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追妻狼夫 > 第八章

追妻狼夫 第八章

作者 : 季雨凉
    【第五章】

    几天之后,森琦向公司申请了年假,一开始她还有些担心,怕向世宁又会出现,不过转眼间一个多星期过去了,他都没有再出现过,森琦认为这就是向世宁玩腻了的表现,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最后索性把手机号码换了,然后把新号码告诉了亲戚、朋友。

    放心下来之后,森埼并没有搬回森家,而是想要藉着休年假的机会好好地休息一下,反正她之前也是说要培训几个月的,回去太早反而会让人起疑,当然,森琦也没忘了要叮嘱陈皓不要把自己在台湾的事透露给森家人,她没有说真实理由,只是说想要搬出来住些日子。

    而这段时间,那个被森琦认为“玩腻”自己的向世宁一直在关注着森琦的动向,向世宁到了美国以后就觉得不对,打了几通电话给森琦都是通话中,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可能已经被她加入黑名单了,他很生气,但却已经适应这个女人对他的逃避了,所以也就

    没再放在心上,反正等他回了国,她也逃不掉。

    过了几天,他换了个号码再打给森琦,发现她的号码成了空号,好吧,这下连号码都更换了,向世宁终于有些坐不住,就让自己台湾的下属帮他盯着这个不安分的女人,结果跟踪没多久,下属就传来了几张照片给他。

    他看着传真机打印出来的照片,额角上瞬间绷出了血管,照片上是森琦和一个男人吃饭的场景,向世宁捏着手里的照片,咬着牙问:“他是谁?”

    一旁的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他叫陈皓,是森小姐的相亲对象。”

    向世宁想起来了,他被森琦用防狼喷雾喷了的那个晚上,她就是跟这个男人一起吃饭的,她的动作倒是快,自己才出差了多久,就和这个混蛋勾搭在一起了!

    向世宁做了几个深呼吸,抬起眼,看都不看地就将手里的照片撕碎了,“我们原定什么时候回台湾?”

    电话那头的人说:“本周日。”

    向世宁面无表情地说:“改成今天。”

    “好。”

    “森琦现在住哪你查到了吗?”

    “嗯,森小姐从饭店搬出来之后就一直住在同一个地方。”

    “好,地址发给我。”

    向世宁下了飞机之后,连家都没回就直奔森琦租住的公寓,而这时森琦正在和陈皓吃晚饭。

    吃过晚饭之后,陈皓将她送到公寓的楼下就离开了,离开前他磨磨蹭蹭地说了好半天的话,似乎在等森琦邀请他上去坐坐,但一直没等到她开口。

    陈皓离开后,森琦轻轻地松了口气,她自然明白陈皓的意思,但就是不想和他有更进

    一步的发展,虽然她一直告诉自己陈皓是个很适合结婚的男人,可对他始终没有什么感觉,情感上似乎总是在回避,更何况她最近有些感冒,身体还不太舒服,实在没精力去应付他。

    森琦伸手揉了揉自己酸胀的脚踝,看来日久生情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她幽幽地叹气,转身走进公寓大楼。

    因为电梯故障,所以森琦不得不踩着高跟鞋爬上五楼,站在楼梯口,她用力地跺了跺脚,结果声控灯毫无反应,看样子也坏掉了,这次找的公寓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森琦又叹了口气,不得不摸着黑向前走,走进了几步之后,她看到有个黑影站在自己家门前,森琦抽了口气,迅速将手伸进包包里。

    然而这一次在她有所动作前,那个人已经影子一样地闪了过来,森琦忽然撞入一个怀抱,她吓得想要尖叫,却被一双大手捂住了嘴,将她抵在墙上的男人低低地说:“是我。”森琦睫毛一颤,听出了这是向世宁的声音,她张大的嘴巴又闭上了,接着又呜呜了几声,表示自己不会叫,让他快点松手。

    向世宁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果然放下了手,不过下一瞬又将唇堵了上来,他狠狠地吻着她,咬得她唇瓣生疼。

    森琦双手挡在他的胸前,越挣扎他就搂得越紧,她被他搂得很疼,吻得也很疼,也没了挣扎的力气,只是可怜兮兮地呜咽。

    终于向世宁松开了她的唇,胯下的欲望硬邦邦地抵着她,森琦贪婪地喘息着,连骂他流氓的力气都没了,向世宁伸手摸了摸她的唇,“疼吗?”

    森琦点了点头,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她的舌头被他吮得麻木,唇瓣也火辣辣的,说不出话来。

    “知道疼就好。”向世宁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冷酷,“下次再不乖,我就让你更疼。”

    森埼有点被吓到,变故来得太快,打得她措手不及,她捂着自己红肿的唇瓣,疼出来的泪花涌得更厉害了,向世宁并未发觉,用提着东西的手搂着她,另一只手伸进她的包包里掏出了钥匙,直接搂着她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他就松开森琦,拧眉打量着她所住的公寓,公寓大约有五十坪左右,装修得温馨雅致,还有一个小阳台,与客厅用玻璃拉门相隔,玻璃门右侧是一组拐角皮沙发,沙发下铺着獣毛地毯,颜色堆稹得很像虎皮,布置得虽然不错,可是……

    向世宁看了眼手边堆着外卖餐盒与杯面的餐桌,又瞧瞧不远处摆着笔记型电脑的茶几,茶几上摊满了资料、文件,茶几下有个坐垫,看样子森琦平时都是窝在那里工作的,再往旁边瞧,只见沙发上还搭着几件衣服。

    他将手里的东西放到餐桌上,又走进厨房里看,不出他所料,水槽里堆满了餐具,他走进去打开冰箱瞧了瞧,发现保鲜层里只有两罐蓝莓酱、几盒牛奶和一些水果,不过冷藏柜里倒是有不少冷冻水饺。

    向世宁关上冰箱门,走出蔚房,“你的自理能力这么差劲,哪来的勇气从家里搬出来?”他本来是揣着满腔怒火来找她的,但一见她生活得这么糟糕,却又气不起来了,可是有些警告还是要说的,“我这段时间一直在美国,虽然人不在,但这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把我的号码加入黑名单、换号码,你以为这样能摆脱我?”

    他走到森琦身后,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如果再这样和我耍花招,你就死定了,知道吗?还有那个陈皓,再让我看到你们在一起,他就死定了。”

    森琦肩膀一抖,他果然什么都知道啊,这个人好可怕。

    瞧她缩着肩膀的样子,向世宁有些心疼,还是决定别再吓唬她了,反正不管她做了什么,自己现在回来了,她没办法再耍花样,他晾了她一会之后还是从后面搂住她,将手绕到前面去勾她的下巴,“让我看看你的嘴,破了?”

    森琦挣扎了一下。

    向世宁扳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扭过来,她满脸的泪痕令向世宁一怔,他立刻松开了她,“哭什么?”

    经过刚才的惊吓,森琦又恐惧又生气,再加上嘴巴和舌头都很疼,所以莫名地就哭了起来,而且向世宁又一直在恐吓她,前不久才放松的身心此刻变成了绝望,森琦觉得自己逃不掉了,不管她怎么努力都逃不出向世宁的手掌心,可是追根究柢,最令森琦害怕的却是她自己。

    因为在向世宁忽然出现,忽然吻住她的时候,她忽然惊觉自己有点想念他,他的吻、他的拥抱让她害怕却又让她安心,那是一种掺杂在恐惧之中,不被允许的、禁忌的甜蜜感,彷佛盛开在黑夜中的毒玫瑰,诱人却带着毒。

    森琦觉得她已经不像是自己了,身体、心好像都不属于自己,无助感令她忍不住抱着膝蹲在地上,委屈至极地啜泣。

    向世宁有些慌神,也在她眼前蹲下来,扳起她的下巴,凝视着她红肿的唇,拧眉问:“这么疼?”

    被他托着下巴的女人就是哭,不肯说话,他被那种心疼的感觉折磨得有些焦躁,“别哭了,不就是咬你几口。”

    森琦闪着泪光的眼瞪着,然后推开了他的大手。

    向世宁伸手拉她,“别哭了。”

    森琦挣扎了一下,不肯让他碰。

    向世宁又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忍不住伸手强制性地把她拉了起来,他将她半抱起来,然后按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大声道:“不准哭!”

    森琦被他吼得浑身一哆嗦,下意识地抿住嘴。

    向世宁松了口气,又扳着她的小脸扭向餐桌,“我带了宵夜给你。”

    桌上摆了一个方形的外卖纸袋,向世宁从里面掏出了两碗粥和两个小巧的透明餐盒,餐盒里摆着生煎包。

    森琦抽泣了几下,抬眼看了看他,然后把脸别开,小声地说:“我不要吃。”

    向世宁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我要吃,你陪我。”

    森琦别着头,“不。”

    向世宁一伸手,扳过她的下巴,硬是往她嘴里塞了一个生煎包,叼着包子的森琦下意识地咬了一口,反应过来之后把生煎包拿出来,怒气冲冲地开口,“你……”

    浓香的汤汁透过生煎包的酥皮传入口腔,混杂着肉香与葱香,引得人食指大动,森绮一怔,忍不住又咀嚼了几下。

    “好不好吃?”

    “嗯。”森琦脱口说,反应过来后瞧了眼向世宁,又冷下了小脸,她轻轻咬了口手里的生煎包,沉默了一会问:“你怎么找到我这的?”

    向世宁侧脸看向她,“是不是觉得很神奇?”见森琦只看着他也不说话,他笑了笑,“我

    什么都知道,所以你别想耍花样。”他又打开一碗粥,放到森琦的面前,“喝粥。”

    森琦看着眼前的白粥,真是越来越看不懂向世宁了,当然,她也越来越看不懂自己,她不明白自己刚才在哭什么,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现在又不哭了。

    刚才的泪水好像把她所有的恐惧、愤怒都流了出来,现在的森琦觉得很平静,好像向世宁再出现是情理之中的事,好像他们坐在一起吃饭也是件很平常的事,好像任何不正常的事到了他们这里全都成了正常。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追妻狼夫最新章节 | 追妻狼夫全文阅读 | 追妻狼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