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当家新主母 > 第二章

当家新主母 第二章

作者 : 叶双
    马车行驶在大道上,焦清秋倚着车壁上的软垫,闭目养神,丰润的红唇微微抿着,看似优闲而随意,可唯有打小就伺候她的春临明白她的不安。

    她从小姐还是绑着小辫子的年纪,就在小姐身边伺候了,她知道小姐并非一般的闺阁千金,是个有本事的。

    平常那些寻常人眼中的大事,在小姐的眼里不过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从来不见小姐放在心上,可如今,不过是去见一个人,却让小姐这般的不安和紧张,想来对方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小姐……”

    春临试着想要开口以减缓这车厢里那窒人的宁静,可才开了口,一阵马嘶声已响起,高亢得像是要划破她的耳膜似的。

    还来不及惊呼,原本顺畅疾驶的马车猛地停下,力道之大,让焦清秋和春临直直往前撞去。

    焦清秋倒是还好,她向来警醒,所以在变故发生之初,她就捉紧了车壁上的把手,虽然极大的冲力还是让她的手扯得生疼,却没有什么大碍。

    春临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猝不及防地往前撞去,哎哟一声便在额头碰出了一块大大的红肿,也是她运气好,撞着的地方也有铺着软垫,否则就不是一个肿包就能了事的。

    “阿虎,你是怎么驾车的?”抬手捂着额头的伤处,春临不满的质问车夫。

    “小姐,对不住,不是小的不小心,只是前头突然窜出好几个人,挡住了咱们的去路,因为怕伤着了人,这才迫不得已急停的。”

    “他们是做什么的?”

    挡道拦车?认错人了吗?

    焦清秋的脑海里才闪过这样的念头,马车外便传来一阵哭天抢地的哀号和议论纷纷的碎语。

    既然是闺阁小姐,自是不能直接掀帘子弄清楚状况,焦清秋只好隔着帘子问道:“阿虎,他们在说些什么,是认错了人吗?”

    “小姐……这……他们好似不是认错人。”阿虎的语气有些为难。

    那些个什么没情没义的焦清远啦……

    焦家以往有着好名声,谁知这回竟然这样坑害他们这些小商家……

    焦家这是逼死人啦……

    焦家为富不仁啦……

    这些难听的话是能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吗?

    “阿虎,有话就直说。”

    “可是……大小姐,那些话可真是糟贱人的耳朵,咱们还是先离开吧。”为了不节外生枝,阿虎连忙建议道。

    大小姐虽是庶出,可是老爷向来拿她当眼珠子似的宝贝着,若是今儿个出了事,他就是有九条命都不够赔。

    焦清秋并没有答应,脑中心绪纷转。

    打那天大哥要求她嫁给司徒邑当妾室后,她便用了极短的时间将能打听到的消息全都搜罗来了,司徒邑虽说没有富可敌国,却是皇朝数一数二的巨贾,以他的身分,想要纳个更加高门的嫡小姐做妾,那也是使得的,说不得有很多姑娘对这样的好机会求之不得,毕竟嫁进司徒家便是生活在金堆里头,一辈子吃香喝辣。

    可他却大费周章设下圈套让大哥钻,只为了要她成为他的妾室,这压根不合理,所以她无论如何都要去见他一面,好好问个清楚。

    于是焦清秋纤纤玉手蓦地一抬,不顾春临不赞同的目光,径自下了车,平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一群人,任由咒骂声此起彼落却没开口。

    渐渐的,咒骂声愈来愈小,直到消失在她的平静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议论之声—

    “是焦家的大小姐!”

    “倒是个胆子大的。”

    “是啊,寻常人家的小姐碰到了这种事,莫不是掉转马头,溜之大吉,她倒是有些胆识,还敢下车。”

    焦清秋还是没开口,只是静静等待着,直到连那些议论声都在她清明的目光中渐渐消失,她这才说道:“不知各位乡亲因何拦下小女子的马车?”

    “咱们拦车可是为了求你们焦家留条生路给咱们。”其中一位似乎是领头的老者看着一脸不解的焦清秋,哀求道。

    倒也不是他们爱生事,他们可都是仰赖着焦家吃穿的小商户,替焦家收些米粮生丝,如今货都收去两个多月了,该给的货银却都没见着影子,再加上街头巷尾关于焦家近儿个欠下大笔银子的消息传得绘声绘影,上门询问,焦家的管事们又总是百般敷衍,眼看着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又听说今儿个焦家大小姐要到万佛寺上香礼佛,他们才会成群结队的来这儿拦路讨个说法。

    焦清秋没有半分不悦或不耐,更没有富贵人家嚣张的气焰,细致的脸庞依然漾着一抹轻浅的笑容,从容的道:“我当是什么事呢,这是咱们焦家的不对,早该登门请罪,怎能让诸位这样在烈阳之下苦苦相候呢?”说完,她款款走向老者,接着朝跟上来的春临伸手。

    “小姐……”春临自是了解小姐的性子,也明白她这个举动代表什么,她有些不情愿的低喊一声,却不敌她轻扫而来的清冽眸光,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小荷包,从里面拿出一张折得方正的银票,放到她手中。

    焦清秋转个手就将那张银票塞进老者的手里,说道:“我那兄长这几日正在筹措银两,眼看着便能解决这桩麻烦事,小女子斗胆请求各位再给咱们焦家一个机会,这些银子大家先分了去,至少不能让你们的家人饿肚子。”

    老者抿唇不语,摊开了银票,瞧见不过区区一百两,不禁皱起了眉头。

    见对方似是想拒绝,她快一步解释道:“老人家放心,这一百两是先让各位应急用的,不算在该给的帐款之中。”这话说得不疾不徐,自然透着一股让人信服的威势。

    “这……”老者瞧瞧跟来的众人,虽然人人眼中都有犹豫,却被她的软言软语给弄没了火气。

    “大小姐这样诚意,咱们也是靠着焦家吃了那么多年的饭,若是不领小姐这份情,那也说不过去,只是……”

    “老人家放心,焦家有诚意解决问题,只怕不等这救急的银子花完,这事便可解决了。”说完,焦清秋展颜笑得更灿烂。

    她那胸有成竹的话,倒让原本还有余怒的众人都放松了些。

    “老人家,小女子原同司徒家当家有约,不知这……”

    那些人原也是做生意的,自然听过司徒家的门号,此时听她这么说,对她的解释更多了几分信任,于是老者手一挥,众人便连忙让开了。

    老者讨好的道:“大小姐,您就快些过去吧,若是因为咱们误了您的正事,那就不好了。”

    对司徒家来说,焦家欠下的银两不过是九牛一毛,若是司徒家愿意伸出援手,指不定他们的银子很快就会回到他们的手里,众人想法一致,皆不约而同的堆起笑意。

    焦清秋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朝着众人微一颔首,便在春临的服侍下上了马车。

    一等她坐稳,阿虎连忙挥起挥子,指挥马车前进。

    逮着了机会,春临就想数落小姐方才那大手大脚的行为。“小姐,那些银子……”

    焦清秋显然早就知道春临要说什么,纤手一抬,阻止她说下去。“我知道咱们银两已经不多了,可总不能就这么任他们拦着闹下去吧?”

    有的时候,对于春临这个性像妹妹一样的丫鬟,她其实是很纵容的,若是心情好,还能任由她唠叨个几句,可偏偏她今儿个觉得心头沉甸甸的,压根没那个耐性听春临说教。

    “可是这事是大少爷惹出来的,小姐用的却是自己的嫁妆钱,那像什么样子啊?要知道银子可是体己,将来小姐出嫁了,若是身上连打赏下人的钱财都没有,那是会被人轻瞧的。”

    春临虽然平时大剌剌的,可到底是家生子,爹娘都是焦家的奴仆,对于大宅院里的生活之道,可是再清楚不过。

    焦清秋是很感谢她的担心和关心,但这会儿她心情有些烦乱,实在没心思多加理会。

    春临见小姐没有反应,识相的闭上嘴。

    马车内安静下来,只听得到喀答喀答的马蹄声,可是没多久,交杂着女人和孩子的啼哭声便传了进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当家新主母最新章节 | 当家新主母全文阅读 | 当家新主母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