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追妻狼夫 > 第十一章

追妻狼夫 第十一章

作者 : 季雨凉
    【第七章】

    三天之后,森琦的感冒和发烧全都好了,整个人也清醒了不少。

    她住进来三天,提出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向世宁答应了,而第二个条件呢……向世宁看着森琦坐在电脑前劈里啪啦地打着字,脑子里闪过了很多个对于这第二个条件的猜测,不过最后事实证明他的猜测都错了。

    电脑桌在客厅的露台旁,向世宁就坐在不远处的餐桌旁,过了一会,森埼终于从电脑前起身朝他走了过来,她将几张纸拍到桌上,然后面无表情地在他对面拉开椅子坐下。向世宁扫了桌上的纸一眼,“什么东西?”

    森琦清了清嗓子,一脸认真地说:“我们的交往合约。”

    向世宁眉头一抖,“交往……合约?”

    森琦点头,摆出一副谈判的架势来,“虽然我答应和你交往,但这并不代表我愿意和你交往,只是想给彼此一个机会而已,不过鉴于你以往纠缠我的恶劣表现,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用合约来约束一下你的行为。”

    向世宁嗤笑,眉角一挑,“什么意思?”

    森琦将手中的几张纸推了过去,“我们的交往以三月为期,如果交往了三个月之后我还是没办法接受你,那么我们就分手。”她想了一下,又补充道:“不管你同不同意,都不可以再纠缠我了,以此为证。”

    向世宁单手托着下巴,眼风朝桌上一扫,“如果三个月之内你接受我了呢?”

    “那……”森琦挽了挽头发,垂下眼,“当然就是继续交往。”

    向世宁稍作思考,“既然是我们双方的合约,那就不能你单方面地提条件。”

    森琦警惕起来,“你有什么条件?”

    向世宁笑了笑,“很简单,就一条,这三个月之内,你必须要住在这里。”

    现在森琦人在这里,行李也在他手上,公寓也退租了,她还有得选吗?这一点巳经在意料之中,森琦倒是可以接受,“就这些?”

    向世宁偏头,“对,就这些。”

    森琦看了他一会,将信将疑地点头,“我答应。”

    向世宁笑了起来,接着翻开合约看了眼,那数量可观的条约令他略微诧异地勾唇,转而看向森琦,“这么多条约?看来花费了你不少心思。”

    森琦把签字笔放到他面前,“帮助我们和谐相处而已。”

    向世宁深深地看她几眼,然后继续看合约,看到一半时还拿起了眼前的笔,接着毫不犹豫地划去了几条。

    森琦一惊,“你怎么能划掉!”

    向世宁眼都没抬,“帮助我们和谐相处而已。”

    “你……”

    他低头继续翻看着,“你放心,剩下的条约我都会遵守的。”

    审核完毕之后他在合约的末尾签上了名字,接着将纸推了回来,她看他只划掉了几条不痛不痒的条约,也就没再计较,紧接着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时向世宁忽然把纸又拿了回去,翻开一页又划掉了一条。

    森琦一惊,连忙把合约抢回来一看,不能在女方不愿意的情况下与其发生关系,她瞪眼,怒不可遏地抬头,“你划掉这一条是什么意思?”

    “你都已经签字了,不准反悔。”

    “你耍赖!”

    “我说了啊,没划掉的我都会遵守。”

    “可你划掉了最重要的一条!”

    “是吗?”向世宁倚靠在椅背上,“我觉得你不会有不情愿的时候。”“不行,我们重新约定。”森琦一怒,抬手想把合约撕掉。

    “森琦,你怕了?”

    森琦准备撕掉合约的动作一顿。

    “怕越是靠近我,就越管不住自己的心?”他站起来,上身越过餐桌凑到森琦的面前,

    眼底有光芒划过,“如果你怕的是这个,那我们也没必要签订道份合约了,因为我觉得你……”他勾起森琦的下巴,“已经爱上我了。”向世宁的眼睛盯着她,手却将合约拿了起来。

    他所说的最后一句令森琦的脸色变了几变,她看着向世宁把合约举到她眼前,打算代替她合约撕掉,森埼忽然握住他的手,“住手。”

    向世宁停下动作,胸有成竹地看向她。

    森琦不服输地看着他,“谁说我会怕,如果你不适合我,那么就算我们天天睡在一起,我也不会爱上你。”她伸手又把合约夺了回来,用力地拍在桌上,目光灼灼地瞪着向世宁,“就这样约定了,谁都不能反悔。”

    她不留退路的话令向世宁有些生气,他扯出一抹笑来,眼底却飘着戾气,“好。”森琦转身一面走回房间一面说:“还有,不要忘了快把我的行李还给我。”她这几天一直穿着向世宁的衣服。

    向世宁应了一声。

    回到房间后,森琦将合约稳妥地放进抽屉里,然后仔细地锁好,这或许是她管住自己,摆脱向世宁的唯一方法了,她看着抽屉发了会呆,缓缓转身之后就发现向世宁正站在她身后,他站得那么近,以致于森琦一回头差点就撞上他的胸膛。

    森琦往后倚着柜子,“你怎么总像个幽灵一样?”

    “幽灵?我还以为你会说我是恶魔。”向世宁俯视着她,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发丝把玩,“我一会就要去上班了。”

    森琦打开他的手,“那又怎么样?”

    向世宁一顿,接着忽然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他贴近她的脸,眼波自她脸上淌过,“既然签了合约,那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他用唇贴上她的鼻尖,“现在你是不是该尽一尽女朋友的义务?”

    “什、什么义务?”

    “来,吻我一下。”

    森琦扭过脸,“我不要。”

    “怎么,吻一下都不敢?”向世宁轻笑,“不就是嘴对嘴贴一下,如果你真对我没感觉,

    为什么不敢做?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他示范似的在她鼻尖上轻吻了一下,然后说:“你看。”接着又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森琦的脸变红,抬眼瞪向他。

    向世宁说:“那晚不是吻得很好,怎么现在这么扭捏?”

    森琦轻咬着下唇,有些被激怒。

    向世宁继续说:“原来你只有意识不清时才有胆量,我还以为……”

    森琦脑子一热,踮起脚,捧住他的脸重重地亲了一口。

    向世宁愣住了,她亲得那么用力、那么响,连她自己都有些惊讶,她忍住羞恼,毫无畏惧地直视他,好像在说,谁说我不敢!

    向世宁凝视着她,目光变得有些古怪,眼底燃烧着某种令人心颤的情绪。

    森琦的目光变得有些闪灿起来,她动了动肩膀,开口,“怎么样,我……唔!”

    话音未落,向世宁的吻就堵了上来,他侧挡住她的脸,令她只能露出一双溢满了错愕的双眼,惊讶令她红唇微张。

    ……

    一转眼,森琦已经住进来两星期了,虽说他们是合约恋爱的关系,但这终究也是恋爱,为了表示尊重,也为了保证他人安全,森琦还是以性格不合为由与陈皓切断了联络。

    而且因为她住在向世宁家,又签了三个月的合约,所以更没有办法回家,不过幸好一开始她就和家人说是出国培训几个月,而现在才过去没多久,所以大家并没有起疑。

    在上个星期,森琦就已经结束了年假,重新上班之后新的问题又来了,她喜欢赖床,被迫离家之后又没办法开着自己的爱车上下班,所以特意租了离公司很近的公寓,平时步行上下班就可以,可搬到向世宁这里以后就不同了,他家离她的公司很远,就算开车也要四十分钟,为了不迟到,森琦每天七点钟就要起床,这对她来说简直是折磨。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住在了向世宁家,所以身为罪魁祸首,向世宁不得不担起每天送她上班的任务。

    某一天的清晨七点钟,卧室里的闹钟准时地响了起来,一双大手几乎是在闹钟响起的同时拂了上去,砰的一声响,欢快的铃声戛然而止,向世宁也睁开了眼,眸底的困顿很快就散去,转而又一抹怒气浮了上来,他冷着睑坐起来,捡起一旁的睡裤套上后又在床边冷静了几秒钟。

    森埼搬进来之后,他因为起床气不知道砸坏了多少个闹钟,而这时森琦却还在一旁沉沉地睡着。

    她面朝着向世宁侧躺着,白皙修长的四肢将被子紧抱在怀里,美丽纤细的小脸陷在柔软蓬松的枕头里,乌黑的秀发披散如绸缎,她一睡到清晨就口干,时不时就爱下意识地探出小舌头舔唇,向世宁看了她一会,忍不住又躺回去,凑到她脸边,勾起她的下巴吻了吻。“起床了。”

    森琦嘤咛了一声,没睁开眼。

    向世宁又重重地吻她一下,“再睡就要迟到了。”

    森琦皱起小脸,把头埋进被子里,“五分钟。”

    向世宁拧眉一叹,“就五分钟啊,起不来就自己搭公车去。”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侧身下了床,阴着脸离开主卧室直奔厨房,向世宁可是夜店老板,习惯了日夜颠倒的日子,同样讨厌早起,而且起床气严重,但是现在他不仅要早起,还要负责叫森琦起床,送她上班,向世宁用力地拉开冰箱门,随手拿了瓶矿泉水出来喝。

    在看到森琦公寓状况的时候他就该知道,这个女人看起来大方又得体,但事实上自理能力差得可以,灌了几口冷水之后,他将矿泉水瓶随手一放,然后去浴室洗漱,又去衣帽间换了衣服,等他收拾好了以后已经七点半了,而这时森琦还在睡。

    他跪在床上拉了拉她的被子,“七点半了。”

    森琦哼唧了一下,蠕动了半天之后刷地睁开眼,“七点半了?”她八点半就要上班的!来回拉扯着她眼睛的瞌睡虫终于一下子全被赶跑了,她从被子里跳起来,然后又跳下床,穿着一件小T恤就跑进了浴室,片刻之后她含糊又不悦地声音从里面传来,“你怎么不叫醒我?”

    “我叫得醒吗?睡得像猪一样。”

    森琦叼着牙刷从浴室里面探出头来,“你说谁像猪!”

    向世宁不耐烦地敲了敲手表,森琦又嗖地一下钻回到浴室,但没过一会她又探出身子,“向世宁,你帮我把茶几上的文件收起来好不好,我来不及了。”她钻回去,接着又出来,“再帮我拿一罐优酪乳放到包包里。”

    “我是你的保姆吗?”向世宁没好气地咕哝了一声,但还是转身走进客厅。

    即便是搬到了他家来,森琦在茶几上工作的毛病还是没有改,总是弄得文件、报告铺得哪里都是,向世宁仰着头叹了口气,然后蹲下来将桌上的文件都整理到一起,接着拿起被她丢在沙发上的包包,将文件都塞了进去,刚准备直起腰的时候,他目光一闪,瞥见杯子旁好像有个东西,向世宁弯腰,看到那是个黑色随身碟。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想要伸手去把它拿过来,可因为用力太大,顺手撞倒了那个杯子,杯中残留的半杯水一下子洒到了旁边的笔记型电脑上,而这一幕恰巧被一边穿衣服一边跑出来的森琦看到,她一怔,继而低呼了一声冲过来,“你、你做了什么?”

    “我……”向世宁一愣,退开一步没说话。

    她蹲在茶几前,手忙脚乱地抽出几张卫生纸擦了擦进了水的键盘,然后又连续按了几下开机键,可电脑始终都没有反应,森琦哀吟了一声,然后重重地合上电脑,接着站起来愤怒地瞪着向世宁,“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份报告我写了好几个晚上,这下全毁了,你、你……”

    “我一会拿去修。”

    “修什么修,我今天下午就要用的!”森琦抱起笔记型电脑,转身往包包里塞,结果看到里面的文件、资料被皴巴巴地叠在一起,“你怎么把我的资料就这样放在里面了?顺序都乱了!”上班时间眼看着就要到了,结果电脑也坏了,文件也乱了,火烧眉毛的森琦也没有注意到向世宁越来越阴沉的脸色,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脾气。

    向世宁沉着脸,半晌没说话,匀了匀气之后,他压着火气说:“快收拾好,我送你去上班。”

    森琦脱口说:“我不要你送,越帮越忙。”

    向世宁的火气瞬间被她撩了起来,“是我越帮越忙还是你自理能力差,都二十八岁了,连自己都照顾不了,难道永远指望别人帮你收拾东西?”他将手里的随身碟丢到茶几上,“因为你,连我的生活都一团糟了!”他猛地飙出这句话,说完自己也有些愣了。

    纠缠了这么久,向世宁虽说不够温柔,但也很少这样凶她,森琦一怔,继而唇瓣颤抖地回嘴,“现在发现我不好了,那你为什么还要追我?”她眼眶热热的,说完之后就低下头,用力地把笔记型电脑塞进包包里,“三个月没到,后悔都还来得及。”

    向世宁没有再说话,沉默地看着她又气又急,连眼圈都红了,在森琦抱着包包准备去换鞋的时候,他还是跟了过去,“我没说后悔,笔记型电脑给我,下午之前替你修好。”他伸手去拿她的包包却被她躲开了。

    “我自己能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

    “我二十八岁了,我有脑子。”

    “不坐我的车?你快迟到了。”

    “我搭公车。”说罢,森琦弯腰从玄关处拿起高跟鞋,光着脚就跑出了家门。

    向世宁一愣,追了几步却又停下了步子,他追什么,让她自己想办法去好了,最近这些日子他真是把自己上半辈子都没做过的事全都做了个遍,又做保姆又挨训,真是一点男朋友该有的待遇都没享受到,他不是都下定决心要搞定森琦然后再把她甩了吗?怎么最后混成这样了,他气得在原地踱来踱去,最后忍不住走上前,将房门打开,又重重地摔上!

    发拽完毕之后向世宁回到卧室,扫了眼凌乱的大床,一脸不快地躺了上去,不让他送就不让他送,正好可以补个觉,向世宁四肢张开地霸占着大床,躺了一会之后忽然拧着眉抬起手,伸到身子下面掏了掏,然后掏出一件内衣来……

    向世宁呆了一会,然后无奈地笑了起来,他该拿森琦怎么办?为什么自己总是被气得又想揍她又想吻她?向世宁又笑又叹地起身将床铺好,然后把森琦的内衣拿起来放进浴室的衣篮里面,接着他又顺手收拾了一下被她胡乱摆放的牙刷和牙膏。

    收拾到一半的时候,向世宁动作停下来,转而抬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他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开始打扫屋子了,自己这样子像是打算把森琦甩掉吗?反而像是真的爱上她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追妻狼夫最新章节 | 追妻狼夫全文阅读 | 追妻狼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