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狂火的冷蔷薇 > 第十章

狂火的冷蔷薇 第十章

作者 : 吉乐
    【第六章】

    “等一下,我自己来就好。”

    她只是有点失温,不是什么重症患者,不需要被如此对待;尤其是看见一向与她冲突不休的狩野炼这么做,只会让她更觉得怪、更食不下咽。

    “好吧。”接下冷蔷满是警戒的迟疑目光,狩野炼在心中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却不是将手上的粥递给她,而是搬来一张矮桌放到床上冷蔷面前的位置,再把粥放到矮桌上,一脸理所当然的对她说:“请用。”

    “谢……谢。”生平第一次被人如此服侍,冷蔷有些不习惯,呐呐地开口道谢,一口一口的喝着热粥。

    “好吃吗?”狩野炼交叠着双脚,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脸满足的看着她进食,俊颜上挂满恐怕连他自己都毫无所觉的宠溺线条。

    “嗯。”这粥很合她的口味,非常好吃。

    “来,再试试这个。”狩野炼殷勤的再将另一盘食物放到她面前。“这是我朋友做的,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萝卜糕,你快吃吃看。”他一边说着,修长眸中满是光彩,在在证明这个萝卜糕真的如他所言,是他的心头好。

    “就是刚刚跟你在前厅对话的女孩?”虽然当时她脑子昏昏沉沉的,没听清楚两人的对话,也没听仔细女孩的嗓音,但其实不难发现,狩野炼十分欣赏对方。

    思及此,冷蔷顿觉心底掠过一抹酸楚,不知因何产生的陌生知觉,酸酸涩涩地围绕着她。

    “是的。她叫小扁,年纪小小,厨艺却一流。她不止很会做菜,手也很巧,最近还学会做手工香皂……”说到这里,狩野炼想起小扁送给他,还放在外面茶几上的手工香皂,心想女生不都喜欢香香的东西吗?他立刻想到要与冷蔷分享。“你等着,我去拿来。”他起身往前厅移动,神情夹带着一丝雀跃。

    冷蔷夹起一块萝卜糕送进嘴里,香气浓郁的广式做法竟还能吃出萝卜的清甜,口感也相当软绵,还真是好吃。

    这令她想起相较于连蛋都煎不好的自己,妹妹冷芙简直可谓是厨艺天才:她有多久没吃过冷芙亲手做的爱心料理了?

    小芙,我好想你,你到底在哪里?

    这时,再度开启的纸门瞬间截断冷蔷的思念情绪,狩野炼展现在她面前的小物也成功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将她拉出忧伤浪潮。

    他从纸袋中取出来一个个手工香皂,有的造型吸睛,有的拥有十分优美的渲染线条,而且连香味都很诱人,令冷蔷忍不住将其凑近鼻子轻嗅。

    “好香喔。”拿起香皂的一瞬间,冷蔷鼻腔中充斥着淡雅玫瑰香,那不做作的宜人香氛令她自然的唇际轻扬,绽开一记教狩野炼看呆了的甜美笑容。

    这是冷蔷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如此迷人的珍贵甜笑。说起来,这全都是拜小扁之赐……

    脑海里深深映着眼前丽容,狩野炼也难得抑不住兴奋的滔滔不绝起来,“听小扁说,做手工皂需要搅拌很久才可以入模,脱模后还要等两到三个月的时间让它皂化完全才可以使用,相当费工。而且……”

    但他的热切看在冷蔷眼里,皆来自于对小扁的赞赏,令她越听越没来由的感到烦躁,于是放下手中香皂,眼里满是冰霜。

    “等你体力恢复到能够去沐浴时,就选一个中意的用用看吧。”狩野炼还在期待能延续冷蔷的好心情,孰料她却是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凝面孔来回应。

    “不用了,我马上就要离开。”

    发现她态度丕变,狩野炼跟着神色一凛,上身优雅靠向椅背,重新交叠起双腿,慢条斯理道:“我不能让你离开。”

    见她一脸不可思议,怒上眉梢,狩野炼反而扬起愉悦的得意笑容,决定开诚布公,不再继续陪她玩角色扮演的游戏。

    “说吧,你接近圾岛时介究竟想查什么案子?来自台湾的警官大人。”

    “你怎么知道……”

    “我去台湾度假时,碰巧有幸目睹你在街头追捕犯人的画面。所以你不用再继续说那些谎话来骗我了。”

    “打从我混进夜之町的第一天,你就知道我是警察?所以那些像跟屁虫般的监视,什么不准出场的新规定,全部都是针对我?”

    “这不能怪我啊!即使我挺欣赏你这位警官大人敢独自混进狩野组地盘的勇气,但身为组里的二当家,我当然不能放任你在夜之町胡来。你说是吧?”狩野炼嘴角堆砌着笑痕,语气就像在谈论隔壁家的猫咪生了几只小猫般无所谓,仿佛冷蔷的卧底行动弱得毫无杀伤力,连一丝威胁感都不存在。

    “真是阴险,果然是我最痛很的黑道。”

    冷蔷咬牙切齿的话语,霎时化为毫不客气的舌尖刀锋随着冷冽眸光而来,狠狠直戳进狩野炼心窝。尤其是那一句“最痛很的黑道”更是伤得他鲜血淋漓,疼痛难当。

    他只能不着痕迹的将大手紧握成拳,藉以消弭由心底深处逐渐扩散开来的痛楚,依旧维持脸上惬意笑容。“好说。我们只是立场不同。”

    “既然你知道我是警察,昨晚居然还敢……”见他表现如此自若,冷蔷气愤难当,提出指责,但话一出口,她更想咬掉自己管不住的舌头。

    “容我更正,基本上,昨晚是你诱惑我的。虽然你被下了药香,但是难道你真的连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记得你是怎么缠着我,要我别走……”狩野炼修长眼眸微眯,故意表现得吊儿郎当,企图掩饰心中强烈的酸涩感。

    “够了!”记得!她都记得!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更不愿再忆起,恨不得将所有浪荡片段自脑海中抹去。

    “那么,如果我说,我会负责到底呢?”无法控制、不习惯的承诺脱口而出,狩野炼发现自己那万人迷般的自信与魅力,在面对冷蔷时竟荡然无存;而这番听在别的女人耳里肯定会疯狂尖叫、感动万分的负责言论,对眼前这个女人却一点影响力都没有。

    她不要他……

    “不需要。昨晚纯粹是一个意外,不应该发生的意外。我要你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永远都不许再提起。”果决声明坚定立场,冷蔷怒瞪向狩野炼,气他明明没有心,为何要故意这么说。

    然而,这不经意的四目相接,却教冷蔷愣住了。

    原本她以为会一如往常地看见他深邃黑眸中的戏谑耍弄,没想到透过视觉直达心底的竟是未曾出现在那优雅丹凤眼中的怅然、落寞;那心痛的眼神就像在控诉他的真心被人无情撕裂:

    为了不让自己动摇,冷蔷选择视若无睹的别过头去,却掩不住心里莫名的悸动。

    望着她写满拒绝的侧脸,狩野炼瞬间明白自己的痴傻。

    原来,他对她的在意,不只是因为无法征服所衍生而出的强烈渴望而已,他根本是爱惨这朵带刺蔷薇了。

    他早在台北第一次见到这位剽悍的女警官时,便丢失了心。

    后来于夜之町再见时,他才会因她罔顾自身安危,穿着暴露地将自己置于危险男人堆中而衍生满腔怒意,变得暴躁,甚至接二连三在两人之间引爆冲突。他承认这部分他处理得很差,可他只是想保护她,想留她在身边……

    但她都说了,他是她最痛恨的黑道,已属于他这件事更是被视为她人生中的污点,根本不愿被提起。

    只要他还是狩野组的一员,无论他如何倾诉心意,她都不会在意他,不会要他的。

    扬起一记谁都没有发现的苦笑后,狩野炼特意表现得像是松了一口气,故作轻松道:“你这么说真是太好了。既然我们有共识,那昨晚的事就照你说的,全都忘了吧。”

    闻言,冷蔷转过头,瞥见狩野炼愉悦扬唇,笑得毫无负担的自在模样,觉得自己做对了。

    看吧,他果然是要她的。幸好她够镇定,没当真,否则岂不是让自己陷入更难堪的尴尬场面。

    抿抿唇,她点头同意道:“很好。”

    只是……在她淡漠回答时,那股充斥心头,怅然若失的酸涩感又该做何解释?难道她希望他说想负责是真心的?

    摇摇头,冷蔷不愿再多想。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必须跟他说清楚。

    “听着,不许你再干涉我的行动,也不要让对你不利的证据落在我手上,否则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送你去吃牢饭!”

    “与其如此威胁我,不如告诉我圾岛时介究竟涉及什么案件,或许我可以帮你。”狩野炼凉凉的回答,对冷蔷所提出的要求不置可否,自然也将她的警告当耳边风。

    “不用说得这么正义凛然。堂堂狩野组二当家默许他人在自己地盘上贩毒,这底下的利益纠葛,我们警方也是务必追查到底的。”

    尽避她曾数度进出狩野炼设在夜之町的办公室,但都是在他的监视下,根本无法有所作为。虽然到目前为止,她尚未掌握狩野炼贩毒的确切实证,但亦无迹象显示他与坂岛时介之间不是合作关系,所以她无法百分百确认狩野炼的清白。

    听她这么说,狩野炼神色一敛,正色道:“狩野组从不允许毒品买卖,我也是。”

    “是吗?那么这几个月来,精纯四号海洛因和名为『天使羽翼』的兴奋剂在狩野组的地盘流窜,你做何解释?若无获得上位者的同意,底下的人敢擅自妄为吗?难道不怕犯错受惩?你们狩野组的纪律是如此松散的吗?”一向对黑帮、毒品嫉恨如仇的冷蔷,质问语气强悍,显得咄咄逼人。

    “这件事的确是我的错,是我日子过得太安逸,未能及早发现。但是所有的毒品已全数遭我销毁,人也已经严惩过了,相信他不会再犯。容我再说一次,贩毒在狩野组是不被允许的,我没有贩毒。”请不要将他视为毒贩,不要再将鄙夷的眸光投射过来,那只会教他痛彻心扉。

    “哼!说得好听。你光凭这几句话就想要我相信,坂岛时介频繁出入夜之町,纯粹是为了寻欢作乐,并非与狩野组有任何不应该有的合作关系?”

    “事实就是如此……”等一下,这么说来,坂岛时介涉入的是贩毒案,难道他就是跟黑崎龙一合作的毒品供应商?

    关于这点,他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火的冷蔷薇最新章节 | 狂火的冷蔷薇全文阅读 | 狂火的冷蔷薇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