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全职前夫 > 第十五章

全职前夫 第十五章

作者 : 季雨凉
    【第八章】

    半小时前,廖辰约乔安妮去吃晚饭。

    在寝室里磨蹭了二十多分钟都不肯下楼的乔安妮忽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想见到廖辰,她早就后悔了自己当初一时冲动下的决定,并且一次又一次地骂自己蠢。

    一个已婚的女人到底是有多愚蠢才会选择和另外一个男人交往来气自己的丈夫?她这算得上是不守妇道了吧?而且这对廖辰也很不公平,她想告诉廖辰真相,但一看到他可怜兮兮、充满希冀的目光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她一定要找机会和他说清楚,或许今晚就是个机会,另一个她不得不说的理由就是她已经把所有能拒绝廖辰肢体接触的理由全都用光了。

    于是当她下楼之后并没有拒绝廖辰拉起自己的手,然而当廖辰满眼欣喜的时候,她却硬下心肠说:“廖辰,我想和你谈谈。”

    廖辰笑容一僵,握紧了乔安妮的手,“谈什么?”

    乔安妮的表情愧疚极了,“廖辰,我……”

    廖辰苦涩地一笑,“我想我已经知道你要说什么了。”

    乔安妮愣了愣,然后说:“你……你知道?”

    廖辰点点头,“你要和我分手对不对?”

    乔安妮更惊讶了,“你怎么知道的?”

    廖辰惨淡的一笑,“虽然不知道理由,但我觉得你应该是不得已才会和我交往的。”他的表情令乔安妮愧疚得要哭了,“对……不起。”

    廖辰摇摇头,“没关系,你能坚持一个月我已经很庆幸了,虽然我们的关系很奇怪,但我还是很开心。”他松开乔安妮的手,很温和地笑了笑,“既然已经说清楚了,那么一起去吃个轻松的晚餐吧?”

    乔安妮轻轻吐出一口气,笑了,“好。”

    他们两个打算离开学校去吃饭,可刚走到一半就被一辆忽然冲出来的吉普车挡住了去路,这辆车停得又快又急,差一点点就要撞上他们了。

    乔安妮被吓了一大跳,镇定下来之后一眼就认出了这辆车,除了宿盛阳,谁还会开这种老掉牙的破车啊!而不知情的廖辰则是下意识地将她护在了身后。

    他的这个动作令车上的男人更愤怒,宿盛阳开门下车,二话不说过去就给了廖辰一拳,廖辰被揍得倒在地上,然后捂着裂开的嘴角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一旁的乔安妮在短暂的震惊过后尖叫了出来,接着不可置信地看着宿盛阳,“你疯了吗!”

    宿盛阳喘着粗气,鹰隼般的眸子里布满了红血丝。

    廖辰爬起来,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宿……宿教授?!”

    宿盛阳作势还要冲过去揍他,廖辰下意识地往后一躲,而乔安妮也在第一时间拦住了宿盛阳,压低了嗓子吼他,“宿盛阳,你想让全校师生都看到你这副样子吗?别发疯了好不号!”

    本来就硬赛味道过重的宿盛阳此刻更是一点也不像个教授,他高挽着袖口,目皆欲裂,

    臂上的血管也都绷了出来,乔安妮一点也不怀疑他一分钟就能把弱不禁风的廖辰揍进医院。

    乔安妮抓着她的胳膊,感觉到自己在颤抖。

    宿盛阳目光一扫,转而看向她,“你和他交往了?”

    乔安妮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结巴起来,“我……那个……”

    宿盛阳眯眼,将她的小手扯过来紧握在手心里,然后拉着她绕到吉普车的另一边,一把拉开车门,一边把她往车里面塞一边沉声说:“回家再说。”

    在他盛怒的震慑之下,乔安妮难得乖乖服从没有挣扎,倒是廖辰不放心地扑到车窗旁,捂着受伤的唇角含糊不清地问:“要不要报警?”

    乔安妮扒着车窗框说:“不用,你……”

    她话刚说了一半,车子就瞬间开了出去,在惯性的驱使下乔安妮身子一歪,侧脸重重地贴在车前座上,她痛得哀吟了一声,揉着额头抱怨道:“这辆破车怎么起步可以那么快?痛死我了,喂,我说你……”

    紧接着又是一个加速,乔安妮瞬间又被惯性扔到了车子的另一边,她连忙抓住扶手保持平衡,颤声对着驾车的宿盛阳吼道:“这就是你让我坐在副驾驶座的目的,是不是?”在接连经历了几个猝不及防的加速与转弯之后,乔安妮终于乖乖地闭上嘴不再多话了。

    宿盛阳一路将车子开回公寓。

    被车晃得脸色苍白、浑身无力、一直反胃的安妮根本没有挣扎的力气,像只小鸡一样被宿盛阳一路提进公寓大楼,警卫若无其事地对他们微笑,宿盛阳却是理都不理,一脸杀气地拖着乔安妮走进电梯。

    乔安妮一直像个尸体一样被拖着走,被宿盛阳拖到公寓后又被他毫不温柔地拎进主卧室,丢到床上。

    ……

    半夜两点,乔安妮在宿盛阳的怀里慢悠悠地醒来。

    她张开水润的眼眸,眼神因为困顿而微微发散,大约过了一分钟之后,乔安妮涣散的目光逐渐有了焦距,在记忆回归的同时,她的眸子跟着狠狠一顚,她这是在宿盛阳家对不对?背后搂着她的人就是宿盛阳对不对?他们昨晚……上床了对不对?老天,让她好好回忆一下,这次可不是她主动了吧?

    乔安妮浑身僵硬地在宿盛阳的怀中思考了一会,思考完毕后又确认了一下身后男人的睡眠状况,确定他睡得很熟之后才轻轻挣开他的手臂,蹑手蹑脚地掀开被子。

    当她刚准备爬下床时,一双大手蓦地抓住她的手腕,“要干嘛?”

    乔安妮吓得心跳漏掉半拍,停顿了一秒后佯装不耐地说:“当然是去厕所啦!”

    宿盛阳的喉咙里发出几声含糊的声音,接着转过身去继续睡了,乔安妮松了口气,爬下床后迅速地抓起几件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抱在怀里,接着若无其事地站好,尽量用最正常的速度走出了主卧室,在踏出主卧室的那一瞬,她的小脚立刻踮了起来,又轻又快地跑向客厅,一面跑一面把衣服往身上套。

    别说宿盛阳想问她这是在做什么,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

    虽然昨晚宿盛阳在盛怒之下有说爱她,但乔安妮想起这话之后反而害怕了,已经习惯了追在宿盛阳的身后,现在却发现这个她一直苦追的男人忽然转身要给她来个大熊抱,这样巨大的转变让她感觉到不知所措。

    乔安妮匆匆地穿好衣服,又在客厅里停了停,主卧室里没有什么动静,宿盛阳应该是还在睡。

    第二次勘查完毕之后,她才放心地去玄关处换鞋,接着以最轻、最小的力度关上了门,之后她生怕电梯的声响会传进公寓,所以还特地选择走了楼梯,离开公寓后她不禁暗自佩服自己,和宿盛阳待得久了,自己的侦查与反侦察能力什么的都变强了。

    凌晨两点钟,一个衣衫凌乱的女人再次出现在宿盛阳公寓外。

    乔安妮很快就搭上了一辆计程车,这次她的钱包和手机就在口袋里,所以放心大胆地向司机报上了乔安娜家的住址。

    半小时之后,乔安娜在凌晨两点到迎来了这位不速之客,即便是刚刚睡醒也能带着一股慵懒姿态的乔美人看到门口的乔安妮后,很不开心地蹦出一句,“这么晚跑出来,不怕别人**了你吗?”

    乔安妮本来满怀期待地打算来个痛哭流涕大拥抱,哪知道二姐迎面而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让人无言的打击。

    乔安娜打开门后就转身往回走,“我今天可没时间听你吐苦水,打断我睡美容觉的帐明天再和你算,自己找房间睡吧。”说到最后一句时,她的人已经消失了,只留蟣uo祭撩烂畹纳ひ籼嵝炎徘前材葑约旱亩阌卸辔耷椤


    乔安妮一面腹诽一面把门锁好,接着踹掉鞋子,随便找了个房间就爬上床睡了,发生在凌晨两点的、临时起意的“逃亡”计划令她疲惫不堪,没一会便睡着了。

    第二天,乔安妮被手机震动,迷迷糊糊地摸起手机一看,第一眼先瞧见的就是那红通通的、显示着不到百分之五的电量,生怕一会没电接不到电话的她也没管是不是陌生号码

    就接听,陌生号码并不可怕,只要不是宿盛阳的号码就行,毫无警愒的乔安妮一面揉着头发一面懒懒地问:“喂,哪位?”

    对方说了几句话,乔安妮拧了拧眉,似乎没太明白,“什……”那个么字还没说出口,她就瞬间睁开眼睛,嗖地一下子跪坐了起来……

    打来电话的人并不是宿盛阳,而是宿盛阳的爷爷宿淮,乔安妮仿佛就在他面前似的,跪坐在床上毕恭毕敬地和他对话,“是、是的……也没什么事……哦,好,好的、好的,我在……”她又说了二姐家的地址,接着挂断了电话,脱力地躺倒下去。

    她绝望地看着天花板,发了好一会的呆……爷爷让她回去做什么呢?肯定是因为上次她不告而别的事情生气了吧?说不定这次叫她回去就是让她和宿盛阳离婚,毕竟从上次的接触来看,乔安妮觉得爷爷不是很喜欢她。

    算了,想这么多干什么?乔安妮翻了个身,心说反正她也不想和宿盛阳在一起了,这次去一起说清楚了也好,下定决心后,她迅速爬起来收拾打扮。

    一小时后,乔安妮漂漂亮亮地出现在路边。

    她这次特意找二姐借件得体的衣服长裙,方形的领口露出她线条优雅的脖颈,颈间的白金项链勾勒出她的锁骨,乔安妮很不喜欢这样的打扮,但偏偏这样的装扮却格外适合她。

    她的黑发披散着,从鬓间各抽出一缕绕到脑后用一枚发夹束好,显得女神风范十足……既然是最后一次见面了,那就按照宿家的喜好来打扮吧,免得爷爷又让她去换衣服。

    又等了十几分钟过后,宿淮派来接她的人就到了,她听到喇叭声示意后走过去,一打开车门就看到了坐在里面的向珍珍。

    乔安妮连忙坐进去,惊喜地看着向珍珍,“珍姐,怎么是你?”

    向珍珍也甜甜一笑,等她系好安全带之后才启动车子,“我和允哥刚好也在老宅,听爷爷说要接你过来,我就自告奋勇地过来了。”她将车子开到车流量稀少的路段之后才又开始与乔安妮交谈,“你有段时间没来老宅了,阿阳说过你还在读大学,是因为最近课业太忙了吗?”

    乔安妮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讪讪一笑,静默了一下之后岔开话题,“珍姐,你知道……爷爷叫我回去做什么吗?”

    向珍珍眨了眨眼,“大概是商量你们两人婚礼的事情吧。”

    听她这样说,乔安妮便可以肯定向珍珍也不知道内情了,爷爷怎么会肯让她和宿盛阳结婚呢?一想到这,乔安妮不禁又开始哀伤起来,现在就算她不恐惧,就算宿盛阳真的爱她,经过上次的事,爷爷也不会允许他们在一起的,而在家族的反对之下,宿盛阳对她的爱根本微不足道。

    更何况宿盛阳昨晚的话很可能只是骗她上床的说辞,不然怎么她从昨晚到现在消失了这么久,宿盛阳连通电话也不打?想着想着,乔安妮的小脸就垮了下来。

    向珍珍看了看她的脸色,抿唇不语,她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宿盛阳与乔安妮之间的事,但在感情这方面,向珍珍并不觉得自己有资格向别人提出建议,毕竟她自己的婚姻也是一场糊涂,于是在开往郊外老宅的一路上,两个女人只说了一些生活琐事,然后便各怀心事地沉默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职前夫最新章节 | 全职前夫全文阅读 | 全职前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