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狂火的冷蔷薇 > 第九章

狂火的冷蔷薇 第九章

作者 : 吉乐
    【第五章】

    “放开我……”

    只见狩野炼似在笑她的傻气般扬唇一笑,旋即降下渴求的唇瓣堵住她的。

    ……

    窗外的雪下得无声无息,狩野炼却醒了过来。

    转头看看床头柜上的闹钟,早上七点半。

    他才睡了两个小时,竟已了无睡意。

    狩野炼瞅着躺在自己怀中,与他一起分享温暖羽被的熟睡女子,心脏在瞬间像是被用力捏住一样,疼痛难当。

    他十分清楚,若非昨晚意外被下药,不会如此失控。

    想起昨晚,狩野炼惭愧地承认,他完完全全败下阵来,输得彻底。

    在她醒来后,会原谅他吗?

    不用问,当然不会。

    一想到这里,狩野炼喉咙深处仿佛出现一个大硬块,窒碍着呼吸,不上不下,就这么梗着。

    突地,狩野炼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发出“嗡嗡”的震动声响,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抓起,尽量不想吵醒极为疲惫,睡得正熟的冷蔷。

    “喂?”来电者是小扁,他刻意压低声音回应。

    “炼哥,你在家吗?我做了你爱吃的广式萝卜糕,而且我做的手工香皂皂化完成,可以使用了,我想拿一些过去给你。”电话那头传来小扁朝气蓬勃的甜美嗓音。

    “我在紫藤居。小扁,可以麻烦你帮我个忙,送一些食物跟生活用品过来吗?”

    胀痛的脑子昏昏沉沉,隐约之间,耳边传来一对男女的对话,听不清楚内容,刻意压低的说话声令浮沉在黑暗深渊的冷蔷幽然转醒。

    掀开沉重眼皮,冷蔷一脸木然的睁着尚未对准焦距的空洞眼瞳盯着天花板,下意识地眨了几下眼睛。

    这是哪里?

    蓦地,昨晚和狩野炼在这张床上的所有记忆若滔天巨浪般袭来,毫不客气的灌进她的脑袋,没有遗漏任何画面的直接在她脑中回放,一点一点地拉回她的神智。

    她必须离开。

    冷蔷环视了下四周,除了连接前厅的纸门外,房间最右方有一大片落地窗,外面就是偌大庭园,也许会找到戒备较为松懈,可以逃出去的地方。

    现在狩野炼不在房间内,正是她离开这里的大好机会。

    她迅速依循着意志坐起身。她忍住哭意,想拉起被子遮掩自己,但身上无一处不痛,这具身体仿佛不是她的一样,根本不听她使唤。

    颤抖小手紧揪住被子,费了好大的劲儿,她才将双腿移下床,踩在冷凉地板上。

    一旁床头柜上摆着她的包包和一件棉织单衣,冷蔷凭靠意志力忽视身上酸痛,努力穿好单衣和服,抓起包包,驱使着双脚移动到落地窗旁。

    外面正下着雪,一拉开落地窗,肆无忌惮的冷冽寒风立刻伴随白色雪花灌进屋内。

    风,冰得刺骨,冷蔷依旧冒着风雪踏出她离意甚坚的第一步。

    luo足踩在尚显柔软的积雪上,感觉很麻木,她就这么一步一步往前走,娇小身影缓缓消失在白雪茫茫的庭园中。

    狩野炼依照小扁教的方式,煮好一锅咸粥想给冷蔷垫垫肚子,舀了一碗准备端进房间,打算她醒了就可以马上给她吃,结果他一接近房门便感觉到从门缝吹出一股冷风,心中顿时浮现不好预感,把手上托盘往茶几上一搁,立刻拉开纸门,果不其然,落地窗被打开,风雪吹进门户洞开的房间里,而冷蔷不见人影。

    他心急如焚,一踏进庭园,立马在覆盖薄雪的土地上发现一个接着一个的隐约脚印,但这么一看,却更令他怒火中烧。

    这个笨蛋女警为了逃离这里,居然光着脚直接踩上雪地,是真不要命了吗?

    心中焦急令他顾不得自己也赤着脚,毫不犹豫的追了出去,终于在距离房间不远处惊见一团在白色积雪中特别明显的黑色物品——冷蔷丰厚的黑色鬈发。

    “蔷薇……”

    狩野炼长脚一跨飞奔过去,抱起冷蔷被些微白雪掩盖住的冰冷身躯,就往屋里冲。

    回到屋内,他先将冷蔷放到床上,盖上被子,接着从储物柜中拿出电毯再盖上去,然后自其他房间搬来两台电暖炉同时运作,务必要在最短时间驱离充斥在房间里的寒意,令冷蔷的身体温暖起来。

    看见她冻得发紫的双唇,狩野炼心疼的握紧冷蔷也被冻僵的手反复搓揉,希望她能快点恢复温暖,清醒过来。

    “好冷……冷……”岂料过了一会儿,冷蔷不但没醒,还开始出现发烧迹象,口中不断发出呓语,单薄身子亦开始无意识的颤抖。

    狩野炼见状况不对,立刻钻入被窝将她紧搂进怀里,企图以自己的体温温暖她,一双飞扬剑眉不受控制地揽了又揽,俊颜上的表情是既心疼又不舍,一整颗心因她不知死活的冲动行径而高悬着。

    时间在不安中流逝,直到过了中午,天气竟意外的放晴了。

    随着和煦阳光轻轻洒进屋内,冷蔷也跟着清醒过来。

    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狩野炼表情不善的脸部特写,而他一开口就是教训。“你就这么想死吗?”

    “你放心,如果我要死,一定拉你作伴。”

    或许是与他针锋相对惯了,冷蔷的反应是毫不客气的予以还击,没想到此话一出,却令狩野炼优雅唇角扯开一道笑痕。

    “原来你是根本离不开我。直接说就行了,何必用这种方法来吸引我的注意呢。”狩野炼笑得愉悦,开心的将怀中人儿搂得更紧。

    “狩野炼!”他的反应教冷蔷为之气结,不由得拔尖怒吼。

    “我在这。”狩野炼的回答倒是凉得可以,脸上表情痞痞的,一点也不在乎冷蔷警告意味浓厚的狠瞪。

    “你这个疯子,放开我!”不要抱她这么紧,不要靠她这么近!

    “要杀我等你恢复体力再说,你现在连推开我的力气都没有了,给我闭上嘴巴,乖乖躺好。”

    虽然冷蔷心底百般不愿意,但是狩野炼说得一点也没错,她现在的确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只能就这么被迫躺靠在他怀中,以闭上酸涩双眼当作无言的抗议。

    静默了一会儿,冷蔷头顶上传来狩野炼悦耳低嗓的温柔询问,“还冷吗?”

    闻言,冷蔷愣了一下。这应该是自两人相识以来,狩野炼对她说过最不带刺、最和气的一句话了。

    尽避如此,并不代表她必须给他好脸色看。

    “不会。”冷蔷没好气的回答自狩野炼胸口闷闷的响起。

    “头痛不痛?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狩野炼不以为意,继续展现他的关心。

    “没有。”

    “那……肚子饿不饿?我有点饿,要不要陪我吃一点东西?”

    “我不……”那个饿字还卡在冷蔷喉咙来不及说出口,相较诚实的肚子竟狠狠地发出一声“咕噜”巨响,直接表达意见,不但让倔强的冷蔷讶异的杏眼圆睁,清秀小脸上同时浮现代表羞赧的红霞。

    见冷蔷双颊终于染上些许红润,狩野炼露出一记安心浅笑,动作利落的离开被窝后,像对待小孩似的,替冷蔷将被角塞进她身侧保暖,再妥善盖好电毯,才去准备食物,离开房间前,还不忘送上语重心长的几句交代,“我去端热食过来,你等着。外面很冷,别再乱跑了。”

    望着缓缓闭合的纸门,冷蔷忍不住在心里猛犯嘀咕:就是因为想跑也跑不了,这才气人啊!

    话说回来,狩野炼这家伙为什么突然对她好声好气的?

    难道是因为昨晚,他们两个……

    不,怎么可能!像他那种情史丰富的花花公子,根本不可能把昨晚当一回事,光看她醒来时狩野炼那尖酸刻薄的态度就知道了,所以她也必须表现出不在意的模样才行。更何况昨天是她一时大意才会令事情发展至此,昨晚所发生的一切,纯粹是一个必须被遗忘的意外。等她顺利逮捕黑狼、找到冷芙,她们姊妹俩会回台湾快乐的过日子,届时日本的一切都将与她无关。

    就在她打定主意的当下,纸门被徐徐拉开,手端托盘的狩野炼踩着稳健步伐进入房内。他先是将托盘上冒着白烟的热粥和煎得金黄焦香的广式萝卜糕搁在床头柜上,接着不理会冷蔷投掷而来、写满诧异的视线,坚持扶冷蔷坐起身,还不忘体贴的拿起一旁抱枕填满她背后与床栏间的空隙,让她可以舒适的偎靠着。

    当狩野炼夸张的端起咸粥,准备喂她时,冷蔷忍不住开口制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火的冷蔷薇最新章节 | 狂火的冷蔷薇全文阅读 | 狂火的冷蔷薇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