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官夫人升职记 > 第一章

官夫人升职记 第一章

作者 : 橙意
    【第一章】

    这日子是真的过不下去了。

    一阵雨刚下过,苗秀雨站在灶边的米缸前,低垂着眼,望着已经见底的米缸,心中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咳咳咳!”简陋的房舍里边,断断续续传来妇人的咳嗽声。

    门外的阶梯上,坐着两个年纪分别为六岁与五岁大的男孩与女孩,两人身上皆是穿着缝满补丁的破旧衣裳,脸黄肌瘦的难看,毫无同龄孩童该有的朝气。

    苗秀雨——不,应该说是蒋瑄,虽然自从穿越来此,就已经明白她面临的是怎么样的困境,但是每天睁开眼,面对这些前世从来不曾烦恼过的温饱琐事,仍是不免感到难以置信。

    前世,她是呼风唤雨的女强人,身家资产难以估算,投资手腕更是一把罩,何时见她为了一餐一饭烦恼过?

    没想到却遭人设局谋害,让她重生到这个奇怪的世界,而她也从女总裁蒋瑄,成了贫家女苗秀雨。

    “姊姊,芽芽饿了。”原本在门阶上呆坐的小女孩,有气无力的挨了过来。

    “豆豆也饿了。”头发绑成冲天炮的小男孩,也红着眼眶,奶声奶气地靠过来,两个小人儿围在苗秀雨身边,那仰着小脸殷殷企盼的模样,煞是惹人心疼。

    苗秀雨蹲了下来,摸摸他们俩的头,眼中泛着柔光。

    过去她也有妹妹,虽然是同父异母,但两人总归是一同长大的,感情甚好。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感情好得彷佛同胞所生的妹妹,居然会设下那样的局,让蒋瑄从此在世上消失……

    苗秀雨拉回心神,嘴角嘲讽的微翘。那些,如今想来都是前尘往事了,眼前最重要的,是该想着怎么把日子过下去。

    苗家其实本来不该是这么穷的。苗秀雨的爹,也就是苗旺善,原本是在京城地段最好的锦和街开杂粮行。

    据说,当时的苗家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与苗家往来的商家不知有多少,坏就坏在苗旺善人如其名,心肠太良善,错把坏人当好人,误用了恶人,到最后竟然被人设了局,将一手打起的铺子都给赔掉了。

    其实杂粮行的根基,是苗旺善的父亲一手打下的,也就是苗秀雨的祖父,偏生苗家出了苗旺善这个心软的,又不谙经商,才会将好好的一间铺子给赔了。

    自那之后,苗家一蹶不振,而苗秀雨的娘亲田氏,在遭受那样的打击之后,再加上贫病交迫的生活,羸弱的身子不堪操劳,就此落下了病谤。

    如今苗家五口,就靠苗旺善每天上市场卖豆腐维生,原本日子勉强凑合还过得去,只是田氏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完全就是个药罐子,而那些药本就不便宜,是以苗家的生计才会陷入了困境。

    再说说她重生的新身分吧!这个苗秀雨是个弱不禁风的姑娘,在她观察之下,慢慢推敲得出,之前的苗秀雨性子胆小软弱,平日只能在家做做针线活儿补贴家用,其余的事一概帮不上忙。

    这下可好了,苗秀雨与她的性子,可说是南辕北辙,这段日子她可是憋得非常痛苦,就怕苗家两老会发觉她不对劲。

    “姊姊……”两个小人儿鼻子一抽一抽的,饿得眼眶含泪。

    苗秀雨这才回过神,赶紧安抚两个弟妹。

    “不哭、不哭,姊姊这就帮你们下面去。”

    说罢,她哄着两个瘦巴巴的小人儿到外头玩,独自面对空荡荡的炉灶,脸色一寸寸地沉下去。

    恰巧这时苗旺善卖完豆腐返家,苗秀雨赶紧迎了上去,一边帮着把推车挪进屋内,一边掀开桶子上的木盖,可当她看见木桶里,至少还有半桶的豆腐时,刚要扬起的笑容,当下又收起。

    “爹,今天豆腐怎么还剩这么多?”

    苗旺善才刚在矮陋的木凳上坐下,手里捧着边角缺了一块儿的陶杯,喝了一口水,那张添满风霜的老脸,才慢慢扯出一抹苦笑。

    “对街新开了一间豆腐摊,大家贪图新鲜,全往那边去。”

    闻言,苗秀雨的心直直往下沉。她早就发现,其实苗旺善不是做生意的料,他为人太老实,又内敛不善交谈,不懂得拉拢客人,而市场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讲求的是话术与招揽的手腕,老实人在那儿只会吃尽闷亏。

    平常苗家靠着苗旺善一人卖豆腐过活,这日子已经是够苦的了,如今豆腐的生意每况愈下,往后这一家五口是要靠什么吃饭?

    苗秀雨心下一凛,将盖子放回桶子上,一双水灵的眼眸看着苗旺善,道:“爹,你一会儿上药铺帮娘抓药的时候,顺道帮我抓一帖药方。”

    苗旺善微诧。“妳生病了?”

    “不是。”苗秀雨笑笑摇头。

    “那是豆豆与芽芽他们两个……”

    “弟弟跟妹妹也很好。”就是瘦了点,营养不良。当然,这些话,苗秀雨可不敢当着苗旺善的面前说。

    苗旺善脸上的担忧更浓了些。“没人生病,为什么要抓药?”

    苗秀雨站起身,从一旁的矮斗柜里,取出两把沾上灰尘的面线,再蹲下身替炉灶添了一把柴火,准备下面让弟妹垫垫肚子。

    等水烧开的时候,她才接着对苗旺善说:“我想研究一下药膳,若是能成的话,往后我跟爹一起上市场做做小生意。”

    苗旺善闻言大惊,毕竟在这风气保守的时代,未出阁的女子是不得随意在外抛头露面的。

    明白苗旺善一定会反对,是以苗秀雨一边下面一边接着说:“下个月豆豆就该上学堂了,到时又是一笔花费,再说豆豆与芽芽这年纪,正是长大的时候,也该多吃些营养的东西。”

    一听见这话,苗旺善刚要张开的嘴,又慢慢地闭上。

    “娘的身子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往后日子还长着,总该想办法多挣点钱,我这个做姊姊的也该帮这个家,多尽一点心力。”

    “可妳还没有婚配,怎能在外头抛头露面,要是弄坏了名声,那可就……”

    苗秀雨拿起长筷子,往锅里一搅,淡淡地说:“这种时候,怎能再顾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再说,在这里男女婚嫁讲求的是门当户对,苗家如此贫苦,以至于苗秀雨都已到适婚年龄,却依然乏人问津。

    “秀雨,是爹没用。”苗旺善双手合捧着茶杯,头垂了下去。

    苗秀雨煮好了两碗面,招呼两个弟妹过来,让他们到外头去吃,然后才走向垂头丧气的苗旺善。

    “爹,您别难过,我既然是这个家的一分子,又是长女,本就该一起分担家计。”

    苗旺善抬起脸,看着眼前浑身散发出一股气势的女儿,瞅着瞅着,竟然有些发懵。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秀雨变得跟过去不一样?

    似乎是从两个月前开始。

    那时秀雨得了一场风寒,那病来得又急又快,她身子骨又像她娘,一直不大好,没想到就这么倒了下去,一连病了个把月。

    那段时日,他与妻子几乎已经做好失去这个女儿的准备,没想到昏睡了两夜之后,秀雨就完全病愈了,只是性子与脾气,似乎跟原来的都不一样,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爹,您没事吧?”苗秀雨眨眨眼。

    “没事。”察觉自己居然用异样的目光在看待自己的亲女儿,苗旺善不禁有些赧然,赶紧撇开眼。

    苗秀雨不着痕迹地淡淡一笑,她明白自己这段日子的表现,肯定会引起苗家两老的疑心,但她已经憋太久了。

    起初穿越来此的时候,为了能尽早融入这个世界,她一直沉住气,努力观察这里的总总,将苗家与这个时代弄得一清二楚,为此她也吃了不少苦。

    回想从前,她蒋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时还得饿着肚子,一早起来替一大家子张罗吃食,她忍得够久了,是时候发挥她的本事了。

    她的本事,就是如何把一块钱变成两块钱,再用这两块钱换得十块钱。

    严格说起来,其实她与苗家非亲非故,根本不需要担这份责任,可当她回想过去遭人算计的那些前尘记忆,再对照苗旺善的老实忠厚,她实在不忍心坐视不管。

    至于苗秀雨那一双弟妹,苗南豆与苗青芽,一个刚满五岁,一个才四岁,着实过得也不好,看着那两个无辜的孩子,她真的于心不忍。

    “刚才妳说,妳要研究药膳?妳懂那些吗?”苗旺善忧心地问。

    “爹还记得朱姨婆吗?”苗秀雨脸色不改的反问。

    “妳是说……妳娘外家那边的朱姨婆?”苗旺善表情愣愣的,不明白她怎会扯到那边去。

    苗秀雨微笑点头。“娘过去经常带我到朱姨婆那边串门子,朱姨婆懂得这些,当时我也多少学了一些。”

    她说了谎。

    之所以会知道田氏外家那边有个朱姨婆,还是因为前两天她听田氏提起此人。

    至于药膳,则是她自己的本领。

    她的外婆是卖药膳起家的,到最后成了药材批发商,到了她母亲那一辈,又学会转投资,蒋家最后成了专营中药材,以及研究开发科学中药的生技公司。

    外婆最疼爱她这个长外孙女,从小就将她带在身边,将年轻时候的一身知识与技术,统统传授到她手里。

    她已经仔细观察过,这里的人虽然知道中药能入菜,但由于养生风气并不兴盛,因此药膳少有人碰,更遑论是有人兜售。

    开创才能挣钱,这一直是她信奉的赚钱之道,即便换了一个时空,她亦相信这道理依然不会变。

    她从不是会坐以待毙的人,既然老天爷没让她死成,那么她就要用这个新身分,在这里风生水起,凭她的本事,创造另一番新气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官夫人升职记最新章节 | 官夫人升职记全文阅读 | 官夫人升职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