门口,等她的身影出现。

    而他也见识到她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本事,明明长相普通,却因为笑容甜美颇得人缘,加上热心助人的个性,总有一串人跟在她背后来串门子兼抢人,其中不乏想要陈钰琦当媳妇的婆婆妈妈们,还有寂寞没人陪伴的老伯伯、想要和她一起玩的病童,以及想和她多聊一会儿的病患家属。

    他气得命令守在门边的保镳把那些人全部赶出去,再叫特助把门关上,不准其他人再进来。

    “你怎么常常发火啊?”她全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情,用无辜的脸对着他。

    这下他的火气更大了,背景仿佛有黑色的气息缠绕,“闭、嘴!”

    洪仁峰在旁边偷笑。这种戏码不管上演几次,都很有趣啊!

    “医生不是说你复原情形不错,今天可以拆石膏?我是特地请假来陪你的,开心一点嘛!”她还从包包里拿出一盒特产,“你看,这是我们办公室网购的知名屏

    东特产,听说很好吃,我特地拿来要跟你分享的,等你拆完石膏我们一起吃吧。”他不爽的哼了声,闭上眼小憩,决定不跟她讲话了。

    看他不理她,她默默走到洪仁峰旁边,小声问:“他闹什么别扭啊?”

    洪仁峰忍笑,体贴的找了个好理由,“总裁不喜欢吵。”一个少根筋,一个不坦率,依他看还有一段时间要磨啊。

    “喔,是这样啊。”她恍然大悟的点头。

    他再偷偷以只有他们两个才听得见的声量说:“总裁他很寂寞的,多亏有你常常来看他,不然依他的孤僻性子,没人愿意跟他讲话。”

    “特助和秘书长不会陪他聊天吗?”感觉他和秘书长都还满关心许承瀚的啊,怎么会没人愿意跟他讲话?

    洪仁峰故意摆出无奈的表情,“做下属的就算有心关心他,他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只会认为我们太闲,命令我们做更多的工作,实在是……唉,只能拜托陈小姐了。”

    “不过出院后,你们公司又不是随便我进出的地方,日后就算我想陪他回诊,他会愿意吗?”

    “又不一定要见面,你……”

    “洪仁峰,你背着我跟她聊什么?”阴恻恻的声音响起。

    洪仁峰转头看到许承瀚黑压压的脸色,加上他很少叫他全名,肯定气得不轻,干笑说:“没说什么,没说什么。”

    他改问陈钰琦,“喂,女人,他刚才跟你说什么?”

    她也不生气,微笑说:“名字。”语气大有一种你不尊重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答案的意味。

    “……”

    “喊不喊名字随你便,我就知道你讨厌我……”她只是随口说说,虽然是有点自暴自弃没错,但她早就知道这男人不容易认同别人,因此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没想到下一秒——

    “钰琦。”

    她微愣,他的嗓音低低的,带了点清冷,却很好听。

    本来打算如果他不回话,或是又嘲讽她,她会自己找台阶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这么对待,但他居然真的叫了,害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钰琦,你们在聊什么?”许承瀚又问了一次,他也很不自在,眼神没看着她,嗓音有些紧。

    为什么每次看着她被一堆陌生人围绕,就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侵占而发怒?为什么看见她和自己的特助说悄悄话,会无法忍受他们之间的亲昵?

    当她说自己讨厌她,他就有一种强烈想否认的冲动,躁动的心情已经到了无法继续忽视的地步。

    他实在不想去承认这种特别的感觉,却又无法克制住自己不正常的情绪反应。

    “呃……在聊我以后要怎么继续纠缠你,改善你的孤僻。”陈钰琦回过神,傻笑着说。

    在一旁的洪仁峰实在被她打败了。天啊,这个女人居然还真的乖乖说了!听到这个答案,许承瀚心情轻松多了。原来他们不是在聊私事,是在聊他的事,而且听她的意思,她还会继续接近他呢……

    他的嘴角微乎其微地往上勾。

    照了X光,让医生拆完石膏后,许承瀚正式出院。

    在医院门口,陈钰琦替他拦了计程车,微笑对他说:“以后复健要加油喔,祝你早日康复。”

    撑着拐杖,他忍不住开口问出这段时间一直积在心里的疑问,“你都没有再提捐款的事情了,主任解决经费问题了吗?”

    “没有。”她很老实地说。

    “那你怎么一点也不紧张?”

    “我很紧张啊,最近上班都到处去募款呢。”她还是那张笑脸。

    “怎么没再跟我提?”他暗自讶异。她竟然是那种会隐瞒情绪的人吗?她这阵子来找他,都是一张无忧无虑的脸啊……难道他把她看得太浅了?

    “你在休养啊。”她很理所当然地说着,用一句话解释了全部。

    许承瀚瞪大眼。因为他在休养,所以她没拿这件事情吵他;因为他在休养,所以她自己另外找方法解决;因为他在休养,所以她总是笑咪咪地陪他,没让他看出工作上的不如意。

    很简单的理由,却是用多么大的温柔和替人着想的心去做到的。

    思及此,他抓着拐杖的手紧了几分。“你还打算再次跟我提案吗?”

    “看募款状况吧,其实我也不想勉强你捐款,这种事情本来就要自愿的,我们协会还曾发生过有人捐款后过一阵子又讨回去的呢,你这不是例外啦。”她笑笑地说,“和你提案失败了两次,我也知道你不太能认同我们协会的一些理念和作法,我有自知之明,再提一次,成功率也很低啦,毕竟每个行业和行业之间,就像相隔着一个世界一样,没办法完全理解对方的。”

    许承瀚紧盯着她的笑脸,他和她相隔一个世界吗?

    明明不是很愉快的话题,她却能轻松的说出口,好像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的确无法完全理解她,各方面而言都是如此。

    这个女人会为别人哭、为别人笑,连生气都很率真,却会隐瞒自己的真实情绪,只展露开心的一面。

    真的,像他这种自私自利的人,最不能够理解她这种人了!

    “你的手机。”他说。

    “啊?”

    “不要让我把话说第二遍,手机拿来。”他有些不爽了。

    “你手机没电喔?”她边问,边把手机拿出来放到他手上,看着他困难的在手机上输入一组号码拨出去,接着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她看到正在跟计程车司机讲话的洪仁峰回头,把寄放在身上的手机交给许承瀚,“总裁,有你的电话。”

    “欸?!”陈饪琦慢半拍的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瞪大眼。

    洪仁峰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两个。

    许承瀚把手机还给陈钰琦,接过自己的手机,淡淡地瞟了她一眼,“等我复健得差不多,我会再次去你们协会拜访。”

    “咦?!”她已经惊讶到只能用惊叹句。

    接着,他坐进计程车,洪仁峰匆忙跟她道别后也坐上车,在一旁待命的保镳们则坐上另一台车离开。

    目送他们的车子消失在街道,陈钰琦依然脑袋打结。他要她的手机号码到底是为什么啊?他已经有协会的电话了啊……

    还是说,这是他已经把她当朋友的暗示?

    陈钰埼百思不得其解,作为测试,隔天传了关怀的简讯给他,结果得到他冷淡的回复,简讯里只有一个“嗯”。

    她忍不住对着简讯傻笑了半天。

    不管他是否当她是朋友,这算是好的发展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抱换金主最新章节 | 一抱换金主全文阅读 | 一抱换金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