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周五限定秘恋 > 第十一章

周五限定秘恋 第十一章

作者 : 蕾丝糖
    【第六章】

    半小时过后,三人坐在附近的咖啡店内,陈瑞玉瞪着摆在桌上的一个记忆卡,差点就失声尖叫,“可玲,你一定在唬我,一百万台帀,这个价钱太夸张了!”

    “我没唬你,一个人的身价越高,照片的价值越是高,卫邵军的身价有两百万美金,是美金不是台币喔,可见他声望多高;依我来看,他随便一条绯闻都能卖三百万台币以上,能杀价杀到一百万是我的功劳。”章可玲懒懒地回答,“说起来也怪你,本来他一个人被偷拍也没什么,你搅和进去干么,你难道不知被搅和下去,那照片可以被写成:『钢琴王子和神秘女子手牵手一起逛卖场,被狗仔发现后惊惶躲避镜头?』唔……不过身为你多年的好友,我一点也不意外你的脑袋程度。”

    陈瑞玉这才发现自己的好意原来是蠢意,超想挖个洞将自己埋起来,不敢看向卫邵军,弱弱地为自己辩解,“我没想到这一点,我只是怕他住的地方曝光。”

    章可玲亮出白牙笑,“你对他真好,这么为他着想。”还说没关系,真是欲盖弥彰啊笨蛋!

    “就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啦!”陈瑞玉拍桌为自己伸冤。

    “好好,我知道了,别激动。”章可玲看向卫邵军,“那这记忆卡的钱……”

    “我付。”卫邵军没有啰唆地接话,反正那些钱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不痛不痒。

    反而是陈瑞玉瞪大了眼,“等等,你疯啦,你没听清楚价钱吗?”

    章可玲笑眯眯地说:“瑞玉,一百万在有钱人眼底不过是小钱,但在穷人眼底就……”

    “我懂了,不必说了。”被刺中痛处的陈瑞玉垮下了脸。在座只有她是穷人,章可玲写个歌词赚个版权费就天天等钱入口袋,卫邵军更不用说,一堆人捧着钱要请他演奏。

    卫邵军关心地望向她,“你别在意你朋友刚才说的话。”

    “没什么,我只是愧疚,这件事有一半应该是我负责的。”若不是她乱插手,这个记忆卡一点威胁力也没有,章可玲说那句话,只是因为她清楚她喜欢要求公平正义的个性,必定会开口要求帮忙付一半的钱。

    她瞄到章可玲无声地用口语说她是笨蛋,干么自挖陷阱跳,她不禁失笑。

    她就是改不过来,没办法眛着自己的良心去占别人便宜,如果负起责任可以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绝对会去做,她就是这种性子,因此常被章可玲骂傻瓜。

    卫邵军的眼眸带着暖意,温声说:“那笔钱对你来说是负担,但对我来说并不是,况且,狗仔针对的人是我,你是出于好意才介入的,你没有付一半钱的必要。”

    “可是我……”出一半的钱对她来说的确是很大的负担,甚至根本无力支付,可是如果不让她做点什么,她会心有愧疚。

    “即使你付了我也不会收的,就这样,这话题就到此结束吧。”卫邵军果决地说,口吻不强硬,但带着不容反驳的坚定。

    “嗯……”陈瑞玉微微低头,神情有些低落,而在旁的章可玲默不作声地将他们的互动看在眼底。

    离开咖啡店时,卫邵军绅士地付清了他们这桌的咖啡钱,三人站在店门口,正要分道扬镳时,章可玲忽地对卫邵军说:“我朋友就是个死脑筋的笨蛋,还是一个很容易背莫名其妙的责任的人,烂好人一个,而且还很容易原谅别人……”

    “可玲,你干么突然损我啊!”陈瑞玉一脸尴尬地赶紧扯住章可玲的衣袖,章可玲不理她,一双眼眸死盯着卫邵军。

    卫邵军若有所思地判断章可玲这句话的用意,温声答,“嗯,我知道。”

    “我高中和瑞玉同校但不同班,当时你和瑞玉的事情闹得全校皆知,关于她和你之间的恋情她保密到家,我知情的不多;而你们分手过后,不论我怎么问瑞玉,她死都不肯说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只说分手不是你的错。可是,正因为我清楚她是怎么样的人,所以我知道你一定伤害过她,才会让她只要提到你就会露出落寞的表情,现在你又出现在她面前,我不知道你是抱什么意图接近她,但如果你想利用她的善良和不记恨而欺负她,我是绝对不允许的!”这段话章可玲说得很重,一张娃娃脸也露出了难得的肃穆。

    陈瑞玉觉得自己更尴尬了,“可玲,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

    “你闭嘴啦,没人在问你!”章可玲回眸狠狠地瞪了陈瑞玉一眼。这傻瓜蛋,她以为她很爱管闲事吗,要不是她是她好友,她还懒得帮她说话。

    每每和瑞玉谈到为何不走跆拳道国手之路而跑去画画这件事,瑞玉总是闪烁其词,但从小一起长大她怎么可能猜不出原因呢……这傻瓜蛋根本就没有完全忘情,这叫她怎么放心得下,如果卫邵军真的来意不善,对瑞玉来说会是第二度的伤害。

    卫邵军沉默了一会儿,态度认真地说:“我无意欺负她。”他此话虽然是对章可玲说,但眼神却是看着陈瑞玉,彷佛是说给她听的。“如果她对我退缩或是害怕的原因,是因为高中那时的分手带给她的伤害,那么我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弥补,只要她愿意给我这个机会表现。”

    章可玲从卫邵军的眼神中看得出来他是认真的,不是随便说说,稍微放下心,看向好友,“瑞玉,怎么样,你愿意给他机会吗?”

    “我……我……”

    卫邵军并不强迫她回答,上前一步,将一个光盘盒放在她手心,“这张光盘片,我最近一直在找一个恰当的时机给你,我想现在正是时候吧。”

    “这是……什么?”光盘盒上一片空白,没有封面,不像他市售的钢琴音乐专辑。

    他微微一笑,“里面烧录一个录音档,我希望你听听。”

    在旁的章可玲忍不住好奇的问:“录音档的内容是什么?”

    卫邵军星眸带笑,“这是只有瑞玉可以知道的秘密。”

    “喔——是秘密喔,那我就不方便知道了。”章可玲向她暧昧的挤眉弄眼。

    陈瑞玉失笑,章可玲的眼神分明是要她回家后打电话告诉她。

    不过,他有什么话不能讲,一定要录起来呢?而且,听他的话,感觉已经准备一段时间,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回家前,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感,陈瑞玉到药局买了消毒药水,以及优破、药膏、跌打损伤用的药酒,跟各式包扎伤口的纱布和OK绷,强塞给了卫邵军,他望着这么大包的急救品失笑,但眼底充满温柔,没有推辞的道谢收下了。

    倒是章可玲在一旁笑说,看到这包用品,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伤得多严重呢,男人身上有伤口又没什么大不了。

    唔……她不觉得自己大惊小敝,卫邵军跟其它男人不同,他是个表演者,他是要光鲜亮丽的登台的,虽然他说脸上的伤可以化妆盖掉,可是化妆多阻碍伤口复原啊,正式演奏前还是好好擦药吧

    送走章可玲后,她和卫邵军一同上楼,当她低着头掏钥匙开门时,她轻声地说:“下次……如果有下次的话,你别再帮我挡,好吗?”现在想起那一幕,她还是有点惊魂未定,因为从小有练跆拳道,她对于受伤是满不在意的,可是在她的想法里,像卫邵军这种高雅的人,身上实在不适合添伤。

    “瑞玉,你为什么将自己看得这么不重要呢,如果你受伤,难道我不会难过自责吗?在你心里,我是这么不重视你的人吗?”他的声音低低的,轻轻的,却渗透她的心。

    她回头时,他已经进了门,她呆呆看着空空的走廊,好一会儿才转开自己的门把进门。

    她打开计算机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他给的CD光盘片放进主机,不只是光盘盒上空白,连里面装的光盘片上也没写字,让人对光盘内容好奇到极点。

    计算机显示光盘片里的确只有一个音乐文件,其它什么也没有,她点开音乐文件让音乐程序自动播放。

    从咧叭流泄出来的是钢琴的乐音,她一开始听得莫名其妙,不明所以,但听到一半,她就愣住了,记起来这首曲子是什么。

    当音乐播毕,她眼眶热热的,默默的拿着光盘片起身离开套房,去敲他的门。

    卫邵军很快就开了门,像是早就知道她会来敲门,他望着她的眼眸里,闪着熠熠的流光。

    “这个。”她微微扬高光盘片,“里面烧录的那首……”

    他温声接话,“嗯,是我在高中毕业典礼结束时,在音乐教室弹给你听的,那是我第一次写的自创曲,里面包含着我的用心,我送给了你;我当时其实……是希望你问我这首曲子的名字的,对我这种人来说,音乐比起任何语言都还能够表达自己的感情,不过那时我让你太失望了,你没有特别注意这首曲子。

    “因此对我而言,这首曲子并没有成功送到你手上,我再送给你一次,是在赌,赌你还记不记得这首曲子,如果你记得……我希望你能够从曲子里感觉出我的心意,当然你也可能只想起当时我们的不欢而散。

    “不过不试不知道结果,瑞玉,现在比过去还重要不是吗,你不愿意再试着接受我吗?我不求你现在就跟我在一起,我只是希望你能够释怀一些。

    “这张光盘,我原本没想要这么早给你的,不过这时不给你,我怕……”

    怕什么,他没讲,就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她,不再继续说。

    陈瑞玉胸口发烫着,他这么坦白,像把一颗心放在手心上让她检视一样,再钢硬的意志也会被他融化,她垂着头,细声问:“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卫邵军柔情似水的一笑,喜悦之情都在脸上,“叫做『给瑞玉的诉情曲』,是这世上只专属你的曲子。”

    她答应让他追了。

    在那种氛围,在那样的对话里,她想,那当下能够拒绝他的女人应该是不存在的。

    “我就知道你一定把持不住的。”电话那头和她聊天的章可玲笑着亏她。

    “不要把我说得好像很没节操一样。”陈瑞玉实在后悔打电话跟好友报备。听听听,这句话是朋友应该说的吗,好像她很哈他似的,一点矜持也没有。

    “不是,瑞玉你心里明明是喜欢他的不是吗,这么明显,我怎么会看不出来,你就算再有正义感,也不会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啊,你虽然会跆拳道,但用途仅止于击退**和抓路上抢人皮包的抢匪,像狗仔这种不能用你的口才和跆拳道制服的人,平常的你不可能插手的,顶多帮忙报警,可是你却这么做了。”章可玲一字一句说得很肯定。

    她握紧话筒,沉默了一会儿,言不由衷地结巴说:“我……我还没有……”

    章可玲很顺的接话,“还没有喜欢他?这句话骗骗别人可以,但我是章可玲,是你十几年的好朋友,我们是最了解彼此的朋友啊,你可以对那个男人说谎,可是你没办法骗过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周五限定秘恋最新章节 | 周五限定秘恋全文阅读 | 周五限定秘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