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全职前夫 > 第八章

全职前夫 第八章

作者 : 季雨凉
    她很生气,所以一连几天都没有再在宿盛一面前出现,为此宿盛阳靥然递感到很奇怪,难道是那天他的吓唬有效了?他忍不住在心中冷笑,果然还是个小女孩,被他一招就打发掉了。

    宿盛阳尽力忽视掉心底的异样感,专心地阅读着桌上的学生论文,不过看到一半他又抬起头,思绪完全不能专注在批阅论文上,重复地想着,乔安妮那种小丫头根本不适合他,他需要的是姚媚这种成熟女人。

    他和姚媚的关系与恋爱相比,更像是各取所需,他们都不想要婚姻,但同样都需要一段恋情来敷衍家人的逼迫,他们就此走到一起,没有因爱情而生的甜蜜,但同样也没有因爱情而起的猜忌与争吵。

    宿盛阳很满意现在的感情状态,偶尔他们会一起吃个饭或一起度过几个夜晚,但多数时间他们都各自享受着自己的生活,互不干涉、打扰,双方都十分自由。

    这才是成年人的世界,不是吗?姚媚绝不会像安妮那样,被吻一下就吓得落荒而逃。宿盛阳的思绪被忽然震动起来的手机打断,那是他设定的闹钟,他看了眼,这才发觉快要到了上课的时间,便合上电脑,收拾了下办公桌,然后随手拿起一本书就离开了办公室。

    可当他拿着书拐入走廊的时候,一个人影令他停住了动作,那个人倚靠着墙壁、双腿并拢,正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正是消失了几天的乔安妮。

    宿盛阳停了一会后继续往前走,接着在她面前又停下。

    低着头的乔安妮看到一双脚出现在视野当中,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到宿盛阳之后眼眸微微一颤,不过没有流露出半点惊讶之色。

    两人对视了几秒,宿盛阳率先开口,“我马上就要上课了,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乔安妮看着他眨了几下眼,“谁说我是来找你的?”说完别别扭扭地转过脸,轻轻地“切”了一声。

    宿盛阳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抿着唇,二话不说抬脚就走,但没走几步口袋里的手机就又震动了起来,他在楼梯口站定,有些烦躁地把手机贴到耳边,语气是自己都不曾发觉的糟糕,“谁?”

    乔安妮忍不住竖起了耳朵偷听,她听到宿盛阳接着又说:“哦,没来得及看来电显示……嗯,我今晚有空,你过来吧,和警卫说一声就可以了,密码你知道的……好,就这样。”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他下楼前又朝乔安妮看了眼,见她还扭着头便冷着脸离开了,等到他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之后,乔安妮才把装满愤怒的小脸转了过来……

    当天晚上,乔安妮鬼使神差地来到宿盛阳住的公寓前。

    她也不知道自己打算来做什么,只是一想到他今晚要和那个女人见面就觉得心烦意乱,什么都做下去,本打算出来透透气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就一路来到了宿盛阳这,也不知道他们约定的是几点,真是的,约会不去吃饭、看电影,非要来家里做什么?

    难道是……她俏脸一红,更生气了。

    她在公寓门口徘徊了几圈,手指一直搅来搅去的,最终她还是没忍住,走进了大厅。今天警卫换了一个人,看到乔安妮后不但没有把她赶出去,反而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本来只是想进来打听的乔安妮有些心虚地在大厅站了站,看警卫没有拦她的意思之后才小心翼翼地继续往前走,直到她走进电梯,警卫都没有上前阻拦她。

    今天这是怎么了?

    电梯门关上之后,警卫便拿起了电话,“宿先生,姚小姐到了。”

    这时宿盛阳正在一面喝红酒一面想白天发生的事,继被威胁、反抗之后,今天他又在乔安妮身上体会到了什么叫作下不了台,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知好歹的小女人?她不是来找他的?不是来找他,在他办公室门口晃荡什么?宿盛阳越想越气,忍不住又喝了一大口红酒。

    当警卫打电话通知姚媚到了的时候,他手边的一整瓶红酒已经被喝掉了大半,他觉得头昏脑胀,似乎有些微醺,于是他挂了电话后就去冲了个澡。

    在他冲澡的空档,乔安妮正在他的门口来回打转,她一会摸摸密码锁,一会又把小脸贴到门上偷听,但不晓得是隔音效果太好还是房间里真的太安静,她居然什么都听不到。

    上次宿盛阳输入的密码乔安妮还牢牢记得,那串数字挠得她心头痒痒的,明知道不该这样做,但诱惑力又实在太大……真是的,如果她把密码忘掉了多好,不过或许宿盛阳已经换掉密码了呢?她不妨试试看?

    乔安妮的脑袋一阵发热,也没想进去后该怎么做,一时冲动就在密码锁上按了几个数字,滴滴滴的几声响后,房门咔的一声打开了,乔安妮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口。

    她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公寓里一片漆黑,隐约有些动静,但细微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是宿盛阳洗澡的声音,不过因为房间太大,隔音效果又好,所以乔安妮听不到那不清晰的动静。

    她弓身在客厅中央站了好一会却还是没有人出现,她的胆子也不由大了起来,她蹑手蹑脚地溜向别的地方,第一个来到的地方就是宿盛阳的主卧室,这个地方她上次待过,所以比其他黑漆漆的地方更令她感到安全,能稍稍平稳她的恐惧和心虚,而且主卧室并没有人,于是她悄悄地溜进去。

    落地窗的窗帘敞开着,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一小片灰白的月光映照在床脚,乔安妮可以看到那晚她曾坐过的地方,那天宿盛阳就是在这里吻了她……

    乔安妮感觉到自己的脸又开始发热,她拍了拍脸蛋,试图让自己清醒下来,但清醒之后的结果就是她开始思考自己现在是在做什么,她溜进宿盛阳的家,傻站在他的床头回忆着那晚的吻?自己一定是疯了,她做的事真是越来越离谱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宿盛阳现在不在家,否则她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就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主卧室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乔安妮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有人,家里居然有人!

    她彻底地慌了神,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房间里乱转了一圈,但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心恐惧得几乎要跳出来了,怎么办?怎么办啊?为什么会有人?明明一点动静都没有的,是宿盛阳迩是姚媚?逦是他们两个人?乔安妮揣着一颗抖得快发狂的心臓跳上了床,然后钻进被子里。

    好吧,乔安妮,你真是挑了个好地方,刚钻进去乔安妮就后悔莫及地想着,但这时脚步声已经出现在主卧室里,后悔也来不及了,她只好缩在被子里一动也不敢动,紧张得浑身冒汗,连眼睛都要冒汗了!

    天呐,她可以哭出来吗?真是太冏了,她怎么会做出这种傻事来?此时已经彻底清醒下来的乔安妮默默地在心里把自己抽打了几百遍,就在她紧张得快发狂的时候,大床忽然陷了一下,裹着浴袍的宿盛阳躺了上来,然后掀开了被子。

    刚刚的冷水澡并没有赶走他的醉意,反而令他体内的酒精完全散发到全身,烧得他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向来在饮酒上十分自制的宿盛阳今天终于知道自己酒量不佳了,他紧拧着眉,像是个没戴眼镜的重度近视患者一样,看什么都模模糊糊的,只隐约看到被子下凸起了一个人形。

    那肯定就是姚媚了,洗澡前警卫才说她来了,宿盛阳躺进被子里,感觉到身边的人猛地颤了一下。

    乔安妮往边上躲了躲,已经开始思考着要不要从被子里跑出去,然后跳出窗子逃跑,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宿盛阳还没发觉床上多了个人吗?是不是她体重太轻了?这个可能性还满令人开心的……

    不不不,现在这不是重点,乔安妮缩在被子里,看着面前那个穿着深蓝色浴袍的健硕身躯,大脑一片空白。

    宿盛阳拉了拉被子,“你怎么了?”

    乔安妮吓得连大气都不敢抽一声,原来他知道她在!

    宿盛阳又道:“你是在发抖吗,小媚?”不等她回应,宿盛阳继续说:“我今天有些醉了,所以就这样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他说着侧过身掀开被子,打算给她一个吻就各睡各的,可当他把身旁的女人搂在怀里的时候,却察觉到她更加激烈的反应,宿盛阳忍不住将眼睛掀开了一条缝,“你也醉了吗?今天怎么这么奇怪?还有……你瘦了?”

    他居然把她当成是姚媚了,乔安妮觉得很生气,不过又十分天兵地想,他的意思是她比姚媚要瘦吗?

    “你今天的味道很奇怪。”宿盛阳闭着眼睛搂着她,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嗅了嗅她头发的味道。

    乔安妮眼珠一转,哪里奇怪了,她明明洗过澡了。

    宿盛阳的大手收紧了一些,“换香水了吗?我喜欢这个味道。”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职前夫最新章节 | 全职前夫全文阅读 | 全职前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