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贵人老公 > 第五章

贵人老公 第五章

作者 : 深深
    听听她说的话,象话吗?田洁儿暗自在心底叹息,完全败给乔可停了。

    “唉,他就不能晚几个月再来吗?我好不容易才可以休息的说。”乔可婷突然垮下脸抱怨,一副已经忍很久的样子。

    田洁儿会心一笑,“这次是谁?乔妈妈还是乔大哥?”

    前几个月,乔可婷被身为指挥家的父亲,抓去客串二号小提琴手,北中南各有一场表演,几天前才巡演完毕。

    “是小扮啦。”乔可婷满腹抱怨不吐不快,“他爱开演奏会,他自己去开就好了,拖我下水作什么?还要我和他合奏,那得花多少时间练习啊!简直是要我的命嘛。”所以说,她怎么能不变成一个懒女人呢?每天练习这个乐器、练习那个乐器的,都快累死她了。

    听着好友的抱怨声,田洁儿心生羡慕,因为从她懂事以来,她的家人就只有母亲,她也很想和其它同学一样,有爸爸可艾萨克娇、有兄弟姊妹可以打闹,但她没有,就连表弟、表妹她也不敢太接近他们,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会害他们受伤。

    虽然她有外公、外婆,三个舅舅、舅妈,还有好多表弟、表妹,但他们始终离她好远好远。

    这二十几年来,母亲只在逢年过节才会带她回去,而且总是待一下下就走,这也让她和母亲娘家那边的亲人,生疏得就和陌生人没什么两样。

    朋友也是,除了从小认识的邻居之外,根本没有人愿意和她做朋友,因为她是倒霉女这件事,早在校园里传开,直到她上了高中,遇到了乔可婷,她才算真正交到第一个朋友。

    想起和乔可婷相识的那一天,田洁儿就觉得对好友很抱歉,那是她们高一开学后的第一堂体育课,她们被分在同一组互相传球,没想到她才丢出第一球,就弄伤了乔可婷的中指,而且两手的中指都弄伤了。

    她自责得要死,一整个晚上都睡不好觉,谁知隔天一早,乔可婷就比着很不雅的手势,开心的冲来找她,谢谢她让她可以脱离乐器的荼毒,还说要和她当一辈子的好朋友。

    她当时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因祸得福”,后来她知道了,因为乔可婷出生在音乐世家,生活里除了练习乐器还是练习乐器,练习已经多到她都昏头了。

    “他是谁?”乔可婷忽然指着画本里,某张人物素描惊呼道,刚刚她正好翻到这一页,却急着去看企划书,才会错过这幅画。

    闻言,田洁儿收回心绪,往自己的书桌望去,“你怎么又偷看我的画本?”她脸儿一红,气极了好友这个改不过来的坏习惯。

    “看一下又不会死。”乔可婷说得振振有辞,不看则已,她愈看愈觉得画中之人,似乎曾在哪里见过,“他是谁?”

    田洁儿知道自己若是不老实回答,乔可婷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于是她乖乖回答道:“Myhero.”接着,她把几日前大楼磁砖掉落事件,大略说了一遍。

    乔可婷听得啧啧称奇,“哇,这位英雄的运气,会不会太好了一点,老天爷往他的身上降磁砖雨,也能毫发无伤、全身而退?”

    田洁儿频频点头,好友的想法和她当时的一模一样,“对啊对啊,你也觉得很神奇哦!”

    “可不是,哪个人碰到你,还可以平安无事的?”乔可婷宛如在聊今天天气一般,随便举例,“那只死耗子为了陪你去找失物,结果跌断了一条腿;那只臭虫子为了帮你布置教室,结果摔个了半死;那只泼猴子为了教你防身术,还差点绝子绝孙,你说说,这位英雄怎么能不神奇到异世界去?”韩正镐三人被她叫成耗子、虫子、猴子。

    田洁儿听了猛翻白眼,“婷婷,你一定要这样吗?”

    每次一逮到机会,乔可婷就会搬出这些陈年糗事来损她,搞得她哭也不是、恼也不是,简直太没人性了。

    “那当然。”乔可婷自觉有理道:“多说几次,看你的心脏可不可以变坚强一点,你也不要再死不承认,你那心病已经拖太久了,再不快点医好,我怕就要成为绝症。”

    “胡说八道。”

    “小洁,你就别再那么想不开了,好不好?那种迷信的事,怎么能尽信呢?”

    乔可停不怕浪费口水,再一次劝告好友,“就说我好了,我们认识也快九年了,我也才受过一次伤,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失望!”

    田洁儿见好友又开始口不择言了,连忙阻止,“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还不忘双手合十,朝天地四方的神明拜了拜。

    乔可婷见状,摇了摇头,“拜好了没?拜好了快回答我的问题。”

    田洁儿停下动作,呐呐地问:“什么问题?”

    “他呀!”乔可婷点了点画本上的画像,“人家救了你,你该不会连人家的名字都没问吧?”

    一语命中,田洁儿吐了吐小舌,“我忘了问,也忘了跟他说谢谢。”

    连道谢都忘了,可见那男人没受伤的事对田洁儿而言,是一件多么惊天动地的事,突然间,乔可婷终于想起画本里的男人像谁了,“啊,那个祈天佑外型差不多就长这样。”难怪她会觉得如此眼熟,刚刚才见过而已。

    田洁儿一听,立刻翻到下两张,她总共画了三张那男人的素描,一张全身、一张半身、一张脸部特写,刚刚看的那一张是全身的,现下这一张是脸部特写。

    田洁儿画得相当传神,所以乔可婷只看了一眼,便用十分肯定的口吻道:“如果你没记错,我也没记错,那么他们应该是同一个人没错。”

    田洁儿一听,只觉得脑袋轰轰作响,不知该如何是好。

    见状,乔可婷拍拍好友发僵的粉颊,轻松道:“好了啦,你也别在那边胡思乱想,反正你迟早会见到祈天佑,到时候再和他确认就好了。”她顿了顿,又说:“不聊了,这企划书留给你参考,我还有事先走了。”

    乔可婷说走就走,留下田洁儿一个人,独自对着画本发呆……

    这天夜里,田素云终于得空,她带着剪刀来到田洁儿的房间,准备帮她修剪一下过长的浏海。

    田素云坐在田洁儿的书桌前,等她洗好澡出来,顺手帮整理了一下书桌,也信手翻阅着放在书桌上的画本。

    突然田素云发现了三张新的画作,那是一个长相十分俊秀的男人,这人是谁?

    为什么女儿会画他?田素云心底不停地升起疑问,决定待会儿向田洁儿好好问个清楚。

    半晌,田洁儿擦拭着一头长至腰间的乌黑秀发走进房里,一见母亲及书桌上的剪刀,便知母亲是为何而来。

    “他是谁?”田素云一见田洁儿,立刻开口问,并站起身让出椅子给她坐。

    关于大楼磁砖掉落的事,母亲当天便从邻居口中得知,田洁儿觉得自己不应该再隐瞒事情的真相,便细细述说,“多亏有他,我才没被大楼的磁砖砸到。”

    田素云一听,霎时变了脸色,拿着剪刀的手也不禁微微颤抖起来,“那他呢?他伤得怎么样?有没有……”

    “妈。”田洁儿连忙安抚母亲,“他没事,他一点事也没有,你别慌。”

    “没事?”田素云震惊极了,她放下剪刀,执起女儿的双手,急急追问:“你确定吗?他真的没事吗?”

    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儿,教她要如何相信?就像那日女儿说事件发生时,她人正在邮局里一样,说不定这回也是骗她的,只是为让她安心。

    “是真的,我很认真的确定过了,他完全没事。”田洁儿扶着母亲坐下来,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她也不会相信像这样的天方夜谭。

    为了抚慰母亲的不安,田洁儿把当日的情形,仔细地说了一遍,“妈,我知道你很难相信,我当时也和你一样,但这是真的。”

    听见田洁儿再三保证的话语,田素云便不再怀疑,紊乱的心绪也渐渐恢复镇定,“小洁,日后有机会我们一定要好好答谢人家。”对于那位无名英雄,她心中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嗯。”田洁儿点了点头,心里想着,如果好友没看错人的话,那这个机会便指日可待了。

    田素云拿起画本,将无名英雄的容貌,牢牢的记在心上,不禁心忖他会是那个大贵人吗?

    注视着画中之人,田素云万分渴盼这位无名英雄,就是自己等待多年的大贵人,若真是他,女儿苦尽笆来的日子,应当不远了。

    “婷婷今天来,是有新的工作吗?”田素云将画本放回原位,顺口关心五只羊工作室的近况。

    “嗯,我们要跟祈天佑合作。”

    恢复心情后,田素云再度让出位子,待女儿坐好,随即拿起梳子和剪刀,细心的为田洁儿修剪浏海。

    “原来是那个神啊!”认识那些孩子多年,田素云也听过祈天佑的事迹,她会心一笑,“难怪崇彬今天来拿便当时,会笑得跟个傻子一样,能和自己的偶像一起合作开发新游戏,他们三个铁定会开心得三天三夜睡不着觉。”

    “就是说啊,他们从高中开始就很迷祈天佑,妈你都不知道,当他们听见祈天佑说要退休时,他们连续好几天都病恹恹的,像快活不下去似的,笑死我和婷婷了。”

    他们会一起成立五只羊工作室,可以说是祈天佑的功劳,因为有他为榜样,那三个成天耍废的人,才没在高中三年摆烂,也才能继续在大学四年集中火力,发奋往目标前进。

    “跟他们三个讲,该睡觉就去睡觉、该吃饭就吃饭,不要年纪轻轻就把自己的身体搞坏,你也一样,不要让自己太累了,没空到店里帮忙也没关系,妈一个人可以的,知道吗?”田素云衷心感谢五只羊工作室里的每个人,如果不是他们,女儿的友情世界,是不可能会如此精彩。

    “好,不过妈,我觉得你还是帮他们多进补一下比较实际,你不觉得吗?”

    闻言,田素云停下手,睐了女儿一眼,“妈哪一天没这么做了?”顿一顿,又说:“我养了那三张嘴巴快九年了,也没见他们三个多长一些肉,真是枉费我一番心血。”

    “也是,不过幸好他们三个都转骨成功,各个都超过一百八,不然就真的更浪费了。”田洁儿笑着说,想当初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一个比一个还要小只,简直就像营养不良的小学生。

    家家有本难隐的经,虽然他们三个始终没明说,但田素云有眼睛会看,知道他们都是出身富有人家,她也曾在富贵之家待过,更加明白某些特质一旦养成,就算刻意想藏也藏不住,他们会选择放逐自己,肯定有些不为人知的原因,她身为长辈,只管把他们养得头好壮壮、白白胖胖就是,其它的,就留给时间去抚平、排解吧。

    “好了,你看剪这样可以吗?”

    “不用看了,妈剪的当然都好。”田洁儿将母亲请到床尾坐下,自己则跑去拿来扫除用具,将地上的细小发丝清理干净。

    “小洁,如果你有缘再遇见他,一定要把他请回来,妈要好好谢谢他。”田素云回房前,挂心的再提一次,姑且不论画中人是否就是自己等待已久的大贵人,他救了女儿都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该尽心酬谢他一番。

    “好。”为免母亲希望落空,田洁儿也不敢拍胸脯保证。

    所有的事,待她与祈天佑会面之后再说,说不定,他们只是长得很相像而已,并不是同一个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贵人老公最新章节 | 贵人老公全文阅读 | 贵人老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