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爷儿不信邪 > 第十九章

爷儿不信邪 第十九章

作者 : 阳光晴子
    今日,马车终于抵达京城。

    京城天空灰暗,已是四更天,冬雪下得狂,商店早已关门,街道一片寂静。

    季祖崴一行人的马车陆续在宝亲王府前停下,门前侍卫早已得到消息,一一替季祖崴、慕容梨撑伞,护着他们在大雪中进到王府内的院落。

    “呃——我回我住的客房。”她对这里一点也不熟悉,而且,一看就是季祖崴的豪华院落,但与他同住不怪吗?!也不是她矫情,但王府里的人都识得她,她怎么想都不自在。

    季祖崴看着轻咬下唇的她一眼,意外的没有反对,向侍卫点个头,该名撑伞的侍卫即带着她往她先前曾住饼的客房走去。

    只是,她才在房里休息一会儿,刚刚的侍卫就过来请她到季祖崴的房间。

    “有事吗?”

    “不知道,但王爷交代,所以请梨仙姑跟我再走一趟。”

    她点点头,也不想为难他,只是嘴里难免碎念,季祖崴在想什么?要她在大雪中走来走去,即使披上狐裘,仍然很冷耶。

    一会儿后,她走进豪华的寝卧,却没有看到季祖崴。

    “请梨仙姑再往后方走,就会见到王爷了。”房内一名小厮留下这句话,就先行离开,她注意他走时还顺道将门给关上。

    她蹙眉地往卧房后方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超大浴池,四周镶了夜明珠,吐水口上方还刻了白石龙雕,而披散着一头黑发的季祖崴就慵懒的坐在浴池里,结实的古铜色胸膛,俊美的脸上带着抹慵懒神态,她不得不承认这一幕果真养眼,更吸引人的,是他那双诱惑人心的黑眸,含情带欲,看起来真的很祸水,不知是否看了太久,她竟意乱情迷起来,还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见状,他的唇角勾起魅惑的弧度,“过来。”

    “呃,有什么事等你洗完我们再谈。”她粉脸通红,直指着外面,转身便往外走,没想到,就听到后面传来水花声,她下意识的回头,竟然看到他赤luoluo的步出浴池,天啊,她会长针眼,她急急的转回身要跑出去——

    没想到,他一个箭步就扣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扯,她就乖乖的转个圈落到他的怀里,“等等,放开我,你没穿衣服——”

    他勾起嘴角一笑,“本王知道你脸皮薄,回到王府就不好意思与本王同房,才让你到客房走一趟,现在,你以为我会让你走?”

    “等等,”她听出他话里的弦外之音,她试着挣脱他的怀抱,但他全身光溜溜的,让她怎么动都尴尬,只能闭着眼睛,“我们先谈谈,我才不要成为你众多红粉知己之一!”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竟然闭上眼睛的慕容梨,下一秒,随即大笑出声,“果然是难以预测的梨仙姑,好吧。”他很善良的放开她,再走到一旁的云石桌前,拿起一件外袍套上,“眼睛张开。”

    她这才怯怯的张开眼,见他身上多了一袭白色丝衣,她暗暗的松了口气。

    他举步走到她面前,“本王也许风流倜傥、也许放荡不羁,但将你放上心后,那些千娇百媚就再也入不了我的眼。”他深情凝睇。

    “但王爷生于皇族,再加上这张俊颜,从小到大都在众人宠爱及女子倾慕中成长,像你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未来,你会有更多的侍妾,那是我无法接受的,我会嫉妒、吃醋,一旦失宠了,我又会怨你、恨你,走到那一天,情缘已逝,既是如此,那就别开始!”

    这些其实就是她这几天东想西想想出来的结论,要离开,还是留在他身边好?

    但永远留在古代的她,真的能接受眼前这个男人三妻四妾、有一大串的红粉知己?!

    这才是她最大的心结。

    “我知道王爷对我好、我也不是没有感觉的人,知道王爷对我有多特别,我有甜蜜,有感激、也有担心,我也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也想放下自己仍然眷恋的一切,全心全意的去爱你、喜欢你,但我不够勇敢,我不能留在这里……”

    “原来你已经想了这么多……”季祖崴低声笑着,因为感动,看着她的神情更加魅惑,像在告诉她,他更爱她了。

    她粉颊泛起红潮,她好像说太多了。

    他将她的双手包覆在自己的双掌内,“接下来,什么都别想,因为,你会嫁入王府,成为我的正室,成为身分显赫、无比尊贵的宝亲王王妃。”

    她瞪大了杏眼,“嫁?这更不可能,我只是个平民百姓,而你贵为王爷,皇室有门第之见,怎么可能娶我?”

    “我知道你的身分的确会引来皇室很多反对的声浪,毕竟本王可是许多人眼中的乘龙快婿,”他很自傲,但慕容梨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但再过不久,你会为皇室立下很大的功劳,皇上会跟你说,你可以要求任何赏赐,届时,你请皇上赐婚,要求跟本王成亲即可。”他自信满满的说着。

    她目瞪口呆,“王爷在说什么?什么功劳?”

    “你以为这段日子我在思索什么?又在忙什么?爱一个女人就会渴望这个女人,但为了能让你不受委屈的留在我身边,我可是忍着碰你的渴望,想了又想,才想到这个绝妙好计,当然,你能见鬼的异能也是成功的要件之一。”

    她听得有些模糊,“你终于相信我能见鬼了?”

    他眼中含笑,“怎能不信?夏满园里的侍卫奴仆皆是一时之选,连点三脚猫功夫都无的你却如进出无人之界,步出夏满园……”当然,还有先前一些无法解释的事,但若如她所言是鬼朋友甚至他离世的爷爷帮的忙,一切就都合理了。

    “该说的话说完了。”他将她拥在怀里,笑得好不邪恶。

    她连连摇头,“等等——我、我要求的是一世宠爱,那包含爱与忠诚,然而,世间那么多美女,你真舍得只要一个?曰子一久,难保你不会失了新奇。”

    他抿抿唇,“你是看不起我,认为我没有一丁点专宠你这个女人的能耐?还是你对自己没信心?”

    “都有。”她坦承,她不属于这个时空,虽然过去也有灵媒出使任务后为爱留下的幸福例子,但也有伤心回到现代、抑郁而终的悲惨例子,这些全仔仔细细的记录在档案室里。

    她还真诚实!他笑了,但这也是他爱她的地方,所以,他也对她坦承,“好,那给我时间证明,我一生的伴侣只有你这个笨仙姑。”

    “可是——”

    “小梨儿,我的心在你身上,这对你难道没有半点意义?”他从未这么付出真心,“我了解你害怕受到伤害,我又何尝不怕?但我面对自己的感觉,也想给我们一个相知相守一生的机会,至于后续的命运,我交给上天、交给时间,你能了解吗?”

    他是认真的!她眼眶微微泛红,怎么办?!她抽不了身了,她好爱好爱这个男人,她完完全全的沦陷了,可是,她答应齐姥姥绝不定居的承诺又怎么办?

    “你在犹豫什么?”他讨厌她这种像困兽般的神态。

    她好想哭,“你不明白的。”

    “那就说给我听。”他一脸认真,他是真的将她放上了心,他从未如此在乎过一个女人,总是想守着她、护着她,就担心她有危险!

    她不知道他能不能理解,真的说给他听,他会不会以为她疯了?!但若真的爱她,应该会信任她吧!

    她沉沉的吸了口长气,凝睇着仍然紧紧抱着她的季祖崴,“我、我跟王爷说,其实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来自未来,其实是……”她将他爷爷请托齐姥姥的事、她的来历等一一道来,没想到,他却只是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她,什么话也没说。

    季祖崴黑色眸子闪动着危险的隐怒光芒,他想到先前她的逃离、她的拒绝,瞬间,他冒火了,不愿再给她机会!索性将她打横一把抱起。

    “你做什么?”

    突然腾空的她吓了一跳,但他的唇猛地堵住她的,她倏地瞪大了眼,不是还没谈完吗?!但他愈吻愈深,她火冒三丈的槌打他,呼吸也变得急促——

    “快、快……要不、不……能呼吸了……”她无力槌打,整个人最终瘫软在他的怀里,难受的几乎要气绝。

    见她涨红的小脸,他这才好心的放开她的唇,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竟听到他的低笑声,这让她胸臆顿时冒火,“谁、谁准你占我便、便——唔——”

    话未说完,他竟恶劣的再给了她一记缠绵之吻,她呜呜咽咽的差点又要没了呼吸。

    季祖崴可不管了,从不对女人费心的他,将她放在心上,也费尽心思的让她可以明正言顺的留在他身边,成为他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因为她那荒谬的搪塞理由而放弃她?!

    夜色渐浓,她,就这么被他吃干抹净!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再加上无三不成礼,隐忍多时的季祖崴可是毫不客气的在一天内要了慕容梨三回,才让她浑身酸疼的步出寝卧。

    她那张俏脸是红到不能再红,因为,王府里的每个奴仆侍卫好像都知道她窝在他房里一整天!也是啦,她三餐都在里面吃。

    她实在不好意思面对那些偷笑、羡慕、甚至挤眉弄眼的打趣眼神,她的头是低得不能再低,所以,连迎面走过来的德尔泰也没瞧见。

    “地上有黄金?”他开玩笑的问。

    她一楞,连忙抬头,这才发现前方站着不只俊逸儒雅的德尔泰,还有俊美霸气的季祖崴,她赶忙一福,“太子殿下好、呃——王爷好。”后三个字念得有些不甘愿,但德尔泰并未察觉到,他的心思全在她身上。

    她不再是一身道姑服,而是穿着一身月牙白绸服,外罩保暖的白色狐裘,明眸、菱唇、肌肤赛雪,不过两个月未见,她竟更见娇美……

    季祖崴见好友凝睇她的眼神竟带着痴然,一股不悦涌上,直白地道:“她已是我的女人。”

    德尔泰一怔。

    “不是!”她急着否认。

    季祖崴英俊的脸庞迅速闪过一丝震怒,她则打了个寒颤,但也觉得自己枉为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女性,竟然像个传统小女子般的畏惧男人,忘了何谓女男平等?!想到这里,她抬头瞪他,“我们仍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不是谁是谁的,何况,即便太子殿下是你的挚友,你也不该用如此狂妄的态度谈及私事——”

    “他在外人面前,是尊贵不凡的太子,但在私下与我有如兄弟般,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他说得直接。

    “可、可是至少该尊重一下我吧?什么我是你的女人!”她又急又羞,说话都结巴了!他一定要这么大肆宣传?!她跟他总是没有婚姻关系,这是古代,不是应该要很保守?

    “能当我的女人,是多么大的荣耀,日后的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与尊重有何干系?”他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这就是你跟我、古代与未来的隔阂!男人三妻四妾,竟可以大刺刺的公告天下,而女人却只是生儿育女的附属品,还有呢,要是自己的丈夫只有一个妻子,搞不好还觉得很丢脸,无法显示出自己丈夫的高贵、地位……”实在太恼了,她气呼呼的吐出一连串不合理的男女差别待遇。

    “我以为昨晚至今日,我们已经谈得够多、够明白了。”季祖崴的口气有着笑意,她也知道,他根本就不信她来自未来!

    “古代与未来?我怎么听不懂?”德尔泰插了话,神情带有苦涩,从他们的交谈,他也能确定两人的关系已更进一步。

    “那些话,殿下不必在意,不过是某人推拖拒绝当本王女人的鬼话,但,欲拒还迎之下,还是成了本王的女人,”季祖崴邪魅一笑,目光停伫在慕容梨诱人的红唇,“你要我当场证明吗?”

    他要当太子的面吻她?!她粉脸儿蓦地一红,急急的道:“不必了,那个太子殿下——你们好好谈,我先回房去。”虽然她不是古代人,但骨子里还是很保守的,一点也不想跟季祖崴那个蛮不讲理的家伙放闪晒恩爱。

    “不,你不能回房,殿下是为你而来,而且,我们要一起进宫。”季祖崴挡住她一股脑儿想往回走的脚步,“在路上,我再跟你说清楚。”

    她看向德尔泰,他亦朝她一笑,但心里仍是苦涩,她是他看过的女人中,唯一不必担心她会算计、会为了利益、或因为身分而跟他相处的姑娘,但他的忌讳太多、勇气也不够,反观好友却不畏可能涌现的反对声浪,将她守得紧紧的,说来,他不战而败,也没有资格拥有她。

    片刻之后,两辆马车驶离宝亲王府,太子的马车先行,季祖崴坚持与她另乘一辆马车,因为有些安排还不是时候让好友知情,那会坏了整盘棋。

    认真的男人的确很吸引人,在他有条有理、清楚的告知她再来的计划后,她讶异于他的心思缜密及“请君入瓮”的大胆策略,她爱上这样的男人,也算是有眼光吧!

    或许她的神情透露出佩服、爱意与沾沾自喜,季祖崴几近着迷的看着她灵动美丽的俏脸,他相信,要他穷其一生的只看着这张脸,他也不会无聊。

    他突然开心的将她拥到怀里,闻着她身上诱人的清香,“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一旦事情顺利完成,你就会是我的妻子了。”

    他的唇很理所当然的亲吻她白嫩的颈子,就连手也很顺手的往她的胸前探去,她慌乱的拍掉他的手,“别乱来,这是马车,而且,待会儿就要去见皇上、皇后,衣衫不整怎见人?!”

    他知道她脸皮薄,沉吟了一下,“主动吻我一下,我就安分。”

    她也知道他有多么霸道,只能主动的啄了他的唇一下。

    他的确没再吃她豆腐,只是大大方方的将头枕在她的膝上,小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爷儿不信邪最新章节 | 爷儿不信邪全文阅读 | 爷儿不信邪全集阅读