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一抱换金主 > 第五章

一抱换金主 第五章

作者 : 蕾丝糖
    另一厢,陈钰琦出了电梯,心情战战兢兢。她今天身上不是T-shirt、牛仔裤,而是穿了裙装,但这并没有增加她的气势和信心,让她有足够的勇气对抗棺材脸。有一名等候在电梯外的女秘书迎上前询问:“陈小姐吗?”

    “啊,是的,我是。”她紧张得偈促不安。

    “这里请。”女秘书领她进右边廊道,然后站定在雕花大门前,轻敲两声,“特助,秘书长,人到了。”

    “谢谢,让她进来吧,你可以回去工作了。”

    陈钰琦认得出来,这是曾见过面的总裁特助的声音。

    女秘书打开门后说:“陈小姐,请。”

    “谢谢……”她拘束地道谢。

    她一进去,女秘书便把门带上离开了。

    眼前还有一扇门,门旁有办公桌,那边正有两名男人看着她,站着对她笑的是有一面之缘的特助,另一名坐在办公桌后的陌生脸孔,应该就是女秘书口里的秘书长吧。

    “您好,我来找许总裁的,不知他现在是否有空?”陈玉琦觉得压力好大。打从找到目的地,看到高耸气派的办公大楼,进出人们的打扮和气质都像精英,她就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而现在,眼前的办公室装潢豪华,加上那名秘书长看着她的眼神像在看稀有动物,让她更不自在。

    “请稍等一下。”洪仁峰拿起话筒拨了内线,讲了几句后为她打开那扇门牌上写着总裁办公室的门,“陈小姐,请进。”

    陈钰琦一进去,印入眼帘的是宽闹的空间,正中央是办公桌,后面坐着许承瀚,他停下手边批阅公文的动作,抬眼看她,讽刺地说:“真有胆来呢。”

    被他的话一刺激,她脑袋一热,暂时抛开那些紧张,忍不住挺直背脊,“你说你会等我的。”她一点也不想和谁杠上,但他的态度实在令她火大,不管是上次还是这次。

    本来进来前她心底还期望着他态度不会太差,那么她就会努力说服他,结果他的第一句话就这么不客气。

    “哼哼。”他冷笑,“是啊,我是那样说,那你就把你的计划书提上来吧,我总该给你一点机会,不是吗?”

    这男人……果然只是想羞辱她!

    她愤愤地走上前,每一步都故意踏出声音,像是小孩赌气,再重重地把她这几天精心写的计划书放在他桌上,“请过目,总裁。”

    “喔。很有个性嘛。”他回视她的怒眸,他嘴上虽不饶人,但心底深处有一股感觉蠢蠢欲动。

    之前在仁爱协会时也是一样,不过是有些眼熟的脸孔就让他乱了套,原本他闪得过她推他的手的,但因为忍不住多胶着几眼在她的脸,他就像个傻子一样被她搞成别人眼中的大笑柄。

    就算眼熟又怎样,他才不管她是谁,过去是否曾认识她,重要的是她怎么能够迷惑他!她凭什么影响他!

    面对他的嘲讽,她露出笑容,“总裁上次来访时也是……很有个性。”

    许承瀚挑眉,“有求于我还伶牙俐齿?”虽然他本来就打算让她铩羽而归,但她也太不怕他。

    “总裁,我不是来求你的。”陈妊琦双手盘胸,替自己增加点气势,“我是来跟你合作的!”

    对于他,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明明心里知道不要火上添油、继续跟他针锋相对,她该谨记主任交付的任务,她也不是那种喜欢和人斗的人,但对上他那双毫无波澜,仿佛是来自冰冷深海的眼神,她就有一种冲动想打破他对人的冰冷,就算是以这种方式。

    “我看你好像不太懂,所谓的合作是以利益为架构。”

    “相信总裁知道,前总裁捐款是为了减税而跟我们合作。”

    “是啊,没有错。”他的眼神黯了下来。在前往仁爱协会前,洪仁峰尽责地将历年的捐款资料都调出来给他看了,他简直不敢相信,甚至想扶额大笑。

    这种纵容的捐款方式,完全是配合对方的需求,他父亲是怎样的人他很清楚,减税?别开玩笑了!

    父亲,纵然小型机构的捐款对元利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但不管是于公还是于私,我都不会成全你太晚才醒悟的爱情,我知道这是你守护她的方式,或许没人知道你的秘密,但我一眼就看得出来。

    许承瀚的手悄悄收紧成拳。你故意送给我这个乱七八糟的公司,但我还是收下来了,因为我们彼此互相利用,我不会傻到自己另外成立一间公司重头开始,那花费的精力和金钱太多,而你,一方面考验我的能耐,一方面则是利用我清除公司的毒瘤。

    你的秘密我绝不会纵容,因为是你自己决定把公司交付给我,怨不得谁。

    “总裁,你还好吧?”虽然他还是一张棺材脸,但是眼神怪怪的,犹如刮起暴风雨,陈钰琦忍不住停下话题,担忧地问。

    他回神,冷漠地说:“你居然有心力关心我?”他自知自己向来给人很大的压力,而且他对她态度很差,她竟还一脸担心的看着他,真是奇怪的女人。

    “为什么不能关心?”她觉得他这句话真怪。

    “我正要审核你的计划。”他拿起她的计划书在空中轻挥,“就算要减税,也得看你的提案有没有这个价值,你的神经应该绷紧。”

    她一脸不能理解,“那是两码子事啊。”

    他忍不住瞪她,“你到底有没有神经啊?”

    “什么,你在骂我吗?”

    “不然你觉得你是我的谁,凭什么关心我。”

    她更不能理解了,“就算是陌生人我也会关心他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听见这话反而不爽了,“你博爱是你的自由,但别用在我身上。”

    “你真的很不可理喻耶!”陈钰琦瞪大眼。

    看着办公室内的情况,在门外偷窥的两人都是一脸兴味。

    吴俊宏赞叹,双眼发亮,“居然在吵架耶!”

    洪仁峰得意地说:“我就说吧,那女人是特别的,以往没人能让总裁生气或是在某个话题上争执不休,因为他觉得浪费时间和口舌,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在乎别人的废话,但现在他在乎这个女的,所以不一样,虽然他本人好像没有发现。”

    “感觉以后有好戏看了。”

    两人互看一眼,笑得格外欢快。

    这时,办公室内的声响拉回他们的注意力。

    啪的一声,许承瀚将陈钰琦的计划书扔到了地上。

    “喂,你太过分了吧!”陈钰琦气呼呼的指着他。

    许承瀚可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冷漠地说:“协助单亲创业、社区课后小孩托育中心、建造社区互助网络功能,这些对我们集团形象有什么帮助?我不是只要能够减税,就什么方案都可以接受。”

    “总裁,社会公益就是在做这些啊。”她捡起计划书,“我会尽量宣传元利集团的善举,如果你们有需要志工,那些被你帮助过的人会愿意帮忙的。”

    “我不需要志工,不收取分毫钱做事的人,我不信任他们会把事做好。”

    “你……个性扭曲!”陈钰琦越听越觉得这男人令她火大。“你没带脑子,所谓的合作,是要提出足够吸引对方的甜头,你端出来的菜索然无味。”

    她窒了窒,一方面也觉得委屈,对于商界,她实在一无所知,不懂他们谈事的准则,“其实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回心转意,早在我来之前你就已经做好决定了,对吧。”

    他没有否认,“既然你都心知肚明了,为何还来?”

    “我有我需要做的努力,至少在再次见到你之前,我还没完全肯定刚才的论点。”

    “但你刚才还继续跟我争论,你不觉得你在浪费时间吗?”他嗤之以鼻。

    “既然都来了,我习惯努力到最后一刻,就算希望渺茫。”她双眸坚定。

    她的那双眼眸,像钻石般坚毅又美丽,让许承瀚的心隐隐揪紧。

    这女人又这样擅自影响他!

    “你撤掉捐款后另做的打算是什么?”她发现他皱眉,连忙说,“问问而已,没别的意思。”

    他收回眼神,“让你知道也无妨,我要成立我们公司的基金会,捐款给你们仁爱协会做公益不过是为人作嫁,我们公司的基金会可以举办路跑或是慈善晚会之类的活动,提升集团形象和名气,而且还可以募款做公益活动,更省支出,百利而无一害。”

    她听了,眼睛睁大,忍不住脱口而出,“你真的很聪明耶!”

    他微愣,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她,“你白痴吗,你应该要劝我不要这么做吧?”

    “为什么,如果这么做对你的公司比较好,当然要这么做啊,这是你的权利。”

    “你的脑袋到底装什么啊……”这么大爱,她怎么不出家算了!

    “很奇怪吗?”她忽地笑了,“尊重别人过去曾做过的事,不管是好还是坏、鼓励别人做良善的选择、引导别人走上正确的道路,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工作。”

    一时之间,他的视线无法从她的笑脸移开,心口颤得厉害,情绪在沸腾。

    “因为替别人着想习惯了,有时候很难怪罪别人,虽然我也常会抱怨、发脾气,但很快就觉得不需要太过计较。”她直直地望着他,“总裁,如果我说我现在已经不生你的气了,你会不会觉得遗憾呢?”

    他忡怔。

    “能让你发傻,我想我是赢了吧。”她的笑靥灿烂又耀眼,抱着计划书转身走向门口。

    望着她的背影,许承瀚有些失神,心有点痛,为什么他会觉得她那温柔的话语下,是深深的伤痕呢?

    在她的纤手握上门把时,他站起身来,对她喊道:“下次你再来吧,我会再给你一次机会!”

    她半回首,疑惑地问:“再次说服你的机会吗?”

    “对。”他冷冷地说,那双倨傲的眼神像在宣战。

    “你真奇怪,你已经决定好了不是吗,我还要说服你吗?”她困惑地眨了眨眼,“我又不是无聊没事干,来这里特地找你吵架。”社工也是很忙的好吗,假日不是举办活动就是家访,休息时间还嫌少的呢。

    “你不是说你习惯努力到最后一刻吗?才失败一次就不打算努力了?”

    “那好吧,我会再找时间来,只是你下次态度别再这么差了。”

    他眯起眼,“你这是在命令我吗?”

    “只是建议,谁想跟态度差的人谈事情啊。”又不是自虐。

    “……”他凶狠地瞪她。

    他不爽的脸让陈钰琦噗啸一笑,这个男人其实也是有可爱的一面嘛!

    “好了,你别生气啊,下次再见。”她挥挥手,拉开门离开了。

    门关上,他坐回椅子上,吐了一口气,随即觉得不对。他为什么要因为她答应会再来而松口气,又为什么想和她再次见面呢?

    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她呢,他究竟哪里不对劲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抱换金主最新章节 | 一抱换金主全文阅读 | 一抱换金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