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官夫人升职记 > 第六章

官夫人升职记 第六章

作者 : 橙意
    “所以大人是打算放任您的家奴,顶着南家的名号在外随便欺压人?”

    “你且放心,这事我自会去查明,只要弄清事情的全貌,我自会有所定夺。”

    听到他这么说,苗秀雨抿紧了红菱小嘴,带着几分挑衅地道:“你们这些当官的都一样,只会打打官腔,我告诉你,这事你若是不肯还我一个公道,我就跟南家没完!”

    尽避认识她不深,可不知为何,南柏彦就是知道,她这话不是随口说说。

    阅人无数的经验告诉他,这个女子的个性刚烈勇敢,绝对不容许半点无理的欺负。

    南柏彦心念一动,伸手解下缠在锦织腰带上的玉佩,递给了苗秀雨。

    见状,苗秀雨一怔,望着那只轻捏着兰花形状玉佩的手,心中没来由的一抽。

    那是男人的手吗?指头修长,皮肤白皙,与那块兰花玉佩相比,简直就快分辨不出来是手还是玉。

    “这块玉佩你拿着,我保证,三天内你若是等不到回音,就拿着这块玉佩来找我。”

    “平白无故,我为什么要收你这块玉佩?”她盛气凌人的问道。

    换作是其他的姑娘,怕是已经羞红了脸,毕竟男子赠予玉佩有两种意涵,一是定情,二是作为凭证。

    照理说,他们两人男未娶女未嫁,实在不该有这样的举动,可她不信他,他只好用这块不离身的玉佩作为凭证。

    不过,她的反应倒是又令他开了一次眼界,想不到还有姑娘不买他的帐,亏得京城里的媒人婆每回见着他总爱说,哪家哪府的千金又为他害了相思病,民间又有多少待嫁姑娘偷偷仰慕他。

    “这块玉佩是皇上亲赏的,我从不离身,背面刻着我的名字,以此为证,我定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见他目光灼灼,言之凿凿,苗秀雨只得伸手去接,不料,两人交手的那一刻,指尖不经意地触滑过彼此手心。

    一道奇异而灼热的感觉,须臾在手心间扩散开来,惹得她心头一震,赶忙扣紧了玉佩收回手。

    她目光有丝仓皇的移开,反观南柏彦,那双锐亮的眼眸依然瞬也不瞬地盯着她,彷佛想看透她什么似的。

    苗秀雨不悦地抬眼回瞪,表情有些赌气,也没打声招呼,握紧着手中的玉佩就往外走,从头到尾不曾向他行过礼。

    南柏彦侧过身,目送那抹带着怒气的娉婷身影离去,眸中带着微微笑意。

    这个姑娘可真是特别,一身木簪布衣,浑身却散发着怕是连皇亲国戚都罕见的自信与傲气。

    苗秀雨……这名字他记住了。

    至于她刚才提的那些事,看来他得回南家大院一趟,找接下当家之位的堂弟好好谈一谈。

    那日离开御史府之后,原以为南柏彦不将此事放心上,怕是石子投海,惊不起半点波澜,为此苗秀雨还苦思了两天对策,想着该用什么法子逼得南家不得不出面。

    不想,到了第三天,两名御史府的侍卫,压着李福以及曾经找苗家麻烦的地痞流氓,上苗家下跪认错。

    身子不好的田氏,不清楚事情经过,看见那么大的阵仗,整个人吓得晕厥过去,而苗旺善也没好到哪儿,脸色发白说不出话。

    从头到尾都是苗秀雨一人出面,冷眼看着那伙人在她面前齐齐下跪。

    当下她不笑不怒,气势凛然的扫了那群人一眼,随后看着那两名御史府的侍卫说道:“你家大人就这么点能耐?麻烦两位官爷回去转告南大人,我苗家连日来受的屈辱,可不是这些人下跪磕头就能一笔勾销,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区区南记的二掌柜就敢这样仗势欺人,难保这事不会与南家人有关,如果南家真心想赔罪,那就让南记当家亲自过来一遭。”

    在场众人全被她的霸气骇住,跪在地上的李福又惊又怵,对自己竟然惹上这样古怪的女子,当下是悔恨莫及,谁也想不到,她胆子奇大,竟然直接找上南柏彦告状。

    三天前,南柏彦特地回南家大宅一趟,见了现下当家的南勋霖,也就是南柏彦三叔的儿子,在南家这一辈排行第二。

    两名南家最出色的男子,在书房相谈了两个时辰,翌日一早,南记药行难得闭门未开,药行所有的掌柜与伙计,全被当家二召见。

    初时,李福自然不肯招认,到后来还是南柏彦亲自出面审问,李福才吓得屁滚尿流,不出半个时辰就全招了。

    是以,今日才会有这么一遭,由御史府的侍卫压着李福等人上苗家赔罪。

    但苗秀雨可不打算领情,虽说南柏彦处理此事的效率极快,可区区下跪道歉又有什么用?这也不能赔偿苗家连日来药膳摊子没收入的损失,更无法挽回苗家被抹黑的名声。

    因此,她才会让侍卫回去转达这些话。

    苗秀雨冷冷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那帮人,返身回屋前,单手扶在门框上,嘴角微微上扬道:“李掌柜,恐怕你对我们苗家做的,可不是一个下跪就能了事。”

    李福闻言,差点晕死过去,由于这件事,他已经被老当家,也就是南柏彦之父,训斥得老脸无光,老当家更扬言若是不能好好安抚妥当,他就得扫地出门。

    原以为来这里下个跪,苗秀雨就会息事宁人,想不到她竟是个难缠的,就连要南当家亲自来赔罪的狂话都说得出口,这下他肯定准备卷铺盖走人!

    当晚,侍卫向仍留宿在南家的南柏彦复命,并且如实转达苗秀雨的话。

    南柏彦正在与南勋霖聊着南家近况,他单手执着白玉茶盏,双眸低敛,听着侍卫描述当时的情景,以及苗秀雨狂妄的态度。

    听罢,一抹微笑跃上嘴角,他缓缓啜了口茶,然后看向一旁的堂弟。

    那名身穿深蓝色如意织纹圈花长衫,神韵与南柏彦有六分相似,只是俊美偏阳刚的男子,一直观察着南柏彦的神情。

    两人虽是堂兄弟,但过去南勋霖总是视这个堂兄为亦友亦敌,直到南柏彦弃商从仕,由他登上当家之位后,近年来两人的关系才拉近了一些。

    其实这样的情形,在富贵之家并不少见,正所谓一山容不下二虎,多少曲曲折折的大宅门里,亲人间为了利益争斗,非到你死我活才肯方休。

    属于京城中数一数二的百年世家,南氏一直遵循着祖训,家业嫡传,多年来家族中虽然偶有杂音,可到底是一路平顺的走过来。

    只是谁也没想到,“家业嫡传”这一条祖训,到了他们这一代,就这么被硬生生打破了。

    前两天,政务繁忙的南柏彦,难得回南家一趟,不想,却也是为了查案子而来。

    原本他只晓得,药行的二掌柜为了谋得一份药膳方子,竟然在外抬出南记的名号胡作非为,具体情形是如何也不大清楚,今日一听才晓得,会闹出这些事,竟然是因为一名小泵娘。

    南勋霖刚才可没错过,当南柏彦听见下属回报时,那双堪比刀锋锐亮的黑眸,闪动着何等饶富兴味的光芒。

    “堂兄见过那位苗姑娘?”南勋霖好奇地问。

    “她三日前来找过我。”

    “堂兄见了她?”南勋霖不诧异也不行,贵为皇帝跟前的红人,南柏彦白天上朝,下了朝就上御史台审案,夜里回到府里还得办自己手上的案子,他哪来的闲工夫接见无关紧要的市井小民。

    南柏彦嘴角微挑,那表情似是想起什么。“见过两次面。”

    “两次?”南勋霖闻言更好奇了。

    “这不重要。”南柏彦可不打算向堂弟透露太多,他行事素来低调,也不喜多谈自己的私事。

    “若是不重要,事务繁忙的堂兄,又怎会抽空回来一遭?”

    “事关南家百年声誉,身为家主,我怎能搁下不理?”

    南柏彦眸光略掀,从堂弟脸上那抹笑,嗅出了他想窥探内情的心思。

    这个堂弟说起来也不是不好,就是年少轻狂,虽然在父亲与叔伯的调教下,颇有经商手腕,可到底是年轻,有时太沉不住气。

    他当然明白,南勋霖是因为他的态度反常,进而才对苗秀雨起了好奇之心,但这可不是他所乐见的。

    脑中浮现那日苗秀雨伫立于窗边,嘴角微翘的那抹笑,南柏彦心思微分,敛眸寻思片刻,然后在南勋霖诧异的目光下起了身。

    “堂兄这是打算回御史府了?那苗姑娘的事?”南勋霖不禁问道。

    “你管好你的人,其他由我来处理。”身穿一袭莲纹玄黑常服的南柏彦,淡淡回眸,语毕,颀长的身影出了议事房。

    看着门外逐渐消失于夜色中的人影,南勋霖随起眼,喃喃低语:“这个姓苗的小泵娘,究竟有多大的能耐,居然能让堂兄这么上心?”

    从刚才堂兄刻意将话题扯远来看,想来是不希望他太留心那位姑娘……

    南勋霖缓缓扬笑。

    看来也该是时候,由他这个当家出面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官夫人升职记最新章节 | 官夫人升职记全文阅读 | 官夫人升职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