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姐恶名昭彰 > 第三章

小姐恶名昭彰 第三章

作者 : 颜京
    【第二章】

    接下来的三个钟头里,钟心萌没再见过段峥禹,而那两个将她押解到这里的黑西装男人,守在钟心萌身处的这个黑色房间之外,显然是受段峥禹之命看守她。

    钟心萌无聊得快要疯掉了,她在房间里面乱转着,视线不经意地瞥见那个摆在床头柜上的黑色相框。

    相框里裱着一张夫妻牵着个小男孩的照片,男孩约莫七八岁的年纪,穿着白色的小衬衫与蓝色的小西装外套,像个小绅士一样。

    “啧啧,没想到那混蛋小时候是这副样子,简直像个听话的乖宝宝嘛。”钟心萌慨叹着,她认出了照片里的小男孩就是段峥禹。

    从这张照片可以看出,那家伙的爸妈显然很恩爱,眼里有着浓到化不开的深情爱意,而那个家伙的长相,绝对是承袭自他爸爸的英俊,简直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而在这时,原本守在房间外的那两个黑西装男人也走进了房间。

    “钟小姐,少盟主要我们带妳去前面。”

    “咦,少盟主?是那个可恶的王八蛋吗?之前我就听你们在喊那个家伙少盟主,那家伙是混黑道的吗?是混哪个帮派的?”

    那两个黑西装男人看得出她此刻正好奇得要死,但他们两个却一声不吭,显然没有要为她解惑的意思。

    “请随我们这边走。”其中一个黑西装男人对钟心萌说道。

    “靠,有什么好神秘兮兮的,不告诉我就不告诉我,反正我又不是真的那么想知道。”钟心萌摸摸鼻子,撇着嘴咕哝出声。

    她被那两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带出了这个黑色房间,一路朝音乐声震动的酒吧舞池走去。

    在前往舞池的途中,钟心萌眨着她的大眼睛,暗自在心里面琢磨着,那个混账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鬼?

    此刻的死亡降临几乎座无虚席,而在舞池里,还有一些年轻美艳的正妹,配合着动感的电子舞曲辣狂舞着,但也有一些人频频地向英俊而霸气的DJ抛着飞吻与媚眼。

    正在播歌的DJ,也就是段峥禹,注意到手下已经将钟心萌带到了舞池边的看台,而他在这时朝灯光师的方向打出一个手势,并在同一时间关掉了音乐。

    所有人都朝段峥禹的方向看去,因为大家知道,他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段峥禹先是给自己点了根烟,然后抓起了麦克风。

    “大家,我想介绍一个人给你们认识。”他扫眼舞池里那些风情万种的正妹,旋即看向了站在看台边的钟心萌。

    “她是飙飞旅行社的前台接待,叫做钟心萌,是我的女朋友。”

    “什么?”舞池里,有人发出了一声几乎可以掀开屋顶的尖叫。

    “段,你有女朋友了?”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啊!”

    “天啊,怎么可能呢?我们大家这么爱你,是你说不想交女朋友的,那个人究竟有什么魅力?竟然能把你迷倒?段,告诉我们啊!”

    面对众人的质疑,段峥禹酷酷的笑着。

    “她就在那里。”他指向了站在看台边的钟心萌。

    与此同时,灯光师也按照段峥禹之前用手势传达的指示,将聚光灯聚集在了钟心萌的身上。

    在这昏暗的酒吧里,被聚光灯照耀的她显得极其突兀,足以让那些濒临抓狂的正妹们瞧清楚钟心萌的长相。

    舞池里的美艳正妹们,纷纷仇恨地瞪着钟心萌,她们妒火熊熊的表情,彷佛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钟心萌一样。

    而钟心萌也是脸色一变,她已经看出了段峥禹的用意。

    “你这个卑鄙无耻、心机重的下三滥,妈的,竟然耍手段阴我!”

    她火爆地咒骂了一大串,然后想也不想,直接落荒而逃地冲出了这家复古的摇宾酒吧,毕竟她年纪还很轻,还没有活够呢,可不想沦为那些女人嫉妒心下的牺牲品,更何况她和那个可恶的臭男人,根本就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那两个将钟心萌押解到这里的黑西装男人,早就已经得到了段峥禹的指示,因此并没有拦着她。

    已经离开了酒吧的钟心萌,愤愤地在心里暗骂着,那个可恶的混蛋家伙心机真重!

    钟心萌宁愿他打她一拳,也不愿意让他利用那些女人的嫉妒心报复她,她甚至已经可以预料,自己今后的生活会何等的精彩。

    已经是凌晨两点,死亡降临里的那间黑色调房间里,段峥禹嘴里叼着烟,躺在黑色的大床上,手里还拿着一瓶喝剩一半的威士忌。

    回想着之前那场恶作剧,他苦涩地笑了笑,“我真幼稚,其实错的人是我,但……”他抬起手,摩擦着自己曾被钟心萌扁过一拳的下巴,眼里有着浓郁到化不开的悲伤,“她是第二个打我的女人……”

    目光不经意间瞥见一个粉橘色的路易威登新款背包,他怔了怔,旋即翻身下床,拎着威士忌朝那个背包走去。

    “这个背包……”他偏着头,面露思索之色,“是那个女人的。”

    她离去得太匆忙,一心想着逃命,忘记了自己的背包还在这里,随手打开了背包,里面装着一些化妆品还有一支手机,以及一个记事本和一支蓝色的原子笔。

    他挑了挑眉,摆弄着背包里的东西,没想到那女人用的东西竟然全是名牌。

    “无聊。”

    他啐了一声,拿着背包朝门的方向走去,想要让手下将这个背包拿给那个女人,但大概是因为他已喝了太多酒,身体本就摇摇晃晃的,又恰好踩到了一个空酒瓶,猝不及防地向前扑去,狠狠地摔在了地毯上。

    “Oh,shit!”段峥禹诅咒出声,“真他妈的痛毙了……”

    他揉着自己摔痛的额头爬起身,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瞥见那个从背包里面掉出来,并且恰好翻开了一页的记事本。

    那一页笔记,仅有一行娟秀的小字,除此之外,还有几圈彷佛泪湿的痕迹,一眼便吸引了段峥禹的注意力。

    爸爸,我后悔了,我好后悔……可不可以请你不要死掉……

    而日期,则是半年之前。

    自从那天,段峥禹在死亡降临因为钟心萌的一拳而报复钟心萌,当着那些美艳女郎的面,故意说她是他的女朋友,而结果就如钟心萌所猜测的那样,她的生活果真“精彩”到让人眼花撩乱。

    第一天,她刚刚出门就被人砸了一篮臭鸡蛋;第二天,她从飙飞旅行社走出来,被一个骑着炫酷机车的女郎撞倒,扭到了脚踝;第三天,她和芹姐去附近的餐厅吃简餐,结果却被人泼了满身的汤汤水水加菜叶和饭粒;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段峥禹的爱慕者果真不是好惹的,每天都找钟心萌的麻烦,并且招数从不重复,惹得钟心萌都有些佩服那些人的想象力了。

    而今天,是第八天。

    钟心萌打过卡之后,换下了水蓝色的制服,拎着自己的小金龟车钥匙,走出了飙飞旅行社。

    她那辆**被撞开花的小金龟车已经修好了,花了她一大笔钱,虽然那些钱对她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但她还是有些心疼的。

    这些天来,她的脑海频频浮现段峥禹那副可恶的嘴脸,有他嗤之以鼻的表情,也有他故意向众人谎称自己是他女朋友的阴险,还有他那抑郁而绝望的笑容,总之,她的思绪无时无刻都被他所占据着。

    而就在钟心萌正要朝停在旅行社附近的小金龟车走去时,路过一条潮湿的巷弄,却被一群太妹团团围住了。

    “喂,妳就是钟心萌吗?”

    “天啊。”钟心萌无力呻吟,“算我拜托妳们,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幼稚?妈的,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混账的女朋友,到底要我怎么说妳们才能相信?”

    “妳他妈的竟然敢说段是混账?老娘真是不敢相信,段他竟然会喜欢上妳这种粗鄙的女人。”

    “是是是,我粗鄙、我野蛮,”妈的,这个她自己也知道好不好。

    “总之,我们要妳马上离开段。”

    “离开个屁啊!”面对这群听不懂人话的太妹,钟心萌本就不多的耐性终于告罄了,她火大无比地连连大吼:“我都已经说过N遍了,我跟那个家伙一点关系也没有,妈的,妳们到底是想怎样啊?扔我臭鸡蛋、骑机车撞我,妳们到底想干什么?”

    “妳竟然敢和老娘呛声?真是不知死活。”为首的太妹顿时露出一脸凶狠的表情,瞇着眼打量着钟心萌。

    “既然敬酒妳不吃,那就别怪我们给妳吃罚酒了。”太妹斥喝一声,从靴子里抽出了一把小刀。

    到了这个时候,钟心萌也更加火大了,她直接挽起袖子,恶狠狠地盯着那个为首的太妹。

    “妈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他妈的懒得跟妳们计较,但妳们竟然得寸进尺,那就别怪我跟妳们不客气了。”

    虽然对方的人数足足有四五个之多,但钟心萌却并不担心,想当年青春叛逆期,她也曾经学人家混过帮派,打架对她而言简直就像是家常便饭,直至厌恶了那种惹是生非的生活,她才退出帮派回到了学校。

    在此同时,那个为首的太妹也已经朝钟心萌冲来,而钟心萌不仅不惧,反而是直接出手,以攻代守。

    “砰砰,砰砰砰!”一拳两脚,一个过肩摔,两个回旋踢,妈的,她都快要气死了,这真是太气人了。

    啊啊啊!钟心萌抓狂地在心里尖叫,都怪那个可恶的烂男人,否则这些白目也不会总找她的碴。

    为首的太妹虽然拿着把小刀,但却落了下风,急忙招呼着几个小妹一起上,因为她越打越心惊,渐渐地发现,单凭自己一个人,根本没法摆平钟心萌。

    钟心萌一时失察,被一个小太妹的刀子划破了手臂,而另一个小太妹更是拎着块砖头朝钟心萌的头部砸来,钟心萌想要防御,但是另有两个女人拎着铁棍朝她冲来。

    妈的,她手边根本没有武器可用,这可怎么办才好?

    只是情势逼人,那砖头已朝钟心萌招呼而来,她被那砖头拍中了脑袋,顿时头昏昏脑沉沉,外加两眼冒金星。

    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着,虽然不服输的她仍想反击,但她已经没有机会,也没有那个力气了,她分身无暇,因为那群太妹已经一哄而上了。

    就在这个危急时刻,一道声音忽然响起,“住手!”

    那道声音有些耳熟,钟心萌循声望去,就见段峥禹正大步如飞地朝她们跑来。

    但那些小太妹已经打疯了,棍棒、砖头外加拳脚和小刀,全都落在了钟心萌的身上,这么集中的攻击,让钟心萌受了不轻的伤。

    “妈的,我叫妳们都给我住手,妳们耳朵聋了吗?”

    段峥禹凶猛地推开一个小太妹,然后将身上流了很多血,又被小太妹一砖头砸到头部的钟心萌抱在了怀里。

    “妳们太过分了。”段峥禹目光阴鸷,他声音冷冷的,像北极的冰雪,“从今天开始,别让我再见到妳们,否则后果自负。”

    丢下这句话,段峥禹便急忙抱着意识模糊的钟心萌,离开了这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姐恶名昭彰最新章节 | 小姐恶名昭彰全文阅读 | 小姐恶名昭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