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全职前夫 > 第十章

全职前夫 第十章

作者 : 季雨凉
    乔安妮的计划进行得并不顺利,因为在她赖在宿盛阳家的第二天,他就收拾行李出差去了,她甚至都没能和他见上面,只在起床不久接到了宿盛阳的一通电话,说学校临时安排了研究工作,他必须去一趟外地。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她才刚住下,他就出差了?乔安妮觉得有些郁闷,难道他为了躲着自己连公寓都不要了?这么大的一栋房子给她住,他就这么放心?她还暗自发誓不管宿盛阳说什么她都不会走,但谁想到人家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

    乔安妮挂断了电话后就冲到了浴室,拿起沐浴乳准备开挤,可刚打开盖子就想到现在可是自己住在这里,挤光了她就没得用了,只好把沐浴乳又放回去,转而开始猛按冲水马桶的按钮,满意地听到水哗哗地冲个不停,之后又拧开了水龙头放水。

    哼,死宿盛阳,让你躲着我,我要让你交水费交到破产!

    不过这次乔安妮确实是误会宿盛阳了,虽然学校临时安排出差的事是假,但他真的是有事情要去国外解决。

    大学教授并不是宿盛阳的唯一职业,善于理财的他还在国外投资建了一个酒庄,这次酒庄出了点不小的问题,宿盛阳便临时向学校那边请了假,也决定暂时把乔安妮的事搁下,让她先在自己家住着,而且利用出差的这段时间,他正好可以好好地想想该怎么做。

    没想到酒庄的问题有些难以解决,宿盛阳接连忙了三天之后才稍稍闲了下来,开始有空闲的时间去思考到底该拿乔安妮这个丫头怎么办。

    他坐在办公桌前,手边的红酒已经放了半天却一滴都没见少,经过那晚的事后,宿盛阳就一口红酒都没喝过,酒后乱性这几个字,他真是彻头彻尾地领悟到精髓了。

    乔安妮、乔安妮……他在心里反复念叨着她的名字,接着闭上眼,头疼地揉了揉鼻梁。

    宿盛阳从没有和这么年轻的女孩发生过关系,他始终认为性只是成年男女之间各取所需罢了,所以也从没在这种事上费心,但这一次事情变得很麻烦……

    有个念头从他的脑子里端出来,宿盛阳很想否决这个想法,可是那些所谓的道德观、愧疚感、责任感又开始冒出来对着他叫嚣,逼他不得不选择那个方法,他伸手捏着高脚杯,眯起了眼睛,真要那么做吗?

    正纠结着,书房的门就被推开了,宿盛阳警觉地抬眼,看到了一身红裙的姚媚走进来,她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栗色的长发被烫成了慵懒的大卷,她是个很性感的女人,而且她自己也很懂得如何凸显自己的优势,总是把自己打扮得光彩照人,时时刻刻都像个明星,她倚靠在门边,妖娆一笑,“嘿,srprise!”

    宿盛阳放下酒杯,站起身,“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姚媚走进来,“我有眼线哦。”

    宿盛阳笑了笑,“很显然,你还有唇膏。”

    姚媚走上前挽住了他的手臂,“能听到你开玩笑迩真是难得,大个子,有没有想我嗍?

    我可是很想你呢……”她说着便踮起脚尖想要亲吻宿盛阳的侧脸,但却被他闪过了,姚媚略有些惊讶,歪着头看着他,“怎么了,看到我不开心吗?”

    宿盛阳又拂去了她的柔软无骨的小手,“小媚,我有件事想要和你说。”

    姚媚顺势扶住他的办公桌,身体自然地弯成性感的S型,“怎么了,亲爱的?”

    宿盛阳缓缓地绕到了办公桌的另一边,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这样做,在姚媚出现前他都还没有作出决定,但现在似乎又是说这件事的最好时机,姚媚的出现是不是就是一个预兆?

    宿盛阳没有再多想,他转过身,看着姚媚虽然还在笑,但已经蕴藏了不悦的小脸,缓声道:“我想我们该终止关系了。”不是分手,而是终止关系。

    毫不知情的乔安妮因为宿盛阳的消失足足生了好几天的闷气,连翘了几天课的她家都没回,就怕在自己回家的时候宿盛阳忽然回来了,她决定要时时刻刻守在宿盛阳家里,然后在宿盛阳出现的第一时间就扑上去质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然而当她连住了一星期之后,怒火却逐渐变成了寂寞,乔安妮觉得自己要闷死了,她之前居然没发觉宿盛阳是个彻头彻尾的书呆子,他的公寓里除了书就没有任何娱乐设施,连电视都没有,更别提游戏机什么的了!

    乔安妮面如死灰地躺倒在沙发上,一条腿高高地搁在沙发背上,另一条腿却垂在地上,双手也摊开,俨然是一副命不久矣的死人样,她翻着眼睛看着墙壁上的时钟,听着秒针咔咔咔地自走着,几分钟后她忽然爆出一声哀号,“宿盛阳,你到底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啊!”

    “莫名其妙就活到这么大了。”一道沉稳的男声忽然出现在安静的客厅里。

    乔安妮在听到声音的瞬间就吃的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蓬头垢面的她惊讶地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宿盛阳,怔了一会之后连忙伸手捋了捋自己毛毛燥燥的头发,然后坐正了身子,“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说完一面整理衣服一面咕哝,“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属猫的吗?”

    “在你看时钟看得入神时回来的。”他往墙上扫了一眼,说,“你很喜欢这个时钟?”

    乔安妮默默地翻了他一眼,“你家什么都没有,我除了看时钟还能看什么?”

    手上还提着行李袋的宿盛阳单手松了松领带,转身朝壁橱那边走,“书房里有很多书,为什么不看?”他拉开壁橱门把行李袋随手丢进去,“少看一些电视、多读一些书,你的成绩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切,你少教训我。”乔安妮小声嘟囔。

    “你说什么?!”正在解领带的宿盛阳朝她看过来。

    “我说……”乔安妮一顿,“我说你这几天去哪了?不怕我把你的房子搬空啊。”

    “你怎么总想着把我家搬空?”宿盛阳古怪地看她一眼,她已经是第二次这样说了,怎么,他把她当贼一样防着她才开心?奇怪的女人。

    宿盛阳脱下西装外套,取出一件略微休闲的深色夹克穿上,然后露出腕上的手表看了看时间,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乔安妮警惕地问:“你又要出门啊?”

    宿盛阳点了点头,“嗯。”

    乔安妮的眼底钻出了小火苗,“这次你又要躲出去几天?”

    宿盛阳没理她,转而往书房里面走。

    乔安妮忍不住苞上,不满地瞪着他高大的背影,“这是你的家,你总躲出去算什么?如果你真的不想看到我,那我走就是了!”看着宿盛阳若无其事地在书房抽屉里找东西,她火气更大,音调也略微拔高,“那晚的事我们、我们就当……”她本想说当没发生过的,但最终还是没说出来,紧紧地闭住了嘴。

    宿盛阳看她一眼,“就当什么?”

    乔安妮紧抿着唇,倔强地把脸别了过去。

    宿盛阳拉上抽屉,翻看了下手中的资料,随口问:“下午有课吗?”

    乔安妮斜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干嘛?”

    宿盛阳拿着资料走过来,接着又从她身边走过,只有无波无澜的声音飘了过来,“没事的话我们下午去趟户政机关。”

    乔安妮循着他的声音跟过去,然后在客厅里又看到了他,她奇怪地看着他,“户政机关?”

    他是不是本来想说警局?以现在的状况来看,他应该以把她送去警局作为威胁才对吧?

    “嗯。”

    “去户政机关干什么?”

    “去登记结婚。”

    “去登……”乔安妮翻着白眼说到一半忽然顿住了,愣了一会忽然高八度地开口,“去登记结婚?”

    发现自己的嗓音有点太高,她勉强清了清嗓子,但开口时音调还是又尖又利,“你要和我结婚?”

    “嗯。”宿盛阳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你没搞错吧,结婚?唤,我的嗓子这是怎么了……”

    “你要继续大喊大叫,还是去整理一下头发?登记结婚手续可是要照相的。”

    乔安妮立刻噤了声,有些担心地摸了摸自己的长发,但很快她又甩了甩头,冲到宿盛

    阳的眼前,拽住他的双臂问:“头发根本不是重点好吗,宿盛阳,你、你再说一遍,我们要去做什么?我们要去做什么?”

    宿盛阳直起腰看着她,“我们要去结婚。”

    乔安妮瞪大了眼睛,“你去哪儿出差了?精神病院吗?”

    宿盛阳拧眉,“你再这样大嗓门,我真的要考虑是不是要和你结婚了。”

    乔安妮抿住嘴,但仍掩不住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宿盛阳摸了摸额头,表情充满了无奈与奇怪,“乔安妮,是你说要让我对你负责的,而我在出差的这几天也想了很多,最终决定只有这样做才算是对你负责,我晚上还有课,而现在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所以你要是再不去收拾的话,公务人员就会下班了,如果拖到明天的话,我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后悔。”

    乔安妮听得一愣一愣的。

    宿盛阳吸了一口气,“要我说第二遍吗?还是你就想用现在这个样子去?!”

    乔安妮瞬间回神,仿佛被人浇了冷水般,“我不知道这样是否……”

    宿盛阳打断她的犹豫,“要吗结婚,要吗离开我家,选一个。”

    乔安妮绷着小脸满脸凝重地看着他,一分钟后头也不回地冲进浴室,以最快的速度洗了脸、梳了头,又换上了自己从家里拿来的干净衣服,然后浑身清清爽爽地出现在宿盛阳的面前,她的黑发梳成了马尾,脸上仍旧不施粉黛,白皙粉嫩的小脸上呈现出健康的光泽。

    不知道为什么她挑了一件红色的Nike帽子,虽然这件衣服很配她年轻、充满朝气的气质,但是如果穿去结婚的话……

    宿盛阳最终并没有表达出自己的意见,他们相差九岁,衣着风格有差距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一直处于傻兮兮状态的乔安妮先是和宿盛阳回了一趟自己的家,她没有让宿盛阳上楼,因为她根本没打算把结婚的事告诉自己的家人……如果让她的父亲与姐妹知道她以这种方式来追男人,并且稀里糊涂就结婚了的话,她一定会被他们骂死的,所以乔安妮随便扯了一个谎就把所需资料骗了出来。

    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她的家人虽然知道这个女儿行为大胆、离经叛道,但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她这次竟然会是拿这些资料去结婚,当然她也并没有打算一直瞒着家人,在宿盛阳带她回老宅之前,两人就已经去过拜访过了乔家父母,当乔安妮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女儿稀里糊涂就嫁人的时候,那场面真是只能用鸡飞狗跳来形容了,不过这件事还是后话。

    此时此刻当车子停在户政机关前时,乔安妮都还没完全接受这件事……宿盛阳要和她结婚?她原来只是想让他和自己交往而已。

    事情的主动权似乎已经完全易主,乔安妮感觉自己开始被宿盛阳牵着走,而她完全没办法说了,是啊,人是她追的、床是她爬的,也是她非要让宿盛阳负责的,现在人家要负责、要娶她了,她能怎么办?她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既慌乱又有些兴奋。

    她就要嫁人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职前夫最新章节 | 全职前夫全文阅读 | 全职前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