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姐恶名昭彰 > 第一章

小姐恶名昭彰 第一章

作者 : 颜京
    【第一章】

    钟心萌抓着包包,嘴巴里还塞着蔬菜面包,她急匆匆地冲出了家门。

    “老天垂怜,今天可是我第一天上班,该不会迟到吧?真是够了,我发誓,我真的发誓,以后睡觉之前再也不玩植物大战僵尸了,呜呜呜,上帝保佑我,希望老板不会Fire掉我……”

    钟心萌从车库里开出了她那辆粉红色的小金龟车,然后一路开着小金龟车朝飙飞旅行社的方向疾驰而去。

    但该死的竟然偏在这种时候碰上了塞车。

    台湾的交通实在差得可以,尤其是早晚两大尖峰时间,她强烈建议,希望政府能够提高汽车的价钱,并且取消贷款购车的制度,以此遏制汽车销售量上升的趋势。

    这个年头的车子都很便宜,除去一些汽车专卖店以外,还有一些二手车市场,甚至随随便便几万块就能买到一辆代步的车子。

    但也正是因此,使得台湾的道路越来越壅堵,明明半个钟头就能抵达的路程,偏偏要让她多堵几十分钟,有些时候还会发生一些非常可笑的情况,比如说搭十一路公交车步行,或者骑自行车,都比开车更节省时间。

    没办法,台湾这个小岛的土地只有这么大,但车辆却越来越多,而人口也在稳定增长,再加上车子比较便宜,所以塞车的情况也越趋严重。

    钟心萌甚至在心里暗暗猜想,也许再过几百年时间,台湾就会因为人口爆增的关系,而将大量的土地建设成居住的房屋,而到了那种时候,怕是再也没有地方可以容纳车子的通行了,除非把车子当成飞机开到天上去,但那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钟心萌一边解决着她从家里带出来的蔬菜面包,一边焦急地望着前方密密麻麻的车龙。

    “真是该死。”她一脸火大地咕哝着:“这条路到底要塞到什么时候啊?如果因为迟到被老板Fire掉,那我可惨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份喜欢的工作。”

    半年之前,她原本是打算去国外自助旅行的,但却在候机大厅遇见了白芷溪,之后又亲眼目睹了那起飞机坠机的事件。

    事后据新闻报导,以及华恩航空内部传出的消息,钟心萌得知,当天搭乘那架飞机的旅客与空服人员没有一人生还,再加上后续发生的一些事情,她递交了辞呈,离开了华恩航空,也没再出国旅行。

    辞职后的她,一直想要找份新工作,但这个年头失业率很高,已经不再是人选堡作的时代,而是工作挑人的时期,这个社会最不缺少的是人才,就算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也有很多还在餐厅里面端盘子。

    她连续寄出了N份履历,最终被飙飞旅行社录取,而在经过了一连串繁杂的面试之后,她总算得到了这份让自己比较满意的工作,而钟心萌所应聘的职位,就是飙飞旅行社的前台接待。

    密密麻麻的车辆像蚂蚁似的龟速前行,大概塞了十几分钟之后,终于轮到钟心萌的这辆小金龟车,在抵达十字路口的时候,眼看绿灯正在倒数计时,钟心萌急忙踹了脚油门,险之又险地在红灯亮起之前冲向了对面的街道。

    “呼,好家在。”钟心萌长吁口气,她心中满是庆幸,唇边勾出了一抹愉悦的笑容。

    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冲出塞车情况最严重的区域,而这条直通飙飞旅行社的马路来往车辆很少,想必按照她的速度,至少也能在打卡之前抵达飙飞旅行社,大不了多缴几张超速的罚单。

    这样想着,她随手换挡,正要加速,但来自金龟车后方的一股巨大冲力,却险些将她的小金龟车撞飞出去,更害她的头只差一点点就撞上了挡风玻璃。

    “Oh,shit!”钟心萌黑着张小脸,她一边满脸怨念地咒骂着,一边急忙踩了脚煞车,在车子停稳的同时,她也怒气冲冲地打开了车门,朝后方那辆撞到她金龟车**的白色保时捷冲去。

    “妈的,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眼睛没有擦亮的家伙,竟然敢撞我的车?嫌活得太久吗?”钟心萌气急败坏,这一刻的她恨不得活活撕碎那个可恶的保时捷车主。

    与此同时,白色的保时捷里也走出了一个英俊而高大的男人。

    男人体格慓悍、身材硕长,有着古铜色的皮肤,身着黑色的低腰皮裤,脚踩一双黑色短靴,至于上身,胸膛赤luo,里面什么也没穿,仅仅一件黑色的皮夹克,脖子上还戴着一条黑色的十字架项链,黑黑黑,这男人从头到脚一身的黑。

    而男人的容貌则阳刚味十足,额头宽坦、浓眉大眼、鼻梁很挺、嘴巴也很端正,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令他看起来给人一种霸气十足的感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粗犷而豪迈的草莽气息。

    钟心萌凝望着男人,眼睛狠狠地闪了闪,这个大帅哥外表很好看,就连她都忍不住心头小鹿乱撞。

    而段峥禹则是一边朝前方的钟心萌走去,一边掏出自己的皮夹,随手抽出一大迭千元纸钞,在走到钟心萌身前的同时,也将那一大迭的千元纸钞塞进了钟心萌的手里。

    “我赶时间。”他言简意赅地抛下这句话之后,便酷酷的转身。

    钟心萌狠狠地愣了愣,这男人虽然长得很优,但这副态度算什么?她看看他塞进自己手里的千元钞票,又瞪向他精壮的背影,旋即一脸啼笑皆非的表情,他这是在用钱打发她吗?简直难以置信!

    “你把话说清楚,这算什么意思?你老大赶时间,难道我的时间就不珍贵吗?竟然拿钱打发我,你他妈的当我是乞丐啊?”

    段峥禹拧起了浓眉,他满脸不耐烦地转身看向钟心萌。

    “不然妳想怎么样?”他冷冷地说道。

    “怎、么、样!嗯?你竟然在问我,我、想、怎、么、样?”钟心萌恶狠狠地磨着牙,然后又像头小豹子似的瞇起了眼睛,显然她很恼怒段峥禹那副高高在上、冷漠孤傲的态度。

    “理赔的事情暂且不提,刚刚你撞了我的车子,这是你不对,所以我需要你向我道歉。”

    “道歉?”段峥禹讥讽一声。

    旋即,就见他绷着下颚,沉下了一张俊脸,“恐怕妳要失望了,虽然那是我的错,但我段峥禹从不向人道歉。”

    “什么?”钟心萌简直火大到极点。

    “喂喂喂,你这男人可以再过分一点,麻烦你搞清楚,是你撞了我的车子耶,竟然连一句道歉都这么吝啬,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

    “小姐,妳太咄咄逼人了,妳无非是想要多拿点理赔的钱而已,说吧,给我一个数字,只要不是太离谱,我会满足妳的贪心的。”

    “听你在讲!”钟心萌很不爽地翻了翻白眼。

    这男人长得人模人样的,但嘴巴怎么这么顾人怨啊?亏她刚刚还对他有种心动的感觉呢。

    “我做人是有准则的,该拿的一分也不会少拿,不该拿的也一分都不会多拿,我可以不用你给我修车子的钱,但是我要你向我道歉。”

    “我说过,我不会向妳道歉。”

    “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常识,既然你错了,那就该道歉。”

    段峥禹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然后满脸不耐烦地看向钟心萌。

    “小姐,我警告,妳最好别再得理不饶人,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如果妳敢再耽搁我的时间,别怪我让妳一分钱也拿不到。”

    “我去你妈的!”听他这样讲,钟心萌顿时火大到极点,她猝不及防地抡起了粉拳,一拳砸在了段峥禹的下巴上。

    “妳!”段峥禹既错愕又愤怒地瞪着钟心萌。

    钟心萌哼了两声,将他先前塞进她手里的那些千元纸钞全都扔回他脸上,气呼呼地看着段峥禹。

    “妳什么妳?刚刚那一拳是你该受的,你以为我很缺钱吗?我钟心萌这辈子就从没为钱烦恼过,所以我不需要你摆出那种高高在上的嘴脸施舍我,至于你那些臭钱,你还是留着给自己买一副棺材吧。”

    丢下这句话,钟心萌再次哼了声,然后愤愤地走回金龟车,在坐进车里的同时,她透过后视镜,瞧见了段峥禹那副怒火冲天的模样。

    “呿,妈的,什么烂男人嘛,真是可惜了他那张帅脸,”钟心萌啐了声,然后一脚踹向了油门,开着小金龟车离去了。

    段峥禹瞪着疾驰而去的小金龟车,他愤愤的一拳砸在白色保时捷的引擎盖上,一脸火大地连连咒骂着:“Shit!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打我?我一定会给妳好看!钟心萌是吗?妳给我走着瞧!”

    在一番诅咒之后,段峥禹也快速地钻进保时捷里,然后踩着油门直接将车速提到了一百多,迅猛地扬长而去。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白色保时捷停在青瓷医院的停车场里,段峥禹开门下车,焦急地大步朝医院跑去。

    乘着电梯来到青瓷医院的十楼,段峥禹先是抹了把脸,抹去自己脸上的焦躁与担忧,然后又用了两分钟调整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最终摆出一副漠然的表情,冷着一张酷脸朝VIP病房走去。

    整个十楼仅有两间病房,而在其中一间VIP病房的房门两侧,分别驻守着四个膀大腰圆、身着黑色西装的精悍男人。

    那四个男人一见段峥禹,便姿态恭谨地低头行礼,雄浑的声音更是整齐划一,“见过少盟主。”

    段峥禹无视那些人的存在,他径自推门走进了病房。

    豪华而舒适宽敞的病房里,有一张雪白的病床,病床上躺着一个年约八旬,身上插满了管子的瘦弱老人。

    至于病床的两旁则是陈列着各种医疗仪器,在瞧见那线条起伏的心电图之后,段峥禹打从心里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他又绷起了一张酷脸。

    病床上的老人,也就是段峥禹的祖父,堂堂台湾地下黑帮龙头“逆天盟”盟主段京介,在段峥禹走进门的同时,便睁开了一双老眼,他凝视着面无表情段峥禹,眼里有着一抹心疼。

    “别担心了,老头子我没什么大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段峥禹冷哼一声:“老头子,你少在那里自作多情了,你以为我在担心你吗?不,我来这里不过是看看你死了没有。”

    段京介不以为忤,彷似没有听见段峥禹那番刺耳的言语般。

    “虽然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敝,但罗杰医生他很不放心我,要老头子我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所以在我住院的期间,恐怕要靠你帮我打理逆天盟了。”

    “真是笑话。”段峥禹冷嗤一声,他的眼里有着近乎愤世嫉俗的嘲弄,“老头子,你少在那里异想天开了,我早就已经说过,我和你,还有你那狗屁逆天盟,一点关系都没有。”语毕,段峥禹直接转身摔门离去。

    而病房里的段京介则是感慨地摇摇头,“真快啊,一转眼我也老了,竟然过去这么多年了,但峥禹这孩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忘了那些事?他还是很气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姐恶名昭彰最新章节 | 小姐恶名昭彰全文阅读 | 小姐恶名昭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