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一抱换金主 > 第三章

一抱换金主 第三章

作者 : 蕾丝糖
    许承瀚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他看着陈钰琦微红的眼眶,好似委屈的不是民众而是自己,这种替别人而痛,有着悲悯心的人令他费解,也令他反感。

    他冷傲地回答,“没有利益的事情,元利集团没有做的必要,从今天起,我们集团不会再给你们仁爱协会半点捐款。”

    “你……”她还有话说,突然注意到许承瀚后方,小智和小威正生气地冲来。他清楚这两个小朋友的个性,肯定是认为他是坏人,想教训他。“小心!”

    陈钰琦伸手推了他一把,本来只是不想让他被小朋友冲撞到,没有想到却不小心将他推向放着西红柿的物资箱,许承瀚猝不及防,重心不稳跌进了装满西红柿的纸箱,纸箱当场解体,而饱满的西红柿在他的屁|股下被压成汁,他身上满是西红柿汁还有西红柿肉,身上的西装和裤子全毁,脸顿时黑了。

    洪仁峰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根本来不及搭救,也傻眼在当场。

    “啊!抱歉,抱歉……”做错事的陈钰琦涨红脸,手忙脚乱地伸手拉起他。没报到仇的小智和小威互看一眼,贼笑一下,既然社工姐姐出手了,那一定要帮她一把的!

    误解了陈钰琦的行为,这两个小子在她拉起许承瀚时,忽然从她背后推了一把。

    “啊!”她尖叫,把许承瀚扑倒在地,两人的头还撞在一起,不约而同地哀号一声,重点是他们的姿势是男下女上,暧昧得很。

    “从我身上离开!”许承瀚扶着被撞疼的头,那表情凶狠得像想吃人,双眼也喷出火。

    “抱歉,抱歉……”她尴尬的想当场找个洞钻,起身时直觉伸手要扶东西,结果不小心抓到装着大陆妹的箱子,虽然她即时伸出另一只手撑住没让箱子倒下,但也掉下了几颗大陆妹砸到许承瀚的头上,有几片叶子还因此插在他头发上。

    她发誓,他看见他气到头顶冒烟了……

    不知道从谁开始,先是零零落落的笑声,接着是一堆人跟着笑出声。

    毕竟前一分嚣张跋扈的男人在下一分钟连续出糗三次,任谁看到都会忍不住笑的。

    “噗。”洪仁峰虽然拼命忍,但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原谅他,从小到大他没看过这样子的许承瀚,真的很新鲜啊。

    “我很抱歉……我真的不是有意的。”陈钰琦又再次对坐在地上的他伸出友谊之手。

    “把你的手拿开。”他狠瞪着她的手,好像那是巫婆的手。

    她尴尬地收回手,“刚才是意外,不会有第二次啦。”

    许承瀚拍开自己身上的果肉和头上的大陆妹叶子,站起来后居高临下地瞪着她,皮笑肉不笑地问:“我可以杀了你吗?”这辈子还没有人敢让他出这么大的糗,她是第一个。

    她头皮发麻,赶紧退后几步,“总裁,冷静、冷静啊……”

    “冷静?立场反过来你能冷静吗?”他的眼神扫视过在场所有在笑的人,“笑什么!”

    “好了,大家别笑了!”洪仁峰努力把笑声止住,端起脸,喝止大家继续笑。

    笑声总算停了,许承瀚回过头,咬牙切齿地说:“我保证你从今以后绝对无法从我们集团拿到半点捐款!”

    听到这句威胁,陈钰琦呆了一下,“你不是本来就要停止捐钱了吗?”

    他瞪得更凶了,恨不得当场咬死她,“那好,我收回那句话,转告你们主任,

    要我恢复捐款也是有可能的。”

    “真的?”她睛睛一亮,没想到他气归气,理智有恢复了一咪咪。

    “对。”他靠近她,一字一句吐在她脸上,“但、要、你、亲、自、来、提、案!”

    陈钰琦瞪大眼,有倒大霉的预感。哇喔,从他的语气里,她相信他绝对是要她去元利让他狠狠羞辱一番。

    傻子才去咧,她陈钰琦不干这种事的,不干!

    “我等你!”他冷笑一声,然后甩头就走,洪仁峰赶紧追上去。

    目送许承瀚的背影消失,陈钰琦回头的第一件事就是追杀小表头,“小智!小威!”

    “哇,快跑啊!”小智抓着自己的弟弟快跑。

    小威边跑边为自己伸冤,“社工姐姐,我们只是帮一把而已,其他坏事都是你做的,不甘我们的事!”

    “你还说,你还说!”眼见追不到,陈钰琦脱下自己的鞋子扔,形象尽失。两兄弟的母亲叹了口气,“小智,小威,给社工姐姐道歉!”

    “不要!”

    “追得到我才道歉!”

    林淑芬摇头失笑,对还在排队的民众说:“来,我代替陈社工继续发送物资,过来领吧!”

    物资发放完后,林淑芬回到办公室,看见陈钰琦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一脸失魂落魄地趴在桌上。

    “有追到小表头吗?”

    “没有,不过他们的妈妈拼命跟我道歉,我想想就算了,不跟他们计较。”她叹气。

    “不过说真的,你让他出糗真的大快人心啊,哈哈!”

    “别说了,我真的丢脸死了。”

    “可惜,主任还是没有来得及回来。”林淑芬沉思了一下说,“钰琦,我在想,那位新总裁可能打从一开始就决定要停止捐款了。”

    “你是说……他特地跑来这里找停止捐款的理由?”

    “有可能。”

    “天啊,气死人了!”

    “但还能怎样,捐不捐款是他们的自由,待会我们得上网多找点政府的方案,申请补助,否则我想我们接下来的活动可能办不成,谁叫我们协会大部分活动支出都是仰赖元利的捐款。”

    “意思是之前我们过得太好了?”

    “是啊,前总裁真的很慷慨,不然其他小型机构是无法像我们一样混得这么好,仅仰赖政府补助方案是很辛苦的,还得先支出负债,每一笔款项又不一定会通过,现在的我们不过是被打回原形罢了。”

    陈钰琦垂阵,“再辛苦都没关系,如果想赚钱,我不会当社工。”

    “我知道。”林淑芬露出微笑,“谢谢你跟随我的脚步,还跟着我到这个机构这么多年。”

    陈钰琦眼眶微热,“我才要谢谢你当年救了我。”

    “傻孩子,那是我应该做的。”遥想当年她还是个刚出社会没多久的社工,转眼间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待会我会整理好最近可以标的政府方案。”

    “好,你弄好后再跟我报告吧。”

    晚上十一点半。

    公司早就没人了,许承瀚和洪仁峰才刚下班,许承瀚吩咐洪仁峰先下去地下室热车,自己则默默来到三十八楼,出电梯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走廊的大灯,然后走到早上喝咖啡的地方,再一次看向落地窗。

    在这里,可以用最佳的角度眺望他当初被绑架的那座山,还有救他的小女孩所住的城镇。

    叔父的事父亲没有插手,一切都让他自己处理。一直以来他就是这样训练他,对待敌人不能留情,即便对象是自己的弟弟,他也不在乎,他的冷血,从未变过。

    事情告一段落后,他是有想起她的,望着手里的浣熊英雄徽章,想起她温暖的拥抱,他想要当能够救她的达西,如同她救他那样,所以,他又回到那个有着不好回忆的地方。

    但是,他来得太晚了。

    警察说,他们原本不知道小琦被家暴,小琦一家本来就是被列入观察的问题家庭,父亲长期失业,酗酒成性,常常闹事,也会打老婆,所以经常被警察关切;而小琦的母亲早上捡回收下午去做清洁工,有时候没空带小孩就会把小琦扔在警局,也令员警很头疼。

    后来学校老师发现了小琦身上有伤痕,通报了社会局,社工将小琦带走另做安置,夫妻俩也因为小孩被带走而闹翻,正式离婚,两人都搬离了这里。

    警察感谢他回来告知他们小琦身上有家暴痕迹这件事情,虽然晚了,但诚意十足,也曾想告诉他小琦的安置单位以及小琦的全名,让他们见上一面,但是保护性个案不能随便泄漏资料,他因此没了她的线索,也失联了。

    他们的缘分只到这里而已。

    她离开了那个家庭,得到了安全,他放心了。

    可是,他还是会忍不住在空闲时,远望着她曾待过的地方,希望她过得好。

    一个身心都有伤痕的小女孩,了解他的害怕,伸手救他,多了不起。

    “小琦,如果可以,我还是很想再见你一次,亲口对你说声谢谢……”他从自己的西装内侧的口袋里拿出浣熊英雄徽章,怀念地看着它,这些年他一直将徽章带在身边,像是护身符一样。

    他知道不宜逗留太久,否则洪仁峰肯定又会穷紧张,他将徽章收起来,回到电梯,按下B1的按钮。

    小琦,是只属于他的秘密,他不会和任何人分享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抱换金主最新章节 | 一抱换金主全文阅读 | 一抱换金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