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狐王(上) 第二章

作者 : 雷恩那

突然,那双骨肉匀称的美足朝她跨近,她回过神,吶声辩道——

“我不是妖,我是人。我有名字的,我叫秋笃静……”说着,秀指忙在雪地上写出自个儿的名字。她再度仰头看他。“我爹和阿娘给我取的,我是人生父母养,我不是妖,是人。”

“人生父母养吗?既是这般,妳出来找哪门子爹?”

他的嘲讽令她又是一愣。

他薄唇再掀,慢悠悠地问:“万物生灵何其多,非人的话,就一定是妖吗?若以修行论,人出生为人就占了头等大利,其余生灵要想修出成果,怎么也得从幻化人形开始『筑基』,妳说这公义吗?”

瞥了眼雪地上的名字,他的笑更为清冷——

“我也有名字,就我自己取的,如何?我们这种一层层冲关上来的,自生自养,自修自炼,何来爹娘照看?所以妳说,非人的话,就一定是妖吗?”

秋笃静脑袋瓜够晕了,此刻更被问得晕头转向。

然一句话突地劈开她浑沌的思绪。

记起不久前曾跟巫族里的太婆们一块儿剥黍米,老人家与她闲聊时提过,她们说——巫与道合,道与佛通,而人身难得,佛法难闻。

也就是说,要开悟成佛,得道升天,必得透过人的这一个肉身。

人,出生为人,真的就占了大利。

占头等大利却去低看其他生灵,以为非人即妖,她的眼界真否太过狭隘?

“……对不住,你、你问得好,是我不对……太武断又太无礼。”略顿,她深吸了口气,很尽力地端挺上身,朝他拱手福身,语气郑重地再次报上。“在下秋笃静,请问兄台贵姓大名?”

小泵娘家毫无预警认错,认得干脆利落,还摆起江湖礼数,饶是他道行深厚也被弄得心里一咯噔。

更觉奇诡的是,她对于“非人”却能化作人的生灵似乎司空见惯,见他虚空现身,惊讶归惊讶,却未吓得口吐白沫、吊眼昏死过去。

小家伙有点意思。

“白凛。”他嗓音融在风里,虚无也真实。

秋笃静想了一下,点点头明白了。

肯定是白雪之白,凛然峰的凛字,他名字自取,“白”是他身上颜色,“凛”是他居住之地,“白凛”二字颇有他的神气。

“妳上山找爹,为什么?”

他清冷声音像醍醐灌顶浇淋脑门,秋笃静不禁一震,神识清醒好几分。

“我爹他……啊!小黧哥哥!”她之所以倒地,头昏脑胀,气喘吁吁,是因为使符唤出气壁,由于是头一回召唤,使得毫无章法又乱七八糟,根本拿捏不住劲道……而被弹飞的那一个无事吗?能、能活吗?

她爬起,又跌坐,手脚并用再爬起,没两步又晃倒,头重脚轻得颇严重,待第三次几要倒地时,一只雪白阔袖斜里伸出,稳稳托持她的背,随即拎住她袄衣的后领子。

“多谢……等等!你别过来,别过来,危险啊!”终于站妥,她喘息,很腼觍地道谢,手背上方见稳定的图纹突然又激光乱窜。

她两手赶紧往身后一缩,试图藏起那个能护她周全的入符,急声道:“我以前没使过的,我怕制不住会误伤你,你……你先别靠近。”

白凛神情微异,然电光石火间便回复清傲模样。

“妳手背上那玩意儿再强个十倍,我也没放在眼里。”他撇唇冷笑。“妳还是先顾好自个儿再操心别人吧。”

秋笃静白颊一赭,低头又道了声“多谢”,才赶忙朝两棵被拦腰撞断的老松方向奔去。

一团黧黑皮毛在雪地里格外显眼,死死瘫躺着,野狐一动也不动。

“小黧哥哥……小黧哥哥……”她跪坐下来,将狐首抱到大腿上,再摸狐的鼻端和肚腹,隐隐约约感到一抹生机,却不十分确定。

她揽着狐首,上身微微地前后晃动,抿着唇望向跟在身侧的白凛。

她不知道为何要看他,这是个自然而然的举动,她亦不晓得自己此时凝望他的眼神,是带着如何的希冀与莫名的依赖……像似他很强、很行,他道行高深、绝顶聪明,能为她解答。

他当然很强、很行,不需谁来夸捧,但小泵娘两道明月般干净的坦率眸光还是熨得他心里挺舒坦,他轻哼了声,口气隐隐有些不耐烦似——

“这只黧狐死不了,只是被打回原形罢了,再想修炼成人得看有无慧根跟机缘,不过依我看,难了。”luo足落地无声,厚雪上不见脚印,他绕着她和地狐踱了一小圈,最后席地而坐。

他头略偏,细长眼底寂寂生辉,目光直直落在她脸上。

“牠想吞了妳,妳倒心善,还怕牠活不了。”

秋笃静年岁虽小,也不是听不出他话中嘲弄。

她面颊红红,神态却显幽静,是知晓怀中的黧狐能活下来了,她高悬的心终能归位……能活,那就好,那样很好……

“小黧哥哥……牠很努力了。我知道的。”缓缓抚着狐首与狐背,顺着那黑中带黄的毛,她静静说:“我们是朋友,小黧哥哥说,牠要跟我做朋友,牠是我在峰下城这儿头一个交上的朋友……虽然不是天天见面、时时玩在一块儿,但每隔一小段时候牠就会出现,牠会跟我说许多有趣的事,带我进山林里玩,我知道牠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

很努力什么?白凛想了想,俊眉微地一挑。

“妳来峰下城多久了?”他状若随意地问。

她低声嚅着。“十岁那年,爹带我来的……我今年十二了。”

白凛闻言嘿笑了声。“看来是我小瞧这位『黧兄』,牠与妳相识两年,竟忍到今日才出手,确实是很努力、很努力了。”

努力什么?自然是个“忍”字。

他说话就是这般尖酸刻薄,这么气人,可眼前的小泵娘脾性着实太好,小小年纪修为甚高,竟也不怒不躁,全由着他说,至多……就是粉靥更红了些,张了张唇有些欲辩又止的。

他讪笑的语气忽而淡淡默了,好半晌才又拾语,口气竟一转沈稳——

“妳究竟知不知晓自己在幻化成精的妖物眼中,是如何的香气四溢、美味诱人?”看她搂着那头黧色野狐怔怔然的无辜样儿,他仰首一笑,越发显得鼻高唇薄,更现凉薄狠劲——

“如妳这样的『大补极品』绝世难求,惯于食人肉身、吸取灵气来冲关修炼的精怪竟能忍过两个年头,看来妳的小黧哥哥对妳这个小友确实依恋,多少是有些真心实意,可惜情不敌魔心,始终是要败下阵。”

她犹是一脸欲言又止,而眸心湛湛,如拢着水气。

没有让眼中的氤氲泛滥开来,她仅用力吸吸鼻子,尽量稳声问道——

“你也是需要汲取天地灵气用以冲关的……的修炼者,”生生咽下“精怪”二字。“你为什么没想吃我?”

他的气场强大惊人,对她却不具威胁,她感觉得到。

他看她的眼光与小黧哥哥更是全然不同,小黧哥哥眼中的挣扎,她看得一清二楚,恶意与善意交迭相煎,矛盾之间的拉扯最终会逼疯心智,她没有怪小黧哥哥,只是有些说不出的轻郁。

至于这个叫白凛的修炼者,就是很……从容神秘。

说她是绝世难求的“大补极品”,却没要食她的企图,他看她的眼神清清朗,甚至有些疏淡,若说有些什么,也仅是带了点儿好奇。

白凛屈高一脚,手肘撑在膝处,以掌支颐,漫不经心般瞄她。

“吃妳?哼哼,弄得血肉模糊、肚破肠流吗?那么失格失调的事怎符合我的行事作风?我若要吃,定是让妳将自个儿打理得干干净净,然后心甘情愿求我吃妳,那才高段。”

秋笃静没遇过这么狂妄自大的……好吧,暂且称他是“人”。

但他的话虽狂傲,神态却淡淡然,那样子一看就让人觉得他不是说大话。

“我不会那样做,不可能要你吃我……”她勇敢抬头。

白凛眉角微挑,不语。

突然沉默的他似乎陷入深思,秋笃静心一凛,只觉那一头白泉雪丝衬得他的黑眉墨睫格外分明,黑蓝眼瞳晶亮迫人。

思忖之后得出结果,他懒洋洋启口——

“妳说有没有可能,妳是我该渡的劫?也许过了妳这关,修仙的路差不多到尽头,就等最后的升天?”嘴角慵懒扯笑,轻眨长眼。“不过我对升天后要去的地方是没多大兴趣的,但必须是我不想去、不愿去,而非我没能耐、没本事去。”

“……该渡的劫?”秋笃静吶吶低语。“从『筑基』入修行道,到最后的『渡劫』,渡了劫,便是『大乘升天』……”秀眸忽而一扬,望住他。“为什么我可能是你的『渡劫』?”她哪能摆出什么“劫”让他渡?太高估她了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美狐王(上)最新章节 | 美狐王(上)全文阅读 | 美狐王(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