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姐恶名昭彰 > 第五章

小姐恶名昭彰 第五章

作者 : 颜京
    【第三章】

    “妈的,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把芹姐弄哪去了?”段峥禹处理好官绍尹与孟默芹的事情,他刚刚走进房间就听见钟心萌这样质问他。

    “妳以为妳在审问犯人吗?”他背靠着墙壁,闲闲地问着。

    “你快点告诉我!”钟心萌快要急疯了。

    “妳这女人就不能安静一会吗?”段峥禹按压着额角,说:“我被妳吵得头都痛起来了。”

    “去你的,你以为我爱吵你啊?要不是为了芹姐,我才懒得和你这头混蛋猪八戒讲话呢。”钟心萌毫不客气地哼了两声。

    “放心吧,我没把他们怎么样。”他皱了皱眉,然后说:“恐怕在未来的半个月里,妳要住在这里了。”

    “什么?”钟心萌有听没有懂。

    “为了不让妳泄露消息,未来的半个月,妳不能离开死亡降临。”

    “凭什么?”她火大地咆哮着:“你这是要软禁我吗?芹姐呢?你也把她软禁了吗?快点告诉我,你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妳急什么急?”段峥禹瞥她一眼,“如果不是因为妳的关系,事情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人家夫妻俩的事情干妳什么事,妳竟然跟着孟默芹来这里,害我不得不临时改变收押的地点关押他们俩。”

    “欸,你在说什么鬼话?”

    “我说的是人话,OK?”段峥禹叹息一声,说:“其实官学长很爱他的前妻孟默芹,当年之所以离婚是因为一些事情,他是有苦衷的,所以他让我陪他设了一个局,好让他能追回孟默芹。”

    “咦?”钟心萌眨眨眼,再眨眨眼,她没听错吧?

    “那你干嘛说未来的半个月里,都不准我离开这里?拜托,我还有工作欸,你想害我被Fire掉吗?”

    “我当然不能放妳走。”段峥禹理所当然地说道:“如果让妳离开这,万一妳去警察局把这件事情告诉警察,那就会影响到我和官学长的计划。”

    “你在说什么啊?妈的,我一句也听不懂。”钟心萌一副满头雾水的表情。

    段峥禹怔怔,旋即笑了笑,说:“也对,我真是奇怪,怎么莫名其妙的告诉妳这些事情呢?”语毕,他又耸了耸肩膀,“总之,这半个月妳必须留在死亡降临,我不会让妳离开这里,更不会给妳告密的机会。”

    钟心萌凝视着段峥禹唇边的笑容,她的心脏蓦然一悸,阵阵酥麻的感觉流向她的四肢百骸。

    而这一次,她的反应比上一次更加强烈了,上一次见到他的笑容时,她不过稍微花痴了一下下而已,可是这一次的症状明显变得严重了,也让她隐隐的察觉到,也许她真的迷上这个家伙的笑容了……

    段峥禹见钟心萌呆呆地看着自己,他挑了挑眉,她在想什么?脑筋打结了吗?否则怎么一脸白痴的模样?

    算了,趁着她现在还没有用那张脏嘴折磨他的耳朵,他还是将那句早就应该告诉她的话说出来吧,“那个……”他有些不自在,窘着张脸别过头去,“有件事情我得谢谢妳,我会珍惜身边人的。”

    “啊?你说什么?”钟心萌醒过神来,她怔怔地盯着段峥禹。

    “咳。”段峥禹清了清嗓子,“之前妳的背包落在我这里,我『不小心』看了一下妳的记事本,发现那是妳的日记,而妳的日记让我察觉到了一件事,我太忽略我家那个老头子了,我不想有一天……”他顿了顿,说:“不想后悔。”

    钟心萌一瞬间就傻了,她觉得他不尊重自己,也觉得自己的隐私遭人侵犯,这让她的心里很不好受,闷闷不乐地噘起了小嘴,“你没有得到我的同意就看我的日记,总该说一句抱歉吧?”

    段峥禹的脸色蓦然一凛,他背转过身,声音喑哑地说:“我曾经说过,我不会向妳道歉。”顿了顿,他又说:“哪怕明知错的人是我,我也不会道歉,而这一次,我的答案依然没变,我不会向妳道歉。”

    语毕,刚刚回到黑色房间的他推门离去,而钟心萌则是有些呆呆的,虽然她的脑筋不太灵光,但到了这个时候也察觉到了一件事情,为什么他会这样说?难道是因为有什么隐情吗?

    原本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听他那样死不悔改,嘴巴比蚌壳还硬的拒绝向她道歉,她真的很生气,当时冲上脑袋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认为他不屑于对自己道歉,否则也不会揍他一拳。

    可是现在的钟心萌却觉得,事实好像并非自己猜想的那样,因为刚刚在他转身之前,她从他的眼里瞧见了一抹压抑的痛苦之色……他究竟遇到过什么事情?

    钟心萌在死亡降临住了下来,她鸠占鹊巢,霸占了原本属于段峥禹的黑色房间,虽然以她现在的处境可以称之为被绑架,但她本人一点自觉也没有,而死亡降临的服务生,以及段峥禹的那些手下们,也都没有将她当做犯人看管,反倒和她混得熟了起来。

    除此之外,还好吃好喝的招待她,而她无聊的时候,也可以抓人一起打麻将,或者玩扑克牌,乃至于大富翁,随着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她与死亡降临里的大家也混得越来越熟,但唯有一个人例外,而那个人就是段峥禹,他老大却常常跑得不见人影。

    “大军,你们少盟主这几天究竟在忙什么事情啊?”

    自从她被段峥禹软禁,已经过去四天了,但在这四天的时间里,她仅仅惊鸿一瞥地瞄见过段峥禹的身影两眼,其余的时间都没见过他,他似乎没在死亡降临。

    提起这个,正在黑色房间里陪钟心萌玩扑克牌的大军,也就是曾经受段峥禹之命,将钟心萌掳上银灰色的箱型车,押来死亡降临的两个黑西装男人之一,直接开心地笑道:“少盟主这些天一直在医院里陪盟主,我们这些年头一次见到少盟主肯心平气和的面对盟主,盟里的大家全都很乐见这种情况。”

    “喔。”钟心萌随手打出一张黑桃K,然后说:“难怪我这几天很少见到段峥禹,原来他在医院里陪他爸爸啊,那他妈妈呢?”

    大军摇摇头,说:“盟主是少盟主的爷爷,不是少盟主的爸爸,至于少盟主的爸爸在他八岁时过世了,他妈妈也在三年后自杀了。”

    “咦?”钟心萌诧异地瞄眼大军。

    “过世了?自杀了?”

    “恩。”大军点点头,随口说:“提起这个,我听盟里的一些元老说,少盟主今年已经三十一岁了,但却一直没有交过女朋友,好像就是因为少盟主的爸妈的关系,他爸妈很恩爱,人人羡慕,但自从少盟主的爸爸因为仇家寻仇而遇害之后,少盟主的妈妈就病了。”

    “病了?什么病?”钟心萌困惑极了。

    “他妈妈疯了。”大军说。

    “真的假的?”钟心萌一惊,手里的牌散落了一地。

    大军叹息一声,然后说:“少盟主的妈妈伤心过度,疯了,但因为终日闭门不出,所以整整三年都没人知道,少盟主遭了很多罪,听说他妈妈在自杀之前常常打他,至今少盟主的身上仍有很多那时候留下的鞭痕和伤疤。”

    “天啊,真是让人难以想象。”钟心萌失神地喃喃道,无论如何,她也没法想到,段峥禹竟然经历过这种事情。

    想了想,钟心萌难免有些忐忑地问:“那你知不知道,你家少盟主到底为什么嘴巴那么硬,明明知道是他自己做错了,却还是不肯道歉?”因为就在刚刚大军提到那件事情的时候,钟心萌忽然回想到段峥禹“死不悔改”的态度,而这也是一直以来困惑着钟心萌的问题。

    “这个……”大军挠挠头,说:“这个也是因为少盟主的妈妈,自从少盟主的爸爸过世后,他妈妈就常常打得他遍体鳞伤,少盟主稍稍做错一件事,就会皮开肉绽,听人说,少盟主那时候最常说的就是『妈妈,对不起,是我不好,妳不要这样』这句话,但那时候他妈妈已经疯了,根本就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啊,原来是这样……”钟心萌喃喃,她的心头蓦然一疼,为段峥禹的遭遇而难过。

    晚上,钟心萌躺在黑色的大床上,翻来覆去的辗转难眠。

    大军告诉她的那些事情,频频在她的耳边回响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感觉心里乱糟糟的,毫无睡意。

    而在这时,一阵模模糊糊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引起了钟心萌的注意,而没过多久,黑色房间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醉醺醺的段峥禹走进房间,随手关上了房门,他喝了很多酒,手里还拎着瓶伏特加,全然忘记自己已经将房间让给钟心萌的事情。

    “段峥禹?”钟心萌起身,朝他望去。

    “妳是……”他瞇着眼,醉意令他看不清钟心萌的容貌,脚步也是踉踉跄跄地朝黑色大床走来。

    “喂,你……”钟心萌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段峥禹一整个地朝她扑了过来,高壮的身子压在她身上,很沉很重,带着浓浓的酒气。

    “妈的,你压死我了,快点滚开。”她推着他的肩膀。

    “我好累,别吵。”他已经阖上了眼,大手依凭着感觉,朝声音传来的方向,也就是钟心萌的嘴巴捂去。

    “唔唔唔……唔唔!”钟心萌捶打着段峥禹的肩膀。

    “别打我,妈妈……”他近乎呓语般的呢喃着,语气之中透露出一丝令人心疼的脆弱,他拧起了眉头,原本酷酷的脸庞上也流露出了一丝痛苦挣扎的神色,“救我,谁来救救我……爷爷救我,妈妈打我……好痛……”

    钟心萌倏然一怔,她握成小拳头的两手逐渐放松,回想起了大军告诉她的那些事情,她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抬手拍拍段峥禹的头,用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温柔声音说:“嘘,别怕、别怕,她已经不在了,没人会打你……”

    原本她是很讨厌他的,虽然在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就有种心头小鹿乱撞的感觉,可是两人后来却结了那么大的梁子,但她又被段峥禹的笑容魅惑了,已经两次了,他的笑容让她感到悸动。

    她一直很困惑,他的笑容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竟然能够给她带来那种奇怪的感觉?

    而现在她知道了,他的笑容是特别的,是她从没在其他人脸上看见过的,他的笑容令他看上去像是受伤的野兽,那么的歇斯底里、那么的悲狂,苦涩得让人心酸,让人不自觉的想要怜惜他。

    也许就是他的笑容,激发了她内心潜藏的女性温柔,所以就连他曾经那么恶劣对待自己的事情,都被她给忽略了。

    虽然她还无法确定,但她清楚,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变了。

    已经陷入梦里的段峥禹,如往常一样被梦魇纠缠着,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再像以往那般惶惶无措,他感觉到有一个人在安抚着自己,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地安抚着自己,那让他渐渐的安心了下来。

    而这一晚,也是他这么多年以来,唯一一次一觉睡到天亮。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姐恶名昭彰最新章节 | 小姐恶名昭彰全文阅读 | 小姐恶名昭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